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节 西线风云(3)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99 2004.08.09 10:41

    悠然一笑,梁崇信长舒一口气道:“走吧,我们先回双堆城,我想山柱也该到了,到时候咱们好好商量商量,务必策划得万无一失,否则岂不让大人失望?”

  “唔,我们也得马上安排人侦察一下,虽然没有察觉旁遮人在这边有多少奸细,但也不得不防,咱们这么大规模军队的集结恐怕是会引起有心人的关注的。”令狐翼提出自己的看法。

  经过近一年的建设,双堆城已远非去年的那个大集镇可比了,整个城市的位置略略向西移动了一点,当初征用的廉价土地仅仅过了半年便已经暴翻了几番,这让卢曼大大的捞了一把,也为城市建设提供了充足的资金。

  虽然双堆城的城墙建设至今仍未启动,但按照城市规划,城墙内的建设早已是如火如荼。规划整齐的道路建设和其他市政设施建设大部分已经竣工,剩余部分也在加紧进行之中,然而最繁忙的并不是这里,而是城内街道两旁的豪宅巨屋,已经死心踏地将双堆城视为这个地区唯一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各族显贵富商们纷纷斥巨资在新建的双堆城守府旁边购置大块土地,无论是经商还是居住,这里都已经成为富人们的首选之地。

  由于百年来这个地区始终没有形成一个真正的中心城市,所以各族显贵富人们都只得安于现状,而如今则大不相同,双堆城的良好规划极大的刺激了这些各族上层人士们的热情,人口的适当集中,外来移民的大量迁入,颁布的优惠工商税收政策,都为双堆城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前景,所以轰轰烈烈的大建设便由此展开。

  双堆警备师团的营区就在大较场旁边,即使驻扎了西北军团第一师团和双堆警备师团两个师团的人马,这里仍然显得十分宽敞,很显然在这一点上赫连勃还是为自己的部下们从卢曼那里争取到了较好的条件。师团本部就在营区的正中,现在也成了第一师团本部的临时驻地。

  已经傍晚时分了,用完晚餐后的几人已经又聚集到了作战室,这里是赫连勃单独要求预留出来的一间,专门用于进行军事战术研究讨论,房内一个大的沙盘将双堆府附近地理地形位置刻划得栩栩如生,这也是赫连勃从无锋那里学来的,整个双堆地区乃至周边地区的地理地形都展现在众人面前,上面关口、城镇、山脉、河流、森林、丘陵、沼泽都一一得到表现,甚至连各处驻扎有多少驻军也用标记清楚标明。

  嘴叼一支粗大的雪茄,赫连勃深深的猛吸一口,一阵袅袅的轻雾缓缓的从鼻孔中喷出,淡淡的而又独特的雪茄香弥漫在房间内。

  “赫连,情况怎么样?”梁崇信没有理睬正在吞云吐雾寻找快感的他,沉声问道。

  “梁老大,你好歹也让我把这饭后一支烟消化完吧。”赫连勃笑嘻嘻的回答道。

  “好了,我问你正事呢?”梁崇信不假颜色的道。

  “哎,已经回来了,基本与我们以前掌握的情况差不多,旁遮人经常出来抢掠的武装力量大多是他们部落里的贵族的私人武装,当然也有部分正规武装混杂其中,毕竟有好处谁不想?何况那些贵族大多是他们部落里有实力的重要人物,安排一些正规武装压阵也是小事一桩,他们这些部落武装组织纪律性可不象咱们这边。”赫连勃轻轻一弹手指,雪茄烟头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在了墙角的杂物篓中。

  “还有呢?”梁崇信头也没抬,眼睛只在沙盘上游移。

  “据内线报,经常骚扰绿海沼泽五族的旁遮人武装主要有三支,其中最大的一支是属于旁遮人部落中一个地位仅次于他们部落酋长的大贵族所有,他们也是抢掠从海德拉巴部落到吕宋来的印德安商队的一支主要武装匪徒,每次出动都约有三千人左右。不过这帮家伙十分狡猾,他们每次行动都是谋定而后动,几乎从未失过手,而且自从我们接管这边以来,从未对来自我们北吕宋地区的商队动过手,大概也是不想给我们动手的机会吧。”赫连勃获得的情报详细到如此程度让梁崇信很吃惊。

  见梁崇信有些惊讶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赫连勃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头皮,“呃,这些情报并非我们的侦察兵获得的,而是双堆府情报署和绿海沼泽五族的线报综合来的。”

  梁崇信这才释疑,点了点头。

  “但这帮家伙似乎一直不肯承认绿海沼泽五族属于我们管辖,所以虽然在我们来之后对五族的骚扰有所收敛,但仍然时不时来上那么一回,因为考虑到战略上的需要,我们一直隐忍未发,只是提出了几次交涉。”一旁的令狐翼也接着补充道。

  “这倒是个好的借口,希望能够在近期挑开这个伤疤。”一脸剽悍气息的魁伟汉子当然就是独立步兵师团的师团长山柱,他也是率领全师团才从火山口镇赶到上堆府,不过为了掩人耳目,独立步兵师团则在副师团长的率领下从双堆府改道向南,名义上是进行长途拉练去了。

  “嗯,有一个好机会,不怕那帮家伙不上钩。”赫连勃和令狐翼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色才道。

  “哦?”这立即引起了梁崇信和山柱的兴趣。

  这是一幢极为奢华的豪宅,宽敞的大门上两尊辟邪的人首翼牛雕刻居然完全用白垩石雕铸而成,其富华程度可见一般。一米高的琉璃墙裙呈现出幽雅的淡蓝色,上面镂着各式各样的神像,象征着此宅的主人并非只是普通的有钱人家。

  大宅深处,一个肥胖的老者全身****,舒适的斜躺在一具造型奇特的雕花藤几上,两名身材丰腴的女郎恭敬的跪在旁边,双手不断从旁边的大盆中捧起一种看上去非同一般的奇特油料小心仔细的将这些油料涂敷在肥胖老者的身上。老者看上去十分舒服,臃肿的脸上泛起愉悦的神色,显然是在享受着这种独特的油浴。

  一名仆人悄悄走了进来,本想说什么,但看到老者如此模样,又犹豫起来,但感觉敏锐的老者早已从服伺的两女的行动感觉出来,轻轻睁开眼瞥了一眼低头等待在一旁的仆人,有些不高兴的从鼻腔中哼了一声道:“有什么事?”

  “老爷,拉瓦尔少爷在外面等候您,他说他有急事要对您说。”仆人谦恭的垂下头欠身道。

  “哼,他能有什么急事?是不是又看上哪家的女人啦?”肥胖老者不屑的道。

  仆人不敢作答,只是躬身等待吩咐。

  半天没理睬站在一旁的仆从,肥胖老者又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着身边女郎按摩带来的快感,又过了良久,才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让他到会客厅里去等着。”

  仆人连忙躬身倒退而去。

  一个小时后,整理好衣冠的肥胖老者一摇三晃的出现在铺满着松软厚实的羊绒地毯的会客厅门口,早已等候在厅内的一名高个青年连忙站起身迎了出来,“叔叔,您来了。”

  没有理睬青年的殷勤,肥胖老者径直走进大厅,来到主位坐下,肥胖的身躯让他走几步路也觉得劳累,不得不喘上几口粗气。

  “什么事?”接过侍女送上的茶盏,随意呷了一口,老者不耐烦的问道。

  “叔叔,有好事来了。”青年对老者的冷遇并不在意,灵动的双眼不时流露出一丝阴冷的光芒显示出这个家伙并非善类。

  “好事?!”斜睨了一眼自己这个唯一的侄儿,老者心中涌起一股烦躁的感觉,若不是自己膝下无子,无论怎样自己也不会给眼前这个家伙三分颜色,可德拉家族就现在就只有这么一个接班人,任凭自己在众多女人花上多少工夫,始终是没有结果,难道这就是天意?

  “叔叔,我得到消息,半月后,东边绿海沼泽边上那些家伙要举行丰收节庆典,听说他们今年又获得丰收,几族都准备了丰厚的物品来庆祝和交易。咱们的人也有许久没有活动过了,现在海德拉巴部落的那帮家伙也越来越狡猾,他们的商队有许多都不走这边了,即使走,路径也经常变化,想要得手十分困难,您又不让我们动北吕宋的商队,下边的人都有怨言了。”青年说话十分策略,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想法表达了出来。

  “想动北吕宋的商队?我看你们是活得不够自在了!你们也不去打听打听那李无锋究竟是什么货色?那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狼!他没找上门来已经够意思了,你们还想去打他的主意!”老者显然有些气恼,对自己这个侄儿的鲁莽感到十分光火。

  “是啊,所以咱们不是就遵照您的吩咐一直不去招惹他们吗?可您也知道,咱们现在消耗这么大,若是不寻觅一点,日子实在难熬啊!”青年阴厉的脸上现出一丝焦急之色。

  老者也知道青年说的大部分是实话,过惯了好日子哪里能够耐得住寂寞,再小心谨慎,但日子总要过,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道理,自己也不能说青年的话完全没有道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