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节 情事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06 2005.05.08 16:57

    宋天雄的果决手段立即在俘虏营中起到了相当大的效果,几乎所有看见这一幕的俘虏们都被他那近乎神迹一般的刀气所震慑住了。长期生活在森格平原上的印德安人从未见识过这等源于古老的唐河武术中的精华绝技,他们始终无法理解为何刀刃在还距离目标如此之远却会产生如此惊人的杀伤力,如果用于活人身上那岂不是杀人于无形?他们当然不知这等招数并非人人会的,连宋天雄强行使出这一招都几乎脱力,而更不用说一般士兵了。

  阵痛后的斋浦渡显得十分平静,街道上关门闭户,来往如梭的巡逻骑兵刀出鞘箭上弦,光滑的石板地上不时响起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门缝间、窗户后不知有多少双眼睛悄悄的打量着街道上来往巡逻的全副武装的骑兵们,却无一人胆敢违反禁令,不少骑兵索性将马颈下悬挂上一两个血淋淋的头颅,锋利的砍刀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虽然无锋内心已经有了决定,但乌衣派和以拉瑟家族为首包括其他一些前期不得志的贵族家族究竟属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他心中依然没底,小心驶得万年船,他默默的念着这句话,原来的打算也只是一个大概粗略的想法,无论是让海德拉巴部落或者提克人入主这里都不是最佳方案,但是让方才离开的两个家伙代表的实力来掌控旁遮人的领地,他们具备那份实力吗?

  不过只要这样拖下去,待自己后续部队跟上来一切就好办得多了,印德安人天生柔弱乖顺的脾性已经证明了他们在面对外来强大武力下的驯服和顺从,海德拉巴人在面临罗卑人的压迫时就是如此,无锋对此反而不太担心,倒是要想在这里保留自己影响力的存在却需要好好思量一下,印德安人虽然是一个不喜欢暴力的民族,但作为一个独立的而且拥有众多人口的民族。要想完全征服他们却也不是一件容易事,至少无锋是这样想的,在目前自己既不具备这个实力也没有必要。

  独坐幽居,阳光透过窗棂斜射进来,一尘不染的地板上映出漂亮的暗影,略微有些湿润的湖风带来丝丝水气。窗外就是浩淼万里的绿海沼泽区,苍翠欲滴的乔木、灌木以及各种草本植物莽莽苍苍,放眼望去令人心胸为之一畅。

  蛾眉轻蹙,站在窗前的林月心似乎有些走神,一动不动地已经呆上小半个时辰,直到丫鬟的轻声呼唤才将神游万里的雪衣少女拉了回来。啜了一口丫鬟送上的热茶,浓重的味道让习惯于清淡口味的少女忍不住皱了皱眉。

  “小姐。这是这里人家最盛行的上等红茶,小姐尝一尝,味道怎么样?”俏丽丫鬟兴冲冲地问道,清亮的大眼中满是期盼。

  不想扫自己这个情同姐妹丫鬟的兴,雪衣少女点了点头,“嗯,还不错,只是好像口感略重了些,倒有些像泉州那边山区里产的岩茶。”

  “嗯。听这里人说这种红茶能提神醒脑,若是疲倦时喝一盏,精神倍增,大见功效呢。”丫鬟高兴地笑道,“这是方才婢子在街上买的,还给对面的两位送了一些去呢。”

  “哦?”雪衣少女笑了笑。“也不知姐姐在么?”

  “好像还在午休吧,要不小姐您也小憩一会儿,您的脸色比以前好了许多呢。”丫鬟也笑着替少女按摩着肩部。

  雪衣少女略略活动了一下身躯,站得太久身子也有些疲乏。这北吕宋的气候真是不同于帝国内地,与西北干燥的气候更是截然两重天,温暖湿润。自己一路行来几乎所有的植物都是青翠得让人忍不住想溶入其中,气候也不算炎热,听说这里四季气候并不分明,即便是冬天温度也比现在盛夏时节低不了多少,真是一个奇妙的所在。而这邻近大沼泽的湖畔地区气候更是宜人,即使是中午时候外面日头正毒,但凉爽的湖风掠过让身处荫凉地方的自己感到说不出的惬意舒适。

  让林月心更加愉快的是这里品类繁多的水果,现在正是水果大量上市的时节,产自湖区的云桔、龙梅,产自湖畔地区的蟠桃、火杏,以及附近浅丘地区的沙梨、鼓桔,无一不是大陆少见的珍品,只是这等水果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限制只产于沼泽区一带,产量也不大,而且不耐储藏,极易腐坏,所以要想一饱口福者只能亲自来此地品尝。

  轻轻剥开一个鼓桔,掏出桔瓣放进樱口,清甜无比的桔汁让林月心有些心不在焉的思维似乎也灵敏起来。暗暗思衬着几日来的情形,那个秦二公子已经几天没露面了,自从到达这双堆后,除了安排好下人前往现在自己住的地方找寻那传说中的灵药,便急急忙忙告了个罪称要办些急事后再也没见对方露过面。

  这个家伙的身份还真有些令人奇怪呢,连此地的地方官员们似乎都投入到为自己寻药的行动中去了,这是林月心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发现的,散居在绿海沼泽周围的几个民族百姓似乎都接到了要求,一场声势浩大的寻药行动在以自己居住的明珠小镇为中心辐射开来。

  这让林月心感到十分惊讶。这个秦二公子的能力未免大得有些异乎寻常了,连地方官员都能够行动起来,似乎有些难以想象。林月心仔细思索这一有违常理的事件。

  秦家固然是帝国五大家族之一,在帝国内地肯定有着举足轻重的势力,但这里是北吕宋,并入帝国领土不到两年,可以说帝国影响力有限得很,说是李无锋那个家伙的私人领地也不为过,自己一路行来的所见所闻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这里的无论是官员士绅还是平民百姓似乎都只知道李无锋而不知道唐河帝国中央。秦家就算是在西北有着巨大商业利益,但也不足以影响到这远在北吕宋的地方官员们的行动吧?何况据自己所知,秦家和西北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亲密的关系,若是有,想那秦二公子也会在和自己姐妹俩的谈话中露出一丝半丝口风吧。

  这中间肯定有什么古怪,林月心苦苦思索,却始终想不通这其中道理。她索性抛开原来的想法反推,那么是什么人才能让这些地方官员不辞辛劳的关注自己寻药这件事情呢?整个问题的关键,按理说秦家绝不可能有这种本事,据说李无锋驭下宽严相济,在公事上不可能如此放任地方官员这等卖力办一件与已无关之事,那么这就只有一种可能,这些地方官员们得到了上面的指令。

  细细回味秦二公子的表现和言谈,林月心越发怀疑起来,这秦二公子身边的侍从们从来没有听到他们称呼过他,仿佛一群天生哑巴,而且自己似乎还在某个场合下听得有人称这秦二公子为大人,但好像就没有下文了。秦二公子难道在帝国朝中任职?亦或只是因为他有爵位在身的一种尊称?

  慢慢的各种疑点浮现在脑海,这个秦二公子虽说是经营家族生意,但自己从庆阳到双堆却从未见过有商人来和他商谈过生意上的事务,每天只是闲谈游历,还不时神秘消失,的确是一个怪人。

  对了,不如去问问隔壁的姐姐,看她有无不同看法,林月心站起身来正欲启步,脑中忽地一激灵,不对,按理说姐姐长期在帝都居住,家中亦是经商为生,应该认识秦二公子,秦二公子这诸多奇怪表现,姐姐却从未提出异议,难道她也没见过秦二公子,而只是听说过对方的名声?

  林月心又慢慢坐回椅中,想起姐姐在第一次见到秦二公子时的惊讶之情,分明是认识对方,知晓对方身份,当时自己还以为她和秦二公子是熟人,但后来好像秦二公子的表现却并非想象中那样,难道这秦二公子并非真正的秦二公子?一个念头突然跃入林月心脑海中。

  思维有如一台启动的机器,迅速急转起来,不是秦二公子,能有如此威势和能力,又会是谁?心中猛地一阵狂跳,甚至连林月心自己都可以听见自己心房中怦怦不止犹如擂鼓般的响声,一个名字呼之欲出,是他,难道是他?

  一切疑点在林月心的脑中一闪而过,又一下子化解于无形,只能是他,也只有他,这些疑点才能得到合理解释。难怪,在自己病床前表现如此自信,连名满帝国的医圣华仲景也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难怪敢口出狂言说在北吕宋没有他办不了的事情,难怪可以随意调动北吕宋这些地方官员,本来就是他的下属,自然是如臂使指了。

  脸颊有些微微发烧,一抹羞人的红潮消消浮现在脸际,纷乱复杂的思绪霎时缠绕在心间,如果真是他,自己又该怎么办?那若有若无的一丝情愫清晰的困扰着自己,若说是有,似乎又难以确定,对方似乎也没有什么过多的表示,但作为心细如发的女儿家,林月心却清楚的知晓,自己素来平静若水的心湖已经被那个突如其来的男子激起了阵阵涟漪。然而一想到某些事情,林月心心中难以言喻的痛楚涌上,红潮渐去,苍白的容颜似乎更昭示着她虚弱的病体,自己和他难道还有将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