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节 儿女情怀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43 2006.09.13 20:34

    “哦?印德安王国?”少女似乎怔了一怔,中原乱局方显,从目前的形势来看,眼前此人不是打算进攻河朔的太平军,就会对南面的天南用兵,至于那安原的太平军不过是瓮中之鳖手到擒来罢了,几十万大军云集关西,总不会是喜欢关西的*吧?

  “是啊,这印德安人也真是,好端端的偏要打什么内战,可小兄又曾经和那其中一部是盟友关系,崔文秀他们的腾格里军团也就被卷了进去,现在陷在印德安这个烂泥潭中半天脱不了身了,向我求援来了。”无锋一副无可奈何的烦恼模样。虽然没有撒谎,但无锋也不至于笨到连所有秘密都和盘托出,只能含含糊糊的说个大概,至少在心理上也算能过得去。

  少女心中在琢磨对方在这种时候怎么会在印德安燃起战火,这其中又会有什么利益牵扯,只是林家在中大陆的情报系统并不健全,而且经关西一战后,林家情报组织已然大幅度缩水,重心都转移到了自己周围地区,根本没有多少精力去顾及其他地区,更不用说遥远的中大陆了。

  “听说那印德安民族风土人情甚是独特,与我们东大陆迥然各异,特别是女孩子美艳如花热情似火,号称男人的天堂,是不是?”少女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打趣道。

  “呵呵,月心,我虽然在旁遮人领地上呆了几天,不过那几天里忙得我恨不能又分身术,就算想见识也没有时间,不过听说那印德安民族无论男女都能歌善舞,尤其是青年男女更是以歌舞来表达自己的爱情,堪称一绝,月心若是有兴趣,我倒是愿意陪月心一游印德安。”无锋脸色微赧,打了个哈哈笑道。

  “你现在还有时间和精神去印德安么?”少女瞥了对方一眼,悠悠叹道。

  “嘿嘿,现在没有将来总有机会的,来日方长,倒也不急在一时。”无锋听出了对方的言外之意,装疯卖傻的拖了过去,“走吧,月心不是想去大雷音寺一游么?马车都在外面备好了。”

  默默无语的漫步在宏伟壮观的大雷音寺内院中,古柏森森,梵音蔼蔼,古朴平整的石板地踩上去说不出的舒适,少女像是触动了记忆中的某根弦,蓦然侧首却见一抹目光同时移过,一缕甜蜜悄悄沁过心头。

  “月心,看你的身子似乎好了许多,看来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完全康复了。”像是找不到话题,无锋胡乱搭讪着。

  “嗯,服了药后,已经好了大半,只要不操心,小妹的身体倒也无什大碍了。”少女粉玉般的双颊红晕隐现,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幽幽处子体香随着小径上微拂的清风悄悄飘进无锋鼻中,无锋心中禁不住一荡,手也下意识的牵住了一直捧在胸前的少女左手。心中一慌,用力一挣,只是她哪里挣得脱,三下两下,却不再别扭,两只手自然而然的牵在了一起。

  “月心,来我西北吧,如果你觉得庆阳太偏远,住在汉中也行。”一直行出百余米,无锋才毅然开口道。

  “来西北?那我的父母兄长怎么办?我能丢下他们不管么?”有些凄然的瞄了对方一眼,少女微微摇头,“他们虽然不赞同我的看法,或者说对我有些看法,但并不代表我和他们之间的亲情和血缘关系就可以放弃割舍,这我永远做不到。”

  无锋再次陷入长久的沉默,月心在三江已然是成了被冷落的人,她提出的放弃北罗尼西亚巩固三江本郡防守态势的意见被父亲和兄长斥之为荒谬绝伦的奇谈怪论,而她的离家出走也成了某些人推卸战事不利的借口,这让她大感伤心之余也颇为失望,备受冷落的她在江川城里竟然成了可有可无的人。虽然不少将士仍然对她充满同情,但已经有些被战败和失利战局刺激得丧失理智的林家父子似乎完全忘记了曾经替他们运筹帷幄出谋划策的她,连心中一直隐怀歉疚感的叔父也在遭受了冷遇之后再也无力为她作些什么,不得不黯然退出,关西战局失利责任被推到了他头上,他必须要承担起来。

  “月心,那你就在我这边好生休养一段时间吧,既然你父兄对你不闻不问,又同意你外出游历,你不是很想见识一下各地风土人情么?想不想去腾格里见识一下粗犷的草原风光,或者去马斯顿欣赏一下豪放的荒原风情,要不就去印德安体味一下火热的人生,青可她们三姐妹也很想去见识一番,不如就让她们陪你去走一遭,既可散心解闷,又可代我巡视一番,你看怎么样?”无锋微笑着征询少女的意见。

  少女心中一抖,脸上却阵阵灼热,对方弦外之音已经很是明了,要自己代为巡视,那自己是以什么身份代她巡视呢?酸甜苦麻辣,五味杂陈,对方眼中的热切和企盼自己何尝看不出来,若是自己生在平常人家,只怕自己早就不顾一切投身在对方怀中了,何等的一个英雄人物,加上邂逅的投缘和救命之恩,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算得上是天赐良缘,可是,两人的身份却像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横亘在自己和他之间,让自己和他一下子变得那么遥远,想到这儿,少女不由得微微苦笑,身份?自己这个算得上什么身份,不过是一个被父兄冷落的可怜女子罢了,可自己偏偏还无法摆脱这个令人尴尬的身份。

  少女脸上咋现的红晕看得无锋胸中突然涌起想揽对方入怀好生怜爱一番的冲动,那诱人的红晕甚至一直蔓延到了整个雪白的粉颈,胸前略显瘦削的锁骨在棉布长裙下微微凸起,无锋轻轻咬了一下舌尖克制住自己难以压抑的情感冲动,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不再逼迫对方。

  似乎是感受到了身畔男子的情怀,少女心中一阵歉疚,对方火热赤诚的感情让她陷入了意乱情迷之中,但是每当一想到自己的情郎也许会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挥戈横扫天南三江,自己的父兄甚至有可能和他在战场上生死相见,这种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无法面对自己的感情,挥慧剑,斩情丝,却又是,斩不断,理还乱,自己该如何是好?

  看见少女脸上神情由害羞到神往再到苦楚,似乎经历了一个痛苦的嬗变过程,无锋心中的一缕柔情一丝希望也渐渐跌落下去,两人仍然并肩漫步在青石路上,但一拳距离就像一道鸿沟将二人分隔开来。

  “无锋,我们不谈这件事情好么?如果小妹想去哪儿,也不用谁来陪我,小妹更喜欢单车匹马自由自在。不过你现在的领地倒是奇域异地,无所不包,小妹倒是真的很想见识一番。”少女终于开口打破了有些僵滞的气氛,看上去似乎接受了无锋建议,但无锋却知道对方无疑是拒绝了自己希望她以一个代表自己的特殊身份巡幸各地的邀请,

  闲适的阳光淡淡的洒在林**间,鸟鸣雀跃,丽日万里,两个默然无语的身形在阳光的斜射下拖出长长的影子。

  进入五月的天气更显得炎热,整个东大陆小春一季粮食减收已成定局,除开一些濒临河流湖泊地区还可勉强维持外,许多靠天吃饭的地区甚至绝收,以北原、燕云二郡为重灾区,紧随旱灾之后的春蝗,席卷了两郡,甚至甚至蔓延到了河朔北部两府,蝗虫过后,一片狼藉,让原本还指望这小春有所收获的农民陷入了恐慌。太平教余孽趁机又在两郡内煽风点火,不少地方又开始出现骚乱。

  粮食价格再也没有下跌过,当小春歉收迹象表露出来时,几乎所有的粮食商人都加入了囤积粮食的战场,只是这个时候帝国甚至东大陆的粮食市场上所有种类的粮食价格都已经翻了几滚,大家都对西北一方的先行一步充满了嫉妒,这个运气好的家伙总能走到前面,定然可以借此机会大赚一笔,但直到五月粮价暴涨到顶点,西北仍然没有出手的迹象,而那些跟随在西北身后的商人们却不再观望,开始将粮食以高价出手,狠狠的赚了一笔,因为再不出手,等到九月大春粮食收获,那就再也没有这种好机会了。当然也有少数商人看到西北这个大买家没有行动,在感到奇怪的时候也多长了一个心眼,悄悄的留下了一些备用,但这已经是为数不多的压仓货了。

  卢龙和平陆都出现了一些骚乱,但在当地驻军的强力压制下很快就平息了下去,还趁机揪出了一些潜藏在暗中的祸患,在安全部门和当地驻军的配合下,内政部门全力出击,连续在卢龙和平陆两府掀起清洗风潮,太平教残余势力再一次被连根拔起,而地方政府适时粮食救济也起到了稳定民心的作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