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节 仆役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81 2005.05.10 19:47

    感叹着眼前这一副壮丽秀美的山河画卷良久,一直没有回头的无锋突然幽幽冒出一句:“不知如此山河在诸位手中能否得以保存多久呢?”

  几人中除了宋天雄之外,均是面面相觑,不知无锋这句话是何意思,最后还是阴沉着脸的桑德斯冷声问道:“大人何出此言?”

  无锋慢慢转过身来,扫了一眼几人道:“诸位想必都是乌衣派的忠实信徒,我不想怀疑诸位的信仰,可据我所知,乌衣派已经在森格平原上不受欢迎,至少在上层社会是这样,北边的海德拉巴和南边的提克人中掌权的贵族们好像都是信奉的白衣派,他们可是对乌衣派深恶痛绝,眼下你们旁遮人又换了主人,而新来主人却又改信乌衣派,你说他们会作如何想?不仅仅是海德拉巴和提克人,即便是西边那些小一点的部落同样是白衣派掌权,你们事实上处于白衣派的包围之中,这种可以说危如累卵的情况下,我很担心你们能否熬得过去?”

  一石激起千层浪,无锋一番话犹如重重鼓槌擂在了几个人的心间,一时竟无人接腔,他们不是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只是获取权力的兴奋让他们暂时忘记了这背后隐藏的东西,权力固然可爱,但要保持这权力却需要相当的实力作保障,可乌衣派已经沉沦几十年,虽然积极在暗中发展,但实事求是的说除了在中下层有些影响外,在上层社会可以说除了自己这寥寥几家外再无其他人能够给予他们支持。

  凉风习习,枫涛阵阵。本是如此优美的一幅画卷,桑德斯却觉得夹杂着一阵寒意。夹在海德拉巴和提克人两大势力之中,只怕是乌衣派的教义还未让人理会清楚就已冰消瓦解了吧,虽说信徒们都是诚心信奉,但真正面临生死和信仰之间的选择时,他桑德斯没有任何把握能够保证这些信徒不会屈服。

  看见几人脸色阴沉中隐含惴惴不安,无锋并不理会,继续向下说道:“无论时海德拉巴人还是提克人,估计都不会愿意看到一个乌衣派掌权的政权在自己身边出现,这无疑于时对他们自己领地内的乌衣派信徒们的鼓励,所以他们一定会竭尽全力来扑灭这个新兴的政权,不知道诸位做好这个心里和物资准备了吗?”

  桑德斯双目低垂不再多言,这些问题不该由他来回答,而是应该由他身边的这几位一直大言不惭的家伙来回答才对。只知道享受权力的好处,也应该想到这后面的危机,这本来就是一柄双刃剑。

  强压住心中的不安,虽然忙碌了一天一夜,但仍然时精神抖擞的昆单满脸堆笑道:“大人必定有言以教我们。”

  摇了摇头,无锋婉言推辞道:“对不起,这是你们的事情,恐怕本人不好插言。”

  “可是大人,您总不能看着我们被提克人或海德拉巴人荼毒蹂躏而放任不管吧?”昆单含笑说道:“我们愿意唯大人马首是瞻,希望大人能给我们指明一条明路。”

  斟酌了一下,无锋一边在原地踱步,一边慢条斯理的说道:“我方才简单的浏览了一下你们的想法,觉得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你们的想法恐怕有些难以实现。”

  “眼下,斋浦渡、果洛、塞尔姆斯三城估计都应该已在我的控制之下。军事行动预计已经进入尾声,剩下的便该你们登场表演。眼下实际上整个地区处于一种权力真空状态,我的军队不可能在这里滞留太久,你们必须尽快进入角色,发挥自己应该发挥的作用。我个人认为你们的权力基础过于狭窄,虽然我也希望你们能够牢牢的掌握政权,但鉴于你们现在的实际情况,游离于权力中心之外过久,我很难相信你们能够控制的住,尤其是组织起有效的管理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外来干涉。”

  “另外我觉得你么提出的宗教信仰也有待于商榷,乌衣派现在在这片土地上的影响力不容乐观,一旦引发白衣派势力和残余贵族势力勾结起来,我想即便没有外来干涉力量,你们的日子一样也不好过。”-

  一番话如同冷水泼在兴冲冲的几人头上,让他们从头凉到脚。对方分析指出的无一不是自己一方的软肋痛处,长期被当权贵族排斥已经让他们自身力量大大削弱,除了拉瑟家族因为伪装较好尚有一些力量,其他几家都是徒有虚名了,否则也不会在这等时候联合起来。而桑德斯也知道对方说的都是实话,乌衣派在中下层也只能秘密发展,虽然取得了相当效果,但在森格平原上这块等级森严、贵族势力占据绝对优势的土地上,乌衣派想要站稳脚跟还需要有很长的路要走。

  “依大人之见,我们现在应对如何?”桑德斯和拉瑟二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确信对方的确没有其他意思,这才共同启口征询无锋的意见。

  “我的看法是,当前首要问题是组建一个稳固的政权,重新建立一支属于你们自己的军事力量以应对可能到来的各种风浪。你们提出的撤销酋长制建立议政院是一个好办法,但是你们设定的议政院限制太狭窄了,我建议你们可以扩大进入议政院参与议政的范围。比如部分支持乌衣派的中上层平民和部分温和派的白衣派贵族。”无锋淡淡的道。

  最后一句话一出,立即引起了几人的强烈反弹,尤其是桑德斯更是脸色铁青,一身乌衣长袍无风自动,“大人,您的意思是我们和白衣派这些刽子手妥协?让中下层那些俗人也参与朝政?”

  “哼哼,桑德斯先生,你冷静一些,你仔细想想,你们现有的力量足以应对的了有可能内外勾结的反对势力吗?即便是有我的支持,恐怕胜负也是五五之数吧。失败了,我倒是可以一走了之,可你们,恐怕就真的只有背井离乡了。扩大执政基础,并不代表你们的权力被削弱,他们参与进来并不代表他们能够左右政局,只要你们保持着决定权,让他们参与又有何妨?一时的妥协也并不意味着乌衣派的退让,据我所知,白衣派当中一样也有几个主流派别,温和派在许多教义方面的理解似乎和你们乌衣派有着共通之处,他们当初同样反对暴力以及镇压你们乌衣派!你们完全可以开诚布公的交换意见,求同存异,这样你们的力量就可以壮大许多!”

  顿了一顿,无锋接着又道:“恕我直言,乌衣派在某些教义教规上一样存在先天缺陷,这也许就是当初你们在白乌之争中失败的根本原因,我想这个问题以桑德斯先生和诸位的聪明才智应该不用我多说,你们自己也十分清楚。我不希望你们重蹈覆辙。”

  无锋一席话说的几人哑口无言,桑德斯心中更是惊讶不已,他没想到对方连几十年前的白乌之争也了解的如此清楚,甚至连当年乌衣派入如何从斗争中惨败收场的原因也能清晰点出,这不能不让他感到震惊,要知道这个最深刻的原因连乌衣派自己也是通过这么多年才逐渐总结出来的,只是时过境迁,乌衣派已经丧失了基础,即便想作出某些改变,当权者也不会再给他们机会了。现在情况已不一样,机会摆在眼前,只要大权在握,在某些教义教规上适当调整,桑德斯相信乌衣派必定能够发展壮大,当然前提必须要给予一定的时间来展示这些改变。桑德斯早在这之前几已经有所准备了,没想到对方一个外来户居然也能够看的如此透彻,他不禁对面前这个年轻男子生出一种惧意,一股发自内心深处的惧意。

  看见桑德斯眼中惊疑不定的神色,无锋嘴角微翘,下意识的耸耸肩,“当然,这只是本人的个人意见,接受与否全凭诸位,相信诸位必定能有一个明智的决定。另外,本人也会信守本人的承诺,在你们的政权没有建立起来之前,本座的军队暂时不会撤出三地,但希望诸位能够看清形势及早动手,我想那些家伙也许不会给诸位太多时间,而本人也不可能在这里停留太久。”

  末了,无锋又眨了眨眼,意味深长的添上一句:“真不希望这片土地上看到海德拉巴人和提克人横行的样子。”

  直到几人的身影消失在远处,一言未发的宋天雄才悄悄接上话问道:“大人,您看他们会接受您的建议吗?”

  “嘿嘿,怕是不接受也不行啊,光凭他们手中那点力量连镇压残余的反对势力都够戗,更不用说应对海德拉巴人和提克人了。”无锋眼中闪动着幽幽的光泽,“只可惜我们的力量实在不能够耗在这里,否则我还真想陪提克人他们好好玩玩,这片土地实在诱人的很,让我退出我还真有些舍不得呢。”

  宋天雄对自己主子的心思可是清楚的很,莞尔一笑道:“大人,欲擒故纵,旁遮人是一个不错的仆役,但是这个仆役不太听话,看起来还有些傲气,当他被外人好好教训之后,他就会知道没有主人的野狗走到哪里都是要挨打的。”

  “哈哈哈哈,”两人会意的朗声大笑,惊起山下枫林中一群返巢觅食的鹭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