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节 刻骨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49 2007.06.14 07:56

    随着围裹在面部的紫色纱巾缓缓落下,一张极其娇媚白嫩的脸蛋露了出来,如同琥珀般的眸子中闪动着妖魅般的光泽,微微抿起的丰唇极富肉感,而裹在身上的深色斗蓬也随之翩然落地,风liu婀娜的身段该凸的凸,该凹的凹,洋溢着阵阵热流,宛如一副正在脱衣的睡美人图,惹得情潮起伏的无锋一阵口干舌燥。

  女子似乎很满意自己以这种方式出场和无锋的反应,一阵格格娇笑后,挺起饱满的胸脯走进无锋面前,一直身体几乎要接触到无锋胸部方才立住,浓浓的如同撒娇般的声音说不出的滑润腻人,让人有有一种简要滑入温暖舒适的泥潭般感觉,“怎么会无恙,人家可是患上了不治之症,可是何曾见过你关心人家?”

  似乎有些吃不住对方这种贴身紧逼般的谈话方式,无锋不得不向后退了一步,用无可奈何的语气道:“玉真若真是患了病,李某又不是郎中,如何能够帮得上忙?”

  “不,玉真患的是相思病,郎中是治不好的,只有无锋你才是唯一的良药。”幽怨的目光瞟过来,直让无锋一阵意动神摇,直到对方幽怨的目光陡然转化为得意的笑容之后,无锋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连忙干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无锋话语中充满了无奈:“好了,玉真,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咱们还有正事要办呢。”

  “谁说这不是正事?”瞥了一眼无锋,有些不满的轻哼了一声,婀娜女郎不用说自然是那帝国十八公主司徒玉真,来到窗前放目望去,远处庭院中剑气刀光,斗得煞是热闹,“呵呵,原来无锋在欣赏这一帮巾帼英雄飒爽英姿啊,怎么,都是你后宫的禁脔?嗯,那个穿绿裳的还有些身段姿色,嗬,连尼姑也掺和进来,无锋你的口味还真是不一般啊!”

  百无禁忌的话语如果你不是亲耳听到,你根本就无法相信这是出自与一个绝色女郎口中,而且竟然还是一个帝国皇家公主身份,就连已经有些适应了对方这种口吻的无锋依然被她这番话弄得有些难堪。

  “玉真,口上积点德吧,她们不过是我的贴身近卫罢了,别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无锋语气中已经有些哀求的味道了,脸上神色却多了一丝愠怒。

  “贴身近卫,嘻嘻,无锋啊,你可是选得好近卫啊,瞧瞧,尼姑,道姑,嗯,还有花信少妇,你的口味还真是与众不同,别说得那么一副无辜模样,那个峨嵋派得尼姑别看她舞刀抡剑玩得花哨,别想躲过我的眼睛,从她行进间的蹒跚步伐我一看就知道才被破瓜,可千万别说不是你干的,如果真不是你的话,那你的安全人员就可以把她拿下好生审问一番了。”

  几句话说得无锋瞠目结舌无言以对,这个女人的眼光真还不是一般化的刁毒啊,竟然连这等私密之事都能看出来,这让无锋背后凭空渗出一阵恶寒。

  看见无锋目瞪口呆的模样,女郎嫣然一笑道:“别做出一副熊包样,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六妾,多玩几个女人有什么了不起,没女人倾心于你,那只能说明你没那本事,你没看我父皇那把年龄了还喜欢那个调调,整日里和那些如狼似虎的女人们打得火热,我看我这几个兄长里边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扇江后浪推前浪啊。”

  女郎的奇谈怪论对于无锋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但对方这般肆无忌惮的高见还是让无锋耳目一新,他是越来越不能理解这个女人心中的观点究竟是在一种什么样的环境下形成的,说她是绝对男权主义者吧,有些时候她的行为甚至可以称得上女权主义的旗手,而今日这番话即便是任何一个女人只怕听到也会掩耳而走。

  “好了,玉真,我算服你了,咱们今天不是来讨论我的私生活,是不是?我看我们是不是该把话题回到正事上来了。”实在无法再让对方继续她的高谈阔论,无锋不得不延手示意对方入座,免得对方站在这窗前再让她看出一些什么破绽来,那可真是要让自己丑态百出了。

  “怎么了?做贼心虚么?堂堂一个帝国亲王,别说玩几个江湖女子,连十七姐和安琪儿还不是躺在你床上任凭你摆布,听说连那名满帝都的越京国黎氏三姝都争着上你的床,这些无名无份的女人能够上你的床那也算是她们祖上有德。”有些不屑的收回目光,勾魂荡魄的眼波重新回到无锋身上,似笑非笑的反问了无锋一句:“锋郎,你觉得玉真怎么样?我可是正儿八经的皇室公主,黄花闺女,人也长得过得去,娶了我,让我和十七姐娥皇女英共效一夫好不好?”

  一连串话语差一点将无锋噎得背过气去,作为一个帝国公主,说起话来甚至比她话语中颇为不屑的江湖女子还要直白得多,让无锋简直无法接受。

  “够了,玉真!”脸色终于沉了下来,无锋直到知道自己再和对方这样不明不白的纠缠下去,还不知道对方嘴里会冒出什么样的话来,这位十八公主再自己面前只怕是最为放肆的人,只怕也只有那个莫伦才能和她一比。

  掩嘴又是一阵格格娇笑,直笑得花枝乱颤,看见无锋脸色由红变白,由白变青,司徒玉真似乎觉得这样颇为有趣,直盯着无锋娇笑,直把那无锋笑得心中发毛,方才止住笑声。

  “够了便够了吧,怎么,把我招来还有什么要吩咐呢还是想我了?”一仰身斜靠在无锋房中舒适的大椅中,斜睨着无锋有些不豫的脸色,司徒玉真的话即使回到了正题上也带着半分挑逗味道。。

  “明天之事安排妥贴没有?这可是最重要的一环,可不能有什么闪失,明天晚间我便会安排舆论和媒体配合你的攻势,让这帮家伙尝尝酷暑烤火的滋味。”无锋心中松了一口气,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多少心思再和对方深谈下去,还是早些把对方打发了才是正理。

  “放心吧,一切早就安排好了,那两个家伙一直在我手中控制着,如果那帮家伙需要对证核实,我正求之不得,那陆文夫和田易以及吉林当时都是军政决策委员会中的成员,当晚安福宫里发生的事情他们都有所了解,只是当时事情之后没有证据证明而已,现在证据掌握在我手中,我看他如何辩驳。我还邀请了我那位族叔司徒明照,他那时候还担任着羽林军统领,应该对这些事情最清楚,嗯,还有大内统领陈子方,相信这些人都会给陆文夫他们一个满意的解释,嘻嘻嘻嘻。”

  轻描淡写的将这样一件重要的事情清理的有条不紊,而如此多的证据收集也需要花费不少精力,但眼前这位女郎却是恁地胸有成竹,无锋心中暗自心折,选择这个女人作为自己的内应,看来还真是一个明智的抉择。

  “那多顿人和倭人那边呢?可不能出岔子,双管齐下,定要将他美梦成空!”无锋还有些不放心,叮嘱道。

  “你还是考虑你的大事吧,这些细枝末节你就放心的交给我好了,管叫这帮人义愤填膺,恨不能立即让司徒泰下大狱,不过你这样做有何意义呢?白白便宜了司徒彪,这帮司徒家的窝囊废都是一些只会浪费粮食的蛆虫,让他们坐上皇位都是一种罪过,最好让他们到堪察加去尝尝当倭人奴隶的味道。”耸耸肩,手中玩弄着无锋案桌上玉镇纸,司徒玉真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司徒家族的仇恨。

  微微叹了一口气,无锋摇摇头,“玉真,生活在仇恨中会使人变得偏执和狭隘,我不认为司徒家族和你有这么大的仇怨,你身上毕竟还流着司徒家的血液,••••••”

  “够了,无锋,你我都是成年人,不用谁来教谁这些普通常识,我所受过的耻辱和轻贱不是你能想象的,一个弱女子身处深宫,周围都是白眼和鄙视,这一晃就是十多年,你能体会到这种滋味么?司徒明月这个老**他既然把我送到了这个世界,他就应该承担起作父亲的责任,但是他这么多年来为我做了些什么?!直到他死,除了漠不关心外,他给过我什么?难道就是一个姓?看看司徒玉霜和司徒玉棠她们俩姐妹的待遇,再看看我呢?那些皇子们哪一个又曾经把我当作他们的姊妹,在他们眼中我不过是一个司徒明月一时间在一个歌妓身上发泄后的产物罢了,你能体会这种刻骨铭心的感觉么?”

  司徒玉真在说这番话时仍然是笑语盈盈,但牙缝中骨子里冒出的丝丝寒气却是让无锋欲言又止,在这种涉及伦常的话题上,他没有过多的发言权,但他不能不承认对方所说的是事实,一个贱民歌妓的女儿在这种环境下所得到的待遇可以想象得到。

  捞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