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节 表演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097 2004.11.24 08:35

    直到拉莫首相的身影完全消失,一个纤秀的身影才悄悄的闪了进来,俏丽的脸蛋上却有一丝疑惑:“锋哥,你不是答应了别人一定要将阿尔泰的小王子留为人质吗?为什么又让对方选择另外一个条件呢?”

  “哼,我为什么要留下那个小王子?也许在阿尔泰心中还有价值,但在他的两个哥哥心目中恐怕早就是眼中盯肉中刺了,巴不得我们把他留作人质,最好能激怒我们好将这人质宰掉,那才断绝后患遂了他们的心愿,对我们能有多大好处?若是将山柱的师团驻守在贝加人的要害之处,那贝加国的一切均在我们掌控之中,我们何须去求别人,只有他们来求我们。”无锋眼中涌动着阵阵寒光,一边却顺手将少女拉进自己怀中。

  有些不适应在这种场合下与自己爱郎亲热,虽然周围并无其他人,少女脸微微有些发红,轻轻挣扎了一下,但见爱郎毫无放手之意,也就只好由他,身体一斜便倚进无锋的怀中。

  “那对方请你帮忙,你又答应了对方,这岂不是悔诺?”少女虽然依偎在无锋怀中,但脑子仍然在想方才的事情。

  “悔诺?谈不上吧,他希望我能把他弟弟留下,我答应他尽力而为,似乎他也并未给我们带来什么比较现实的优惠条件,我现在让山柱的步兵师团驻扎在贝加国内,客观上不还是帮助了他,我可以答应他如果有需要,他可以使用山柱的步兵师团,但前提是他必须与我合作,否则,王位一定不是他的。”无锋脸上柔情万种,一边嗅着少女秀发上荡漾着的丝丝幽香,一双魔掌也不老实的悄悄滑进少女的绣袄内。

  羞涩的扭动着傲人的身躯,少女显然对自己爱郎不择地点的亲热感到不能接受,鼻腔里发出诱人的娇吟,“锋哥,别在这儿,我们,我们回卧室吧。”

  檀口吐出最后一句话,少女的脸已经羞得绯红,一颗臻首也躲进爱郎的怀中,虽然早已是春风几度了,但少女始终无法完全放开自己,这让无锋在遗憾的同时也品尝到一丝与众不同的婉转风情,抬臂一手横穿少女的双膝,一手揽住少女的腰际,抱起少女便向大门外走去,羞的少女嘤咛一声,将头赶紧深埋,深怕被房门外的近卫们看到自己的羞态。但近卫们对这一幕似乎视而不见,也许早就见惯了自己主子的这种风liu手段吧。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半阙凄伤迷离的《满庭芳》在姚莲那魔幻般的演奏手法下缓慢的舒泻开来,再配合着抑扬顿挫的琵琶和悠扬婉转的和唱,立即将在座的所有人代入了一个空灵脱俗的凄美境界,无论是坐无锋左侧的萧唐、苏秦,还是坐在他右边的克鲁夫和拉莫二人,都立时被吸引住了,无锋也有些沉醉于这让人忘却凡间俗事的词曲中,一刹那间,一股无名的感伤甚至涌上他的心头,连他自己也颇感惊讶,也许这就是音乐艺术的魅力所在,无锋默默的想到。

  倒是一直坐在无锋身边的青年大汉似乎并未为这绝妙的表演所打动,有些烦躁的心绪充斥在大汉心中,在他看来这等卿卿我我无病呻吟的词曲简直毫无欣赏性可言,但转眼一看在座众人无不陶醉于其中,他也只有按捺住性子,硬着头皮听下去。

  无锋很快边注意到了青年汉子的不耐烦,嘴角微动,“库尔多将军,我看您好象并不太喜欢姚小姐的表演啊?”

  “不,李大人说到哪里去了,既然姚莲小姐名满天下,那她演奏的曲子自然是好的,只是库尔多久居草原荒僻之地,更喜爱我们自己民族的东西。”青年汉子便是罗卑人征东大将军贝桑派往西北希望能与无锋协调几方关系的特使他的副手库尔多。

  接受任务的库尔多星夜兼程赶到庆阳,却被无锋软拖在庆阳,始终不见对方的面,让库尔多气得牙根发痒,直到无锋与吕宋和贝加国的谈判圆满结束后,无锋阵才轻描淡写的接见了对方,此时此刻,木已成舟,面对对方强势逼人,再加之对方站稳了道理,在无锋锋利的外交辞令下,库尔多显得无言以对,原来直到这时,库尔多才发现自己原来准备好的说辞在对方面前显得那么虚弱不堪,饶是他百般不愿,但也不得不接受这苦涩的现实。

  说实话,无锋到真还有些欣赏自己旁边这个青年罗卑汉子,虽然对方看上去相当粗豪,但无锋还是敏锐的发现对方在豪爽的外表下有着一个心思慎密的头脑,面对自己咄咄逼人的威势,对方虽然也表露出了适当的愤怒,但却始终保持着冷静的情绪,反倒是主动来找自己要求就西域局势的变化作讨论,这让无锋也感觉到罗卑人中的确有不少人才。

  其实库尔多也并非无锋想象中的那么沉稳大度,李无锋将自己软泡在庆阳,这边却瞒着自己一方不动声色的将另外两方的谈判一举拿下,等到自己入场时,早已是曲终人散只有观看的份了,虽然是万般愤怒,但自己主帅贝桑将军的话言犹在耳,眼下自己一方没有来得及做好打大仗的准备,临时动员的力量也不足以应对如果和西北李无锋一方撕破脸兵锋相见带来的后果,况且族里的大酋长和贵族们会不会同意和李无锋翻脸他们也没有丝毫把握,所以他只能忍耐。

  纵然李无锋霸道蛮横,但他也不愿冒与自己一方完全交恶的风险,抓住这一点,库尔多勉强让对方同意了不再追究楼兰人的责任,并保证在贝加的驻军不超过一个师团的兵力,以保持西域诸国力量的勉强平衡。但库尔多也知道建立在实力不平衡上的协议其实比废纸强不了多少,谁能预料对方会在什么时候改变主意撕毁协议呢?唯一的办法也只有想办法尽力增强自己手中的力量而已。

  就在抬下这二人思绪万千时,台上的表演也进入了高潮。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没有鼓掌拍手,有的只是叹息叫绝,萧、苏二人更是摇头晃脑,尽显文人本色,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连无锋也对二人的表现摇头不已。

  透过薄薄的面纱,女子一边抚琴仔细打量观察台下几人,坐在正中的那个挥洒自如的青年自然就是名扬帝国号称西北王的传奇角色李无锋,他左侧两个文人打扮的男子应该就是李无锋手下两个得力臂助,这二人本身听说本就是文人出身,尤其是那苏秦更是出身江南望族,对这等风雅之事自是喜好,最边上那个色迷迷的矮胖男子大概就是庆阳的父母官那个叫莫伦的家伙吧。

  但李无锋右侧三人又会是什么人呢?看上去应该地位不低,能够出席这等场合,但看上去似乎和李无锋关系也并不太密切,但李无锋却又对三人相当客气,这三人会是来自何处的客人呢?

  那个英气勃勃的男子一股剽悍的气息油然外露,头戴的皮帽样式不象是帝国内地的风格,倒有些象是来自游牧地区的味道,难道这个家伙是来自的北方大草原上的人?那两个便装男子委实无法判断对方身份,似乎这二人也难得有多少话语,偶尔有一两句也是用唐语交谈,简短的几句话要想分别出对方的口音,实在不太容易,但她可以肯定这两人也应该不是来自帝国内,因为两人的口音明显带有那种奇怪的外来音调,这种音调能让人把他们与长期生活在唐河内地的人的口音分别开来。

  一曲既终,按照惯例,蒙面女子和自己的配手们悄然从后门退出,任凭台下的几人眼神百般渴求也丝毫不动摇,已有经验的无锋也懒得多作挽留,望着悠然而去的一行人,他的眼中却是疑色更浓。

  看不出这女人还真有些耐心,难道她会不对自己身边几人的身份感兴趣?不可能,虽然她的表演尽善尽美,但早有准备的无锋还是通过仔细观察发现了对方眼光在不经意间掠过自己右侧三人所作的短暂停留,而对自己左边三人的注意力却少得多,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对方认识或者知道左边三人的身份,但却对右边三人更感兴趣,这又说明什么问题呢?

  无锋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这些事情就用不着自己去操心了,内政部门和安全部门自然会关注这一切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