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节 婚事之争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819 2004.04.19 15:11

    “那就多谢大人了。”夏洛蒂有些羞涩的嫣然一笑,真可谓回眸一笑百媚生,这一笑直把那无锋勾得三魂出窍,六魄归天,张大嘴巴口水已将胸前的锦衫湿透,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想不到平素这等端庄的女子的随意一笑居然有如此煽情的魔力,令也算久经风浪的无锋也为之目夺神迷。

  心里恨不能将面前这二女搂在怀里肆意轻怜蜜爱,但也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饭要一口口吃,事要一件件办,慢工出细活儿,心急吃不得热馒头,这几句话绝对不假,无锋一边告诫自己,一边收拢心神,心中暗叹这夏洛蒂果然有股子狐媚味儿,连自己险些出丑,这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妙人儿,自己可得好好花些心思把她弄到手。

  “见过母亲。”随意的一行礼,司徒玉霜便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她有些疑惑的打量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同父同母的哥哥司徒朗,怎么今天他来得如此早,而且脸上总有一丝压抑不住的兴奋之情似的呢?

  怀疑的目光在司徒朗的脸上一转又回到自己母亲脸上,母亲白皙的脸上仿佛总有一股股淡淡的忧郁味儿,不过今天她似乎有什么心事。

  “母亲,您今天招女儿来有什么事吗?怎么九哥也在这儿?”司徒玉霜其实对自己母亲并没有多深的感情,从一满月就有专门的乳母伺候抚养她,长期的宫廷生活,让她将自己的感情藏在了最深处。

  “当然有事,母亲叫你来就是有事要告诉你。”没等上座的中年贵妇说话,有些心急的司徒朗先开了口。

  “母亲和我谈事,关你什么事?怎么你也在这儿呢?”司徒玉霜隐隐感觉有什么不合自己心意的事将要落在自己身上,语气也硬了起来。

  “霜儿,怎么这样和自己的哥哥说话?今天叫你来,是有事和你商量,你父皇见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给你考虑婚姻大事了,所以给你物设了一个合适人选,叫我先来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中年贵妇微微蹙了蹙眉,但还是心平气和的道。

  司徒玉霜心里格噔一响,“谁?”

  “就是我上回和你提过的李无锋啊,他前天在早朝上已经被父皇晋升为帝国最年轻的公爵,又兼任了北吕宋的总督,是父皇现在最器重之人,现在还未婚配,实在是妹子你最合适的夫婿人选,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司徒朗丝毫不掩饰自己赞同的看法。

  “他?!哼,我看是朝中这些大臣们昏了头,居然会同意他兼任那北吕宋总督,那北吕宋还不成了他的私人领地?父皇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难道就看不出这个家伙的野心?不用说了,我是绝不会嫁给他的!若是父皇想用联姻来笼络他,不是还有十七妹嘛,她现在不也是出落得亭亭玉立,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啊,若是年龄差一点,可以让那个家伙等个半年嘛,我记得十七妹好想就是今年满十六岁啊,反正我是绝不会嫁给这个家伙的。”司徒玉霜面沉似水。

  “妹子,这可是父皇他老人家的意思,恐怕由不得你,其实那李无锋有什么不好?人长得玉树临风,一表人才,而且年纪轻轻已经屡次为帝国立下大功,战绩彪柄,现在才二十出头就已经被封为公爵,出身也是士族,又是帝国三大节度使之一,怎么就配不上你呢?”司徒朗强忍住不满劝道,他实在稿不懂为什么自己这个妹妹会对李无锋这个家伙有这么深的成见?但他却知道若是李无锋成为了自己的妹夫,那渴望登上帝位的自己这一方将放上一颗重重的砝码,就算是那些见风使舵保持中立的家伙们也得考虑这李无锋加盟自己这一方带来的影响。

  “父皇的意思?我记得我在成年礼时,父皇曾当众答应满足我一个愿望,我就说过希望我的婚姻大事由我自己作主,父皇也当众答应了我,当时好象九哥你也在场啊?怎么你的记忆就这么差?还是堂堂帝国皇帝说过的话也不算数?”司徒玉霜面带嘲讽之色,反问道。

  司徒朗有些尴尬,他当然清楚的记得几年前自己这个妹妹在成年礼的时候想父皇提出的愿望,因为根据司徒家族的习俗在家族子弟成年时可以向长辈提出一个要求,只要合理,都应该得到满足,于是当时父皇便一口答应了她不干涉她的婚事,她的婚姻由她自己作主。她的这个愿望令当时在场的许多客人都大吃一惊,因为根据唐族人的习俗,女孩子的婚姻大事都应该由自己的长辈作主,但皇帝陛下的金口当然比习俗更具效力,于是司徒玉霜为自己争取到了婚姻自主权。

  “这个,此一时,彼一时嘛!更何况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啊,九哥也是为你好,毕竟在咱们帝国中要找出一个配得上你的人确实不容易,李无锋的条件本来就够好,这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啦。”司徒朗只得掩饰的笑着解释。

  “哼,我的婚事我自己会考虑,你打的什么主意我还不知道?”司徒玉霜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自己哥哥。

  “霜儿,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虽然我和你父皇答应不干涉你的婚事,但自己也的为你自己的婚姻大事想一想吧,我听你父皇和朗儿都说这李无锋各方面条件都不错,这么年轻就是公爵身份了,应该配得上你,你也不要太挑剔了。”中年贵妇知道自己这两个儿女感情很好,所以并不在意他们的争吵。

  “母亲!您长居深宫,外界的情况你根本就不了解!那李无锋年纪轻轻,却野心极大,手段卑劣,根本不把帝国中央放在眼里,又善于见风使舵掩人耳目,我看什么手段也阻止不了他攫取权力的yu望,女儿敢断言,即使随便让哪个皇家公主嫁给他也压不住他的野心,父皇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再加之女儿对此人印象极差,所以我绝不会去当无谓的牺牲品。”司徒玉霜的话可谓一针见血,若是李无锋在场,恐怕也会不寒而栗。

  司徒朗一听自己妹妹话说得如此绝烈,心中已是暗暗着急,若真象她那么说的,父皇也无法强迫她下嫁给李无锋,必然会另外选择皇家女性中人,那十七妹便是最佳选择,而那十七公主年龄虽还不满十六岁,但却人小鬼大,心眼儿灵动,不是个省油的灯,最要命的是那十七妹的母亲与老七的母亲是亲姐妹,关系自然要深一层,父皇若真是定了让十七妹下嫁给李无锋,那岂不是白白给老七添风助势,自己本来势力就比不上老七,这不更差得远?

  不行,绝对不行!绝对不能容忍这种情况的出现!司徒朗心中暗自决定,无论如何也要防止形势向这方面发展,能做得好自己妹子的工作自然好,若不行,也得让杜绝那种情况的发生。

  “我说妹子,这话也不要说那么绝对,你连人家李无锋的面都没有见过,怎么能凭一些道听途说的消息就下断言呢?听九哥的,再好好考虑考虑,最不济你也要见人家一面在说嘛。再说父皇也没说非要让你嫁给他,见个面,交个朋友也不错嘛,你说是不是?”司徒朗脑子里一面飞速的打着主意,一面和颜悦色的劝说自己这个脾气倔强的妹妹。

  “是啊,霜儿,你哥说得也有道理,先见见面认识以后再说嘛,我们也没有强迫你要嫁给他,你父皇和你哥也是为你好,你多考虑考虑再做决定吧。”中年贵妇也劝自己女儿。

  “唔,母亲,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我自己会考虑的,好了,我先回去了。”有些不满的睖了身旁的司徒朗一眼,司徒玉霜起身向自己母亲行了一礼,飘然而去。

  “郎儿,你是不是与这个李无锋关系很好?”中年贵妇玉面上浮起一丝疑惑,瞅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司徒朗有点心虚,连忙解释道:“只是一般朋友,不过这李无锋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连父皇也很看重他,我也是为妹妹好,想凑成这件好事,母亲你有机会也多多劝劝妹妹吧。”

  话音刚落,司徒朗便起身,他回去还得仔细筹划筹划,有些事情得未雨绸缪,早作准备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对了,时间也不早了,母亲,我也该回去了,您要多保重身体,没事可以多出宫去转一转吧。”

  有些忧愁的望着自己这个业已成年的儿子消失的背影,一抹愁思又悄悄爬上了中年贵妇的额际。

  帝国文教卫生大臣魏忠行的宅邸位于南六区的回归大道上,这一带不算繁华,但位置适中,距离南区内的几个大型的私人藏书馆都不远,环境也不错,许多帝国官员都选择这儿作为自己的宅邸所在,魏忠行就是其中代表。

  无锋乘坐马车来到回归大道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虽然已是祭春将近,但街上的行人小贩依然很多,好在路途并不远,无锋一行还算顺利的到达了目的地。

  由于有了在庆阳遇刺的经历,卫队的对无锋外出公务活动的警卫也严密了许多。尤其是在这帝都里人生地不熟,更是让卫队的士兵们加倍小心,宋天雄亲自率领十名近卫开道,而马车两侧也各有八名卫队士兵保护,断后的则由顾登云率领十名卫队士兵负责。秦霜影和顾云凤也都女扮男装,化装成两名贴身近卫,与无锋同乘一辆马车,一左一右护卫着无锋。象这种出席正式场合的宴会,无锋知道必须乘坐马车前往,而且还得按帝国的习俗身着唐族长衫正装。

  由于邀请贴太多,令无锋对在秩序安排上十分作难,经过反复考虑权衡轻重后,决定首先参加文教卫生大臣魏忠行的家庭宴会。魏忠行是帝国朝中多年老臣,论资格仅有帝国农政大臣秦跃东可堪相比,而且他所管理的文教卫生部门也并非什么要害部门,所以与朝中各大臣关系都不错,而且他本人也十分开明,即使各个皇子们对他也十分尊敬,选择他作自己出席帝都社交场合的第一步可以避开各方势力的矛盾指向,从而有利于自己在帝都内的生存。

  无锋在建立西北大学和西北军事学院时经过帝国军事学院院长威廉姆斯公爵介绍结识了他,几次见面下来,感觉谈得比较拢,老头子也十分满意,在筹建西北的两所学院上大力支持,无锋也知道这老头子十分清直,所以多次送上礼物也只是一些自己想法通过来往商人带来的西大陆和中大陆文化界的一些学术著作,大得老头子的欢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