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节 烽烟滚滚(8)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13 2006.09.06 21:21

    茫然的看着从右翼开始溃逃,方才还勇猛如狮的提克士兵这一刻突然变成了惊恐万状的黄羊,纷纷丢下武器调转头向后狂奔,这种溃散只用了短短半个小时便发展成为全面性的崩溃,残余的十几万大军如同泛滥的洪水一般遍布整个波洛东部平原,方圆几十里地到处都是四散奔逃的败兵,卡德米德如同化石一般呆站在混乱的战场上,任凭狼奔豕突的乱军带着他四处奔逃,直到被俘,如同傻子一般的他嘴里也只念叨着一句话:“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这场大战发生在印德安王国波洛行省东部平原上,因为附近一座小山的一扇峭壁系红砂石,显得异常刺眼,当地人称之为红壁,这片属于森格平原一部分的平地也被称之为红壁平原,而这一改写印德安王国历史的大战大陆史学界称之为“红壁大战”。红壁大战持续时间不足一天,具体时间应该是不到八个小时,但此战之激烈堪称西北军队进入森格平原后所有战役之最,西北军一举全歼了提克东线大军主力十三万人,加上在先期歼灭的先锋营以及在克什哈尔歼灭的三万偏师,提克二十万东线大军只剩下留守后方占领区的一万人,其余尽皆覆灭。

  红壁大战铭记了一段历史,也改写了两个部族甚至是整个印德安民族的历史,正是由于提克西线大军的全面倾覆,也使得原本占据了巨大优势的提克一方在北方战局上由攻转守,由盛转衰。

  大陆公历698年5月2日,中线西北军在击溃了克什哈尔提克军队后,一路狂飚西进,5月3日,中路西北军在主将巴音卓率领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丹吉行省,5月4日,中路西北军在当地守备军引导下光复丹吉行省首府吉达。5月6日,休整了一天的莫特骑兵再次发起攻击,只用了三天便消灭了盘踞在安曼行省内的小股留守提克军队,5月11日,安曼行省全境光复,首府尼科巴城城主和他的警备队会同当地百姓喜滋滋的在一个月内举行了第二次迎接外军入城仪式。

  而就在红壁大战拉开帷幕的时候,提克西线大军也在瓦德行省中部与负责防御的以王国第三近卫军为主的海德拉巴联军进展了第一次会战,王国陆军元帅楚格亲自指挥了这一场战役。双方在瓦德行省中部平原动用了全部力量进行会战,海德拉巴联军虽然在骑兵上zhan有一定优势,但提克主帅拉姆已经料到了对方呆板的战术。

  王国陆军元帅楚格仍然按照传统,希望用自己优势的锁甲骑兵从正面突破提克正面防线,然后彻底击溃提克人。提克主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将计就计,将精心准备的三万厚甲步兵布置城第一道防线,然后在动用了八万轻步兵构筑成两道后备防线,其间用大量活动运输车辆装载泥土构筑成锁链作依托,以加强防御能力。而另一方面,拉姆则倾尽自己所有将三万轻骑兵放置在左侧后方,利用左翼地势略高的地利,伺机发动突袭。

  战事按照拉姆设计的方向进行虽然海德拉巴人拥有三万锁甲骑兵和三万轻甲骑兵的绝对优势,但提克人在大批督战队的监督下显得格外顽强,而大量装满泥土的车辆连接成一条链形防御带也给海德拉巴骑兵带了许多麻烦,在突破了敌人两道防线后海德拉巴骑兵成了强弩之末,印德安骑兵不耐久战的弱点暴露无遗,他们面对提克人用长矛组成的第三道防线显得犹豫不决,而楚格元帅在这个时候发现自己失策想要调整部属时已经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提克主帅拉姆倾尽所有将三万轻骑兵放在了突击海德拉巴人右侧翼的步兵集群上,憋足了气势的提克骑兵像一个巨大的楔子深深的插入了海德拉巴人步兵集群中,使得毫无防备的海德拉巴步兵阵线立即出现了动摇,惊慌之下的楚格元帅企图调整进攻方向,但这反而自乱阵脚,庞大的步兵方阵在从前行改为右移的时候出现了混乱,而提克骑兵的致命一击更是促使这种混乱加剧。混乱很快就演变成为了溃乱。而前方冲击提克步兵的骑兵集群也在反复突破无果的情况下丧失了继续战斗的****两方面的失利很快就影响到了整个战局的变化,当后方的步兵集群最终崩溃时,前方的骑兵集群也加入逃亡的行列,整个战局再无半点悬念。

  瓦德战役宣告了最后一支具备抵抗能力的王国军队彻底崩溃,只可惜它在时间上比起红壁大战稍稍晚了一些,一天之差足以决定许多事情,如果瓦德战役是在红壁大战之前,也许这一击完全足以将已经濒临绝望的海德拉巴人精神意志彻底压垮,提克人可以毫无悬念的接受海德拉巴人的投降要求,轻松的取得中央政权,只可惜红壁大战的先一步传到莫土拉格堡,所有失利的阴影完全被唐河人取得的这场大捷冲洗得干干净净,原本已经准备举手投降的海德拉巴人一下子又恢复了自信,而从瓦德前线传来的不利消息又被中线克什哈尔大捷和南线提克预备军被歼灭的消息完全压倒,提克人已经完全失去了从政治上迫使海德拉巴人投降的机遇。

  与此同时原本已经进入了中央行省和德古行省的雅库安大军在获知唐河大军取得决定性胜利后,也迅速回撤,将自己的脚步停留在已经占领的两个西部行省境内,再也不肯越界半步,派往和提克人商量如何瓜分海德拉巴人领地的使者在半路上被紧急召回,所有一切都需要重新来过了。

  大陆公历698年5月4日,在继克什哈尔和孟加两行省宣布成为唐河帝国西疆都护府保护地后,加莱行省也宣布成为西疆都护府保护地,至此印德安王国东北三行省都宣布成为西疆都护府保护地,并提出正式邀请请求西北军帮助平定剿灭四处为患的奴隶贱民起义军。

  红壁大战的消息如同一击当头闷棍将还沉浸在胜利喜悦憧憬美好未来的提克主帅打得眼冒金星,拉姆无法接受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在一面派出精锐探马探知详细消息的同时,拉姆也谨慎的放弃了北进步伐,而将兵力收缩,探马传回的消息证实了这一悲惨结果,原本还欢天喜地的提克大军顿时被愁云惨雾所笼罩,当克什哈尔被唐河人大军收复时,拉姆已经冷静下来面对这一严酷现实了,而南面传来的预备军被袭更是让拉姆如坐针毡。

  克什哈尔的丢失直接威胁到了自己后方赛钦行省的安全,自己的部队不像唐河人那般机动能力强大,如果不果断作出决策,恐怕自己手中这十多万大军也会全部撂下了。没有作任何解释和纠缠,拉姆命令所有部队丢下一切可以抛弃的东西,十几万在瓦德战役中取得完胜骄人战绩的提克大军就像打了败仗一般撒开脚丫子大步南撤,一口气从瓦德行省窜入赛钦行省,甚至连赛钦行省首府都未入便径直南下,一直退入到自己领地才算扎住阵脚。而这个时候,哲布率领的图布骑兵已经将整个拉合尔行省翻了一个遍,大摇大摆的返回了旁遮人领地。

  至此,整个印德安王国内战宣布告一段落,只剩下如火如荼的起义军还在和重振信心的海德拉巴地方军进行着殊死搏斗。

  大陆公历698年5月12日,驾临安曼行省首府尼科巴城视察军务的崔文秀作为唐河帝国西疆都护府派驻中大陆的全权军事代表对印德安王国境内发行量最大的两大报刊《北方日报》和《亚格拉报》发表声明,要求参与暴乱和骚动的奴隶和平民必须无条件的放下武器向地方政府或军队投降,地方政府和军队在法庭调查和审判之前不得对参与暴动主动投降的奴隶和贫民采取任何暴力措施,并代表海德拉巴族盟友警告那些仍然抱有幻想的人和势力必须在最短时间内退出不属于自己的土地和财富,否则引发的一切眼中后果都将由对方承担。

  这番谈话被发表在了《北方日报》和《亚格拉报》第二天的头版头条,也引起了整个印德安王国的轰动,尤其是在最后一句似有所指的话含义极为丰富,不但将所有参与暴乱骚动中获得不义之财的人全部包罗进去,而且还隐隐所指从海德拉巴人境内攫取了巨大财富的提克人和雅库安人。

  这段谈话被视作西北正是介入整个印德安王国事务的开始,也被视作李无锋开始踏入辽阔的中大陆争霸的第一步。虽然西域和东腾格里草原从地理位置上都属于中大陆,但从文化和历史角度上来说,他们与东大陆尤其是唐河帝国的渊源更深一些,而北吕宋和旁遮人领地带来的影响力远不能与整个印德安王国相比,进入北吕宋和旁遮人领地只能作为一个序曲,而真正将大军踏入森格平原腹地这一步才显示了李无锋踏足中大陆的雄心和野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