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节 黄金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404 2005.05.01 23:55

    无论是无锋,还是随同无锋一起赶到的财政署大小官员们站在仓库内,唯一的表情的就是发呆,呆若木鸡,眼前这一情景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守卫士兵的鲜血顺着光洁的地板流了进来,之前残酷搏杀的结果就是为了这一处所在,现在终于落入了占领者手中。

  什么都没有,一个几百万人口的大部落核心所在――部落金库居然什么物品都没有,当然除了黄金,还是黄金!成堆的黄金!

  桐油灯光下,金黄的光芒在灯光的映照下弥漫着整个仓库,似乎连房内的空气也充斥着一种黄金的气息,随同无锋进入仓库准备接收的官员们全身都被金色的光满所笼罩,仿佛变成了一座座金人像,呆呆的站在那里,巨大的财富压力一时间竟压得在座的所有人不敢开腔,深怕这是一个美妙的梦境,自己一旦说话就会打破这永生难忘的奇迹。

  一时间房中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贪婪的注视着眼前动人的一幕,太漂亮了,实在是太漂亮了,也许比全大陆任何一个风景名胜更令人心醉,散发着无限诱惑力的金堆就这样像小山一样一堆连着一堆,放眼望去,就像那金色的城墙,只不过缩小的一号。

  终于从迷醉中清醒过来,无锋环首四顾,几乎没人了能在这醉人的美景前保持冷静,整个房间充斥着金色,夹杂着几点绿光,那是人们的目光。

  “好了,还愣着干什么,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各司其职!”清越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迷惘,恍然大悟般的清醒过来,官员们这才响起自己的职责,低垂着头掩饰着自己的失态,持笔拿薄,开始造册登记,监察部门的人也一样介入,分头进行着自己的工作。

  悄悄走出府库,无锋有些感慨,没想到啊没想到,没想到旁遮人的军队如此不经打,更没想到的是旁遮人的府库竟是如此富足!看来这森格平原上盛产黄金也是事实,印德安人不相信钱庄银楼这些金融部门也帮了自己一个大忙,否则若真是只捞了一些珍玩玉器之类的东西回去,还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来消化呢。

  也难怪罗卑人会如此倾心于印德安人,死死咬住不放,这等肥肉,不啃上两口,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自己都有些后知后觉了,早知道这样,早就该把注意力转移到这边,还好,自己总算是赶上这一趟混水。

  好不容易让有些波动的心绪平静下来,无锋发现自己自认为良好的心态其实也并不比常人好上多少,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财富的诱惑一样有些无法自拔,毕竟这样打一笔财富对于自己今后的发展实在是太重要了。如何运用这笔资金无锋脑子里一时间转过无数念头,发展军队壮大实力还是投入到经济建设先夯实经济基础?亦或是两方面兼顾?想到这儿无锋不由得哑然失笑,军事行动还未结束,自己已经在考虑怎样用这笔钱了,自己的心情是不是也太急迫了一点?

  夏夜的凉风吹过,让无锋有些发热的头脑略略清凉了些,背负双手慢慢踱步,崔文秀的骑兵师团已经连夜启程向西面的塞尔姆斯进军了,必须抢在消息传到塞尔姆斯之前结束行动,否则留给自己一方的必定是一座空城。独立轻骑兵师团留下了一个联队配合近卫师团的两个骑兵联队收拾斋浦渡的残局,两万多正规军俘虏以及还有大量私兵俘虏至少需要两个联队来负责羁押,而后面跟进的步兵至少还得两天才能够到达此地,无锋已经命令征调了大量民用运输车辆救急,但也只是杯水车薪,顶多能有一个联队能够提前一天到达,还得首先保证塞尔姆斯的需要。

  这一仗应该算是完胜吧,以有备对无备,压倒性的优势兵力,取得这样的结果实在算不上什么值得夸耀的,但落在自己手中的财富那却是实实在在的东西,那恰恰是现在自己最需要的东西,无锋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实在是太美妙了,没有什么时候的感觉能够比现在更好。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背后传了过来,看得出对方是有意提醒自己。

  “天雄?”无锋没有回头,双眼依然平望前方,这里是整个斋浦渡的最高处,几乎整个斋浦渡城都可以在这里一览无余,时明时暗的斋浦渡城内就像夏日里河边的草丛,萤火般的灯光在这个凉爽的夏夜里显得有些幽暗,似乎还带着一丝阴冷。

  “大人。”雄健的身躯显得格外沉稳,气度如山,但在这个背对着自己的年轻人面前,宋天雄却平空生出高山仰止的感觉。漆黑的苍穹下模糊不定的身影总让自己无法猜测到卖弄前这个年轻人心中究竟在思索什么,也许这就是自己和他的区别所在吧。

  “情况怎么样?”面前这个年轻人依然没有回头,声音也显得十分平静。

  “回大人,金库的清点工作估计要到明天上午才能结束,初步估计金条数量超过十万根,还有其他一些浮财,价值也不菲;火之宫(大酋长宫)中搜出大量宝石和珍玩,估计是他们的大酋长逃离时来不及带走,但没有金银;其他目标也都已经在控制之中,整个清点行动估计要持续到明天下午才能告一段落。”言语间充满了恭敬,宋天雄简短的回答道。

  “唔,天雄好像有些心事?”慢慢转过身,无锋将目光放在眼前这个一身戎装的男子身上,崔文秀率军直扑塞尔姆斯,整个斋浦渡局势就由他来负责,看来对方有些担忧。“不妨说来听听。

  “大人,卑职认为我们现在在斋浦渡城内的兵力太过薄弱,敌人的俘虏现在已经超过两万五千人,加上还有大量私兵俘虏还在押送途中,崔大人已经离开,我们仅有一万五千人兵力,光看押俘虏就需要一万兵力以上,我担心天一亮,城内居民若是······,我们恐怕控制不住局势。”宋天雄脸色有些紧张,但还是咬着牙说出了自己的顾虑。斋浦渡城内足有超过十五万的居民,而且还有不少不是此次行动确定目标中的贵族拥有相当数量的私兵,这其中还有未定之数,一旦今夜事情传开,很难想象那些本来就心神不宁的贵族们会做何反应。自己既然承担起了这个责任,就必须考虑到这些不测因素,否则一旦爆发开来,自己就太被动了。

  面容一整,无锋心头一震,沉声问道:“有什么迹象吗?”

  “现在还没有发现什么,但卑职担心天亮后如果有别有用心者在其中煽动,恐怕我们就不好说了。”顿了一顿,“俘虏太多,另外关押地方也不太合适,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趁夜先押送一批出城关押?防止他们受城内其他因素的影响。”宋天雄犹豫再三提出自己的建议,他也知道这个建议不太恰当,但处于稳妥起见,他必须有所行动。

  “不妥,眼下天马上就要亮了,一旦在押送途中除了状况,恐怕会更麻烦。”断然摇头否决了这个意见,无锋把目光投向天边已经开始略略发白的东方,“不必太担心,旁遮人内部也并不团结,他们各等级之间斗争也很激烈,我们只要不触动那些中等阶层的利益,估计他们一时半刻还会观望下去,只要等到后天,我们的后续军队到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无锋也发现自己有一个重大的疏漏,这是在当初军议上自己和其他人都未曾考虑到的,那就是那些没有列入目标范围的贵族们,他们手上还掌握着一定数量的私军,这些贵族此时将会如何作想,他们虽然并不当权,属于不得志的那一批,但毕竟都属于贵族,会不会铤而走险奋起反抗呢?而且无锋也没有料到旁遮人竟然会丢下这么大数量的俘虏,这实在给无锋也除了一个难题。宋天雄考虑十分周全,如果忽略了这一点,恐怕会处大乱子。

  “可是······”宋天雄欲言又止。

  “天雄,不必多说了,我知道了。你马上将那些贵族私兵和护卫军、守卫军打乱后再分开成几部分关押,想办法在他们中间制造混乱和互相不信任,我听说护卫军和守卫军关系本来就不和睦,让他们互相牵制,无法凝聚成一团,加强监控,一有异动,立即镇压!”无锋脸色冷峻,显然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说到最后一句,已经是声色俱厉,牙缝间杀气毕露。

  “是,大人。”宋天雄精神一振。

  “另外,马上派人宣布宵禁,加强巡逻警戒。禁止任何人上街出入,禁止任何店铺营业,让所有人呆在家中,严禁集会妄言,违令者斩!让所有人无法了解昨晚实际情况,只要拖上一天,我们就能够赢得成功。”

  “遵命!”宋天雄立身行礼,便欲离去。

  “天雄,派人先行将收得的物资押送回程,秘密进行。”说这句话的时候,无锋压低声音,面无表情。

  连无锋也知道自己实在是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或者说是来了一次极大的冒险,他真的有些忽略了那些目标外的贵族们,而此时崔文秀的骑兵已经奔行出百里地之外了,早考虑到这个问题,他宁肯放弃塞尔姆斯也不会来冒这个险,因为这个险实在是太大了,太不值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