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节 安第斯之战(5)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88 2007.07.23 08:03

    地形的崎岖给行军带来了很大的麻烦,马卡里略亲自率领的中路军队形拖得更长,四月下旬的天气已经有些热度,天气的炎热给士兵们带来不少难度,好在习惯了炎热气候的士兵们都还能够适应,只是在这种山林地区行军的确不是一个好差事,为了加快速度,带兵的军官们都纷纷脱离了阵形,希望能够早一点达到目的地,马卡里略已经处罚了两个带兵的千人队长,但这支队伍毕竟不是他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兵,在纪律方面也很难让人满意。马卡里略也只能无奈的看着大军向蝗虫一样漫过山坡,甚至还没有等到第二波斥候的回报。

  石林一动不动的埋伏在山腰处的灌木林中,炎热的气候让他军装早已经湿透了三遍有余,那背心痒酥酥的感觉简直要让人发狂,不知名的虫子不时从面颊掠过,也许它觉得自己的面颊与地面泥土的颜色没有什么区别,这让他既感到欣慰又有些沮丧,看来自己联队的伪装是成功的,但皮肤太黑也是自己一大本色,也许找一个唐族女人当老婆难度就会更大。他身后是这一带埋伏的全部都是第二联队第四大队的士兵,作为一支纯正高岳人的攻坚队伍,哪怕是刀锋入颈,只要没有命令,那也只有一动不动,这已经是作为一个铁的纪律灌深深的输到了每一个第一师团士兵的脑中。

  太阳越发毒辣,虽然上方有树枝遮掩,但这种闷热湿润的天气更是让人难以忍受,汗珠一粒一粒沿着额际眼角下滑,最后滑落在嘴角,舔一下,咸咸的,悄悄紧了紧腰间的皮带,背后的水袋已经没有多少水了,还得省着点喝,万一那帮吕宋人行军速度放慢,那只怕自己等待的时间还会更长,忍不住也得忍,再咋的也不能坠了咱们第二联队的威风。联队长已经说了,师团长有令,如果谁敢在这次战斗中出了问题,那不仅仅是几皮鞭的问题,甚至可能让你打铺盖卷滚蛋回家,还要追究上三级军官的责任,这可是前所未有的耻辱,高岳人自打加入秦王殿下的麾下之后,可从来还没有被发配回家的先例,若是有这种事情发生,只怕也没有人敢回老家,趁早寻个偏僻地方自寻了断了事。

  抬起目光,前方依然没有动静,弟兄们已经在这片土地上趴了两个多小时了,这帮子斥候也不知道怎么探听的消息,不足十里地咋就走了两个多小时还不见踪影,虽说这是山路不怎么好走,但这坡度也算不上啥,两个小时完全足够了,可到现在还没见影儿。

  连眼睛都有些发酸了,石林的目光终于定格在了前方三百米处模糊的一个身影上,没错儿,小心翼翼的四处观望的模样,看上去倒像是挺尽职尽责的,但从其行进的速度和身形石林就可以推断这是一个雏儿,选择的观察位置也不恰当,以为站在高处就能俯瞰全景发现一切,这是新手的表现,向两翼推开的距离也不够,看来一开始就是抱着敷衍了事的想法。

  那个模糊的身影终于变得清晰,最终从石林面前八十米开外走过,快了,斥候一过,也就该前锋部队过来了,石林终于能够松一口气,挠了挠已经痒得快要无法忍受得脊背。随着几个人影的冒头,一队一队吕宋士兵渐渐在目光远处开始出现,紧接着就是一堆一堆的模糊黑影蜂拥着向这片漫来,也许是觉得天气太过闷热希望早一些抵达目的地,当排列得相对整齐的中军出现之后,前军已经是散乱成一锅沸腾的粥了。

  山柱有些诧异的向下仔细观察着从前方漫过的吕宋军队,除了紧随其后的中军还能算得上一支军队外,吕宋人前军的这种表现简直无法让人相信这就是被秦王殿下倍加称赞的中大陆军事奇才腓特烈麾下的大军,难道说腓特烈早知道自己埋伏在这里准备来一个诱敌之计?还是腓特烈本来就是浪得虚名?

  他当然不知道吕宋为了达到速战速决得目的,已经将除了必须留守布拉马普特拉河一线的大军之外国内几乎所有军队抽调一空,而曼隆城又必须保留相当数量兵力以防万一,芭茅城既然已经拿下,留守的军队也自然是其中的刚刚转为二线部队的预备役部队,这些预备役军队由于国内财政紧张缺乏必要训练经费,几乎就没有经过正规的训练,许多人甚至就是直接从农民流浪汉变成了士兵。除了主将马卡里略自己统帅的三千正规军外,其余七千人几乎算是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腓特烈原本也没有让他们上前线的打算,只是希望他们能够行使一下吕宋驻军的职责,狐假虎威的驻扎在帕米尔地区,让那些土著心生忌惮不敢妄为就足够了。

  但这样一支军队浩浩荡荡杂乱无章的大摇大摆通过山柱眼皮子底下,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军队在行军,倒像是一群乱哄哄的暴民们正前往某个地方准备聚会闹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山柱摇摇头,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机会,在这种情况下,即便那是一个圈套山柱也准备搏他一搏,这种机会太难得了,活生生的标靶就摆在你面前,如果连这种决断能力都没有,那自己真的该回老家去干苦力了。

  应该要感谢帕米尔本地的这些土著居民,没有他们的指点,山柱他们短时间内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这样一个合适的埋伏地点,虽然以有备队无备,西疆军获胜的结果早已经注定,但能够以一个极其完美的结局来葬送吕宋人的北进之旅,那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就在马卡里略一边咒骂着道路的难行一边四处察看着地形变化时,他也发现这一处地形除了不利于快速通过的同时也是一处相当利于埋伏的好地方,呈来自东面的缓坡既宽敞又平顺,除了茂密的灌木和草丛,而西面则是怪石嶙峋的山地,迫使队伍不得不在缓坡下沿展开,加上前军部队的混乱,整个队伍显得毫无章法,如果有敌人选择在这里伏击,马卡里略不知道这一万人究竟还能剩下多少。

  想到这儿,马卡里略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也许是要想应了马卡里略的这个猜测,正在马卡里略准备命令各部以最快速度通过这一段看起来并不险峻但实质上却是一处恶地的斜坡时,只听得一声怒吼,随着无数浑圆的巨石混合着无数滚木蜂拥而下,顿时将几乎遍布于整个缓坡区下半部分的吕宋士兵裹了进去,随着奔行的速度加快,巨石和滚木都跳跃着在山间向下压下来,瞬间就将无数吕宋士兵吞噬并化为肉酱碎渣,就在吕宋士兵们痛苦的躲避着来自上方的滚木圆石袭击时,早已蓄势待发的西疆弓弩兵和投枪兵一浪接一浪居高临下的清洗着好不容易躲过第一波袭击的吕宋士兵。

  慌乱中不知所措的吕宋士兵鬼哭狼嚎着四处奔逃躲避这不知来自何方的打击,在他们的心目中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这次帕米尔之旅会遭遇什么危险,而摆在面前的现实却告诉他们这一趟他们是完完全全来错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以及前军空前的混乱,马卡里略出了当时一时间表现出来的慌乱之外应该说还是反应极为灵敏的,除了第一时间命令自己的中军立即在保持阵形的情况下稳步向西移动以尽可能躲避滚木擂石和已经溃乱的前军对自己的影响外,他还命令侧翼军队迅速摆出迎敌阵型,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正面交锋。虽然尚不知道敌人究竟隶属于何方,但能够选择这个地方设伏本身就相当说明问题,而大量的弩箭和投枪攻击也绝非当地土著武装力量能够拥有,似乎除了科米尼人或者唐河人没有哪一方具备这个武力,而投枪更非科米尼人所擅长,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唐河人了。

  现在已经不是考虑唐河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帕米尔地区的时候了,如何能够最大可能的逃出这片绝域才是马卡里略需要思索的问题,既然自己这支中路军遭到了攻击,那么另外两支偏师的下场可想而知,唐河人素来喜欢一网打尽,那个李无锋更不是善人,已经预料到了其他两路军结局的马卡里略除了咒骂情报部门提供的虚假情报外,现在也就只能寄希望于敌人能够投入的正面战斗力量不会太强以便自己能够侥幸逃脱了,虽然这种希望很渺茫。

  蜂拥而下的西疆士兵一下子粉碎了马卡里略最后的幻想,至少和自己所率领的武装力量数量相若的西疆士兵很快就密布了整个战场,而高岳士兵在山地中奔走跳跃杀气腾腾的悍勇表现也彻底打破了马卡里略的希望,已经彻底混乱的前军和随时处于崩溃边缘的后军根本无法承担起他们应当承担职责,除了自己率领的中军外还能够奋勇抵抗外,前后两军几乎没有让西疆人感到多少麻烦便举手投降了。

  推荐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