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节 定论?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478 2004.08.28 15:04

    这个建议立即引起了殿内许多大臣的共鸣,是啊,眼下帝国内忧外患甚深,兵力捉襟见肘,抽哪个地方的兵力都会留下后遗症,而捷洛克公国战场上的帝国军队本来就是出于支援派出,况且眼下捷洛克战局已经相对平稳,而卡曼人对捷洛克方面的大规模进攻已经基本停止,现在战场上的不过是一写小规模的局部冲突,双方都没有投入主要兵力,这完全可以从捷洛克调出先前投入的兵力。

  见连皇帝陛下脸上也露出了深以为然的神色,何知秋暗暗叫苦,他也知道肯定会有人提出这个建议,毕竟帝国现在困难重重,急需军队力量,而表面上看来捷洛克战局却又波澜不兴,让外界看上去似乎已经稳定下来,但是他自己却深深知道这不过是表面现象,卡曼人在捷洛克公国战局上,无论是东北部的凡林地区战场还是西边的甲马地区战场,其军队的数量虽然与帝国和捷洛克公国联军相近,但其战斗力却超过联军不少,尤其是与捷洛克公国陆军相比,卡曼军队的战斗力更是远远超出。

  如果帝国军队果真从捷洛克公国战场撤离,何知秋敢断言,不出三个月,捷洛克就会成为卡曼人的囊中之物,到时候,帝国失去了捷洛克这块厚实的天然屏障,卡曼人的兵锋就可以直指帝国中部腹地,而那里几乎是一马平川,毫无任何遮挡,帝国该如何应对?

  镇定了一下心神,军务大臣先向皇帝陛下行了一个礼,然后冷冷的扫视了一下三人才道:“本官不知尤素夫大人如何会有如此想法?莫非尤素夫大人有确信把握帝国和捷洛克公国联军对卡曼人大军有绝对优势?”

  何知秋这句话已经没有往日的客气,显得有些尖锐突兀。

  面对上司态度强硬的质问,尤素夫有些紧张,但他仗着自己是皇帝的亲信倒也不是十分惧怕,悄悄瞟了一眼坐在上方面无表情的皇帝陛下,尤素夫脸上堆起笑容,他还不想把与军务大臣的关系处得太僵,慢吞吞的道:“何大人,我想您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没有说联军对卡曼人的军队有任何优势,但是帝国处于这种极其危险而有恶劣的情况下,我想我们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帝国的安全问题,其他的一切都应该放在次要的位置上。就如宁大人所说,这太平教已经在帝国境内活动长达十多年之久,而帝国的内政部门却直到年前才察觉到问题,先不说帝国内政部门的能力问题,却也可以证明太平教隐藏之深。那又有谁能清楚的查明着帝都之内究竟有多少太平教的反叛分子呢?”

  “这帝都不比其他地方,乃是帝国重心所在,一旦真都出了什么问题,那将影响到整个帝国,那责任不是你我可以承担得了的,可以这么说,帝都绝对不能出问题,也出不起任何问题,我们宁肯小心谨慎一些,至于其他地方丢失我们可以想办法再打回来,所以下官坚决反对从帝都抽一兵一卒,至于何大人反对从捷洛克战场抽兵,那只要何大人能从其他地方筹集兵力解决眼前问题,本人并无任何异议。”尤素夫笑吟吟的说完自己的意见。

  尤素夫的一番话有理有据,立即赢得了在殿内几乎所有大臣的支持,虽然还看不出皇帝陛下的态度,但何知秋知道,自己若是拿不出一番理由充足的意见,恐怕自己的计划就会被否决了,但自己的意见理由究竟能不能打动在座的这些人呢?何知秋没有任何把握,因为捷洛克公国的生存相比于帝都的安全来说,在座的大臣们没有哪个会认为捷洛克会更重要,即便是帝都出事的风险很小,他们也不会冒这个险。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何知秋脸色严峻,他酝酿了一下措辞,这才展眉道:“尤素夫大人的意见本人不想过多置评,我只想重申一点,那就是帝国在帝都内的精锐禁卫军多达十万人,难道竟应付不了所谓可能发生的太平教叛乱?尤素夫大人未免也太小瞧禁卫军了!”

  何知秋知道城卫禁卫两军关系向来不睦,尤素夫和马远往二人更是面和心不和,两人为了在皇帝陛下面前争宠经常是相互诋毁,皇帝陛下对此倒并不在乎。眼下要想说动皇帝鄙陛下,就必须拉住禁卫军,即便是手段有些不光明也只好顾不得了。

  “可是诸位在看看在捷洛克的形势,就如尤素夫大人也承认,在那里的战局上,帝国和捷洛克的联军并无任何优势,实事求是的说我们还处于劣势,一旦帝国援军撤回,那诸位可以想一想,捷洛克的结局将会怎么样?捷洛克一旦完蛋,以卡曼人的胃口,他们会就此止步不前吗?!再看看那周围的地理环境,不用说还有太平教在那里闹事,一马平川,卡曼人的大军可以轻松自如的驱马南下东进,到那时候,我们凭什么去收回来打回去?!恐怕能够挡住敌人的入侵已经是邀天之幸了。”何知秋的话字字千均,让在座大臣不由得心生寒意,若真是那样,帝国领土相当于沦陷了一半,到那时候,这帝都虽身处中原腹地,也未必安稳了。

  大殿内是一阵沉闷,何知秋担当帝国军务大臣十数年,对帝国周边形势和军事情况可谓耳熟目详,而且在军事策划和部署上均有极深的见解,大殿内大臣虽多,但能够在这方面能够和他一比的却也找不出来什么人,这会儿听他这么一说,谁也不敢随意反驳。

  眼看皇帝陛下毫无表情的目光在殿内大臣们的脸上游弋,大臣们的头皮都感到一阵发麻,皇帝陛下明显是要大家拿出意见来,可眼下支持何知秋的意见固然不妥,但你也找出理由来驳倒军务大臣却又不可能,这实在是一件棘手的事。

  虽然一时间没有人出来反驳自己,但何知秋心却一直往下沉,往日看上去金光灿烂雕梁画栋的大殿这一刻却显得有些幽暗,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看法肯定与陛下的看法相左了,否则按以往的情况,皇帝陛下应该早就下定结论了,而不是这样面无表情的等待大臣们发言,这明显是希望有人能出来推翻自己的看法,而有了皇帝陛下这样无声的暗示,那些希望讨好陛下的大臣们迟早会跳出来指责自己的看法的,即使他们根本不懂军事。

  果不其然,很快便有人站了出来,是帝国行政总署第一副大臣宁远望,峨冠博带,风度翩翩,看上去一副道貌岸然天下为公的模样,何知秋却是最看不惯此人,他的任何行为总要为自己找一顶冠冕堂皇的外衣,一句话,外表上清高傲岸,骨子里男盗女娼,这就是何知秋对他的经典总结。

  “何大人未免有些危言耸听吧。本官虽然对军事不甚精通,但也知道在捷洛克境内联军尚有数座坚固的城池要塞可以依靠,捷洛克公国已经面临如此危险的境地,难道他们不会倾举国之力来拼死一博,我想就目前的平稳情况,我们撤出我们的兵力也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因为我听说捷洛克的后备部队已经在源源不断的开赴前线了。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卡曼人在捷洛克能够取得胜利,哪也不是十天半个月的事,要想完全控制局面更非三五两个月就能建功,何况与捷洛克这只困兽一拼,他们的消耗也不会小吧?那对我们迎候帮助捷洛克收复领土岂不是也轻松了许多?”

  宁远望的一番说辞在外行人听上去的确无懈可击,但对何知求的这些深通军事的人看来却无疑于异想天开,一旦帝国的大军撤离,捷洛克现在的力量能够维持得了一个星期就是奇迹,那些所谓的后备部队真正对上久经战阵的看卡曼大军无疑于一场一边倒的大屠杀,至于征服平定,越京国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只怕要不了一个月,卡曼人就能腾出手来把目标指向南方的帝国了。

  可是大殿内的众大臣并不都象何知秋那样晓知军机,但他们却知道宁远望是帝国行政第一副大臣并主持帝国政务,知道其实皇帝陛下心中也暗暗赞成这个意见,更重要的是他们也希望帝都能有更雄厚的军队来保护他们,至于其他,他们不愿,也不想多想。

  大殿内立即起了一阵稀稀拉拉的附和声,其余的众臣虽未明确表态,但表情却都露出深以为然的神色,令何知秋的心一阵发凉,到此时,他也不想在解释或者辩驳了,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对方总会找出一些理由充分的依据来,在事情未成为现实之前,谁又能保证这些事情不会真的发生呢?他只有默默的低下头,听凭皇帝陛下的最后裁定。

  所有大臣的目光都望向了上首中央的御座,而御座上的司徒明月此时却犹豫不决。说内心话,他的是赞同尤素夫和宁远望的意见的,帝都安全事关重大,那可是一点风险也不能冒,至于捷洛战局战局,能稳住固然好,情况不妙,那也有回旋余地,但理智和经验告诉他,军务大臣的意见绝对有其真正的道理,一旦作出错误的决断,带来的后果也许就不可弥补,所以此时的他也非常苦恼。

  轻轻清了一下嗓子,司徒明月脸上却未露出任何倾向性的神色,只是略略皱了皱眉,才语气平和的道:“诸位爱卿的意见都很有道理,眼下帝国正处于危急时刻,看到诸位为帝国的安危殚精竭虑献计献策,朕深感欣慰。今天的朝议就到此为止,至于到底如何应对处置,朕自有道理,待明日早朝再作宣布。”

  一席话听得所有大臣尽皆愕然,但马上都反应过来,均道:“陛下英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