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节 圈套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98 2004.08.24 08:26

    策马雄居最前方的青年赫然就是德拉家族的拉瓦尔,一脸得意之色,显然是很为能指挥这此行动而自豪,在他身后的是两个模样相似的青年,也是笑逐颜开,他们也是拉瓦尔的密友,沙切利家族的有大小沙切尔之称的兄弟俩,在二人旁边却是一个面带精悍之色的军人,一身传统的旁遮族长袍,腰间悬挂的弯刀和脚下的长统马靴显示出他与其他人的不同之处。

  “来了,来了。”身后的武装士兵们都是一阵欢呼,远处几骑飞驰而来的骏马扬起一片烟尘,正是派出去侦察情况的探马,连拉瓦尔和沙切利兄弟都兴奋起来。而旁边的精悍军人面上却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如此散漫的军纪实在不能不让他感到难堪,作为旁遮族精锐的护卫军居然要配合这一帮流寇般的乌合之众,他心中本来就很不乐意,实在是上司的命令和巨大的利益才迫使他们走到一起,而且自己居然还只能作为配合者。

  侦察兵带回来了的是好消息,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绿海沼泽五族的自卫队不过区区两千人,而且才组建不久,战斗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现在正分散在明珠镇各处负责维持治安;而最大的敌人就是双堆府的一个警备联队,这四千来人的部队倒还不敢小觑,但他们中的一大半也被自己派出的伪装成小股马贼的手下吸引到了南边。

  自从半个月前便有一股来自西吕宋地区的马贼从南边窜入,不断在骚扰绿海五族的南边,已经有不少为庆祝丰收大节而来的商队遭到了洗劫,这个消息很快就被传到了明珠镇,肃清治安是警备部队当仁不让的责任,再加之西边的印德安人这一向都十分老实,应五族之请,一个联队的士兵只剩下一个大队驻防,其余四个大队三千余人都在两天前便启程前往南边,寻找那该死的马贼。

  那帮马贼自然是拉瓦尔的手下“组成”,其目的也当然可想而知。不过拉瓦尔甚至觉得就连先前这一举动也是多余,因为这次突袭,除了德拉家族和沙切利家族拥有的私军六千人外,在征得酋长大人的同意后,连旁遮部族的护卫军也破例出动了两个千人队,显然是也看重了这次行动的目标。

  拥有这样的实力,拉瓦尔根本就不把那帮自卫队和警备部队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即便是正面对垒,自己一方也胜券在握,更不用说现在处于这种状态下来了,想到这里,他越发觉得自己的叔叔实在是太老了,这样畏首畏尾,不知回失去多少机会,德拉家族掌握在他手中,根本没有可能再有兴盛强大。

  听完侦察兵的报告,拉瓦尔和沙切利兄弟都是大喜过望,计划是如此顺利,眼看肥肉就要到手,只等自己去拿了,想到那五族丰厚的财宝金银,美丽的女人,三人眼睛都禁不住发红,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拉瓦尔举起手就待发布攻击的命令。

  “且慢!”旁边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打断了拉瓦尔的命令。

  拉瓦尔脸色一变,就待发作,还是旁边的沙切利兄弟眼明手快拉了一下拉瓦尔的衣襟,另一位也连连向他猛使眼色,拉瓦尔这才按捺下来自己怒火,毕竟打断他话头的人并非他的下属,而是前来协助自己的护卫军。

  “摩索大人,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拉瓦尔的话充满了不耐烦。

  并未理睬拉瓦尔的脸色,满脸精悍摩索,捋了捋自己梳理整齐的大胡子,这才道:“本人还有几个问题想在核实一下。”

  见对方似乎并不怎么买自己的帐,拉瓦尔脸色更加难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千夫长,居然敢如此嚣张,拉瓦尔忍不住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摩索大人还有什么不清楚的?不如就由我来回答吧。”

  大胡子军官怔了一怔,似是看出拉瓦尔的不满,但他仍然坚持道:“也好,本人想问一问那几千警备部队是否真的已经到了百里之外的南边去了?”

  “的确如此,我们的人今天还给我们捎来消息,绝无不实之处。”沙切利兄弟出面打圆场。

  “还有一点本人弄不明白,为何这五族没有派人负责监视周围的情况呢?在现在丰收大会正是热闹的时候,他们难道就一点不怕有人趁机浑水摸鱼呢?”摩索提出的问题让在场几人心中都是一震。

  “我们方才不是已经解释过了吗?他们的自卫队现在只是在明珠镇的附近警戒,他们没有更多的力量放到外围,这几天周围各地进入这个地区的人员多达十万人以上,他们能够维持好明珠镇内的治安就算不错了,哪里还有这么多精力来管外边。”拉瓦尔沉声道。

  “那北边驻扎在紫荆关的部队呢,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动静?”摩索依然不紧不慢的问道。

  “摩索大人,你尽可放心,紫荆关要塞只驻扎了不到两千人的巡逻队,应付那边的事都忙不过来,不可能到这边来。”沙切利兄弟的情报工作的确花了一些心思,见摩索脸色仍然不放心,连忙补充道:“何况早在十几天前,咱们就在明珠镇周围布置了暗线,日夜监视,一有大的风吹草动,便会马上通知我们。”

  摩索对沙切利兄弟的解释实在挑不出什么漏眼,但他总觉得对方的防卫措施太过松懈,如此大规模的庆祝活动,旁边又是曾经有过多次劫掠历史的邻居,怎么也不可能如此麻痹大意啊,除非这是一个有意设置的圈套!

  想到这儿,摩索心中不禁竦然一惊,但他尚未来得及说话,早已怒火中烧的拉瓦尔实在忍不住了,不客气的道:“摩索,你这等藏首缩尾,简直有损于我们旁遮族勇士的威望,我实在不能相信你是怎么混到千夫长这一位置的,难道你就是一直这样把头夹在裤裆里当胆小鬼?!打仗就有危险,要想捞取利益哪能不承担风险,我看你如果实在害怕,干脆就不要去了,但我可告诉你,酋长大人指明索要的东西是交给你来完成,若是你们不去,责任可是你来承担啊!”

  拉瓦尔语气强硬,再没有丝毫尊敬,显然是对摩索的谨慎大为不满。

  摩索被对方侮辱性的话语激怒了,这是对旁遮战士的挑衅,是对自己的极大侮辱,双眼喷火,一手按住腰间的弯刀,摩索就要上前。眼见还未出击自己内部便要先打起来,沙切利兄弟连忙分头拉开两人劝解。

  一番劝说后,摩索勉强同意了出击计划,毕竟上司也下了命令必须要抢回那云蚌,若是完不成任务,自己回去也难以交代,在被这帮家伙回去一吹,自己还真不好交差,心中虽还有怀疑,但在沙切利兄弟信誓旦旦的保证下,旁遮族人的攻击队伍终于踏上了征程。

  行进路程十分顺利,绕过那个小土丘便可以看到屹立在绿海沼泽旁边的明珠镇的身影了,加快行军速度的士兵们甚至嗅到了那遍地财富的味道。

  然而转过山丘的情形就犹如梦魇一般让当先而行的几人肝胆欲裂。一里地外早已站满了批甲带盔整整齐齐的士兵攻击方队,中间是厚甲的重步兵方队,而两侧自然是成铁钳之势的骑兵队,一面鲜艳夺目的金鹏冲霄旗在阵中央巍然屹立,显然是在等待自己一方的自投落网。

  脸色苍白的拉瓦尔呆若木鸡,沙切利兄弟差点从马上落了下去,绝望的同时摩索鄙视的扫了一眼丑态百出的这帮脑满肠肥只知享乐的贵族子弟们,私兵早已乱了阵脚,不知该如何是好。没等旁遮人作出任何反应,金鹏旗已被对方旗手高高举起一舞一摇,铁蹄震天,两翼铁骑以风卷残云之势刮起一阵狂飙向乱作一团的旁遮人队伍席卷而来。

  稀疏的箭雨几乎没有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猛扑过来骑兵造成什么影响,就象两柄锋利的尖刀深深的插入旁遮人士气全无的庞大阵营,顿时搅起阵阵血雾。失去了阵型的旁遮人只能绝望的各自为战,很快就被分割成几块,而就在此时,从被后掩杀而至的另一彪骑更是如滚汤泼雪,将好容易挣扎着勉强结成阵型的护卫队冲得稀烂,至此,这场强弱极不对称的战阵已再没有任何悬念。

  失去了斗志的私兵们率先抛下了武器举手投降,就如传染一般,很快战场上就再也找不到撕杀的士兵,除了被围困在西北角那一部分士兵。

  顽强的意志并不能替代实力上的差距,眼看着自己手下两千多精锐士兵很快便寥寥无几,深知命运已定的摩索也不禁热泪纵横,想不到自己拼搏十几年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他实在是心有不甘。

  弯刀与大斧的碰撞渐起金芒四射,对方主将的实力的确非同一般,任是自己竭尽全力,但一斧沉似一斧的劈杀仍然让自己感到精疲力竭,而对方却似如同有使不完的力气,举重若轻在他身上得到极佳的体现,终于,随着“呛啷”一声兵器交错,弯刀在空中跃出几个美妙的姿势落回到地上,而此时,绳索加身的摩索才发现,整个战场也只剩下自己这一对搏斗的双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