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节 原委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09 2006.08.25 07:35

    鲍林的分析入情入理,崔文秀也不得承认这一次恐怕是提克人蓄谋已久的一场阴谋,而倒霉的海德拉巴人却恰恰成为了这个阴谋的牺牲品,只是提克人的目标是什么?是打败海德拉巴人确定自己在印德安王国中央政权的主导地位,还是彻底征服海德拉巴人和他们的盟友?那印德安王国内另一支重要力量雅库安人又将作出何种反应呢?

  “鲍林,雅库安人有什么反应?”崔文秀不相信雅库安人会眼睁睁看到海德拉巴人倍提克人歼灭而无动于衷,虽然海德拉巴人和雅库安人之间的关系也不睦,但唇亡齿寒,海德拉巴人真的在印德安政治版图上消失只怕带给雅库安人的一样是钢刀逼颈,雅库安人不会看不到这一点。

  “大人,提克人选择的时机实在太好了,所以我怀疑这是提克人的精心设计的圈套。大人也听说过来自西大陆的圣灵教吧?现在圣灵教在中大陆的传教活动进行得如火如荼,已经将势力延伸到了印德安境内,尤其是在西面的雅库安人境内,大量的传教士涌入,四处修建教堂,招揽信徒,而现在雅库安人境内的尼叶教徒和圣灵教信徒连续发生了大规模的冲突,并引发了骚乱,现在雅库安人根本没有精力过问外事,一门心思都在想如何扑灭自己领地内燃起的火苗了。提克人大概也是瞅准了这一点,才会悍然向海德拉巴人发出战争威胁,属下判断,即便是海德拉巴人接受了提克人的无理条件,提克人一样会想方设法破坏,找岔子挑起战争。而据我观察,海德拉巴人根本没有做好战争准备,可以说根本没有任何准备,一旦提克人大举进攻,我担战局会出现一边倒的局面。”

  “噢,圣灵教居然在雅库安人领地内搅起这么大风波?”崔文秀一下子警惕起来,节度使大人在离开草原的时候就曾经专门叮嘱过自己,一定要密切关注宗教势力在本地区的发展状况,尤其是外来宗教力量,这话语中指的就是圣灵教。崔文秀也隐隐约约知道圣灵教在庆阳出的问题,这已经引起了李大人的高度重视,专门嘱咐自己这一点,显然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峻性,自己也断断不能掉以轻心,“那圣灵教在印德安其他地区的发展势头如何?”

  鲍林显然没有想到崔文秀不问提克人和海德拉巴人情况却问起圣灵教的问题,怔了一怔才道:“已经有教士进入这几个地区,但圣灵教现在把发展重心放在了雅库安人领地内,这几个地区暂时还没有多少传教士。”

  “唔,回去告诉昆单和桑德斯,要他们严格限制圣灵教传教士的行动。我不想让圣灵教在印德安泛滥成灾。”崔文秀简短的指示。

  已经若有所悟,鲍林点点头不再多说。

  “那旁遮人的意思呢?难道他们就没有任何表示?”崔文秀点点头,他相信鲍林已经把利害得失向旁遮人界杀了,他想知道旁遮人的想法。

  “大人,旁遮人上层态度很矛盾,一方面他们不希望提克人真的把海德拉巴人打垮,那意味着他们将面临独霸印德安的提克人这个庞然巨物,在无任何回旋余地,但他们又不敢作出任何其他表示,一来旁遮人新军刚刚训练成,尚未经历过实战检验,而且数量上也远远不足以与提克人抗衡,他们担心惹火烧身,另外长期以来追随提克人敌视海德拉巴人的心态也还没完全扭转过来,所以他们不愿意参与这次战争,但他们希望······”

  鲍林话尚未说完,崔文秀已经冷冷接上:“希望我们出兵?”

  “是的,当然这是他们单方面的想法,可是如果我们不出兵的话,借旁遮人十个胆他们也不敢出兵,一旦提克人取得绝对优势,海德拉巴人恐怕难以支撑太久,这也不符合我们西北的利益啊。”鲍林吞吞吐吐的道。

  盯了一眼鲍林,崔文秀就像没有听出对方言外之意似的,只是平淡的问道:“你认为海德拉巴人绝对无法抵御提克人的进攻么?”

  “是的,大人,属下去年末曾经应邀检阅过印德安王国所谓最精锐的王国近卫军,其战斗力也只是和我们帮助旁遮人训练的新军相仿,即便是比起我们西北军中新成军的几个师团来,战斗力仍然不如,而且最主要的是海德拉巴人在军事上没有作任何准备,而提克人分明是蓄谋已久,以有备对不备,加上数量和战斗力的差异,属下认为这场战争如果没有外来势力的介入,不出三个月就会结束,其结局就是海德拉巴人和它的那些盟友比如索利安人和米什人都将成为提克人的附庸。”鲍林对这一点十分确信。

  默默的点点头,崔文秀轻轻一催马慢步前行,眼光却望向西面,似是在考虑什么,鲍林悄悄策马紧随其后,他知道此时主帅正在作最后拍板前的思索,究竟该如何应对目前的局势?是真的派兵介入还是隔岸观火?如果要派兵,现在手中的力量显然又有些单薄,而且李大人会同意在这种关键时候卷入印德安的战事么?这还真的给崔文秀出了一个难题。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提克人放肆?海德拉巴人的崩溃会带来不可预料的危险,提克人如果真的吞下了海德拉巴人并控制了印德安中央政权,这将会给李大人今设想的西进大计带来极大的阻碍,不,这样的结果绝对不能接受。崔文秀在心中默默道。

  “鲍林,你向提克人提出过正式交涉吗?”崔文秀忽然扭过头来问道。

  “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向提克人提出过我们的意见,希望他们能够和平解决此事,我们不会坐视任何企图改变目前森格平原上平衡的举动,但提克人态度很强硬,他们表示海德拉巴人必须蛮族他们的要求才有可能避免战争,否则一切免谈。他们大概也清楚我们现在正在东面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没有多大力量来干涉他们,所以才会如此强硬。”鲍林有些无奈的耸耸肩,“他们大概认为我是在虚言恫吓他们吧。”

  “虚言恫吓?”崔文秀冷冷一笑,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赤芒,“任何敢于无视我们西北的人,我们都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大人,您的意思是我们要出兵印德安?!”鲍林又惊又喜。

  “当然。你说得对,印德安不能出现一方独大的局面,这不符合我们西北的利益,相信李大人一样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既然树欲静而风不止,那就让风刮得更猛烈一些吧,看看究竟是谁能在暴风中活得更自在,只有经历过风暴才能知晓了,提克人既然这么有自信,我们怎么能不陪他们好好玩一把呢?”嘴角露出冷酷的弧线,崔文秀清瘦的脸上现出狰狞的杀机。

  “可是大人,李大人会同意我们的行动么?”事到临头,鲍林反而有些犹豫了,“而且我们在这边的军力是不是有些单薄呢?”

  “我会向李大人禀报的,根据我了解的情况,东面暂时还会有两到三个月的平静期,只要我们能够捕捉到战机,在两到三个月内解决击垮提克人,就不会影响到东线的战局。”崔文秀自信的道,“姜汉和舍内这两个兔崽子也闲得手发痒了,整天吵嚷着要练练手,正好就拿提克人试试刀吧。”

  就在崔文秀和鲍林商量着如何应对风云突变的印德安局势时,远在千里之外的森格平原上却是剑拔弩张,战云笼罩。

  黝黑的脸膛上由于兴奋而显得有些发红,雪白的长袍滚边绣金,同色的头巾裹在头上,当中一颗巨大的黑钻镶嵌其上,象征着富贵和尊荣。法拉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绪,注视着眼前身着漂亮雪白军服的将军,眼含赞许和鼓励。

  这是出征前的最后一次谈话,按理说既然授权给了对方就不该再多问,但法拉什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心中总有一些不踏实。作为提克人的首领,等得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弃,统一整个印德安,夺回属于提克人应得的中央控制权,让外强中干的海德拉巴人匍匐在自己脚下,这一直是自己毕生追求的梦想,现在终于要踏出第一步了,也许不久的将来,自己就会站在亚格拉红宫的大殿中,享受海德拉巴人的朝拜了,法拉什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一幕。

  不过生性谨慎的法拉什并未丧失警惕,战争存在一切可能,没有人能够在一切未结束之前作出断言,更何况对手的力量并不弱。他只希望能够尽可能的避免可能出现的风险,去取得胜利。他相信站在自己眼前这个身经百战的将军能够为自己带来自己所想要的一切,荣誉和梦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