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节 斗志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88 2003.10.23 17:44

    达不到的,只有充分发挥手下人的作用,知人善任,扬长避短,这才是为帅之道。”

  站在临江楼上,无锋望着楼下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思绪起伏。如今的庆阳已经完全不同于几年前的情况了,大量移民的涌入,使得这个城市的规模迅速膨胀,即使这半年来移民流入速度有所回落,但每天进入城内的人口依然保持着相当大的数量。大量的资金从帝国富裕的江南、五湖、东海、帝都源源不断的涌入,结合移民带来的廉价劳动力,将庆阳变成了巨大的工地和工场。

  每天最繁忙的的地方应该要算职业介绍所了,除开地方政府开办的外,商会也开办了一家规模较大,其余规模较小的则是私人经过内政部门批准后以盈利为目的开办的。每天许多寻找工作的人们和需求工人的企业主都涌向这些地方,双方在这里交汇,最终达到各自的目的。

  来自各地的移民也将这里变成了一个大杂烩所在,除了唐语,流行于西大陆的拉尼亚语,中大陆的主要语种天方语,以及游牧民族使用的语言基图语都随处可以听到,当然发音以及俗语俚语的不同证明他们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这里已经成了几大陆文化交汇处,夜间语言学校和技能培训学校在地方政府的引导下也随之兴起,为了方便工作和生活,人们都纷纷参加学习和培训,以使自己在求职和工作中更具优势。

  这一切就象变魔术一般,在短短两三年间里,庆阳城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幸无锋在重建庆阳的初期就预计到了今后几年的发展,将庆阳城的规划设计扩大了几倍,所以虽然人口数量暴增,却并未影响到城市规划。

  凭栏远眺,两年前还是一片荒凉的地带已经发展成了居住区,那些昔日门可罗雀的小街陋巷现在已经变成了繁华的商业黄金口岸,租金比前两年暴涨了几十倍依然是供不应求,令那些稍有眼光的商人们欢喜得合不拢嘴。

  百姓安居乐业,城市繁华兴盛,这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似乎自己也该满足了,能在短短几年间有如此建树,还能有什么过高要求呢?可自己心中为什么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yu望呢?自己从一个懵懂少年成长为一个雄据一方的诸侯,似乎自己的心态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一些变化,往日渴望建功立业名扬四海的愿望好象变成了渴望拥有更大更多的权力和财富。可自己的最终目标究竟是什么呢?解民于水火之中?似乎太崇高了一些。获取更多的权力和财富?好象也不完全是。尽情享乐,充分享受美色和权力带来的豪奢生活?又觉得太庸俗了。

  就在无锋望着自己统治下的这片沃土显得有些迷惘的时候,从身后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无量寿佛,施主,贫道有礼了。”

  从沉思中惊醒的无锋慢慢转过身来,这才察觉自己太大意了,居然在没有警卫情况下陷入沉思,假如对方不怀好意,自己可真就亏大了。

  心中一凛,无锋的脸上却露出了和熙的笑容:“老仙长,在下一时神游,失礼了。”

  “哪里,应该是贫道打扰了。贫道见施主玉树临风,气宇轩昂,当是人间俊杰人物,忍不住想亲近亲近。”来人鹤发童颜,一身青衣道袍迎风猎猎,更显得气度不凡。

  “哦,仙长过誉了,本人不过一介凡夫俗子,哪里当得起如此夸誉,我看道长仙风道骨,不知在哪里修真?”

  哈哈一笑,老道笑答:“风雨浮萍,四海飘零。”

  无锋也微微一笑,下意识的眯缝起双眼,“看来道长云游天下,想来必然见识过人。”

  “见识过人不敢说,不过贫道自幼修习观心之道,在识人观色方面倒自认有小成。”老道并不谦虚,一双平淡无奇的小眼偶尔露出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犀利光芒。

  “哦?”无锋意似不信。

  “施主好象不信。方才贫道观察施主面堂,虽充斥凌云之意,却始终缠绕着郁闷之气,看来施主心中有解不开的结啊。”老道并不在乎无锋的态度,笑呵呵的说道。

  无锋对老道的话也并不在意,光凭这些语焉模糊的话岂能让人信服。谁人心中没有烦恼之事,又有谁能说自己无丝毫yu望?

  老道见无锋依然是可有可无的态度,知道自己的话并没有打动他的心,不慌不忙的继续:“贫道观施主似有大事难以决断,尚在犹豫之中,又似有顾忌之心,不知贫道猜的准否?”

  无锋心中一紧,这老道还真有两把刷子,居然能看出自己的心思,虽未中,亦不远矣,看来自己还不能小瞧此人,展颜问道:“那道长可否看出本人欲决断何事?”

  老道哈哈大笑,“施主强人所难了,贫道并非神仙,岂能知晓施主心中之事?贫道不过是观施主仰视苍穹,下俯大地,应是胸生磅礴之意,但施主眉宇间却现彷徨之态,所以据此断言。”

  无锋心里一松,原来如此,自己还真以为此人能看透人之心思,那岂非神仙中人,若不能为自己所用,恐怕难以留下。

  老道也不知道自己的性命就在这以瞬间已经在鬼门关了打了一转又回来,依然笑眯眯的说道:“不过,若是施主心中有所疑惑,贫道倒是愿意为施主解难。”

  无锋目光紧紧盯在老道的面上,老道虽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但心中也在暗自打鼓,眼前此人的气势起伏不定,令人生起莫测高深之心。

  好半晌,无锋才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瞒道长,本人以经商为业,白手起家,经过多年经营,家中资产颇丰,现今有一极好机遇,本欲借此再一展身手,企望成就更大事业,无奈家人朋友皆以商场风波险恶,劝我应谨慎行事,本人又不愿放弃此时良机,但又觉家人朋友意见亦有其道理,委实难以决断,心中彷徨。”无锋以战场比为商场,以吕宋危机比为良机,将此事说出,却也是实话。现今政府内已有部分官员提出目前应偃旗息鼓,抓紧和平时机发展经济,不欲再起战火,而商人们也流露出希望能维持目前良好态势,避免战争。这些或明或暗的说法通过各种渠道传入无锋耳中,也给无锋带来了相当大的困扰,就是无锋自己也被心中那患得患失的情绪所缠绕,难得安宁。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施主不必自寻烦恼,男儿为人处事,行事当三思而后行,做人则需放眼千里,快意为之,此之谓大丈夫。希望贫道之言能为施主有所悟。”老道朗声说道。

  快意为之,快意为之,无锋慢慢的咀嚼回味着这句话,一刹那间,云锁雾绕的心里豁然开朗,成又如何,败又如何,但求我心安。

  “施主,贫道告辞了。”就在无锋仔细回味的时候,老道已起身打了个稽首,飘然而去。

  “道长``````”无锋连忙起身欲追,但老道的身影已消失在楼梯口,只留下一句话:“有缘再见。”

  “快意恩仇世间行,狂歌放马走天涯。``````”一阵阵清朗的歌声伴随着老道的身影很快便消逝在楼下茫茫人流中。

  眼望着老道消失的身影,解开心结的无锋只感觉自己无比的轻松,他忍不住站起身来,舒展一下身体,心中再无郁闷之意,说不出的畅快并着一丝激动,澎湃起伏的心境充满了对即将到来的挑战的渴望,扭过头望向西南夕阳落下之处,来吧,让我们在同一张舞台上比一比看谁能奏出更华丽的乐章吧。

  就在无锋充满昂扬的斗志注视着西南的时候,远在几千里之外的那个人似乎也感受到了浓浓的战意,抬起头来,那是一双沉静的双眼,仿佛世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引起它的波动。

  “格利高里将军,南部的演习进行得怎么样了?”

  “回大帅,演习已经进入尾声,完全达到了预期目的,部队准备在演习结束后作短期休整,然后就地待命,听候您的命令。”回答他的是一个高瘦的将军,年龄似乎比坐着的人还要大上几岁,但高瘦将军毕恭毕敬的态度让人一看便知道这里谁是主人。

  “嗯,可以让他们休整一段时间,另外掩护的部队出发没有?”

  “回大帅,已经集结完毕,准备分批出发,考虑到保密,我们打算全部安排在夜间行军。”

  无声的点了点头,案后的人面上露出一丝笑容:“你去一趟后勤部,各种器材你亲自监督检查,不得有半点疏忽大意,警告罗泽波尔,告诉他如有半点差错,就不必再来见我了。”

  “遵命,大帅。”

  “好,你去吧,顺便替我把门关上。”

  高瘦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门外,随着厚厚的橡木门关上,房间里变得暗了起来,只有墙上的自鸣钟嘀嗒嘀嗒声提示着主人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