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反思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05 2005.08.08 00:01

    谢长洋站起身来慢慢在营帐中踱起步来,西北现在只有两个师团进入汉中,根据情报也未见有其他后续部队跟进,如果说李无锋想染指汉中盆地,那他在汉中盆地内的实力就显得有些薄弱了,但他让这两个师团在这汉中府城脚下逗留不走,明显也是想在这里插上一脚,只是这一脚想插多深,最终目的何在,却是让人颇费思量,也许这个家伙是在待价而沽,借显示自己存在来求得更多的利益。

  见主将皱着眉头苦苦思索,温拿悠闲的坐在一旁品着茶,现在这些事情不需要自己来操心,而且这种事情在没有揭盖子之前说也难以说清,虽然朗家在和李无锋谈判,但很难说林家会不会在和朗家一样进行着同样的工作,这就像拍卖场,谁出的价格更高,汉中就归谁所有,而李无锋就是那货主,只可惜算得上真正货主的太平教人甚至帝国中央已经被无情的剥夺了所有权,只能沦为壁上观的看客。

  “我们不能在等下去了,林家在北罗尼西亚的反应很平淡,马其汗人的表现太差了,根本没有对林家有任何牵制,如果再让林家抽出身来,我们要想在控制住汉中将会更加困难。”转了几个圈,谢长洋终于拿定主意,断然道:“温拿兄,你马上派人去联系西北军,我这里也马上派人与郎大人联系,希望能够在最短时间里敲定方案,我们可以容忍西北军插上一脚,但绝对不能容许林家在汉中立足,我认为这是我们的底线。”

  “谢大人,您的意思是我们联合西北军将林家逐出汉中盆地?”温拿不动声色的问道。

  “不错,眼下也只能做到这一步,林家控制住骑田关,我们就算将他们赶出去,他们也一样会呆在骑田关上威胁我们,不过那并不重要,只要我们在盆地东南角上派兵防守,他们就掀不起多大风浪。”谢长洋慎重的提出自己的看法,“至于西北,他们现在已经控制了北面和西面的要塞,恐怕要想让他们退出也不大可能,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嗯,如果朗大人那边能够很快给我们回复,我想我们有把握可以将林家这三个师团解决掉。”温拿脸上闪动着自信的神采,只要有西北军在旁边协助,他可以有绝对把握将林家这三个师团一举吃掉,尤其是在现在林家并无思想准备的时候。

  林国威有些苍老的脸上毫无表情,作为三江的老资格武将,本身又是节度使大人的嫡亲兄弟,他自认为这一辈子已经到了辉煌的顶点了,说实话,他并不太赞成自己兄长的北进计划,尤其是在没有可靠手段应对东面的马其汗人的威胁时更是这样,但兄长那越发急迫的心情已经难以阻挡,一旦有机会,哪怕只是那么一丝,也急切的想要得到,这样的表现让林国威从内心深处充满了担忧。侄女的回归似乎有推波助澜的作用,林国威惊奇的发现自己这个智谋出众的侄女似乎并不太赞成她本人带回的结盟意见,甚至在简略交待了一下后便从不再提此事,反倒是惹起了自己兄长的一腔心思,不断的派出使者前往西北探听消息,只可惜林云翔的出使好像也并未取得多少实质性的进展,这让自己兄长相当失望。

  汉中局势的巨变的确让林家有措手不及的感觉,好在林家几十年的积累也非弱者,很快就布置了应急预案,骑田关的攻克充分展现了林家后手力量的强大,声色不动间就把骑田关纳入手中,这让林国威相当自豪,但朗家的表现更让林国威心惊,尤其是在得知温拿新组建的缅军已经建成两个师团并形成相当的战斗力,这个消息对林国威和林国雄都感觉到压力的巨大,眼下林家的形势已经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甚至进慢了也一样相当于后退,因为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竞争者进步得更快。

  黑黢黢的城墙犹如一个巍然耸立的怪物,远远看去,一片黑灯瞎火,墙头上看不见一丝灯光,暗夜里林国威已经在营门口站立了很久了,有些焦急的他像是在等待什么,但每一次从远处传来的马蹄声都让他十分失望,斥候们丝毫不理解主帅此时的心理,不断刺激着焦躁不安的林国威。

  又是一阵清脆的马蹄声,林国威皱了皱眉,本不想表露,但内心深处的期盼还是让他忍不住又将目光像营门外远处望去,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在眼帘中,一直到面前,看到对方眼中兴奋的神色,林国威心中大喜过望,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心情,一下子迎了上去。

  “大人,成了,他们终于答应了我们的条件!”

  “好,干得好,事不宜迟,什么时候动手?”林国威强压住心中的狂喜,但发颤的声音依然暴露了他内心的激动。

  “明天,就在明天,明天之内完成交接!”回答林国威的信使同样兴奋,虽然疲惫不堪的脸上洋溢着自豪幸福的光芒。

  就在汉中府城下风云际会的时候,身为主角之一的李无锋却早已悄悄离开关西返回了自己的老巢庆阳,凌天放坐镇归德,统一指挥东北防线,无锋心里踏实许多,陇东有梁崇信坐镇,舍内扼守西康,宋天雄和熊道元的两个师团进驻汉中浑水摸鱼,至少目前来说,无锋认为自己东线暂时不会有大的战事发生,既然这样,摆在自己身上的政务方面的事务就需要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尤其是这半年多来,自己从西征印德安开始,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军事行动上,对自己领地内的其他事务自然也就松懈了许多,虽然有萧唐主持,但涉及许多重大事务上,仍然需要无锋来亲自定夺,许多特别重大的事务还需要经过一定范围内的商议方能决定。

  经过几天休整的苏秦精神好了许多,一袭青色的锦袍,腰间一条精致的腰带随意一围,一对龙凤浮雕玉佩象征着主人似乎有什么喜事,连在这方面素来有些木讷的萧唐也看出自己这位好友好像精神好了许多。

  “苏兄,我看你好像遇上了什么喜事似的,呵呵,这江南一行,难道是公私兼顾,双重丰收?”少有看见自己这位好友心情如此好,萧唐也笑着打趣他。

  “呵呵,公事么,奉大人之命,倒也中规中矩,至于办得究竟是好是差,苏秦不敢妄下定论,这个恐怕要李大人自己判断才行。”苏秦谈起公事脸色慎重了许多,“私事么,苏秦在回江南之时就向李大人告了假要回老家一趟,这一出来几年,家里人虽然身体都还健旺,但为人子女也该回去尽尽孝道。”

  “那是,令尊令堂身体可好?”萧唐点点头,似有所感。

  “嗯,都还好,江南气候果然要比这西北宜人许多,我离开江南的时候也不过就是穿一件厚实一些的夹袄就足矣,但这西北却非要皮袄裹身不可。”苏秦语气中充满了对故乡怀念,只是男儿汉事业重于一切,能得到一个让自己施展才华的地方,纵然是条件差一些,但能看到这些地方的变化在自己手中一天一天的实现,这种满足的感觉是任何东西难以替代的。

  “哦,苏兄不如什么时候将家室也搬到西北,岂不方便许多,如果是令尊令堂身体难以适应,妻室儿女不妨可以迁到西北。”萧唐想了一想,郑重其事的建议。

  “呵呵,萧兄的好意苏秦心领了,只是这搬家一事么,我看大可不必,咱们家大人的心思现在已经放在了东边,我看要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就可以返回中原,这西北虽然是大人发家之地,但毕竟经济太过薄弱,且地理位置在帝国略略偏了些,若要想成就大业,只怕庆阳难以承担起这份重责。”苏秦话语的语气也逐渐严肃起来,此次江南一行,沿途过五湖,上东海,对帝国最繁盛的三郡苏秦都专门作了考察,相比起原来自己的游历,这一次的考察针对性大了许多,也让苏秦深深感觉到西北与这些富裕郡府之间经济实力的差距的确非三五年能够赶上的,依他自己的看法,要想成就大业,就必须借助自己现有的军事力量趁着太平教和帝国两方对峙的僵局,不择手段的向东推进,无论是江南、东海还是五湖、河朔,那里一个府的实力都远远超过了西北任何一个府,这种悬殊的差距,也促使苏秦回到西北的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找个合适时间与自己的主公就这方面的想法作一个全面的意见交流,当然萧唐既是自己好友,作又是主公的行政首领,自然也是苏秦谏言的主要对象之一。

  “哦?苏兄这次江南之行有很大收获啊,好像并不仅仅局限于大人交付给你的事情吧?”萧唐显然也听出了苏秦的话中有话,而且对方语气十分严肃,绝非一时之间的感触,而是经过多方面的深思熟虑而得,也就点头支持,“既如此,苏兄不妨稍等,待大人来后细细道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