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节 毒手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733 2004.02.23 14:09

    云收雨散,复又从来。为相思所困已久的二人终于在无数次的升华中达到了和谐。见身下的丽人委实在野承受不了恩泽,意犹未尽的无锋才恋恋不舍的从安琪儿身上起身。

  “锋郎,你可是越来越强了,难道你这次回帝都就没有人陪着你?”紧紧依偎着身边的爱郎,满面红晕的安琪儿似还未从高潮中完全平静下来。

  “嗯,有啊,外面那两个不是?”无锋以便尽情的在身边玉人身上摩挲,一边体味着这难得的幸福。

  “你说霜影和那个顾家丫头,我看她们两好象没被你得手啊!怎么,我们的名扬四海的大情圣也有失手的时候?”一边娇笑,一边说道。

  “哼,别那么说,我可不是你所说的那么风liu的家伙。”无锋辩解道。

  “哼,欲盖弥彰,没看今天的报纸,整版整版都是关于你的消息,我看这帝都又要掀起一股崇拜你的偶像狂潮了。现在帝都有多少女孩子希望能得你的垂青啊,人年轻英俊,又晋升为帝国最年轻的公爵,又掌握着帝国两大地区的军政大权,前途不可限量,至今尚未婚配,无论是那些平民女孩,还是那些贵族千金,谁不想嫁入百胜公爵家门呀?”安琪儿幽幽的说道。

  感觉到玉人心里的情绪,无锋一把搂过玉人,“我虽然现在还不想结婚,但你是永远跑不掉的,你绝对是我的女人,谁也抢不走,我的正房永远有你一份。”

  帝国的婚姻习俗有些奇特,结合了东大陆唐族和中大陆的斯兰人的风俗,大概是由于帝国开国皇帝司徒风光影响吧,当时的司徒风光之母便是来自中大陆的斯兰人。侯爵以上的士族可以允许娶四名正妻,而公爵以上的士族可以娶八名正妻,但事实上,帝国内的士族们还是习惯于娶一名或两名正妻,少有超过三名的。

  听得无锋的这一句话,安琪儿心中顿时踏实许多,她也知道自己爱郎雄心勃勃,而且风liu好色,但整个帝国上流社会乃至整个大陆的上流社会风俗习惯都是这样,她并没有什么不满,但至今无锋尚未正式带自己出席过正规社交场合,而且最重要的是也从未亲口向自己表达过要娶自己的意愿,这多少让这位帝都上流社会的三大名花之一的她有些失落,眼见得爱郎事业如日中天,而且又长期逗留西北,而自己却为了他的事业不得不留在帝都,这一切都让安琪儿心生幽怨。今天终于听到爱郎的明确表态,虽为明确时间,但有他这边一句话,自己纵是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轻轻将脸颊伏在爱郎雄壮的胸膛上,安琪儿闭上双眼,默默的祝福,但愿这一刻温馨永远停留。

  然而现实的残酷不可能让这对恋人更多的沉迷于甜蜜的爱情之中,隐藏在一派祥和的表面后边到底还有什么呢?就在无锋和安琪儿沉醉于重逢的爱情游戏中时,帝都的核心深处----皇宫也在悄悄的发生一些事。

  皇宫御书房内。八支造型独特的鱼烛将不大的御书房内映得透亮,司徒明月一边仔细阅读着朝中大臣们呈上的奏折,眉头也慢慢的皱了起来。

  一名小太监手持一柄白玉拂尘,站在房门边,低着头,纹丝不动。厚实的锦帘将寒冷的西北风挡在门外,一盆火红的炭火洋溢着阵阵温暖。

  轻轻放下一份奏折,司徒明月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慢慢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身体,缓缓的在书房里踱起步来,似在思索什么为难之事。

  不错,司徒明月心中的确有为难之事,自从早朝册封了李无锋的公爵爵位并任命他兼任北吕宋地区总督后,回到宫中便陆续接到不少重臣递交的密折,观其内容都大同小异,都是要求自己限制那李无锋的权力和影响,避免出现另一个林国雄或者郎永泉类似的人物。没想到自己的论功行赏竟会引发如此反弹,可见这李无锋对朝中大臣们的影响有多大。

  可这李无锋的确为帝国立下了盖世奇功,可以毫不夸口的说,即使自己百年以后,在九泉之下,亦可自豪的向先皇们炫耀,自己这一生也曾有如此光辉灿烂的一页,在自己统治的时候,帝国的领土向西大大的扩展了一步,越过了那巍峨的大横断山脉,成为横垮中、东大陆的大帝国了。就凭这一点,即使再给李无锋多大的赏赐也并不为过。

  但是,呈上奏折的几位大臣都是自己的肱股,其所代表的绝不仅仅是他们自己本身,最主要的是几位所反映的问题核心其实只有一个问题,就是担心随着李无锋势力的扩大,会影响到皇家权威。这也是自己一直担心却又想屡屡回避的问题。

  尤其是内政大臣陆文夫的奏折可以说言词恳切,论据详实充分,反映的问题的确让自己触目惊心,使自己不得不强压住吕宋事变带来的心情,慎重的审视这一问题。

  这个李无锋的步子的确也有些出格,居然连与罗卑人私自签定和约,释放战俘,这等大事都不向帝国中央禀报,还有积极扩充军队,接纳少数民族,收买人心,难道这些都只是为了巩固帝国在西北的统治?还是他自己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呢?

  司徒明月越想越心烦,忍不住有拿起那份奏折细细的读了一遍,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陛下。”

  “什么事?”从沉思中惊醒的司徒明月望了一眼身旁的自鸣钟,已经快十时了。

  “军务大臣何大人在庆元宫外求见。”

  “哦?宣他到御书房来见朕。”

  “臣何知秋叩见陛下。”一脸肃穆之色的何知秋踏进御书房,深深的行了一个礼。

  “平身吧,何爱卿,你深夜见朕,可是军队方面有什么大的变故?”司徒明月有些担心的问道。

  “不,军部方面并无其他,臣深夜见驾,还是为了今日早朝那李无锋一事。”何知秋双眼平视,郑重其事的说道。

  “哦,”司徒明月轻轻舒了一口气,身子也向后一仰,显得轻松了许多,“是这事啊,朕还以为是南边的战局又起了什么变化呢。”

  “陛,下臣并不以为此事不足道,以臣拙见,此事若是处理不当,其后果将甚于那南边战事。”何知秋的脸变得有些发白。

  一听向来慎重的军务大臣如此说,司徒明月不禁一怔,“何爱卿,你是不是有些言过其实了?”

  “不,陛下,臣绝对没有危言耸听,那如若再不引起重视,臣以为,那李无锋必成第二个林国雄,其危害甚至尤有过之。”何知秋一字一句的说道,以显示其语气的强烈。

  “果真如此?那你说说你的理由吧。”司徒明月心中一震,脸色也沉重起来。

  “陛下!那李无锋几年前不国是一普通的联队级军官,凭借西征时的微薄功劳,陛下破格将其提拔为庆阳城守,可此人不久边暴露其狼子野心。首先便制造形势,利用金州城守意外死亡之机,擅自出兵金州,首开干涉邻近府县内政事务之先河,然后造成既成事实使帝国不得不承认其对金州的实际控制权。同时他开始借口抵御罗卑人的入侵大规模扩充军队,并打破惯例,大量吸收高岳蛮族加入军队。而当邻近的归德、博南两府出现叛乱的时候,他又有意按兵不动,听凭叛乱蔓延,迫使帝国任命他为西北军政节度使后才出兵平叛,臣以为这一切都是他经过精心策划的行为,包括那金州城守之死,臣也以为有蹊跷。”何知秋情绪有些激动。

  “你可有证据?”司徒明月脸色阴沉。

  “没有,事过境迁,很快金州便在他的控制之下,即使想找什么证据也不可能。”何知秋摇摇头道。

  “继续说下去。”司徒明月不想就此事在纠缠下去。

  “现在他羽翼尚未完全丰满,便无视帝国权威,擅自出兵外国,臣不想就此事后果作什么说明,但他此举已经开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开头,现在他又兼任两个地区的军政长官,拥有的军事力量不计警备部队,光正规陆军便达六个师团近十五万人,虽然还赶不上南边的林国雄和郎永泉,但观其发展势头,相信再不久的将来就会超过林郎两家。”何七秋话语中充满了忧虑。

  司徒明月面无表情,只是微微点头。

  “另外,这李无锋在担任西北军政节度使期间,还擅自与罗卑人达成和议,释放罗卑俘虏,还与罗卑人勾结威胁西域诸国,对北边银川府孙元亮那个逆贼却不闻不问,完全辜负了陛下您任命他为西北军政节度使时的希望,其心可诛。”何知秋知道银川是皇帝陛下心口永远的痛,有意挑起这块伤疤。

  果然,一提起银川府,司徒明月便忍不住轻哼一声,脸色也变得更加阴冷。

  “臣以为,绝不能让此种情形再继续下去,而应该采取一些措施来弥补。”何知之甚少秋趁热打铁,提出建议。

  “可李无锋替朕拿下了北吕宋,连与吕宋大公国的条约都已经签署,立下如此大功,这也是事实,朕怎么能作出鸟尽弓藏之事,让天下百姓及大臣们寒心呢?还有朕已经晋升了他的爵位,而且任命了他兼任北吕宋地区总督,君无戏言,总不能出尔反尔吧?”司徒明月轻轻皱起眉头,顺手将御案上几张报纸递给站在案下的何知秋,“何爱卿,你看,这帝都几大新闻媒体都已经刊登了‘吕宋事变’之事,群情振奋,好评如潮,而那份中州晚报连朕晋升李无锋的爵位和任命他兼任帝国北吕宋地区总督的任命都已经刊登出来了,你让朕怎么办?”

  何知秋接过报纸,随意看了两张,几乎每份报纸都是在头版头条刊载了“吕宋事变”的详细经过,并且还采访了当事人李无锋,并表示要作跟踪报道。看了这些何知秋也不禁微微苦笑,这家伙还真会造声势,尚未面圣,报道都已经出来了。

  “陛下,这并没有什么,臣以为此时对李无锋采取什么措施不恰当也不合适,但臣已经有一个想法,能够稳妥的解决好此事。”何知秋见皇帝陛下语气已经松动许多,知道司徒明月已经同意自己的看法,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胸有成竹的提出自己的想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