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节 风云在起 (2)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06 2007.06.26 00:40

    双堆府的气候进入四月之后就一直不曾下降,这里的气温平均比同纬度地区都要略高上一截,良好的光照和水热条件使得这里成为北吕宋前期开发的热点地区,直到火山府新建成为北吕宋郡的首府,这里的热度才稍稍有所减缓,不过随着与印德安地区的交往日益频繁,加上绿海沼泽地区的五族也开始走出来,这里有处于几个地区衔接点,现在这里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多民族地区的经济中心,而且亦是联通印德安地区和科米尼公国的重要交通枢纽和贸易中心。

  呼延虬带领自己军团的直属联队从紫荆关南下进入双堆府,一踏进双堆府城门就感受到了战争给这个地区带来影响,商铺虽然还在营业,但商人们都已经在收拾打点货物,而许多工坊也在准备着盘点整理,看来都是对上一次的战争心有余悸,昔日人来车往繁华如流的街道也比往常少了许多,城头上飘扬的金鹏旗似乎也显得更加耀眼,连街上行走的人们脸上的神色似乎都多了一丝凝重肃穆。

  呼延虬率领这一支部队进入双堆城又引来城内人们的一阵关注,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商人最为担心的还是军队像上一次那般放弃双堆府城,但看着各色番号的西疆军源源不断的进入双堆府城,而府城的城防设施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整修和加固,这一切看来似乎都是一个好预兆,西疆军是准备要在双堆府城进行防御作战了。

  早已在较场门口迎候的赫连勃老远就迎了上来,一阵亲热的寒暄之后,呼延虬又与站在一旁一直未曾搭腔的第二军团副军团长山柱来了一个热烈的高岳式拥抱,而赫连勃也大笑着与刚刚升任印德安军团副军团长的江彬这位老同僚拍肩握手以示亲密,长时间的合作已经让二人建立了十分良好的私交,现在江彬虽然升任印德安军团副军团长,但并不影响二人的关系。好一阵热闹后,双方这才把臂进入已经将整个较场覆盖得严严实实的营帐群中。

  淡淡的咖啡香在宽敞的大帐中弥漫,随意打量着选挂在帐内的各种地图,看得出来这个主帅是一个不大讲究的人物,江彬对这位出身山寇的军团长颇感兴趣,在西疆军八大军团中,他是唯一一个非帝国军系统出身的军团长,而且这个军团中不少重要将领都是来自叛军贼寇系统,物以类聚人以群居这句话对于他来说似乎太合适不过了,而且现在地处西疆中枢核心位置的西疆军事情报局局长令狐翼也是出自这个军团,这也足见李无锋,噢,不现在应该称之为秦王殿下了,足见秦王殿下对他和这个军团的信任,这个家伙的发家史也加值可以成为一本经典教材,成为西疆军中那些出身乱军叛党山贼流寇的官兵们一个坐标偶像,而现在似乎自己也可以加入到这一角色中来了。

  江彬坐在左下首细细的品味着这种产自北吕宋细磨咖啡的醇香,回口略苦的涩味让江彬一直最为喜欢这种绿月咖啡,袅袅升起的水雾浸润入鼻孔中也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享受。一个月前他在赫连勃和呼延虬的大力推荐下已经正式升任了西疆驻印德安军团的副军团长一职,这一职位争夺相当激烈,也许是考虑到印德安军团有打量太平教降兵,希望自己能够像带第二军团第四师团那般带出一支富有战斗力的队伍,所以军务署和秦王殿下最终还是同意了赫连勃和呼延虬的推荐,任命了自己担任印德安军团副军团长一职。

  进入西疆军事系统后江彬才逐渐对这支庞大而又高效的军队逐渐有所了解,在见识了西疆军优厚的待遇和良好的装备以及充裕的后勤保障之后,仅在这几点上江彬就不得不承认自己所属的太平军败得一点也不冤,但这仅仅只是一个方面,西疆军完善的军纪执法机制和军官晋升极至同样让江彬耳目一新,一切以实绩作为官兵升降考核的唯一标准让江彬最终是默然无语,要想在庞大的西疆军中出头,无论你是出自哪一系统,老城卫军也好,西北军事学院毕业也好,还是山贼乱党降军也好,只要你有能力出实绩,那你就能得到机会晋升。

  江彬也充分见识了和平时期西疆军繁重甚至可以称得上严苛的训练任务,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这两句俗语成为了西疆军官兵们训练的口头禅。武装拉练、野战对抗、山地越野、丛林穿越、武装泅渡、坚城攻击、野地防御、沙漠行军以及形形色色的合成演练,江彬不知道是谁的脑袋瓜子这么烂,居然能够想出这么多花样的训练科目,但最后才知道这些思路都来自军务署长凌天放,让自己这个在太平军中只知道日常的阵型演练和单兵训练的乡巴佬终于算是大大的开了一回眼。西疆军能够称雄帝国和中大陆绝对不是偶然,这是江彬痛定思痛之后得出的结论。

  我们已经落后了,要想在西疆军中站稳脚跟不被淘汰,就只有比别人付出更多,我们要向所有人证明,我们不是孬种!这是江彬在见识了与其他老牌西疆军的差距之后在自己师团作开训的誓师大会上唯一的一句话,但正是这一句话激励着整个师团,让这个师团在最短时间内迅速完成了从太平军起义军到西疆军角色的转换,一支虽无赫赫战功,但却丝毫不亚于其他师团的铁军就这样建立起来,太平军战士原来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的三不怕的精神得到了充分体现,而这也与江彬在训练中事事身先士卒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对比自己的两任主帅呼延虬和赫连勃,江彬突然发现其实这两个人在许多方面都有着相同之处,性格上都是貌似粗豪内里细致,都是半路出家进入西疆军系统,而且都被秦王殿下放手让他们各自镇守一方边陲,最有趣的是二人都是复姓,看来也许成功者都有共同的特点和经历,只不过呼延虬性格更加沉稳,而赫连勃则更为大胆狂放。

  看着自己一干重要手下也都到齐了,赫连勃也懒得向对方介绍,作为两个一直在中大陆地区驻守的军团,两个军团之间的了解也不少,尤其是呼延虬对第二军团师团长以上的军官更是熟悉,至于江彬就更不用说了。

  “呼延,看来这一仗殿下是不打算给咱们派援军了,现在就该咱们哥儿俩好生陪南边的那些个朋友们玩一场了,怎么样,想怎么玩?”赫连勃依然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模样,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家伙简直不像一个统率十多万人马的军团长,但正是他这样一个性格却把整个军团治理得服服帖帖,成为威震中大陆的一群剽兵悍将。

  “赫连,你是主帅,又是地头蛇,人熟地熟,你怎么说咱们怎么干,总之一句话,不能输,就这么简单,这也是秦王殿下得要求,哪怕咱们拖着也算是胜利。”呼延虬也被对方的话语逗得有些乐了,语气也变得诙谐起来。

  “难啊,呼延,咱们说是这样说不怕,但根据令狐翼那小子下边传来的情报,吕宋人至少动员了三十万兵力以上,加上科米尼人也在作大规模动员,这两方面加起来至少得有五十万兵力以上,咱们才二十万人马,最主要的是现在北吕宋防御战线如此之长,三座城市,哪一座也丢不得,腓特烈不是印德安人,哪有那么好打发?他既然瞅准了这个时机,只怕不狠狠咬上一口是不会罢休的。”摇摇头,赫连勃话语虽然轻松,但神情却并不如此,显然知道这一仗并不好打,“科米尼人这帮王八蛋看来也是想要报咱们在提克那边的一箭之仇,也想来趟这一趟浑水,怎们着,呼延,你看能不能让那提克人在他们那边发动一些攻势,那哪怕是假装的也行啊,牵制一下科米尼人,拖拖科米尼人的后腿,也好减轻一下我们这边的压力啊。”

  呼延虬同样清楚这一仗的艰险程度,不过他和赫连勃都有一种感觉,腓特烈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兵北吕宋虽说是看准了西疆无力西顾的时机,但他就没有考虑过一旦中原战局一了,西疆回过头来全力反扑带来的后果?还是他认为中原大战会一支持续下去西疆永远都没有机会再把精力放回到北吕宋?但这一仗从情报显示来看,吕宋人的确做了最大限度的军事动员,这不是在演戏的,整个国家作这样庞大的军事动员那是需要付出相当代价的,如果单单只是恫吓或者搞什么军事演习那就太滑稽了,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吕宋人就是下定决心要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夺回北吕宋,恢复他们所谓的国家统一,只不过吕宋人的军事动员已经接近于完成,但却一直没有看到采取什么实质性的举动,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难道是等待尚未完全做好军事动员的科米尼人一起进兵?或者是不放心还在等待帝国中原战事的全面爆发?

  推荐票急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