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节 祸福

江山美人志 瑞根 4157 2004.09.14 08:37

    秋高气爽,湛蓝的天空穹顶犹如鱼鳞般的片片白云,一望无际的腾格里草原上正是草盛马肥的好时节。

  一只黄羊从斜刺里窜了出来,轻盈的跳跃着,其势迅捷如风,一晃便窜出几丈开外。

  “着!”一群骑马汉子卷起扬天的黄尘,蹄声雷动,紧随在后,显然是在追赶这只猎物,当先一名中年男子夹马紧追不舍,瞅得合适时机,猿臂轻舒,挽弓搭箭,大喝一声,箭如流星赶月,一闪即逝。

  黄羊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得就地一滚,壮硕的身体倒在草丛中,四条腿痛苦的抽搐着,中年男子背后早已冲出一骑,轻轻掠过猎物身旁,一个漂亮的蹬里藏身,一眨眼,那只足有七八十斤重的黄羊便被他擒在手中。

  “大将军,好箭法啊!”中年男子的身后的随从都大声喝彩道。

  “哎,老了,不济事了,比不得当年了。”中年男子一身戎装,深目短须,举手投足间自带一股大将风姿,虽然心中很高兴,但却丝毫不露于形色。

  为他拾回猎物的青年男子赫然就是无锋出道第一硬仗的对手----罗卑征东三勇士之首的库尔多,此刻的他比起几年前气度已是内敛了许多,只是一双鹰眸中偶尔闪露出的一抹神光显示出眼前这个男子更加成熟更加稳重了。

  “大将军此言差矣,大将军今年也不过四十出头,正是男人风华正茂创一番事业的时候,何来如此之言呢?”库尔多语气虽然充满尊敬,但却总有一股不屈的味道隐含其间。

  被称作为大将军的男子自然就是罗卑现任征东部的大将军贝桑,老练成精的他何尝听不出库尔多的言外之意,但心中暗叹,但却装出听不出弦外之音,眯缝着眼笑道:“库尔多,你这张嘴巴可越来越会说话了,本人整天被你捧得,恐怕再这样,哪一天连我自己姓什名谁都不知道了哇。”说罢,一阵大笑。

  库尔多自一年前由现任征西大将军屠答部调任征东大将军贝桑部的副将,到任后库尔多表现相当出色,无论是部队的训练还是例行的巡逻检查都搞得有声有色,作为主帅贝桑也十分满意。

  不过经过这一年多的接触,贝桑也发现了库尔多对几年前败在东南方的邻居李无锋手中十分在意,一直想找机会再会一会对方。但眼下罗卑高层已经和李无锋签订了互不侵犯的条约和一系列商务合作条约,双方的关系已经进入比较正常的发展期,要想让双方重启战端,至少目前还看不到这种可能。

  而且这几年来李无锋势力膨胀得相当厉害,已经远非昔日可比,特别是一年前又一举拿下了北吕宋,势力更是大增。他辖下地区经济发展也十分迅猛,商队源源不断的通过跨越整个腾格里草原的北部大通道向中西大陆倾销,也为罗卑人带来了一笔可观的关税收入。而且那个家伙还刻意交好本族上层贵族,征西大将军屠答曾多次在族中高层会议上提到立无锋的威胁,要求采取必要的应对措施,但都被众多贵族们坚决否决了。

  贝桑并不赞成屠答提出的限制李无锋势力的扩张,因为就目前情况来看罗卑人根本无力限制对方发展,除非主动挑起战争。但眼下李无锋除了和本族高层保持着良好私人关系外,西北商品大量流入腾格里草原也的确给本族百姓带来了方便,而数量更大的商品物资通过北部商道输入中西大陆给本族带来的收益也让贵族们更是舍不得放手,所以要想主动向李无锋发起进攻的可能性简直微乎其微。

  不过贝桑也并非象那些贪婪愚蠢的贵族一样认为李无锋就会是亲密可靠的盟友,他坚信这一点,只有保持强大的力量,李无锋才会尊重你,否则一旦他羽翼丰满而你又不具备与他一搏之力,除非你臣服于他脚下,那你就会随时小心他的致命一刀,应该说他现在是以一种警惕而又无可奈何的的心情注视着东南边这个邻居的发展壮大,但愿这个恶棍能把目标转向更加肥沃的东边,贝桑只能这样默默的安慰自己。

  正在思索着,却远远望见得一骑飞驰而来,看模样倒象是自己的亲兵,大概是有什么紧急军报。

  “报!大将军,巴罗纳城大酋长来信。”一个漂亮的翻身下马,亲兵跪伏在贝桑面前,呈上一件密封的信件。

  皱了皱眉,贝桑接过信件拆开,细细的阅读起来,信件内容并不长,只有一张纸,一览无余,看完信件的贝桑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飞身上马示意启程回驻地,便率先纵马疾驰而去。

  乌兰镇是东腾格里草原上一个不算大的集镇,它地处草原深处,向南距离跨越整个腾格里草原的北方商道还有三百多里地,向东距离莫特人的领地边境还有六百余里地。自从与李无锋签定和平协议和通商协定后,东腾格里草原也一天比一天热闹起来,大批唯利是图的唐族商贩不远千里深入草原,出售各种牧民需要的日常生活用品,比如茶叶、盐、布匹、武器以及首饰等,同时大量收购毛皮、皮革、马匹以及本民族的手工艺品。

  乌兰镇原本只是一个仅有几十家牧民定居的小村落,由于这里有一个不小的湖泊----乌兰湖,附近水草丰美,贝桑便改变了以往经常转移营地的做法,率领五千精锐的常备军进驻这里,有了这几千人马常驻,这里顿时热闹起来,商人们也瞅准了这一点,携带各种物资商品涌来,很快这里就发展成为一个小集镇。

  回到驻地,贝桑解下一身戎装,在案前又仔细的将大酋长的信件内容琢磨了一番,好细细的思索了好一阵后,才让人去通知自己的副将过来。

  “大将军,您找我?”库尔多仍然是一身轻骑劲装,踏进大帐行了一个军礼。

  “唔,你看看吧。”随手将信件递给斗志昂扬的副手,贝桑若有所思的玩弄着桌案上的玄玉镇纸。这是一个经常来往于唐河帝国中原的商人知道素来仰慕唐河文化专门送给他的,原本他从不收受商人们的礼物,但这镇纸的确做工细腻讲究,上面还雕刻有罗卑人最崇拜的鹰形图案,况且这也不过是书房用物算不得什么贵重物品,推辞一番后,他也就收下了。

  玄玉镇纸透过手心传来阵阵凉意,贝桑觉得很能使自己保持清醒冷静,尤其尤其是在自己考虑重大问题的时候,更是让自己的心神慎密许多,所以在思索考虑问题的时候,他最喜欢将此物拿在手玩摩。

  库尔多接过信函立即认真的阅读起来,信函的内容马上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一连将信函反复读了几遍,他才将信交回给主帅,抬起头来望向贝桑:“大将军,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笑了起来,贝桑揶揄道:“怎么,还要先考较一下本帅?”

  库尔多赤黑的脸膛一红,连忙道:“大人言重了,小将只是想得知大人对此事的看法。”

  “嗯,先不说我的想法,你先说说你对这件事的看法。”贝桑笑着摇摇头道。

  点点头,库尔多梳理了一下自己脑海中的思绪,这才启口道:“小将认为这件事情其实是一件大好事,既然大酋长也赞成,我们自然应该遵循上面的意见,纵然不明着支持,但也可以暗中告知对方可以按他们自己的计划行事,毋须顾忌我们。”

  贝桑面无表情,对库尔多提出的看法不置可否,只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西域诸国建立联合军队的目标不外乎针对我们或者李无烽,既然他们主动来向我们寻求理解和帮助,那说明他们的目标肯定是李无锋。他们眼下感受到李无锋的威胁日趋增大,所以才会一力要求建立联合军队来应对可能变化的局势。小将在想既然西域诸国有这个心,咱们大可促成他们,对李无锋的扩张也是一个牵制,先将始终认为李无锋这个家伙迟早会与我们罗卑人的利益发生冲突,此时能够为他培养一个敌人,也是一件好事。”库尔多有条不紊的分析,其中一些想法也很有道理。

  “而且小将还在想,也许西域诸国并不仅仅只想一直采取防御态势,也许有机会他们还想改变现在这副被动防御的局面呢。”说这番话时库尔多显得有些犹豫,大概是自己也没有多大把握和依据。

  贝桑依然没有搭腔,手中的镇纸翻来覆去,但明显也在思索库尔多的意见和看法,尤其是库尔多最后两句话更是他所担心的。

  “你认为咱们应该支持西域诸国组建联合军,让他们对李无锋的势力扩张有所牵制?”良久,贝桑才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是的,小将认为我们应该大力支持,若是顾忌与李无锋签定的协议,可以暗中支持。”库尔多的语气坚决有力,看贝桑依然没有表明态度,他又道:“莫非大将军是担心西域诸国建立了联合军会对我们产生威胁?小将认为这不大可能,首先我们生活在大草原上几乎都不定居,他们对我们的百姓产生不了多大危害,另外即便是他们建立了联合军恐怕能不能应对李无锋的威胁都还难说得很,更不用说来危及我们了。退一万步,若是他们真敢拒缴每年的贡金和物资,咱们大可联合李无锋教训教训他们。不过我相信他们还不至于这么愚蠢,要知道李无锋胃口可大得很,无论土地、人口还是其他都是来者不拒,我们不过只是要他们按时缴纳一定的钱财物资罢了,这两者的区别可是很大的啊。”

  说完这番话,库尔多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终于点了点头,贝桑脸上却露出一丝忧色,沉吟了一阵,似在考虑措辞,才道:“我倒并不担心他们会对我们产生什么威胁,毕竟力量悬殊和地理环境差异以及民族习性原因,他们始终属于被动一方,我倒是有点担心``````”

  说到这儿,摇了摇头,还是未把最后一句话说出来。

  “大将军担心什么?”库尔多十分好奇,他知道贝桑能与征东大将军并称罗卑人的两大将帅,绝非浪得虚名,他调任至征东部临行时,相当于半个师傅的屠答也告诫他贝桑智谋并不下与他本人,在有些方面还超过他屠答自己,当然这也许有点抬高贝桑,但也由此可以看出贝桑的能力。

  “我更担心的是这次西域诸国搞的这个联合军会不会给一直在寻找机会的李无锋一个借口呢?”贝桑半眯起眼,把目光望向大帐外的远处,“就如你所猜测的那样,西域诸国此时想要重新组建联合军,那肯定不会无的放矢,一定有其现实目的,也许会与李无锋一方发生冲突,我很担心打虎不成反被虎噬啊!”

  “大将军您会不会有些过虑了?李无锋现在把重心全都放在了东面,根本没有多余精力来顾及这边,这北吕宋现有的力量要想做个什么恐怕有些困难,实在不行,到那时,咱们也可以想李无锋明确提出要求他不得干涉西域事务,西域事务有我们来统管,我想李无锋应该不会四面树敌吧。”库尔多胸有成竹的道,“另外,哈依巴尔也是一个老狐狸,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不会轻易下手,他自己也应该会考虑清楚的。”

  不为人察觉的微微摇了摇头,口中却道:“既然大酋长的命令都已经下来了,我们当然要遵照执行,库尔多,你多派人注意了解情况变化,咱们就静观其变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