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节 目的地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80 2005.01.25 08:22

    “这是怎么回事?好像不大对劲儿啊?”掀开薄薄的窗纱,雪衣少女有些疑惑的望向窗外,一路从庆阳过来,马车行进的很慢,二百多里的足足跑了三天,在路上她就发现似乎情况有些变化,虽然道路上的商队旅客依然络绎不绝,但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气氛的变化,尤其是道路上大量军用以及被政府征用的运输工具来往频繁,成建制军队士兵也随处可见,这与在甫进鹧鸪关的情况大相径庭,也不太符合这段时间听到的西北军政节度使府的风格。

  “嗯,姐姐,你看,好像这几天形势一下就变了,怎么这路上跑的都是些带有官府征用标记的运输队呢?”略带异国口音的少女也是一脸困惑之色,“难道西北出了什么大事?还是要打仗了?”

  “打仗?”雪衣少女微微一怔,随即展颜笑道:“西域局势不是听说已经缓和了吗?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不过看这两天的《西北星报》好像因为西北银川府上一任城守孙元亮的死因问题闹的挺厉害,也不知道是不是西北又和北方的西斯罗人起冲突了?”

  “唔,姐姐,你觉得可能吗?虽然舆论吵得沸沸扬扬,但您觉得现阶段西北会去主动挑衅西斯罗人?现阶段不大可能吧,您说是不是?”带有略微异国口音的腔调听起来自带一股优雅的磁性魅力,让人一种说不出的舒适感觉。

  没想到自己口不应心的一句话立即就被对方揭穿,雪衣少女又是微微一愣,略加思索才道:“万事万物都在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化,一切都存在太多变数,尤其是这政治层面伤得东西更难以确定,以李无锋的脾性,他会容忍和外国敌对势力沆瀣一气的地方势力割据吗?要知道那甘兰要塞不仅是北上商道要冲,更重要的是若是让西斯罗人把持住了,那可对西北的威胁就太大了。”

  “哦?妹子的意思是,只要抓住机会,李无锋都会尽一切可能夺回甘兰要塞,甚至不考虑他自己眼下的处境?”异国腔调的少女自然就是索菲娅,只是一层薄纱将她玉靥遮盖得严严实实,让外人更难以看清楚她得真面目,而与她同乘一辆马车的自然就是林月心了。林月心虽未蒙面,但精妙的易容术虽然只作了略略调整就让她绝世容颜一下子变得十分平庸呆板,丝毫没有让人注意的地方。

  眼见得自己这位同伴咄咄逼人的质问,林月心淡淡一笑道:“姐姐言重了,这不过是妹子的胡乱猜测,当不得真,听说那李无锋颇有见识,妹子在想,他应该不会就这样忍气吞声的长期僵持下去,只是何时会爆发冲突,就要问他自己才清楚了,不过这两天的报纸连篇累牍的宣扬造势,也难说不是西北有意挑起民意导向,先为战争争取舆论支持呢。要知道现在四处都是烽火连连,只有这西北形势还算平稳,老百姓也许并不一定支持打这一仗,缺乏民意基础的战争进行起来将会困难得多啊。从李无锋这几年来得表现可以了解他可是一个比较重视民意的家伙,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虽然是自己无心之言,但口才极佳的林月心在急智之间也能把自己看法的理由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微微摇头,索菲娅显然不赞同对方的说法,“妹子此言差矣,姐姐虽然不懂军事,但也知道打仗注重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而且这两天听你说好像李无锋也是惯用这种手段的老手,若是这还未打仗就先大张旗鼓的宣扬,岂不是有意提醒对方作好战争准备?那他还如何抢得先机呢?这不是弄巧成拙吗?”

  有些诧异的瞄了对方一眼,林月心也不得不佩服对方词锋的犀利,虽然不知道对方真实身份,但她可以推测得到对方必定是代表帝都中某股势力来西北的人物,至于对方来西北的目的她一时也难以猜测到。这几日的接触下来,双方都熟悉了许多,对方与生俱来的那股子高贵气质绝非平常官宦人家所能养成,她甚至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帝国某为皇室宗亲的子女,但是可以明显看得出对方的外族血统,而皇室宗亲中娶外国外族女子甚多,其子女也是多不胜数,她一时也无从了解清楚。只是帝国皇室宗亲中的公主郡主数量虽多,但出类拔萃的也寥寥无几,若不是对方的外貌大异于唐族女子,她真怀疑对方不是帝国十三公主司徒玉霜就是十八公主司徒玉真了。

  就在林月心再度猜测对方身份的同时,索菲娅也一样在思索着对方的来历,凭着她敏锐的感觉,她可以想象得到对方肯定是南方帝国两大藩镇中的重要人物,尤其是这样的年轻女性能有如此不凡的见识,更让人感到怀疑。只是在外界的传言中林月心虽然貌弱天仙,但身体状况极差,平常从不出府半步,所以索菲娅始终无法把眼前这个面容平庸但身体确看不出什么异状的少女与艳冠三江名满帝国的玉狐林月心联系起来。

  两个少女都一般的玲珑心思,一般的谨慎小心,只是这一段时间的同车相处让二女的戒备心理在不知不觉中放下了许多,诸多共同的话题,优雅的谈吐,高贵的气度,让二女在下意识中都把对方当作一个难得的知己,虽然她们心底依然绷着一道最后底线。

  “呵呵,姐姐,我看我们也用不着再争论猜测了,前面就快要到庆阳城了,到了那里,我想我们应该就清楚了,这么大的动静,谁怕也瞒不了人的。”林月心娇媚的一笑,随手放下窗纱,马车车轮骨碌碌的响动着,慢慢向宏伟的庆阳府东城门靠近。

  随着马车的靠近,深长的城门洞前,几名按刀握剑的士兵站在一旁,两名巡警也迎上前来,示意两辆马车停下接受例行检查。

  “咦,怎么会有军队士兵来检查呢?”瞟了一眼外间,细心的林月心立即发现了异常。

  蒙面的索菲娅也同样发现了这一点,一路行来,从进入李无锋控制下的鹧鸪关开始,过羊马口,穿越博南府,三座有驻军驻守的关卡虽有驻军防守,但都未发现有军队士兵参加例行检查,顶多是在城楼上巡逻一番,今日这里却有军队士兵来配合检查,莫非自己这一行引起了对方的警觉?

  二女虽有些紧张,但也并不太担心,毕竟这里已经是西北首府,并非太平军辖地,即便有什么意外,相信也不会出身么大问题。二女沉静的目光透过厢帘,静静的注视着迎上前来检查的巡警和士兵。

  “打扰了,请诸位配合一下,把箱笼打开,这辆车,把厢帘拉开!”语气还算和蔼,但口气中强硬的态度却不容置疑。

  在人家码头上,二女的侍从倒也配合的按照对方的要求打开箱笼掀起厢帘,见没有什么特别碍眼的东西,检查的巡警和士兵也没有多为难,点点头示意可以通行。

  “这几位军爷,有什么不对吗?怎么会有军爷来检查我们呢?难道我们又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吗?”还是稳坐车厢内的林月心若忍不住启口问道,她实在看不出这庆阳有什么异样,四周气氛爷显得十分正常,只是为何军队又会介入这等平常本是内政警务部门检查进出府城商旅的事务呢?

  “呵呵,姑娘误会了,奉李大人命令,西北郡和北吕宋特别行政区各府均已戒严,各府城许进不许出,暂时封闭,这几位是来配合我们负责戒严事务的。”倒是两名巡警笑着解释。

  “戒严?!为什么会戒严?难道要打仗了吗?”装出一副惊恐的模样,索菲娅也配合的用颤抖的语气问道。

  “二位姑娘不用担心,咱们西北是李大人辖地,尽管放心,没有谁敢来轻捋虎须的。”巡警笑着安慰二女,口气中满是自豪,“想当年,罗卑人何等威风,还不是在李大人面前灰溜溜的俯首称臣?现在,谁还敢来太岁头上动土,那不是茅房里点灯――找死(照屎)?”

  “可是那为什么要戒严呢?”林月心满脸笑容问道,虽然易容术将她容颜完全遮掩,但看见一个年轻女子如此讨好的问道,还是让巡警颇为舒心。

  见几名士兵已经离开到了城门洞边,巡警压低声音神秘的瞟了一眼四周道:“这可是军事秘密,咱们下边的人哪儿知道,不过听说北吕宋那边楼兰人惹了点事儿,把李大人弄恼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李大人要去西域和他们论论理儿?”

  见费了这么大劲儿却听到这么一个消息,林月心不禁有股啼笑皆非的感觉,转念一想,若是这守城门的巡警也能知晓内幕消息,那李无锋这西北可真是成了笑谈了,还是点点头笑着谢道:“谢谢您的消息了,唉,我们姐妹正说去高昌那边探亲,看来是不成了。”

  说完,假作轻轻叹了一口气,“那不是得在这庆阳城里呆着,也不知要呆多久?”

  “姑娘,现在你怕是哪儿也去不了啦,不但这庆阳府,李大人一声令下,这西北六府外带北吕宋两府,都得照办,您就耐心的等一等吧,估摸着也不会太久,前几月里,清查太平邪教乱党也戒严了,几天就解禁了,没事儿,耽误不了你们事儿的。”巡警一边笑着宽慰,另一边一个同伴已经在招呼他了,“吴老四,你他妈见着女人就迈不开步啦?小心哨长来了你吃不了兜着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