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节 江南疑云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84 2004.08.30 00:34

    江南郡余杭府湘湖畔一览亭。深秋的江南显得如此的悠闲清雅,使得众多文人骚客纷纷借机出游,引发甚多诗兴词意,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

  余杭府内第一大江----钱塘江两岸各有一湖,声名并举,为江南大地首屈一指的游览胜地,北岸西湖,浓妆旖罗,犹如富丽的闺阁千金;南岸的湘湖,雅淡朴素,宛若乡间的小家碧玉。但相比之下,西湖的名声却更胜一筹,外地来客更多的是被本朝大诗人那首千古绝唱所吸引,若论实际风景,这钱塘江南的湘湖其实并不亚于江北的西湖。

  山秀而疏,水澄而深,邑人谓境之胜若潇湘然,湘湖因此而得名。湘湖形似葫芦状,湖面辽阔,湖中有岛,岛中有山,山中有泉,泉畔有亭,景色幽雅秀丽。登上一览亭,举目一望,“人家隐隐连桑梓,僧梵悠悠出薛萝”,让人生出天高云淡,胸开怀畅之感。

  今日的一览亭内却是人影萧索,早有巡湖军士拦住了去往湖心岛的船只,一干文人墨客虽是牢骚满腹却也不敢公然对抗,只得悻悻绕湖而游,眼望湖心山水生叹了。

  肥胖臃肿的身躯让他登上并不算太高的一览亭也显得有些困难,谢绝了坐轿上山的意见,这时候才发现上山实在不是这样的人所能轻松胜任的,好容易在侍从的帮助下登上半山腰的一览亭,已经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了。

  待他休息良久,恢复正常欣赏起亭外风光时,久侯的客人也悄悄的到了,一挥手,旁边侍侯的从人尽皆离开,精悍的警卫也迅速开是小亭周围十丈内布置,以防有人窥觑和不利。

  展颜延手示意来人入座,肥胖男子微笑着转过身来。

  “廖公,为何叹气呢?”来人轻扬浓眉,含笑入座。

  “有感而发罢了,如此大好秋色,不知还能尽赏多久?”肥胖男子一脸忧国忧民之色。

  “哦?廖公何出此言?”来客大感惊讶,连刚刚端起的茶盏也重新放了下来。

  “来,来,品尝一下这余杭贡品----紫笋,这可是金沙泉冲泡而成,即便是皇帝陛下也难得一尝啊。”肥胖男子却不答话,端起茶盏细细的抿了一口。

  见对方并不答言,来客也不再问,端起茶盏揭盖,袅袅白气浮起,慢慢靠近鼻,先嗅了一嗅,露出一副陶醉的神色,再小小的呷了一口,仔细的体味着,“《茶经》曰:‘阳崖阴林,紫者上,绿者次;笋者上,芽者次。’诚不欺也。”

  淡淡一笑,肥胖男子放下茶盏道:“殿下可好?”

  “谢廖公关心,殿下一切安好,只是近来国内局势不稳,殿下心忧国事,日不思食,夜不能寐啊。”说完这番话,来客悄悄瞥了对方一眼,但见对方似乎没有什么其他表情,心中既有些失望又有些轻松。

  “哦?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癣疥之疾,无足挂齿,陛下英明睿智,有经天纬地之才,朝中诸多重臣跟附骥尾,定能剑定乾坤。”肥胖男子脸上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神色,微仰下颌道。

  来客有些疑惑了,对方的言外之意究竟是什么意思?怎么有些难以琢磨呢。

  见来客神色虽还正常,但眼中已有疑云,肥胖老者也不多作解释,径自端茶慢慢细品。

  “廖公是不是太乐观了?若是那太平教也只能称之为癣疥之疾,那恐怕帝国也不会落到现在这般模样了。”来客说话相当谨慎,一边注意的打量着肥胖男子的神色变化。

  “嘿嘿,眼下局势虽然不佳,却还不至于伤及帝国根本,只要江南、五湖和东海未乱,帝国是有能力扭转局面的。况且太平教背后还有西北的威胁,要想轻松立足生存,恐怕也非易事吧。”肥胖男子轻描淡写的回答道。的确,江南、五湖和金陵的三郡的财政税收和物资出产几乎可以占到帝国总收入的百分之八十,只要有这三郡作后盾,倒也不惧。

  来客目光倏地一缩,脸色也凝重起来,“依廖公的看法,那李无锋会出兵关西?”他根据情报得知李无锋在帝都的时候与眼前这个肥胖男子过从甚密,难道这家伙与李无锋也搭上了关系?

  “你说呢?”肥胖男子笑着反问。

  来客默默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深思的神色,不再言语。

  “以廖公睿智,帝国今后的形势究竟会向何处去呢?殿下对眼前的局势十分担忧,敝人来江南一行,也想听听廖公高见。”来客不再纠缠前面的问题,径直发问。

  肥胖男子心中暗道“来了”,表面却不露任何神色,微笑道:“过奖了,本人鲁钝,那里谈得上什么高见,不过经此一乱,北方到是难得安生了吧。”

  心中暗骂老狐狸,来客却不得不作出一副受教的样子,欣然点头表示赞同。

  他本不想绕太多圈子,但眼前这个肥男子委实太过油滑,每次说到关键之处便顾左右而言他,根本无法从他口中得到一句准确的回答,但江南郡政界被此人经营得如铁桶一般,即便是驻军的高级将领也有不少与他关系莫逆,另一支重要力量----帝国水军的高层关系更是非同一般。

  自己的主子一直希望得到对方的支持,但无论自己一方怎么样示好,这个家伙总是态度暧mei,表面上坚决支持看不出任何异样,但骨子里究竟如何,始终难以有一个绝对肯定的把握。

  眼下帝国已成动荡之势,自己主子要自己来江南一行,除了加强对自己一方原有势力的控制外,另外一个很大的目的就是要再探一下这个家伙的底,若是得不到明确的答复,恐怕自己一方就要着手另行安排了。

  可看目前的模样,这个家伙十有八九又要含混其词,自己主子的想法恐怕又要落空,想到这里,来客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手扶亭柱,目望辽阔的湖水,水光潋灔,山色空濛,此时毛毛细雨不知什么时候悄悄下了起来,更增添了窗外的景色一份烟雨朦朦的气息。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果然不假啊。”虽然是心情不畅,但放眼望去,湖光山色,尽收眼底,却也忍不住发出由衷的感叹。

  “哦,先生既是如此喜爱,何不在这江南多逗留一段时间,为何却要匆匆返回呢?”肥胖男子也起身来到窗畔,展颜笑道。

  “公务在身,身不由己啊。”来客也笑道,“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游历一下江南胜景。”

  “何须下次呢?今次不是正好,秋高气爽,天高云淡,正是秋游的大好时节,廖某倒是真心希望先生能多在江南逗留一段时间,也许到时候,廖某还有许多想法要和先生交流呢。”肥胖男子此时一脸正色,看不出丝毫异样。

  乍然听到肥胖男子这样一番话语,来客也是一讶,打量对方神色却有不象玩笑,难道对方真的要和自己一方有个明确了断?可为什么非要等一段时间呢?还是这一段时间时局会发生什么其他变化?可不管什么情况,就冲着对方这一番话,自己也得留下来,若真能获得对方的支持,就是呆上个一年半载又有何妨?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叨扰了。”来客终于接受了肥胖男子的邀请。

  博南城内较场,营垒森严,五步一哨,十步一岗,这里已经成了无锋运筹东进的大本营,西北军团的第三、第五师团早已到达,而整编改换番号的独立第三步兵师团也在加紧向博南的进发途中,估计今天就会到达博南。

  “帝国还没有作出反应?”无锋有些焦急的问身旁正在清理情报的秦霜影。

  “嗯,暂时还没有。古基先生送来的情报说,好象帝国中央对抽调哪一部分的部队增援关西战场分歧很大,皇帝陛下也难以作出决定,现在只有逗留在天水的第四军团的第三、第四师团已经起程西进了,但进度很慢,也许还在磨合期吧。”秦霜影抬起头来,一双漂亮的丹凤眼望向无锋。

  “唔,”无锋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随口问道:“舍内和岳山他们师团的情况怎么样?”

  “独立第二师团情况很好,现在已经秘密隐藏在羊马口内,已经遵照你的命令,除了保留一个大队的兵力驻扎在关上,其他都不准离开营地,以防泄露情况。”秦霜影有些奇怪的望了一眼自己的上司兼情郎,这个问题今天已经是问第二遍了,看来自己的情郎的确有些心不在焉。

  独立第二师团已经在鹧鸪关内憋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自从关西战乱一起,无锋边命令部队进入了最高战备状态,尤其是处于第一线的独立第二师团更是严阵以待,只待无锋一声令下,便可按照早已演习过许多次的计划猛扑向几十里外的鹧鸪关。

  别说他们已经等得望眼欲穿,无锋本人也早已跃跃欲试,可没有朝廷的命令,无锋却不愿冒擅自兴兵的罪名去赌这一把,还是再等一等吧,相信要不了多久,自己一方就会得到实实在在的命令的,眼望着窗外夜空的无锋如是想,只是他没有想到帝国中央对他的戒备心理已经达到如此深的地步,即便是面临重重危机,却仍然没有把让他的部队进入关西平乱的计划纳入考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