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节 捕蝉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621 2004.05.03 00:08

    虽然被蒙着眼睛,但自己却并不惧怕,随着马车的抖动,速度似乎也慢了起来。临行时宰相大人深邃的目光和郑重其事的嘱托好象都还在耳际眼前浮动。

  “眼下咱们南边这个庞大的邻居已经陷入了一个极大的危机当中,对唐河人来是危机,对我们卡曼人却是莫大的机会,你此次之行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尽一切可能与对方达成交易,我先前说的便是我们的底线,你要尽量争取在这个底线之上达到目的。”宰相矮胖的身材和扁圆的脸上总洋溢着激起人奋力向上的yu望。

  “可宰相大人,我们给他们的条件是不是太优厚了,而我们却并没有多大收益啊?”仗着自己宰相大人的心腹,他忍不住问道。

  “眼光要放长远一些,现在有捷洛克这块厚实的盾牌当在我们前面,在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恐怕我们很难有多大的作为。此次我们之所以提出如此优厚的条件,原因无他,就是要想法让他们拖住唐河人北部的兵力,让他们无暇顾及捷洛克人,必要时我们甚至可以支持他们把声势造得更大一些,只要我们拿下了捷洛克``````”眸子中闪动着狡诈的光芒,话音却一顿。

  “可大人,我觉得光凭这些人就想成就大事,会不会我们寄予的希望太大了一些,前几年我们不也是这样``````”宰相大人象是想起了什么,他当然不知道宰相大人是想起了肩负另一使命出使西北郡的同事,但他总还是觉得心中没那么踏实。

  “不,你千万不要小看现在这帮人,他们组织的严密程度和势力发展范围绝非当年的那批愚蠢的农民可比,而且据我所知,他们酝酿准备的时间以及他们背后隐藏着东西将会令你大吃一惊,更何况想浑水摸鱼的并非我们,普尔人好象也很感兴趣啊。”扁圆的脸笑起来看上去有些滑稽,但他可不敢对自己心目中的恩师有丝毫不敬,只是听到这句话,他心中才感觉更稳当。

  马车速度越发慢了起来,最后终于停了下来,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看来是到目的地了,耳畔响起一个急促的声音,“先生,得罪了,请下车吧,到了。”

  商谈陷入了长久的僵局,看着眼前这个褐衣壮年男子,他实在有些摸不透对方所想的,自己已经把底牌都已经全都翻了出来,如此优厚的条件,在他看来,即使对方再有多大的实力也应该接受自己的提议了,可这个褐衣男子却总是吹毛求疵,象个刁钻刻薄的小妇人一样百般挑剔,他真有些不明白对方怎么会有这样的首领。

  他有些遗憾的起身告辞,既然在底线上也不能达成协议,他自己也无话可说,只是回去有些难以向宰相大人交代。

  望着对方消失的身影,褐衣男子嘴角流露出隐晦的笑容,不慌不忙的重新拿起案上的《史记》细细的品尝起来,秉烛夜读,实在是人生的一大享受,自己也应该好好品位才对。

  身旁在谈判中一直没有作声的男子终于按捺不住,深深的行了一个礼,用极其尊敬的语气问道:“大少师,属下实在不明白,冒昧的问一句,您为什么不答应对方的条件?他们提出的条件都正是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啊!”

  慢慢放下书,褐衣男子抬起头,一双朗目在并不明亮的烛光下跳动着智慧的火焰,“嗯,那你说我不答应他们的原因究竟是为什么呢?”

  搔了搔头,站在旁边的这个男子内心虽视面前这个褐衣男子为天人,但方才那人提出的条件无论怎样看都应该算是对自己一方极为有利,他实在有些想不通为什么一向精明的大少师为什么会拒绝对方的条件。疑惑的摇了摇头表示猜不到对方的想法,重新将目光回到面前这个男子脸上,希望他能为自己解开心中的困惑。

  “卡曼人的胃口很大,他们急切想获得我们的支持,不,应该说是帮助,以便于他们在捷洛克或者说帝国其他地区展开行动,这也许在起初是件好事,能够帮我们吸引不少的注意力,但最终他们也会成为我们的敌人,而且是一个相当危险的敌人,所以我们必须慎重考虑。当然你说的也没错,他们提出的条件的确很诱人,对我们眼下助力极大,但我们不能只顾眼前利益,而应该看得更长远一些。”褐衣男子的话语中充满了自信。

  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当然如果他们的条件更好一些,我们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一切条件都是随时随地变化的,我相信他们还会来找我们联系的,而且还会带来更优厚条件。而我们可供选择的的对象也并非只有他们一家,我相信只要开了这个头,就必然还会有其他的合作伙伴上门的。”

  听完褐衣男子的一席话,肃立在旁的汉子胸中豁然开朗,自己的眼光是那么的狭小,仅仅局限于现在,而大少师却早已想到了今后乃至几年后的发展问题,心中不由得涌起心悦诚服之情。

  默默的行了一个礼,悄悄的退了出去,偌大个房间只剩下褐衣男子一人,房里显得格外安静,案台上的烛光被从房间缝隙里钻进来的风吹得忽闪不定,褐衣男子却轻轻放下一直攥在手中的书卷,凝视着飘摇的烛光,一股淡淡的忧郁慢慢的浮现在脸上,挥之不去,“前狼后虎,这局势还真有些失控的模样呢,看来还得向师尊请示请示。”

  陆文夫最近一段时间有点烦,望着窗外在寒风中瑟瑟抖索着的树叶,他更感觉内心的焦躁不安。并不仅仅是那个李无锋的问题,如果单单只有这个问题,也许他不会这么烦心,毕竟李无锋能耐在大,但他现在还在帝都,只要不让他回到他自己的势力范围,他永远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更何况据他掌握的消息,朝中许多重量级的大臣们已经发起了“****运动”,虽然李无锋在前两天的朝会上主动以退为进表示愿意长期休养并呆在帝都,但陆文夫相信这丝毫不能动摇已经起了疑心的皇帝陛下。因为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伴随而来的便是生根发芽,最终会长成一棵参天大树,作为内政大臣的他比谁都了解这种心理。而前几日何知秋给他带来的消息就象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让他心里放松不少。

  但似乎有意与他难得的好心情作对,自己派人秘密调查的问题终于有了一定收获,但这个收获却更让他感到焦虑异常。手中紧捏的薄薄几页材料已被他读得滚瓜烂熟,甚至闭上眼睛他也能回忆起这些材料上的每一个细节情况,严酷的事实甚至让他夜不能寐,曾经几次想要咬紧牙关冒险上奏皇帝陛下,但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除了即将迎来祭春大节这个原因外,最主要的因素是因为自己派出的这支特别调查小组虽然取得了一些重要线索,但由于事出仓促,起初掌握的有价值的东西并不多,而大多是摆在台面上众人皆知的东西,而这些人行踪诡密,涉及的地理和人员范围也太广太大,短短两三个月时间里并没有掌握到多少确切可靠的证据,单凭手上现有的东西,非但不能取得预期的效果,说不准事与愿违,还会打草惊蛇,让这些家伙更加警惕。

  有些烦闷的搓揉了一下面颊,陆文夫在自己的书房里踱起了方步。这所谓的太平圣教居然能吸引如此多的愚民参加并为之捐钱纳粮,可见起鼓惑性之大,可叹许多地方官府麻木不仁视若无睹,有的甚至还予以支持,这究竟是对方真的隐藏得深让人未发现把柄呢,还是有那别有用心之人刻意隐瞒?

  若是那后一种情况,那就更为可怕,那中间参与的人又会是谁呢?这些人的层次决不会低,而且能瞒过帝国上下各级无孔不入的内政部门,那绝非一件轻而易举的事,那可供甄别的人头就屈指可数了。想到这儿,几十年来历经无数风雨的陆文夫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在接到无锋特急信函报平安的同时,西北独立第一师团也正式成军,眼见两万多骑兵策马通过庆阳城内的大较场时,站在高高的观礼台上的西北郡军政首领们的注意力似乎却并未放太多在上边。观礼台的两侧大多都是整个西北郡名流士绅,他们个个喜笑颜开,政府的邀请让他们倍感自豪,而清一色的骑兵战士让他们更感觉到自己所拥有财产的安全性。

  交头接耳间,各种消息也在相互流传,其中李无锋正式兼任帝国北吕宋地区总督一职的消息更是让在座的士绅名流们弹冠相庆,而其中的工商业人士更是嗅到了这个消息背后滚动的商潮味道,北吕宋那庞大的市场似乎就要向大家打开,而它拥有的巨大资源更是足以让商人们睡着了也能够笑醒,咖啡、生漆光这两样生意不知就可以造就多少百万富翁,一刹那间,商人们更加怀念远在帝都的李无锋,也许只有他在这里才让商人们感到分外踏实。

  而坐在观礼台正中的几个核心人物却正为无锋发回的密信头疼不已。

  “这么看来,大人短时间内是不能回来啰?”凌天放的脸阴沉得发青。

  而正居中位的萧唐也大感伤脑筋,长叹一口气道:“看样子肯定有麻烦,也许先前咱们预测得太乐观了,不过从信中看来大人好象并不担心似的,但在信中所说的帝国内部局势日益复杂化,变数也大大增加,担心今年会有大的变故发生会不会是指那太平教的问题?亦或是皇帝陛下的身体问题?”

  “不好说,这中间疑问太多,大人信中又语焉不详,不好判断。”坐在左翼的苏秦已经从西域返回,破坏了西域五国的军事结盟计划对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军事恐吓外加威逼利诱,再加上双方实力上存在的固有差距让他轻松得手,此时此刻他正拿着萧唐递给他的信件仔细的咀嚼分析着着字里行间隐藏的信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