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关破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557 2004.07.20 09:01

    暗夜的天幕就象被人泼上一桶墨,伸手不见五指,从城墙上检查完执勤情况下来,申进便回到要塞内的中心位置----指挥使府,这是一个不大的建筑,平素这里的住客也并未固定,有时候是城守大人,有时侯是作为第一警备师团师团长的自己,有时侯则是第二警备师团师团长的同僚王奉山,而作为建军时间最短的第三警备师团师团长则一直没有机会入住此处,因为同时保留了两个师团的驻军,根本没有机会轮得到他们。

  夜间值勤的情况比较令人满意,看来今晚卡曼人不会发起进攻了,关外一片漆黑,而卡曼人也需要休整吧。连续几天的高密度进攻的确也让申进感到有些吃力,敌人充分展现了他们拥有的攻城器械的威力,尤其是移动投石器和九弓床弩车那强悍的攻击力让申进真的长了一番见识,卡曼人成功的改进了作为移动类攻击武器的精确度,使得这两类武器的打击命中率大大提高,也给自己一方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虽然自己一方也有一定准备,但对敌人改进后的武器威力明显估计不足,几天下来,仅这两类武器造成士兵死亡和丧失战斗力的数字就高达六千,而真正进行肉博战造成的伤亡反而只有三千余人,这不禁让作为总指挥的他感到头痛。

  此次看曼人的进攻强度可以说大大出乎申进的预料,在历经了多少次血雨腥风的考验,申进对卡曼人的进攻早已习以为常,假如没有卡曼人的进犯,那才是不正常。但这一次进犯则显得有点异乎寻常,除了是从南北两个方向发起进攻外,令人吃惊的是连少有露面的卡曼皇家近卫兵团也加入了战斗序列,而且在这几天的进攻里卡曼人动用的各式攻城器械数量和质量也是空前的,这不能不引起申进的关注。

  而卡曼士兵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和斗志也让申进有些担忧,从敌军进攻部队的番号来看,位于关南的是卡曼人的皇家近卫兵团,它的战斗力自然毋须多说,而另一支部队也是卡曼人的主力兵团----第七兵团,关北的则是号称“铁锥”的卡曼第三兵团,其攻击力亦排在卡曼几个主力兵团的前列。几天战斗下来,要塞天然的防御能力固然给卡曼人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但作为防御一方损失也不算少,远远超出申进在战前的估计。

  当然这并不影响到要塞的整体防御能力,作为号称天下第一关的嘉峪关早就建立了一整套应急防御方案。要塞内八万平民中有两万人左右的精壮男性,他们都来自帝国内地,长期的边塞生活使得造就了他们剽悍的性格和作风,要塞几乎每年都要对他们进行例行的预备役训练,虽然并没有真正组建成军,但只需一声令下,立即就可以组建成一支战斗力不弱的武装力量,要塞内有充足的武器物资,只要配备齐全,一支崭新的队伍又可以供申进支配。只要依靠要塞优良的防御工事,他们一样能够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回到指挥府中,泡上一杯浓茶,虽然看来卡曼人今晚不会在发起攻击,但申进却始终难以安枕,尤其是无法看透对方背后的阴谋,使得他纵然拥有最坚强最完备的防御系统却还是难以轻松入眠。对前关和后关的仔细检查让他稍稍放了一下心,严格的值勤制度,以及在前后两关的关门处都配备了各一个联队的预备队,如此严密的布署,申进也自觉不敢夸口说万无一失,至少可以算得上固若金汤吧。

  铺开案上的地图,申进又仔细的察看了要塞左近的形势,卡曼人的另一支大军已经逼近了太玄府城,但他并没有太多担心,城守大人的老练应该会有办法应付,自己只需牢牢守住这嘉峪关不陷落,便是首功一件,至于其他的就不是自己所能管得到的。连日的疲劳就算是浓茶也难以抵挡,重重的揉了揉双眼,走出满外,一切是这么的平静,谁也能预料这平静背后隐藏的是绝大的阴谋呢?

  所有战马的嘴都被特制的嘴笼套上,以防发出声响,而四蹄也都被厚厚的棉布裹住,即使是士兵也被破例要求每人口中都含上一块石子,防止不小心暴露,所有一切都是在无声无息中进行完成,一万精锐步兵,一万精锐铁骑,就这样不动声色的移动到了关前一公里外的隐蔽处,再往前就是敌军灯火所能照到的地方了。

  克劳迪亚与其他普通士兵一样,耐心的伏在潮湿的草地上,闷热的天气预兆着很快又会有一场大雨,即使搽拭了大量的驱蚊药,但依然无法阻挡蚊虫的袭击,但士兵们却象一群早已凝固的石像,静静的潜伏在那里。

  “大人,离三更还有一刻时间。”

  “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站起身,克劳迪亚竭力平静了一下情绪,“命令步兵第一第二千人队快速前进,其余五个千人队五分钟后跟进,骑兵等待信号。”

  草地上顿时涌动起阵阵波浪,由少至多,迅速向远处的城墙处窜去。第一第二千人队是克劳迪亚皇家近卫军中精锐中的精锐,其战斗力在整个卡曼军中可谓无人能比,在前期的攻城战中,克劳迪亚也一直没有动用,就是准备着这一天,好钢用在刀刃上,胜负就在此一举了。

  西格神色焦躁的在城门前走来走去,他不断的用搓手来掩饰心中的不安,十几年的辛苦就看今天一晚,成功与否是不是已经在冥冥中早已注定呢?

  值勤的士兵们都有些疑惑的偷偷打量这时与平常镇定自若形象有些不一样的副师团长,也许是这几天的浴血奋战让西格副师团长太过兴奋吧。登上城楼,西格运足目力,却无法看得更远,看了看时间,咬咬牙,打了个手势与自己几名得力心腹,架在城门上的吊桥格吱格吱的放了下来,与此同时,紧闭的厚重铁门也在十几名士兵的用力推动下缓慢的裂开了一道大缝,这一切显得那么突然,甚至让在周围值勤的其他士兵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

  强压住心中的疑惑,一名大队长模样的军官跑了上来行了一个礼后问道:“大人,您这时候打开城门有什么事吗?”

  “哦,奉总指挥命令,今晚将有援军悄悄到达,我奉命迎接他们进城。”表面上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西格心中却是咚咚作响。

  虽然没有得到任何这方面消息,但军人天职就是服从命令,而且还是自己师团中的第二号人物,军官也只是搔了搔头,便重新回到自己岗位上,不再过问。西格捏紧的手中已满是汗水,他不敢再有其他任何举动,只是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等待着来客。

  幸好这种煎熬并未持续多久,一阵整齐的唰唰脚步声由远即近,迅速的向城门延伸而来。城墙上得到军官通知的士兵们虽然十分奇怪,但也只是抱着刀枪和弓箭好奇的打量城下这支有些古怪的队伍,但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这支队伍会成为结束自己使命的索命阎王。

  混在步兵队伍中的克劳迪亚一踏进城门边看到了站在城门边上那个不动神色的男子,而就在那一瞬间,对方敏锐的眼光也察觉到了他,两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而蜂拥而入的士兵早已按照命令开始接管城门的防守。

  一直坚守岗位的士兵们终于感觉到了有些蹊跷,怎么这支友军一到来就要接管城门防守,更令人奇怪是他们好象都是白种人,几乎没有看到他们中间有黄种人,而且他们都像哑吧一般沉默不语。

  不过这一切并没有维持多久,当一名士兵在无意间发现友军里面的衣服居然是黄金黄色的军服,所有这一切都有了答案。

  “他们是卡曼人!!!”惊慌凄厉的声音顿时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原本和蔼可亲的友军顿时翻脸变成了凶神恶煞的屠夫,毫无准备的太玄守备士兵根本无法抵御有备而来的卡曼士兵,整个城门迅速变成了一座屠场,当守备在旁边的预备队惊醒过来时,卡曼人的军队已经牢牢的控制住了事关要塞存亡的城门。

  随着信号的发出,当雷动的铁骑蹄声滚滚而来时,城门的争夺也进入了疯狂的搏命战,初期占据优势的太玄守备部队在迅速跟进的卡曼后续部队涌进城门后很快就丧失了优势,但他们却不敢后退半步,战亦死,退亦死,抱着与敌共存亡念头的一个联队的预备队很快就消失在不断涌入的卡曼士兵的洪流中,当得知消息的太玄主力部队赶到时,迎接他们的已经是以排山倒海之势冲进来的卡曼铁甲骑兵。

  随着全身甲胄士兵的铁戟狂舞,卷起一阵阵血浪,睡眼朦胧毫无准备的步兵方阵根本无力抵御这些天生的步兵克星,要塞内宽阔的大道成了展现卡曼铁骑威力的最好场所,士兵们一排排倒在汹涌而来的铁蹄之下,而紧随而进的卡曼步兵迅速参与到对要塞内的街道房屋的扫荡中,被打懵了头的守备部队再也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御,而一浪接一浪的卡曼士兵涌入要塞也使得要塞防御工事完全丧失了作用,整个城门已完全控制在了卡曼人的手中。

  申进绝望的望着烈焰卷天的大火,震耳欲聋的喊杀声遍布全城,饶是士兵们浴血苦战,但丢失了先机而又在数量和战斗力上有着一定差距的守备部队已经无力再作出有效的抵抗了,而毫无价值的抵抗也许会给要塞中的所有人带来无可想象的灾难,也许卡曼人正想找到一个借口血洗要塞,以报复这几天他们部队遭受的损失。

  申进痛苦的闭上双眼,在得到卡曼方主帅克劳迪亚侯爵承诺保证投降部队和要塞内居民的生命安全后,申进将部队的指挥权交给了自己的副帅,他必须有一个交代,他不愿自己的妻妾子女也变成贵族们蹂躏的玩物,自杀成仁也就成了他的唯一选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