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节 疗伤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576 2003.11.12 14:54

    就在无锋拔刀迎击空中的袭击的时候,地面也是风云突变。

  原本潜伏在路旁的一道身影也悄然而至,刚发现情况不对的两名卫士尚未来得及发出警报,便在绿色身影举手投足间倒了下去,伴随着他们只是嘴里吐出的大口大口的血块。

  绿影一晃便到了马车跟前,只见她弯腰屈背,隆起的背部衣衫“哗啦”一声脆响,紧接着“噗噗”两声轻响,从那白皙诱人背部飞射出两道黑影,一闪即逝,直奔马车上的无锋而去,而此时的无锋正全神贯注的迎击来自空中的致命一击,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下面发生的一切。

  眼看两道黑影就要击中无锋,另一道身影恰到好处的堵了上来,吴钩荡起阵阵光芒,将一道黑影磕飞,而另一道黑影却诡异的突破了吴钩划出的光圈,深深的扎进了那个身影的腰际。

  绿色身影见刺杀任务失败,身形一屈一伸,从扑上前来的卫士的包围中跃过,在空中再一扭身,一式“飞燕入林”,轻盈的身形一闪便飘出几丈,眼看就要消失在人群中。

  而此时的击退空中袭击的无锋也发现了地面的异常,替自己挡下暗器的秦霜影已经倒在了车辕旁,见此情景,无锋怒不可遏,大吼一声“哪里走!”,面色一红,右手遥空一击,一股沛然无匹的劲气直奔在空中滑行的绿影袭去。

  只听得闷哼一声,原本在空中飘逸的身影滞了一滞,顿时萎顿了下来,眼见就要脱离包围圈却又落在了包围圈内,落地的身影尚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如狼似虎的卫士们已经将几般兵刃牢牢的架在了她的颈上,半点也动弹不得。

  发出一击的无锋脸色刹那间由暗红变得苍白,嘴角也浮起一丝血迹。原本接空中刺客的凌空一击就消耗了大量内力的无锋,紧接着又强运三阳真气发出惊天一击,实已经到了人去楼空的境地,身形也有些摇晃不定。

  随后赶到的陆平一见大惊,“大人,您受伤了!”

  “我没事,你们先去搜捕刺客。”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无锋深吸了一口气,连忙上前与云依一起抱起已经昏迷的秦霜影。陆平一边安排人保卫好无锋一行,看到宋天雄已经跑了过来,这才放心的给宋天雄招呼了一下,率领手下向西南扑去。

  “师姐!师姐!”云依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就这一会儿,秦霜影的脸色已经变成青灰色,双目紧闭,牙关咬紧。无锋赶紧一搭脉,感觉到还有微弱的跳动,稍稍松了一口气,急忙命令卫士们送云依和秦霜影返回自己府邸,自己也跟在后面,在卫士的簇拥下迅速向自己的府邸撤去。

  躺在床上的秦霜影已完全陷入了昏迷状态,从裸露的皮肤来看,身体也有些发青,郎中们正忙着搭脉检查伤口,腰间的衣衫已经被撕开,露出伤口,原本洁白如玉的肌肤已经发黑,伤口正汩汩的流出腥愁臭的黑水。

  “怎么样?”无锋神色严肃的望着会诊结束的郎中们,心情也略略有些紧张。

  “大人,老朽和同僚们经过仔细分析,发现秦小姐现在的状况十分奇怪。”回答的是庆阳府最有名气的大夫魏康,“看情况秦小姐是被这枚镖形暗器击中受伤,这枚暗器上涂有西域沙漠中最为歹毒的鬼蜮涎,按理说中者,毒性会很快由伤口的血液中流入心脉而使受伤者死亡,根本不可能维持到现在,可秦小姐现在生命虽然垂危,但脉象始终没有停止,这使老朽和同僚百思不得其解。不知秦小姐原来是否服用过什么具有抗毒性的药物或宝物?”

  无锋也不知道秦霜影是否服用过什么东西,正无法回答,一旁泪眼婆娑的云依接上话回答:“我和师姐都曾服用过本派的雪山冰莲,还有上回管姐姐她们也给我和师姐服用了几颗华仲景先生用千年参果炼制的丹药,不知是不是这个缘故?”

  “哦,原来如此,冰莲本身就具有祛毒功能,千年参果乃世间罕见的天材地宝,再经华大师的炼制,当然非同凡响,难怪秦小姐会能抵抗得住如此歹毒的毒镖。”白胡子郎中恍然大悟。

  “魏先生,那秦小姐的毒伤就应该不碍事了吧?”无锋强忍不耐烦的心情问道。

  “大人,话不能这样说。秦小姐中的乃是天下毒性最大的几种毒之一,这鬼蜮藏身于沙漠深处,本来就十分少见,而且其行动速度极快,反应灵敏,又能喷出涎毒,普通人根本无法近身,很难活捉到,要要想取其涎毒就更难了。秦小姐虽然身具抗毒性,但这鬼蜮涎毒性实在太厉害了,对秦小姐能否熬得过今晚,老朽也无把握,如果能挺过今晚,秦小姐也许就能没事,就怕她``````”魏康也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听到魏康如此说,一旁的云依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坐在这儿,没有一点办法?”无锋双眉紧锁沉声问道。

  “大人,老朽已经尽力了,实在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魏康也看出眼前的节度使大人对这个女护卫十分看重,口气也一点不象往常那样平易近人,但他也爱莫能助。

  “这我不管,你们既然是郎中,总得给我想出一点有用的法子来。”无锋的脸色阴沉下来,语气也开始变得冷漠。

  “大人,可这实在有些强人所难啊,药医不死病,老朽实在没有其他方法可想啊。”魏康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无锋的脸色,双手紧搓着。

  “魏先生,大人的意思是看你们再好好研究研究,能不能找一个更好的办法,总不能就呆在这儿无所事事啊。”闻讯赶来的花玉眉与管莹莹、鹿纤纤、狄蕾娜在看望了秦霜影后,出来见无锋有些焦躁不安,连忙打圆场。

  “花小姐,这鬼蜮涎若真能随意解,那它就称不上天下至毒之一了。”魏康感激朝解围的花玉眉苦笑了一下解释道。

  “那除了用药物解毒还有没有其他法子呢?”花玉眉略一思索问道。

  “其它法子?”魏康反问了一句,焦枯的面颊挤在一起,显然是在认真思考这个提议,好一阵后才回答:“秦小姐是练武之人,如果能让她清醒一些,自己运内力排毒,或许有一定效果。不过现在秦小姐现在昏迷不醒,须得有内力高深之士在她丹田之处用外力助她先行运行周天之气,促使她自身内力自动运行才行。但这个方法是否有效,老朽也不敢说。”

  “死马当成活马医,现在也只有这样了。”无锋当即作出了决定,“云依,你母亲呢?快去请她过来帮忙!”

  “我母亲昨天去金州了,我方才已经让派中人快马去金州寻找去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云依低声回答。

  “那你去助你师姐一臂之力,如果不行,就让我来。”无锋也知道此时不是商量的时候,直接安排。

  屋内,两支硕大的蜡烛将房间里照得如同白昼,秦霜影躺在大床上,依然一动不动,除了略微起伏的胸脯,看上去已没有一丝生机。云依盘腿坐在师姐的面前,轻轻解开她的下裳,露出她的脐部,圆润的肚脐在灯光下显得更加可爱,虽然肤色有些发青也掩盖不了那一份诱人。

  丹田位于脐下三寸之处,乃是人身大穴之一。云依又轻轻将秦霜影已经解开的下裳向下拉,露出小腹到会阴之间更大一片肌肤,几丝淡淡的毛发调皮的挣扎了出来,似乎连那隐藏在更深处的禁地也隐约可见。

  可屋里的人根本没有这一份心情,花管几人站在床边密切关注,而无锋则烦躁的确在门边走来走去。云依深深吸了一口长气,将右掌覆上秦霜影丹田之处,一股清凉的内劲迅速度入秦霜影体内。

  无锋也停下步来,背负双手,远远的察看情况。

  时间过得似乎也慢了起来,直到汗水悄涌上云依的额头,度入秦霜影体内的真气犹如石沉大海,丝毫没有声息。云依咬紧牙关,一阵阵催发真力,汗水已经将她身上薄薄的丝绸衣衫浸透,那紧贴在身上的薄衣更将云依那魔鬼般的健美身材暴露无遗。

  眼见云依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锋知道她的努力已经失败,他示意旁边的几女将云依扶下床,自己坐上去,默运三阳真气,然后将右手按上秦霜影小腹,一股浑厚无匹的温暖真气犹如山洪爆发般涌入秦霜影体内。无锋知道这第一下是最重要的,一旦失败,后面可能就更加困难。所以他倾注了全力,在潮水般的外来真气的带动下,秦霜影体内原本死气沉沉的真力也慢慢有了反应,被缓缓的推动起来。

  无锋不敢懈怠,连续运力,一股股真气一浪一浪涌向面前少女体内经脉之中,渐渐地,在外来力量的推动下,少女体内的真气也逐渐集结起来,并随着外力推动开始运行起来,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

  床边的几女惊喜的发现,秦霜影裸露的伤口,毒液排除也大大加快,原本青灰的脸色也逐渐红润。

  终于,一声痛苦的呻吟从昏迷的少女口中发出,原本紧闭的双眼,也渐渐睁了开来。

  “啊!”刚从昏迷中醒来的少女,就发现自己身上有些不对,全身无力,更加令她又羞又怒的是她发现自己下裳半解,面前这个男人的大手居然放在自己作为一名女孩最隐密之处。饶是她对面前这个男子再有好感,也不能容忍他在未经自己同意的情况下作出如此逾越的恶行,也不顾可能春guang外泻,顺势一记强力弹腿。可怜的无锋,尚未来得及开口询问,便被这一记凶狠的粉腿直接踢到了床下。

  请继续投票、评论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