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节 合谋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76 2005.03.30 18:46

    仔细打量了一番无锋,似是想看出对方究竟是在说反话挖苦自己,还是发自肺腑之言,但令陀勒密失望的是,无锋脸上依然是那副愉悦的神情,他无法看出或者断定对方内心中所想。

  轻轻哼了一声,陀勒密的脸色慢慢阴沉下来,沉默良久也未答话,目光只是盯着熊熊燃烧的篝火出神。无锋也悄悄斜瞟了对方一眼。见对方似若有所思,便也不言语,颇有兴致的欣赏起优美动人的柏因民族歌舞。

  身材姣好的柏因少女围绕着篝火堆旋转扭动,曼妙的身躯绕火跳跃,如同森林中奔腾的小鹿,疯狂的鼓点,飞舞的秀发,飘洒的短巾,赤裸的玉臂粉腿,举手投足间春guang偶露,极是撩人心扉。

  “李兄在这个时候来马斯顿荒原上,恐怕也不是仅仅想看看我们柏因人的歌舞这么简单吧?如果李兄有诚意,咱们就不妨开门见山,卡曼人既是我们的敌人,也一样是李兄的威胁,李兄此次前来,是否是想在卡曼人的北方寻找到一个同盟军呢?”灰暗的眼珠随着篝火中跳跃的火焰忽明忽暗,陀勒密微微直起身体,声音低沉。

  “大酋长果然爽快,不过李某此次来也并非像你所说的找一个同盟军那么简单。若是要论同盟军,以李某现有的实力,我想无论是罗卑人还是莫特人亦或是太平教人,相信他们都愿意和李某为友而不愿为敌吧?”火光将无锋宽阔的面部映成古铜色,每一丝表情都那么细致的表现出来。

  “呵呵,李兄说得有些道理,然则李兄来着极北之地却又是身为何事呢?总不会是专程来朵儿部落交本人这个朋友吧?”陀勒密嘴角一哂,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大酋长,你认为以朵儿部落目前的实力,能够对抗卡曼帝国吗?”无锋没有理睬对方的讥嘲,不动声色的反问道。

  “呃,这个事实摆在面前,本人也不想否认,别说以朵儿部落一部之力,即便是整个柏因族联合起来,恐怕也很难战胜卡曼人,更不用说还有和卡曼人一丘之貉的西斯罗人、普尔人和多顿人!不过,我们柏因人······”陀勒密后面打气之言尚未出口便被无锋打断。

  “够了,我只想听事实,其他多余的话我不想听。”无锋耸耸肩摇头道,“实力决定一切,既然柏因人无法和利伯亚人抗衡,是准备就此沉沦衰落乃至灭亡呢,还是想另辟蹊径搏他一搏呢?”

  深邃的目光死死的盯在无锋脸上,陀勒密厚唇紧闭,牙关紧锁,脸上的肌肉微微颤动,似是在作什么决定,但却始终没有什么话出口。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若是这样拖下去,柏因人最终的结局只会是沦为卡曼人的奴隶,不过也许能够维持不少时间,而另寻出路,也许有一线生机,但也许会带来灾难性后果,好比一把豪赌,作为头人,在这个问题上更是应该考虑清楚。”无锋没有逼迫对方,而是理解的为对方仔细分析。

  “李兄之意是你我可以结盟来共同对抗打败卡曼人?”沉吟了一下,陀勒密并未被对方的话语所激怒,似乎反而接受了无锋的看法。

  摇了摇头,无锋面色未变,但却以不容置疑的语气断言道:“大酋长之言未免吧你我两方的力量太夸大了,即便是你我两方联合起来,目前也无法与正处于强盛势头的卡曼人对抗,现在的卡曼人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力量都非你我能够抗衡。”

  “那依李兄之意,你我都只有束手待毙喽?”陀勒密语气变得有些不满,“那李兄还来兄弟这里干什么?不如趁早回家另寻出路更好!”

  “呵呵,大酋长太性急了,无法抗衡并不代表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而现在的无法抗衡也并不代表一直无法抗衡。”无锋咧嘴一笑,“卡曼人眼下吞并了捷洛克北方大片土地,实力已经上了一个台阶,而捷洛克北方人种素来与卡曼帝国居民来往通婚频繁,假以时日,这片土地被其消化,其综合国力更是凌驾于利伯亚诸国之上,而朵尔部落所遭受的压力将会更大,若不出意外,兄弟断定卡曼人在两三年后待捷洛克北部稳固后定会大举北伐,彻底解决掉包括朵尔部落在内的柏因人后患,这样他们才可以专心致志的南下。”

  陀勒密神色微动,不过表面上他一副并不太相信的模样,“李兄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吧?卡曼人素来依南下为第一目标,捷洛克北部既然已经落入他手,那南部也处于其锋芒之下,想必更应该担心的是李兄才对,何以见得他们会先想兄弟发起攻击呢?”

  “呵呵,大酋长何必自欺欺人?南捷洛克依托墨灵顿坚城,再加上兄弟的部队驻扎和策应,卡曼人除非倾注全力,否则绝无可能得逞,而你们却不同,贵族素无筑城而居之之习惯,虽然马斯顿荒原上复杂的地势是你们最大的帮助,但若是卡曼人能够联合其利伯亚诸国,加强各自领地内的封锁,再将你们的西邻图布人拉拢断绝贸易流通,把东边多顿王国的海疆完全封死,让倭人无法和你们通过海上贸易,如此采取严密的封锁措施,彻底断绝你们的生活必需品,兄弟怀疑你们究竟能够维持多久?若是再拉拢贵族一些意志不甚坚定者,嘿嘿,柏因人彻底沦为卡曼人奴隶并不是危言耸听吧?”

  无锋轻言细语的一番话却让一直笃定沉稳的陀勒密毛骨悚然,自己族人因为地理位置原因,虽然东西纵贯几千里,但北面是一望无际的北令海,仅仅有半年时间可以通航,而且气候极为恶劣,风高浪大,寻常船只根本不敢进入这一区域,而且缺乏航海技术和建筑技术的本族人也没有能力建造船厂和码头。南面主要通商道路却被利伯亚诸国扼制,几乎所有生活必需品都不得不通过西边的图布人领地和东面倭人走私流入,不但价格奇高,而且常常是有价无货,许多小部落的冲突就是因为生活必需品比如茶叶、盐、酒类、糖、铁器、棉布等物资份额的分配不均而酿成。如此歹毒而又慎密的计谋怕也只有眼前这个家伙能够想出,若是卡曼人也有如此想法,他所预言的完全可能成为事实。

  看到对方脸上终于闪过一丝忧色,无锋趁势添火:“我能想到的,戈麦斯一样能够想到,我奉劝大酋长千万不要抱侥幸心理,戈麦斯的狠辣恐怕你也清楚,也许他还有比兄弟更狠毒的手段,只是你我现在无法得知罢了。”

  似乎脸篝火圈内的歌舞也感受到了主席位置气氛的变化,一下子变得舒缓起来,悠扬的短笛吹奏出凄凉的小调,如哀如泣,腾空而起的火焰随风而舞,映照得陀勒密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

  看着载歌载舞的族人,陀勒密心中也是感慨万千,这些所谓来自文明地区的人,无论是利伯亚人还是唐河人,为什么总喜欢从征服和侵略别人获得荣耀呢?似乎无论自己怎么努力总会成为来自各方面的棋子,自己和族人只不过希望能够过上自由美好一点的生活,就这样一个小小要求也变成了难以达到的奢望,前期的太平教人来撺掇自己起事,固然是看中了对方给予的巨额援助,但竭尽全力打击卡曼人这个宿敌尽一切可能防止削弱对方实力防止其强大本来也就是自己族人摆脱南面囚笼的唯一出路,所以他并没有作太多的要求便答应了对方的请求。

  喟然一叹,陀勒密沉吟着道:“以李兄的看法,我族现在该当如何应对呢?”

  “现在卡曼人虽然强盛一时,但也并非毫无破绽,首先大酋长就是他们的心腹之患,另外他们内部亦隐伏着不安定因素,戈麦斯虽然强横霸道,但他只是宰相,他的上面还有一个皇帝,这君臣之间存在矛盾历来就是各国常有之事,如何促使他们矛盾的激化这就是考验我们本事的时候了。”李无锋潇洒的一摊手,显得信心十足。

  “当然,我西北也不会让卡曼人轻易消化北捷洛克,这中间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好好计划一番。不过摆在面前的首要任务,兄弟认为还是需要将整个柏因族人联合起来,形成合力,避免被利伯亚人各个击破,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对包括卡曼人在内的利伯亚诸国构成威胁,你我也才真正能从卡曼人的压力下解脱出来,柏因人的强盛也才会有机会。”无锋耐心的位对方分析着时局。

  默默的倾听着无锋的演说,作为孤独的听众,陀勒密虽然赞同对方的看法,但他似乎有着其他方面的顾虑。

  “李兄,我陀勒密是个直爽人,你方才所说的道理我也明白,不过我想冒昧的问一句,李兄的志向是当好唐河帝国的藩属呢还是还有其他更远大的想法呢?”陀勒密用一种奇异的眼光牢牢的盯在对方脸上,一动不动。

  怔了一怔,无锋沉默了一阵,脸上同样流露出奇怪的神色,才反问道:“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