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节 待发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17 2005.04.11 07:06

    司徒峻额际青筋暴绽,一双手紧紧的按住案台,连厚重的橡木案台似乎也承受不了施加到它身上的压力,哗啦一声一下子碎裂成几片,房门被砰的一声撞了开来,几名侍卫一闪即入,银光连连,利刃出鞘,“殿下!”

  “滚出去!”司徒峻脸色铁青,头也不回的呵斥道。

  “是,殿下!”肩并无异状,只有那张倒霉的案台散裂在地上,几名侍卫环顾了一下四周,恭敬的欠身后退而出。

  “殿下,很抱歉,老朽也认为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一些,当然也许陛下也想通过此次外派锻炼发现一个更适合的人选,不过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小。”秋姓老者面容平静,仿佛再说一件与己无关之事。

  “你是说老九?!”司徒峻扭曲的面容显得格外狰狞,一双寒眸犹如蛇信一般吐出择人而噬的光芒。

  “恐怕除了九殿下,不会是其他人了吧?大殿下已被派往燕云,七殿下到了东海,六殿下虽然留在帝都负责军务,但根据老朽的观察,那不过是一个陪衬,只有九殿下留在帝都被授予了清剿帝都内的太平教隐藏势力的权力。”秋姓老者慢吞吞的分析道。

  “秋老为什么说老六是陪衬,我看他这两年也是活跃得很啊。”司徒峻虽然内心也不看好司徒彪,但却只是直觉,并无什么依据。

  “嘿嘿,负责军务,帝都内由什么军务可负责,城卫、禁卫两大军团眼下除了陛下本人,谁能指挥得动?何况何知秋的威望和经验岂是六殿下能够替代的了的?一个虚无飘渺的负责军务不过是将六殿下套在那里罢了,名义上虽高,怕是六殿下是有苦自己知吧。”秋原摇摇头,干瘦的脸上一派漠然之色。

  “那老九呢?”司徒峻急声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九殿下自然不同。虽然名义上负责清剿太平教余孽,但放在帝都就大不一般了。帝都治安力量分为四部分,一是最为强大的军方,两大军团只要支持哪一方,那谁登上大宝之位即可板上定钉,再无圆转。两大军团的态度走向就尤为重要了,但事实上两大军团中官兵大多来自帝都,尤其是起着承上启下的中级军官群,他们的家室亲属都在帝都,无论谁登上大宝之位,对他们的利益并无太大影响,而且包括我们在内的各位殿下都在这两个军团中有着影响力,相互掣肘相互牵制,所以他们其实是最为稳定的一支力量,那就是谁强谁当权他们就支持谁。”

  “第二部分就是帝国羽林军和陛下的御前侍卫,羽林军人员大多由帝国贵族子弟充任,内中高级军官素由皇家宗室子弟或者与皇家血脉关系之人担当,虽然近年来有不少民间子弟进入,但改变不了大局,现任羽林军统领也就是殿下的五叔安泰公司徒明通,他素来保持低调,不偏不倚,诸位殿下对他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谁登上大位对他来说并无影响,估计他的立场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御前侍卫室陛下贴身警卫力量,直属于陛下,算不得治安力量,可以忽略不计。”

  “帝国宪兵队勉强可以算得上第三部分吧,不过这一部分人员虽然名义上隶属于帝国法务部门,但由于其人员大多来自帝国军方,加之其数量也不算多,所以对政局的变化难以起到太大的影响。”

  “第四部分也就是最重要的一支力量那就是帝都警察局所控制下的力量了,除了八个警署下辖数千警察外,更重要的是平素与他们有着密切联系或者可以说他们能够控制和支配的帝都民间势力,比如江湖武林门派、带暴力和宗教色彩的民间社团,这是一支良莠不齐而又相当庞大的力量,在帝都其他几部势力相互掣肘,形势处于均衡状态下,这一支力量才是帝都局势走向的真正决定者!”最后一句有如惊天一击久久在房中回响。

  司徒峻默默的听着秋原的介绍分析,一直没有搭话,似在仔细的分析着各方实力的对比,手指轻轻的在大椅扶手上敲击着,房内一下子寂静下来。

  “这么看来除了老九外,大哥在帝都内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了,那个五派联盟背后明显就有他的影子,看来这一步我有些疏忽大意了。老九现在掌控帝都治安力量,那些江湖门派社团当然都要一窝蜂的向他邀功献媚,嘿嘿,只怕坐卧不安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吧?”司徒峻冷笑一声,“既然父皇安心要老九坐这个位置,那我还在这里忙个什么劲儿,还不如老老实实呆在这儿坐山观虎斗,先看大哥和老九究竟谁能先拔头筹?”

  “这样不妥,殿下,虽然陛下有此心意,但陛下并未明确表示,也学他也还在犹豫之中,朝中大臣们的意见也未必一致,既然陛下给了殿下您机会,我们就要好好把握,一来牢牢抓住军权,二来也打上两场漂亮仗,让朝中大臣和陛下看一看,究竟谁更适合那个位置?!”秋原断然否决了自家主子的气头上的意见。

  “在帝都占了上风并不意味着在帝国就占上风,大殿下自不必说,七殿下一样不是省油的灯,还有六殿下也许一样隐藏着后手,没到最后时刻,谁也不敢夸口!总之,鹿死谁手,不到最后一刻是见不出分晓的,老朽在想,既是九殿下坐上那个位置,恐怕诸位殿下也不会罢手,最终的结局还是要靠实力的比拼来决定,顶多他占了先手罢了!”秋原深凹的眼珠发出幽幽的暗光,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加诡秘。

  “说得好!嘿嘿,帝位不是谁想坐就能坐得上的,也不是谁想让谁坐就能让谁坐的,即使是父皇也不行!”阴冷的话语像是从司徒峻牙缝中恶狠狠的溅出,指间关节更是咯嘣声响个不停,一股煞气弥漫于整个房间,连老于世故的秋原也被自家主子这等突如其来的杀意刺激得打了个寒噤。

  好半天后,司徒峻才慢慢恢复了冷静,沉声问道:“依你只见,我们还是需要先拿下锦城府?”

  “嗯,依老朽只见,拿下锦城后可以佯装成当地仍然局势不稳,需要驻军和剿抚,这样可以为我们找到一个拖延时间的藉口,第五军团可以驻扎在锦城府牢牢控制在您手中,而第三军团仍然让其回师河朔,控制住通往帝都的通道,只要形势有变,咱们随时可以返京。”秋原定了定神,这才说出计划。

  晴空万里,火烈的骄阳下似乎山坡上往日雀鸟欢唱的树林都在它的威力下偃旗息鼓,过往商队也比寻常少了许多,要塞哨卡上的三足青鸟旗无精打采的垂落在旗杆下,士兵们为了躲避烈日溜的暴晒,纷纷溜进了临近的民房中歇息,这大中午的,连铜人都可以被烤化,大道上连鬼影子也没有一个,谁还有心思顶着日头站在如同蒸笼一般观察哨上。

  正好中午间进关的一个商队在关门口歇息,十几辆大车横在刚进城门处的道边,驮来的西瓜堆了一地,剁开一个,绿皮红瓤,沙甜可口,充满浆液的瓜瓤一嚼化渣,从嘴角溢出的瓜汁连单薄的衣衫也打得透湿,那股快意劲儿,让谁看也心痒痒。

  “军爷,下来尝尝吧,这可是正宗的泸江沙地瓜,味甜汁多,入口化渣,嘿嘿,连当今皇上也把它当成贡品呢。”几个敞胸露怀的粗壮汉子一边扇着蒲扇,一边抬手遮住没见向上招呼着。

  “咦?你们怎么在这儿歇息?这里是城门要地,不得停留,赶快离开,到那边去。”领队巡逻过来的军官本来是火冒三丈,但见到对方热情的招呼自己,再加之仔细一打量,十来个汉子都是衣衫单薄,除了满满十来车西瓜外,没有其他可疑物品,脸色也就和缓了许多。

  “军爷,真是不好意思,这不,领头车车轴断了,连带连车轱辘也给压坏了,这不还修呢,快了,还有一会儿就好了,耽误不了您的事儿。”满脸堆笑,一个带头模样的汉子连忙迎了上来,一边递上自己的身份证明,一边捧上两个滚圆油亮的大西瓜。

  随意的检查了一下对方递过来的证明,领队的军官没有太重视,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这几个粗壮汉子本人身上,虽然从货物和来历上看不出什么疑点,但带队军官凭借着个人出色的直觉,始终觉得这几个貌似粗豪的瓜贩有些不那么对劲。

  当先那名汉子似乎太敏感了一些,而那双手也不太像是常年奔跑在外的瓜贩,反倒有些像一双军人的手;而其他几名他的同伴,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总给人感觉有些紧张,眼睛四处游移,特别是在自己的巡逻队到来之后更显得紧张,这马车坏得位置也真巧,刚好坏在了城门禁地,而且看这模样,估计没有一阵时间明显难以修好,这几样综合在一起,就不得不让这位负责巡逻的领队军官有些起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