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节 决裂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70 2007.05.16 08:09

    接过近卫手中的密函,无锋心中就是一动,密函内的情报头子标示的密级是普通,为什么凌天放却会以这种方式传来,是什么原因让情报部门认为并不重要,但军务署却觉得这般紧急?

  目光在函件上粗粗掠过,函件内容很简单,不过是一些中州北部帝国军队有调动的迹象,似乎与西疆一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关联,为什么凌天放会如此敏感?这种心思也只是一闪而过,无锋一边将密函递给一旁的林月心,自己却仔细阅读起凌天放附在后面的个人意见来.

  “月心,你怎么看?”烛光下,林月心认真阅读函件的神色显得那么庄重肃穆,静雅中多了几分秀媚,若是往日,无锋定要好生欣赏一番,但此时无锋却早已没有了心情.

  “唔,的确有些问题,为什么这个时候十四军团会向东转移,东面不是有城卫军的防区么?现在没有了卡曼人这个外敌,似乎防御目标也就只有我们驻扎在清河的第三军团了,难道说崔大人在清河有什么动作刺激了他们?或者说他们想出兵清河?不可能啊,而且城卫军也有异动,难道是换防?为什么会选在这个时候换防?”一连串的疑问从林月心口中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回答无锋的问题,看见无锋把另一封凌天放对此事的看法递给自己,林月心接过文档,重新埋下头看了起来.

  “锋哥,凌大人的看法有些道理,只怕城卫军是要和十四军团换防,但城卫军肯定不会是往东移动,而很有可能会是往南,而起最大可能性是晋中!”林月心脸上露出慎重的神色,她把凌天放话语中未尽之意也一股脑儿说了出来,“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看来帝国是想在晋中把咱们封死在中州,让咱们无法通过这条通道回西疆啊.”

  一道电光般掠过无锋脑海一下子让无锋把所有事情联系了起来,帝国这么频繁的调整的确有些蹊跷,当初自己对帝国中央为什么会在这个骨节眼上调整布署和方向就有些怀疑,而且还恰到好处的把应建明放在了晋中这个咽喉上,恰巧就是自己还在为是否进京以及带多少军队入京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那次调整是不是也太凑巧了一些?难道这中间有什么阴谋?猛然间一点想透,似乎一切都可以联系起来,尤素夫那边的应承在那个时候也变得爽快起来,而在之前对让开道路却一直含糊其词推三阻四,十四军团蓝百林一直担纲晋中防御区,现在就被调往北边,这一系列的调动调整一环扣一环,就像有人在推动多米诺骨牌一般引发了一连串的变动,变得让自己当时也有些看不清了.

  “月心,我记得我们在三江你给我讲过如果要上京的首要条件是什么?”似乎已经察觉到了这里边的绝大危险,无锋此时反而冷静下来,淡淡的问道.

  “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必须把入京的道路掌握在自己手中,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我们此次上京的安全.”林月心听得无锋倏然一问,立即回味过来反问道:“你怀疑这一次让应建明负责晋中防御是一个圈套?”

  “唔,你不觉得现在得晋中防守太过薄弱了么?只有三个师团,而且还有两个师团都是我们的棋子,有这么巧的好事么?第四军团剩下的两个师团却在与龙泉交界的地区驻防,连军团长都呆在帝都,这出戏好像有些演过火的苗头,你认为呢?”无锋越想越觉得可疑,除开禁卫军,帝国仍然控制着六个军团,为什么会在晋中只摆上三个师团,却把却把第四军团另外两个师团置于一旁,第八第九军团放在南面晒太阳,这会不会是有意作给自己看让自己放心的呢?

  两人的目光都变得有些严峻起来,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证明司徒泰和帝都司徒朗一系已经就各种条件完成了谈判,是要在中州对自己下毒手了,城卫军一旦南下晋中,如果急行军的话,三天时间就可以赶到,而自己两天后刚刚走到帝都城下,这个时间段也刚好卡得合适,城卫军团五个师团外加第四军团其他几个师团要缴应建明手中两个师团的械的确易如反掌,尤其是在对方有备对己方无备,对方又有军部的命令之下,只怕应建明那两个师团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而把住了晋中大门,只怕司徒泰的军队就会像恶狼一下扑上来把自己手中这一个撕得粉碎.无锋从来没有自信到自己手中一个师团能够抗衡司徒泰手中掌握的力量的地步,司徒泰手中三个军团,第一第二军团都是帝国军队精锐中精锐,比起自己的部队并不差多少,只要司徒泰肯舍得花血本,在帝都城下这种一马平川之地,自己覆灭的命运几乎是无法避免.

  但是现在自己察觉到了对方这一意图,主动权就掌握在自己手中,一切就都变了.

  “锋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马上回师我们还来得及,或者你先独自脱身,只要你回到西疆,他们的一切打算都将变得毫无价值.”林月心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的情郎,她有一种预感,无锋不会采纳自己这种最保险但有些保守的手段,自己这个情郎可是素以胆大和逆反著称,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对策.

  “哼哼,看来司徒家的人真是不置我于死地不罢休啊,诸王之会还有几天,人家不过是正常的部队换防,如果我现在就退回去,岂不是显得我李无锋出尔反尔,怕了他们,那不是李某人的风格,既然他们想玩,那我们就干脆来玩一场大的,玩个痛快!”无锋脸上泛起在林月心眼中看起来充满杀机的恶魔般微笑,“尤素夫这个王八蛋,他是狗坐轿子不识抬举,既然给脸不要脸,那就得把他的脸打肿才会知道你的厉害!现在是他自己要跟着司徒泰这个棺材里的家伙走,还有自诩为一代巾帼英雄的司徒玉霜走,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他不是认为他的城卫军是奇货可居么?我就让他的城卫军变成打断脊梁的狗,看他还怎么得意!”

  林月心吃了一惊,爱郎话语中充满了浓浓的杀意,傻子都能看得出他是动了真怒,只是现在自己一行已经走到中州地界边上,如果就这样灰溜溜的跑回去实在也有些不大是滋味,但听得无锋这样一说,林月心心里又一下子悬了起来。

  “无锋,你打算怎么办?”平静了一下情绪,林月心径自问道,这个时候时间极其宝贵,没有必要浪费在讨论上。

  “很简单,尤素夫不是想要帮司徒泰和司徒玉霜关上晋中这道大门么?既然他这么渴望为他的主子们效命,我就给他这个机会。通知应建明情况有变,让他拖住尤素夫的城卫军,不让城卫军进城,这边我会让尤素夫尝尝西疆骑兵的厉害,命令第一第六两个骑兵团和第三军团第三重装骑兵师团以及驻扎在陇东的独角装甲兽马上移师河间,抽调第三游骑兵团跟进,河间第三军团第二第四两个师团给我挺进,我要把尤素夫打得满地找牙!”面目狰狞的无锋咬牙切齿的道,他的确有些愤怒了,尤素夫这个家伙看不清形势也就罢了,居然出尔反尔戏弄自己,还想来算计自己,原本自己不打算对自己出身的军队系统动手,但现在既然走到这一步,那也就怪不得自己了,晋中必须拿下,只有拿下晋中,只有的回家之路才会太平,这一点正如林月心所说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林月心这一次是真的大惊失色了,站起身来死死盯住对方焦急的道:“无锋,你冷静一些,你这样做就是公然向帝国宣战!你难道就不顾及帝国民众的反应?他们是帝国城卫军,不是卡曼人和太平军!你这样作,那以前所做的一切努力不是付之东流了么?我不能让你这样作!”

  脸色阴沉如水,无锋站起身来负手在帅帐中踱起步来,林月心这么激烈的反对自己的意见自然是为自己今后的长远打算,但是晋中府必须掌握在手中,现在城卫军即将南下已经是铁定的事实,自己如何阻挡他们南下的步伐?

  “月心,现在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想要退也很难了,现在这种情况下晋中府我是志在必得,否则我就算是走到帝都城下也是睡不安枕。不瞒你说,晋中府的大部分士绅早已经和苏秦他们有联系,他们也希望能够归附于西疆统辖,现在缺的就是一个名义,原本我也是打算让应建明顶着这个名义帮我控制住这条通道,看来现在行不通,司徒家的人大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咱们在这条路上是没有妥协余地的,既然行不通,那也就只有挑明,现在晋中士绅对帝国军队各自捐输维系军队开支已经无法忍受,只等他们一纸公告,我就可以挥兵入晋中!”

  捞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