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节 动员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55 2006.02.02 08:33

    卡龙率领秘密使团的再次到来终于使得赤狄人和西北的正式结盟提上了议事日程,这一次卡龙并非单人到来,与其同来的还有几名来自赤狄人军方的军官,他们是来负责商量此次联合对罗卑人作战的具体战术安排,以便于给罗卑人以最沉重的一击,使得罗卑人彻底丧失称雄腾格里草原的基础。上一次的见闻给了卡龙以很深的印象,所以在这次使团到来之后,卡龙立即要求西北政府给予安排使团有关方面的人员参观西北的各类作坊工场以及集贸市场,而军方的武官则无一例外的要求检阅西北军的战斗力,他们一直对这些农耕民族军队的战斗力抱有相当深的偏见,他们希望能够用事实来证明自己的眼光没有发生偏差。

  无锋也有自己的打算,中原局势再次出现微妙的变化,皇帝陛下在连续几次临朝理政后,出人意料的再次病倒了,近一段时间再也没有上过朝,平素朝中事务的处置权再次落入监国的九殿下手中,而从帝都古基和安琪儿那边传来的消息,宫廷中肯定出现了某种变故,许多原来有联系的人员再也无法联席上,或者即使联席上,他们也不知道禁宫深处九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皇帝陛下的寝宫已经完全与世隔绝,等闲人根本无法靠近,而朝中大臣更是无法得见皇帝陛下一眼,唯有监国得九殿下可以自由出入陛下的寝宫,这一点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猜疑,尤其是与皇帝陛下有着特殊关系的宫内中人。

  敏锐的嗅觉让无锋感受到了巨变到来之前的风雨,也许要不了多久时间,中原就可能真的掀起惊涛骇浪,自己只能利用眼前有限的短暂时间全力解决困扰自己后方的难题,位即将到来的中原大战奠定一个坚实的基础,那首要的问题当然就是要解决掉罗卑人这块大心病。时间有限,无锋不想再耽搁下去,也许真的是该作一个阶段性了结的时候了。

  与赤狄人结盟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虽然他们也一样有着其他想法,不过最起码有一点双方是一致的,那就是需要在军事给予罗卑人以打击,至于给予罗卑人什么程度的打击,虽然无锋知道西北并不希望罗卑过分衰落,但在表面上他一样义愤填膺的表示要将罗卑人彻底解决掉,给西北一个安定祥和的大后方,这让赤狄人感到很兴奋。

  在商量好战胜罗卑人后如何瓜分利益的初步条款后,赤狄人的使团并没有多作停留,立即起程返回西腾格里草原,当然军事观察团的武官代表留在了庆阳,他们将作为盟友的观察员参与到对罗卑人这最后一战中去。

  整个西北的氛围被渐渐无锋有意识的引导到了战争这条轨道上,《西北星报》和《北吕宋快报》起到了政府喉舌作用,通过技巧性的艺术化处理,西北商家在腾格里草原上罗卑人领地中所遭遇的不平等待遇也不时被披露出来,这种本来是在各地都随处可见的情形,似乎一下子落在罗卑人头上却显得西北商人们的无限委屈,西北人逐渐树立起来的自信心也开始不断膨胀,对这方面的报道的敏感性更是与日俱增。

  像《西北星报》这一类地方性新闻媒体,其影响力更是稳步扩大,在无锋管辖的地区大幅度扩张的时候,它的辐射影响力一样以不逊于的速度飞速向四周蔓延延伸,至少在西康、卢龙、陇东和天水几府,它的影响力已经稳步赶上了像《帝国新闻》和《每日快讯》这一类帝国主流媒体。

  而军部和政府更是加快了战争的准备步伐,庞大的官僚体制迅速运转起来,巨大的脚步声轰然作响,让周围的邻居也纷纷感受到西北这个巨人已经在脱开遮羞布展示自己的力量。西北第一军团除了第一师团依然驻扎在天水第二师团留守陇东作应急外其余三个师团被悄悄的转移回了庆阳,而北吕宋军团的四个师团则早在第一军团三个师团返回庆阳之前便已开拔到了乌孙,与西域联合军自库车国横穿整个西域五国到高昌快速行军作联合军演,而南捷洛克军团也开始作出调整姿态,各归其位,驻银川的两个师团终于开出城外与东边太玄府的两个师团在嘉峪关外进行了首次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让驻防嘉峪关的卡曼指挥官又惊又怒,什么时候西北人也敢在自己面前炫耀武力了?

  外交部门的使节在这一段时间大概是最为忙碌的了,作为驻跸庆阳的各方势力代表,西北这样大规模不作掩饰的动作很难瞒过他们,探询西北的意图自然是他们任务中的重中之重。

  情报部门的间谍和特务此时已经遍布整个东腾格里草原,来自各方面的情报如同流水一般源源不断的汇总而来,从地理地貌特征到河流分布水量大小,从气候变化到植被情况,从牧民分布到迁徙走向,以最快的速度通过不同的渠道输入西北情报署和军事情报局,这两各部门的主官自然知道一切服从服务于大局这个原则,而眼前的大局就是要为战争作好一切准备。

  西北的这些动作瞒不过一直把目光牢牢盯住庆阳的罗卑征东大将军贝桑,从腾格里草原上唐河人的间谍数量剧增以及活动的异常活跃他能清楚感受到这个来自东边的邻居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战意,其实从干涉莫特政变失败后贝桑便早已了有了这个觉悟,李无锋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借口,即使没有借口,他也会寻找借口,自己已经触及到了他的痛处,他不会容忍自己干涉他在东腾格里草原上的扩张步伐,而对自己一方来说,他的这种行动已经微机到了罗卑民族在腾格里草原上以及中大陆的地位和利益,尤其是在西域诸国被李无锋收入囊中后更为明显,失去了西域诸国每年贡礼让罗卑贵族们一样感受到切肤之痛,这种矛盾似乎已经不可调和。

  夜幕深沉,夏日之夜的草原显得那么安静恬美,不知名的虫子唧唧声似有若无,微风拂面,似乎可以嗅到来自草原深处的芬芳草香,贝桑背负双手伫立于窗前,静静的仰望这夜空,繁星漫天,一颗流星倏地划过天际,拉出一道明亮的长影,贝桑心中也是禁不住一抖,按唐河人的说法,这是主凶的一种预兆,预示着战争灾难的即将降临,难道这一仗真的不可避免?

  若是真的无法避免,那征东部就需得早些作动员准备,有备无患,可是来自巴罗纳自己好友的信件还摆在案桌上,这封轻飘飘的信函却如同一块大石头沉甸甸的压在贝桑的心间。

  信中的劝诫之语依然在耳边回荡,贝桑仿佛用看到自己好友那双明亮而又充满自信的目光,但此次的信件中的话语却是饱含忧虑,连贝桑也能够嗅到这背后的种种阴谋味道。金帐之内,大酋长胖脸上那双阴暗深邃的目光似乎在贝桑脑海中时而清楚时而模糊,不臣之心?扩充个人权力?这就是增加常备军初级动员编制带来的后果,贝桑自然知道这背后有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那里翻弄是非,而更多的人只会落井下石,他们从来记不起是谁在肩负这边疆的守卫任务。

  此时就作战争动员,会不会让大酋长心生疑虑呢?原本单纯的一个军事行动,一旦牵扯了内部的政治动向,就会引发许多难以言喻的东西,贝桑向来就不愿自己裹进那里边,但许多事情往往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要想脱身事外,那也只是自己单纯的一厢情愿。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贝桑回到案桌前,想了一想,提起笔来,挥毫作书,他不能再这样被动的等下去,西北虽然还没有做出有带挑衅性的行为,但他能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杀气,他贝桑也不是一个被动防御的之人,与其这样不如抢先做好一切准备,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先动,这句战场格言永远不会过时。当然在这之前首先得征得巴罗纳那边大酋长的理解,贝桑不想在打仗的时候被来自后方的事情所牵绊。

  一挥而就,贝桑没有耽搁,“来人!”

  “大帅,有何吩咐?”

  “将这封信立即送往巴罗纳交与大酋长,另外马上通知库尔多将军来我这里,告诉他,我在这里等他。”既然做了决定,贝桑心中反而安定下来,只要从现在开始进行战争动员,贝桑坚信自己有能力击退西北的来犯,当然贝桑也知道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要想彻底击垮或者击溃西北已经是一种不太现实的奢望了,先不说西北的强横实力,即便是李无锋麾下的诸将也无一不是能征惯战之辈,相比他们,征东部占据的只有地利和自己军队拥有的强大机动能力以及罗卑民族的特殊动员机制,要想将这些优势转化为胜势,自然还需要好好筹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