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节 游说风云(2)

江山美人志 瑞根 5390 2007.09.11 18:02

    干咳了一声,尼尔森心中有些不悦,他自然清楚马哈德和安达科两国对于米兰王国向西疆出售大型军船一事一直持有异议,曾经多次和王国交涉要求重新考虑向西疆出售大型军船一事,在他们看来,西疆海军力量在大南洋上的迅速膨胀将会大破一直比较平静的军事平衡,甚至会对包括米兰王国在内的所有国家形成挑战,所以他们要求米兰对这个问题应当慎重处理,不应草率行事。

  但尼尔森却清楚现在米兰需要面对并不是远在西方的西疆,而是越来越咄咄逼人的倭人,吞并了琉球群岛、勘察加岛以及宝岛的倭人现在已经在三地进行全面开发,不但在接受了宝岛上的军港,海上力量迅速扩张,而且还从倭地本土迁入大量倭民进行垦殖,加上司徒泰与倭人结成战略同盟,倭人频频在泉州外海一带活动,甚至开始窥伺北珍珠群岛上的葫芦岛军港。葫芦岛军港虽然北唐河帝国长期租用,但主权却是属于米兰王国,现在唐河帝国海军力量已经在内战和被倭人偷袭中扫荡一空,残余海军力量十不存一,根本无法承担起海防责任,这样抗衡倭人的重任就全部押在了三国同盟尤其是米兰王国肩上。

  现在米兰首先需要面对的是来自倭人的威胁,这个问题才是米兰乃至整个三国同盟的最大祸患,但是马哈德和安达科两国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西疆人在大南洋上海军力量的发展问题上,这让尼尔森很是不满。不过鉴于两人都同盟中的重要人物,尼尔森也不好过分讥讽对方,唯有耐心解释。

  “二位,介休先生方才都说了,西疆之所以花大力气发展海军是因为他们原来没有出海口,也就没有海军,现在刚刚成为大南洋沿岸国家,投入精力较多也是可以理解的,二位不必过分担心,眼下西疆既然已经愿意和我们三国同盟结成战略伙伴关系,在这一点上,我以为就更不值得大惊小怪了。我个人以为目前真正威胁大东洋和大南洋安全的是那些该死的倭人,相信二位也一样感受得到现在倭人的嚣张气焰。纵观这几年里倭人在大东洋上的表现,从侵略多顿人的库克群岛和新月半岛开始,抢占唐河帝国的琉球群岛、堪察加岛,最后又夺取了宝岛,其侵略行径可谓无人能及,尤其是现在倭人一边大力移民宝岛进行垦殖,一边全力扩建高垄军港,这已经对整个大珍珠群岛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如何化解应对甚至铲除这种威胁才是我们现在最重要最迫切的问题,这一点我相信二位同样能够意识到才对。”

  凯顿和莫洛甫二人都能够听出这位米兰王国副相语气中的不满,很显然,米兰人不想把刚刚入港的四方构建战略伙伴关系这个议题岔开,在米兰人眼中,倭人的威胁远远大于相距甚远的西疆,尤其是侵略成性的倭人对大珍珠群岛表现出来的兴趣让米兰人更是寝食难安,而北珍珠群岛就在米兰王国眼皮子底下,若是被倭人趁机攫取,那真可如一根匕首牢牢顶在米兰人的喉咙上了,这是米兰人绝对不能容忍出现的情况。但马哈德和安达科两国虽然也意识到倭人的威胁,但他们认为同样不能忽视西疆人在大南洋上的崛起,当然现在西疆人派出了眼前这位外务署外洋司司长来表达善意不能不说是一个好消息,至少西疆人表达出了愿意与三国同盟共同应对倭人的意愿,虽然是通过不同渠道在不同地点,但只要是打击倭人的势力,他们都是乐于见到的。

  “是啊,尼尔森大人说得是,现在倭人不管是在陆地上还是海上都表现出来了相当强烈的扩张****现在倭人在新月半岛、堪察加岛和宝岛大力移民,在新月半岛和堪察加的移民分别达到了十万和三万,而在宝岛的移民更是超过了二十万,这样大规模的移民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加强他们在这几个地方的整体力量。根据我方获得情报,倭人已经和司徒泰就泉州港和登州港的租借问题进行交涉,据传他们还要求在金陵河港租借码头。这些都是我方不能接受的,另外根据我们在大南洋上获得的情报,倭人的情报收集船已经在马汶群岛出现,看来倭人已经把魔爪伸向了大南洋,这一点也需要引起我们大家的注意。”

  王介休扫了一眼有些尴尬的凯顿和莫洛甫二人,他不想因为这个问题而让各方不睦,这不符合己方的意图,所以有意岔开话题,为了增强各方同仇敌忾的心理,王介休甚至有意将倭人在帝国内部的活动情况也透露出来,至于倭人在马汶群岛的活动却是自己有意夸大了一些,目的也是要提醒凯顿和莫洛甫二人把注意力放在各自后院,别一心把心思放在别人的地盘上。何况这倭人在大珍珠群岛的活动并非虚言,而在马汶群岛上的活动也是确有其事,只不过自己把他们的活动范围稍稍扩大了一些罢了。

  王介休的话却着实让凯顿和莫洛甫二人大吃一惊,倭人在唐河帝国内地的活动以及与司徒泰的暗中勾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对于倭人这种极度实用的势力,没有实实在在的利益他们绝对不可能甘心为你所用,但是倭人的魔爪伸到了马汶群岛却是二人第一次听到,要知道马汶群岛已经在大南洋中心位置,而以倭人现在控制的地区,要达到马汶群岛,必然穿越大珍珠群岛和更南面的加罗林群岛,而这些群岛都控制在马哈德大公国和安达科公国手中,这就意味着倭人的势力已经越过了大珍珠群岛和加罗林群岛,这简直不可想象。

  强忍住心中的惊惶,灰黄色的短须轻微的颤动看上去有些滑稽,莫洛甫此时真的有些紧张不安了,如果对方所言属实,那自己必须要求海军作出必要调整,连倭人的力量已经漫延到了大南洋的腹地作为安达科公国的外交通商官居然毫不知情,这就意味着情报部门和海军的失职,“介休大人,倭人在马汶群岛活动情况是否属实?不知贵方何以知晓倭人的活动情况呢?”

  “莫洛甫大人,正如方才凯顿大人所言,南洋联盟已经将鹭岛的主权移交与西疆,西疆准备在鹭岛建设一座新港,所以我们对于在马汶群岛周边活动的情况十分关注,根据我们侦察船获得消息,在三月间,我们已经三次发现有倭人的情报收集船在马汶群岛东部活动,测量航道和收集水文资料,我们的海军巡逻艇还捕获了一艘在鹭岛附近活动的倭人情报收集船,并逮捕了七名船员,虽然倭人伪装成渔民,但从他们船上获得的大量海图和水文资料证明他们属于倭人海军情报部门的间谍特务人员,经过我们安全部门的审问,他们都对各自的行为供认不讳,现在还羁押于我方狱中。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些情况似乎并没有引起马汶群岛的另一个主人――南洋联盟的足够重视。”

  王介休有意回避了西疆在鹭岛建立海军基地的现状,只说建立新港,并未言明究竟属于军用还是民用,好在莫洛甫和凯顿二人对此也并不关心,他们关心的是倭人的活动情况是否属实,如果倭人都已经在马汶群岛附近搜集情报资料,那就意味着比马汶群岛更近的大珍珠群岛和加罗林群岛更是不在话下,倭人窥觑大南洋的意图却是越来越明显了。

  听得王介休如此声色并茂的介绍,不但莫洛甫和凯顿二人心中倒抽凉气,连尼尔森也觉得倭人的威胁迫在眉睫,而倭人对于土地的渴求似乎是无休止的,只要能够沾得上一点边,他们总会想方设法挨上来,寻找着机会。

  看见三人面面相觑,王介休趁热打铁:“眼下倭人和司徒泰这个出卖祖宗的家伙搅在一起,司徒泰事实上已经成为倭人在帝国内部的代言人,他正是用牺牲帝国沿海以及盟友们海上的利益来换取倭人的支持,我家秦王殿下已经明确表示,无论在哪种情况下也绝对不放放任倭人势力在东大陆上无限度的膨胀,东大陆只能属于我们东大陆人,所以西疆将尽一切可能打击倭人势力,并尽一切可能帮助我们的盟友遏制倭人的气焰,在这一方面我相信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只是倭人的利益更多的关注海上,而我们现阶段的军事行动将会更多的在陆地上,所以如果三位觉得有什么需要西疆支持的,请尽管明言,只要西疆做得到,绝不推辞。”

  王介休的慷慨承诺似乎让三人有些意动,毕竟西疆已经展现出来了足够强大的陆上军事实力,谁也不愿意与这样一个军事强人结怨,何况对方也表现出了足够诚意,虽然对方诚意背后可能有着其他目的,但在对方倭人这个大敌面前,各方的利益是一致的,这就足够了,至少有了合作的基础,至于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交换了一下颜色,三人都沉寂了下来,似乎都在仔细思索着对方的提议,对方的话语虽然没有挑明,但事实上已经是一个结盟的变相说法,只要有了共同的敌人而暂时又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这就意味着结盟成为可能,三国之间原本就已经有了同盟,自然没有什么,但加入了西疆这个强者,虽然仅仅还只是一个地方政权,但这个地方政权却在整个东大陆乃至中大陆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三国同盟变成四国同盟,这个同盟架构会不会出现变化,目标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倭人,但仅仅士一个倭人值得这样大惊小怪么?会不会显得有些小题大做了些呢?

  “介休大人,你的好意我们十分感激,呃,你的想法我个人意见表示赞同,毕竟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但是我很想听一听西疆对于加入我们三国同盟之后的想法,或者说得直白一些,西疆加入三国同盟之后,需要我们三国作一些什么,能够给我们三国带来一些什么?”

  沉默了好一阵后,看见凯顿和莫洛甫二人只顾垂头抿酒,显然在自己搭话之前不打算就这个问题插言,尼尔森不得不挑破这层纱纸,好在在赴会之前国王陛下和首相大人都已经就这个问题与自己进行了充分的磋商,对各种设想也作了详尽的应对举措,所以他也并不感到紧张,只是表面上却不得不装出一副为难模样。

  来了,王介休心中暗道,该来的终于来了,整个一夜都是无用之言,从现在开始各方才真正谈及正事,其他一切不过是累赘的开场白,看到三人目光都已经落到了自己脸上,王介休淡淡点点头,既然是相互利用,相互需要,那也就没有必要太过卑躬屈膝,不卑不亢也许更能让人感觉到彼此的价值。

  “既然尼尔森大人这般说,介休再遮遮掩掩就显得不够干脆明白了。目下西疆和司徒泰一方马上即将展开真正的战斗,西疆并不希望诸位所在的国家能够给在军事上提供什么大的帮助,说实话,解决司徒泰是迟早的问题。但鉴于马其汗人可能在三江和半岛地区发动进攻,所以介休希望三国同盟能够在马其汗人的东面牵制马其汗人,防止其在我们和司徒泰交战时趁火打劫,虽然半岛地区对于西疆来说并不是生死攸关,但作为西疆在大南洋上的出海口所在,在贸易上还是具有十分大的商业价值,所以秦王殿下并不希望这个地区遭遇战火涂炭,最起码我们希望盟友能够为我们在东面拖住马其汗人相当数量的兵力,使他们无法全心西向,这便是我们最基本的要求,另外我们也希望盟友们能够在海军人员的培训上为我们提供必要的帮助,促进我们西疆海军的快速成长,当然协力打击倭人是我们当仁不让的目的。”

  王介休的话十分诚恳,没有任何修饰和隐讳,这一点倒是赢得了三人的一致满意,“介休先生,您已经陈述了西疆的要求,我们还想听听,如果我们这样做了,我们三国能够得到一些什么呢?”

  “嗯,首先是西疆的友谊,这一点是最为重要的。”微微一笑,王介休的脸上充满了自信,但也是最不值钱的,“其次,北珍珠群岛的葫芦岛军港,在西疆取得对司徒泰战争胜利之后,将会成为四国同盟海军联合基地,四国任何一国海军都可以驻扎葫芦岛军港。”

  尼尔森微微皱起额头,这一点不能让人满意,北珍珠群岛本来就是米兰固有领土,只是被唐河帝国长期租借而已,米兰的想法是收回这一片岛屿,但西疆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而允许四国海军舰队停靠,这对于马哈德和安达科两国来说固然是好事,对于米兰来说却没有多大价值了,毕竟在距离葫芦岛不远,就有王国的海军军港。

  “马汶群岛上的鹭岛军港也将成为四国同盟海军基地,四国海军均可停靠驻扎。”

  这一点倒是有些味道,可以停靠鹭岛,那三国海军相当于在大南洋中部有了一个补给站,三国海军活动范围都将扩大许多。

  “呃,另外,••••••”王介休似乎觉得有些话似乎不太好启口,像是在斟酌着言词,而当三人的胃口都被吊了起来之后方才道:“鉴于南洋联盟对于马汶群岛的主权不太重视以及马汶群岛上土著居民的归属要求发生变化,我们觉得对于马汶群岛的主权问题有必要重新召开一次会议来确定归属,嗯,西疆认为,米兰王国、马哈德大公国、安达科公国都应该是这次会议的重要成员,共同商量马汶群岛主权分割问题。”

  王介休这一番话一出口,立即激起了层层波澜,马汶群岛是大南洋中部最重要的群岛,其主权一直属于南洋联盟沿海诸国,只是由于马汶群岛大部分岛屿距离大陆海岸较远,相对于一些距离大陆海岸较近的岛屿来说,其交通价值和战略意义看上去反而没有那么明显,至少在重视商业价值超过一切的南洋联盟来说,马汶群岛的价值远不及紧挨着大陆沿岸的大小古鲁群岛,多达数百个岛屿的马汶群岛大多处于原始封闭状态,即使少数已经开发的岛屿,开发者也和岛屿上生活的土著居民们关系不睦,这也是西疆之所以能够轻松取得三个岛屿主权的重要原因。

  江山美人志已经完本,现稳坐起点全本回顾榜首位,推荐票已经突破七百万张,瑞根在此躬身叩谢。

  新书《异时空之风华游猎》正在激烈的冲击新书榜,收藏和推荐票都很不理想,让瑞根很是郁闷,瑞根作品素来慢热,但是信誉和质量有目共睹,希望支持瑞根的书友将您的宝贵书架腾出一个位置给偶的新书《异时空之风华游猎》,同时稍稍麻烦将支持江山的推荐票投给偶的新书,书号141568,瑞根希望冲上新书榜三甲,因此厚颜希望书友们给予全力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