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节 迷雾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87 2003.11.24 16:02

    少女没有吱声,只是将无锋的虎颈搂得更紧了,而无锋那仍深插入少女体内原本就有些蠢蠢欲动的分身,这一刻似乎又膨胀壮大起来,连少女好象察觉到这一变化,忍不住娇羞的嗯了一声。

  一滴泪珠悄悄的落在无锋的肩头,那一丝凉意让才从勃发的****中满足的他也察觉到了少女心情的变化莫测。无锋依然躺在床上,静静的享受着这尽情欢好后的片刻宁静,但一双手却还恋恋不舍的在少女绝妙无伦的丰乳肥臀上徜徉。西域女子身体的丰美的确胜于唐族女子,虽然身下这个少女年龄不过十六七岁,但其身材发育之丰满肥美程度,不能不让人叹为观止,相比之下,一般的同龄唐族少女就显得犹如青涩的苹果,根本无法比拟。

  “多的话我不想说,我马上要出去一段时间,有什么话都留在我回来再说吧。沙依娜,我希望我回来时还能看到你。”艰难的从少女身体里退出,无锋轻轻拍拍了少女裸露的肥臀,替她拉过被巾遮住她那妙绝人寰的玉体。

  伏在枕上的少女身体一震,一行清泪唰的落在绣枕上,“真的?你不希望我回门里去?”

  无锋向外走的步伐略一停顿,没有回头,“那当然,要回去,让你师姐回去就足够了。”

  “那我等你。”幽幽的语气,我见犹怜。

  马普特拉河畔。原本一片旷野的沿河地区现在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军营,一个连一个,一眼望不到尽头,看起来似乎杂乱无章,但如果你仔细观察,就可以发觉这一片军营其实是划分为几大块,之间泾渭分明,其中中间那一团气势尤其不凡。

  “大帅,大家都到齐了,是否可以开会了?”帐篷里气氛显得十分严肃,当中一个壮年汉子坐在居中一张大椅上,一手抚额,似在瞑目沉思,两边则各坐了几名年龄不一的戎装武将,显然都是相当官职的人物。

  而说话的人则坐在居中而坐的人旁边一个位置上,看起来外表宛如一白面书生,说话也是轻声细气,犹若女子,但知道的人却无一人敢小觑于他,敢于小看他的人都已经在人间消失了,他就是帕沙王国近几年来新近崛起的军方二号人物达扬,当中而坐的自然是帕沙的军队灵魂----库图佐夫。

  “唔,那就开始吧。”似才从沉思中醒来,库图佐夫清瘦的脸上还夹杂一丝回味,当中几人在帕沙王国中虽无一人不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但此时却无任何人有一丝不满。

  “皮尔逊将军,您的军队准备得如何?”达扬的话依然轻细。

  “报告达扬将军,卑职的部队已经完全准备好了,只等命令了。”一个中年将军声如洪钟。

  “塔克里克将军,您呢?”

  “将军放心,万事具备,只欠东风,我的快速突击部队已经潜入了河岸,一旦命令下达,马上就可以组织渡河,估计对面的吕宋人根本就没有准备。”一个三十来岁的黑面方脸的将军一挺胸膛骄傲的回答。

  “阿灵顿先生,您那儿有什么消息?”

  “回将军,据情报反映,吉亚西城的军队虽未作大的调整,但戒备等级已经提升,而三宝城的军队也已经开始集结,而且根据才获得的情报,三天前从他们中部曼隆城有约一万五千人的军队在向南移动,十分可疑。”回答问题的是帐篷中唯一一个穿便衣的人,他不是军人,他就是帕沙王国国家情报局的首脑之一阿灵顿。

  一直没有开腔的库图佐夫突然插言:“曼隆城的军队南移是什么原因?带队的是谁?”

  “回大帅,还不清楚他们移动的原因,他们好象是突然接到命令开拔的,带队的好象是斯波茨曼伯爵。”阿灵顿语气十分恭敬。

  “科米尼人情况怎么样了?”库图佐夫脸上闪过一丝不为人察觉的忧虑。

  “回大帅,他们已经在边境线上整兵待发了,不过情报反映克鲁夫已经率领五万大军返回大松林城了,估计就在明天到达。”回答的是达扬。

  “哼,克鲁夫就算返回大松林城,吕宋人在西边的驻军也不过十万人,科米尼人出动了二十五万大军,难道还没有胜算?我们这边可是替他们扛了大头的。”插言的是一个年近五十岁的老将军,他是帕沙王****界的两朝元老麦迪将军。

  “阿灵顿,有没有唐河人的消息?”库图佐夫不动声色的问道。

  “唐河人?”阿灵顿楞了一下,然后才回答:“您是指李无锋那边?根据我们的情报,他们并没有大的动作,不过``````”阿灵顿迟疑了一下。

  “不过什么?”库图佐夫浓眉一掀,显然十分注意这个问题。

  “我们情报人员反应,虽然他们的第五师团和其他师团前一段时间一直在搞大规模的演习,但近一段时间,从我们情报人员观察到的人员参加数量上来看,他们的演习规模好象缩小了许多。”阿灵顿的回答也不十分肯定。

  “哦?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库图佐夫声音提高了一些,虽然还听不出什么变化,但熟悉的人都知道大帅的如此反映已经是很就没有见到的了。

  “大概是半个月前的事情。”阿灵顿略一思索就作出了肯定答复。

  “半个月?!”库图佐夫的浓眉微微一皱,随即有舒展开,再没有追问这个问题了。

  “大帅,您还有什么布置?”当达扬就明天的部署安排完毕后,请示又陷入沉思的库图佐夫。

  “没有什么了,计划已定,你们马上下去安排,绝不能出半点差错。”库图佐夫面带微笑的为手下们打着气,不管自己有什么想法,到了这个时候,也必须为部下们鼓劲激励,使他们对未来充满信心。

  “遵命!”将领们三三两两的散去了,而若有所思的达扬却留了下来。

  “大帅,您今天好象有什么心事?”替库图佐夫冲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而他自己也不客气的替自己泡上一杯上好的青针极品,他早就对大帅帐中的名贵绿茶垂涎三尺了,而他自从上一会品尝过一次后便念念不忘,这会儿又可以抓住机会揩揩油了。

  “小子,你可真舍得啊。”见达扬慷他人之慨,库图佐夫笑着骂道,但眉宇间那份忧虑却始终未消。

  见库图佐夫没有正面回答自己,达扬自顾自的往下说:“我猜大帅好象是为了那个李无锋而有心事吧?”

  “小子,还真瞒不过你,不过我担心的并不完全是他。”库图佐夫淡淡的说道,对达扬猜到自己的心事并不惊讶。

  “那么说,大帅的担心至少有一部分在他身上喽?”

  “可以这么说吧。”库图佐夫还是不置可否。

  “可是大帅,我实在看不出我们有什么值得担心的。据我所知,李无锋虽然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但他的实力有限,再加之他的周边也并不安宁,据说近段时间与罗卑人和西域五国弄得都不是很愉快,按理说他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来插一脚吧。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有能力来插一脚,以他的性格,无外乎就是想在吕宋这一锅粥里分一勺,顶多我们再算上他一份罢了,如果是这样也能够减轻我们正面战场的压力啊,反正吕宋这锅粥也不算少。”达扬翩翩公子般的脸上露出阴冷的微笑。

  轻轻点了点头,库图佐夫对达扬看得出十分欣赏,“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不过你千万不要小看李无锋,这个家伙最擅长的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唉,也许是我杞人忧天吧。”库图佐夫最终还是没有把自己的怀疑说出来,他始终认为李无锋没有这么简单,但他也不想在尚未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庸人自扰,不过这个疑虑始终如同一根针一样牢牢的插在他心上。

  见库图佐夫同意了自己的看法,达扬并没有得意之色,他呡了一口茶,让茶叶的芬芳慢慢的在自己嘴里回味,良久,他才又问:“那大帅除了李无锋还有哪方面的担心呢?”

  “唔,是布伦特兰。我估计他现在已经察觉了异常,所以才会从曼隆增兵南下。”谈起这个问题,库图佐夫明显轻松了许多,在自己的心腹面前,他并不想多作掩饰。

  “可区区一万五千人又能顶什么事呢?”达扬扬了扬眉毛。

  “我猜测并不仅仅这一万五千人,如我判断不错,吉亚西城和三宝城的军队都已经作了调整,只是我们的情报部门还没有掌握到罢了。”

  “那到了这个时候,我们也不能有任何退缩啊,那只会白白挫伤我军的锐气,而且在西边,吕宋人也未必会想得到那里会出问题。”达扬的话变得铿锵有力。

  “不错,更何况吕宋人这时候就算知道我们的计划他们也来不赢重新作大规模的布置了,马普特拉河这么长,他们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判断我们将从哪里强渡,一旦过了马普特拉河,战局的`主动权就操纵在我们手里了,这也是我们获胜的决定因素。”库图佐夫缓缓走到帐篷门口,望着北方的天空,语气变得坚定无比,“胜利必将属于帕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