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三节 乱!乱!乱!(1)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75 2006.11.15 13:04

    可是有些事情等你做过了发现不正确却已经没有回头的时候了,毛利百夫太有些沉郁的想道,但既然主公已经作出了决定,那自己也就只有尽心竭力辅佐主公完成他的心愿了。想到这儿,毛利百夫太毅然道:“主公,那您准备什么时候启动计划?”

  “嗯,我想尽快实施,堪察加和宝岛的情报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唐人在这两地上的驻军寥寥无几,我想我们能够在一周之内完成对这两岛的占领。”立原山川沉声道:“毛利君,国内一切准备就绪了么?”

  “回主公,移民已经经过了两次动员,所有东西都已经准备齐备,民船都全部调集到位,估计一次可以运送一万五千人到一万八千人,各种物资也都按照计划运送到码头,我们的情报人员也已经按计划潜入两岛,进攻和行动路线也都经过了多次模拟演练,只等您下达命令了。”

  虽然并不赞同立原山川的计划,但对于主公布置的任务毛利百夫太却从来都是不折不扣的执行,在预谋对堪察加和宝岛袭击之前,两人就军事占领两岛后所需要采取的后续措施也商量过多次,两人一致认定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将本土的大量无地农民迁移到这两地,以迅速巩固在这两地的统治,并且和人人口必须要超过当地唐人人数,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这两地牢牢控制在自己一方手中。

  “很好,时机已经成熟,该我们摘取这两枚熟透了的果实了。”满意的点点头,立原山川脸上说不出期待和向往,“拿下堪察加和宝岛只是我们今后漫长路途的第一步,我们和人必须为我们的后代子孙争取更多的生存土地和空间,这个目标永远都不能改变。”

  “卖报,卖报,最新的《帝国新闻》,帝国北方粮区大面积干旱歉收,部分地区绝收,北方灾情形势严峻!”

  “来啊,来啊,《每日快讯》,想了解最新的粮食情况,请看今天的《每日快讯》,五湖郡郡守常贵称五湖地区粮食大幅度减产已成定局,五湖地区今年将无法向帝都和北方供应足够粮食,欲知详情,请看今日《每日快讯》!”

  “佛道两家召开法会祈祷旱情早日结束,专家点评今年东大陆气候异常原因,并分析明年气候走向以及对明年农业生产的影响和及对策;缅地再度掀起开发热潮,全缅公路进展迅速,西北建设署署长苏民舜对外界宣称全缅公路延伸段有希望一直连通大陆南部商道,帝国商情一切尽在《商业周刊》!先生来一份么?一个银币。”

  “米兰人水军全面动员,倭人水军异动频频,大东洋海上形势变幻莫测,《大陆时报》今日为您点评大东洋形势紧张来由;三江战况依然激烈,西北军与三江军联手抗击马其汗人侵略;倭人首领立原山川称欲与多顿王国就新月半岛地位问题进行谈判,多顿王国驻帝国大使表示拒绝与侵略者谈判,具体详情请关注今日《大陆时报》!”

  虽然已经是盛夏已过,但帝都的天气依然持续高温,近百年来皇宫内从来不曾减小的隐龙泉泉水流量也似乎变得小了许多,严重的旱情已经影响到了整个帝都民众的基本生活,扇江虽然未曾断流,但流经帝都城内的河段水量比起正常年份下降了三分之二,不少依靠水上生活的大船不得不因为吃水过深而停航,甚至连城内一些画舫也不得不选择一些水深的河段停靠,而无法像以往那般四处游荡招揽客人。

  城内居民的用水也受到了一定影响,好在有扇江这条帝国的命脉流过,生活用水还是基本能够得到保证。毒辣辣的太阳似乎与前一个月没有任何区别,每天一起床太阳似乎便早已挂在了天上,没有一丝云彩,只有天上那轮金乌散发着无穷热力。河边的垂柳早已被炙烤得发黄,昔日的绿荫翠柳也失去了生机。

  河畔的茶楼上一早就呆满了被热气蒸熏得溜出家门的人们,摇扇挥袖,一些不那么讲究的人们甚至露出精赤的胸膛,唯有这河边似乎还能勉强感受到一丝凉风,这样日子干什么都是一种受罪,只有敞着衣襟躺在河边抱着茶壶牛饮似乎才能解去一丝暑热。

  “听说了么?河朔那边起了瘟疫,死了许多人,现在大量难民正在向帝都和南面涌过来,听说军队都出面封锁了通往东面的通道,唉,今年可真不吉利,什么坏事儿都扎堆了。”临江清茗居是扇江江畔一座颇有名气的茶坊,一楼多是些散客,或者等人坐的,二楼则是临江大堂,沿江几十米敞开,江风猎猎,暑意顿消,正是客人们谈天说地洽谈生意的好地方;至于三楼却是分隔开来的雅间,价格却是贵上许多,能上三楼的都不是些怕花钱的主儿,非富即贵,等闲人是去不了的。

  大堂里临江座早已满了,三三两两的客人们都有着各自的生意圈子和朋友圈子,一张低矮的织锦屏风外加一盆翠绿的盆景把桌与桌隔开,既不影响视线,又能起到心理上的隔离作用,一举两得。

  “你听谁说的?!要是真起了瘟疫,那可不得了!还记得咱们小时候那场瘟疫么?周围邻里街坊死了多少人?每天用马车拉出去的尸体都得堆成山,这些难民怎么都想着往帝都跑呢?可千万别让这些人流进帝都了。”吃了已经,鼠须男子哗啦一声收拢折扇,有些神经质的嚷了起来。

  “嘘”,瞅了瞅四周,打开话头的黄脸商人吓得脸都白了,赶紧低下头示意自己同伴小声点:“你他妈别在那儿瞎嚷嚷行不行?我这也是才听说的,谁知道是真是假?我不过是好心提醒你一下,叫你别再去那些勾栏院,听说现在勾栏院里都在河朔那边买些新鲜货色回来,要是沾染上这些时疫,有些几天之后才会发作,弄不好你也给染上,那可就真的命苦了。”

  “你少在哪儿吓唬我,勾栏院里的人就不怕染上瘟疫?”鼠须男子明显有些心虚,色厉内荏的吼道。

  “哼,你可知道河朔那边女人有多便宜?比平常奴隶便宜一般以上,换了是你做这生意的你干不干?何况又不是每个人都沾有瘟疫,人家不会选择么?”黄脸商人不屑一顾的撇撇嘴,挖苦道:“不过有些人运气不好,那可是走去就会遇上的。”

  脸色发青,鼠须商人嘴巴依然硬:“那大不了我这段时间少去这些地方就是了。”

  “是么?就怕有些人背不住诱惑,听说有那新鲜的清倌人,又忍不住涎着哈喇子屁颠屁颠跑去了。我可是听嫂子说,你几天没回家了。”黄脸商人毫不客气的戳穿自己老友的底细。

  “呃,大不了我从今天开始就不去好了。”鼠须商人气哼哼的把头扭在一边。

  “这可是你说的,别怪我没提醒你,沾上那瘟疫可是没救的。”黄脸商人大概对自己这位生意伙伴极不放心,又叮嘱了一遍。

  “不是说卡曼人占领了河朔北部的黑山和龙泉么?怎么又有瘟疫爆发了呢?”鼠须男子有意把话题转开。

  “哼,就是那些该死的卡曼人占领了黑山和龙泉,听说他们在黑山和龙泉大肆抢掠粮食,驱赶当地百姓,加上那些当地人不知道从哪儿听说帝都从江南运进了大批救灾粮食,又谣传五湖粮食丰收,所以这些人都一窝蜂的往东边和南边跑,现在据说河间和晋中也都乱了,到处都是难民,都伙同那些从龙泉黑山跑过来的难民想东向南迁移,大概是想寻条活路,商队根本就不敢往那边去,难民们见什么抢什么,太平教人大概真的要完蛋了,不像原来还勉强能够通行,现在他们根本控制不住形势,听说连河间府城里都一样被抢。”黄脸商人喟然叹道:“我和朱老二的商队在晋中城里也被洗劫了,还好人没出问题,要不那些家属还不得把给吃了。”

  “唉,想那河朔几年前还是咱们帝国数得着的好地方,怎么短短几年就变成这副模样了呢?”鼠须男子也有些感慨,“都是那些该死的太平教人,祸国殃民,把好端端一个河朔弄得这般光景,咱们的货源也断了,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再这样下去,咱们都只有讨口的份儿了。”

  “也不单单是河朔,现在哪儿不是一样?没听说么,五湖也一样遭灾了,今天的《每日快讯》还说呢,五湖粮食大幅度减产,这粮价保不住还得翻个滚儿呢。都说江南好,现在江南不也一样大乱,大殿下进江南了,米兰人又北上了,六殿下也占了金华,连那个才投降了朝廷的家伙不也是霸住了湖州么?这天真要乱了!”黄脸商人哀叹道:“这让咱们生意人怎么活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