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喜讯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10 2005.01.04 09:14

    “会有机会的,姐姐现在不是去庆阳吗?他既然是帝国西北军政节度使,估计应该长期呆在庆阳吧?姐姐若是有意,大可登门拜访,以姐姐的人才,那个家伙肯定会相见恨晚的。”林月心微微一笑,淡淡的回答道,“不过听说这个家伙有些风liu啊,姐姐小心别被他骗了倒是真的。”

  索菲娅脸上一阵发热,幸好还有面纱遮住,朗声一笑遮掩自己的尴尬:“妹子说哪儿去了,姐姐不过是对这个李无锋的事迹有些感兴趣罢了,人家是堂堂帝国封疆大吏,怎么会可能与姐姐这等寻常人见面呢?”

  “姐姐毋须妄自菲薄,虽然我不清楚姐姐的真实出身,但我能感觉出姐姐不可能只是一个商人世家小姐吧?”林月心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似要透过那薄薄的面纱将对方的心看透。

  “哦?妹子为何这样认为呢?”索菲娅心中一震,虽然也知道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对方可能会对自己的身份起疑,但对方的身份何尝不令自己生疑,这样互相顾忌,也许就这样拖过去了,没想到对方居然直截了当的就把自己身份问题挑开了。

  见对方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林月心心中更是肯定,玉腕轻摇,捋了捋颊边的飘落下来的秀发,浅笑着道:“其实即便是姐姐带了面纱,但以姐姐举手投足流露出来的绝世风姿,任凭谁也能看出姐姐不可能是什么普通商人出身,何况妹子和姐姐也算同行同宿这么久,这点眼光应该还有吧?”

  “呵呵,妹子眼光还真是犀利啊,姐姐带了面纱不过是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至于你所说的什么身份非同寻常,那有些言过其实了。” 索菲娅对对方怀疑自己身份一事并不惊讶,她并不是一个善于掩饰自己的人,对方同样也不是,几天来的亲密接触已经让二女相互熟悉了许多,虽然还不能完全确认对方的身份,但可以肯定的是双方的身份都并非自己随身携带身份证件上所注明的那样。

  “哦,那倒是妹子我多心了。”对方的不置可否同样也未让林月心感到奇怪,各人都有各自的生活天空,就像两条并行的道路,没有机缘也许永远都不可能交汇到一起,林月心在这一点上看得很开,她也深信对方与自己有着同样的感觉,若无缘分,又如何能在鹧鸪关这等小镇客栈中相遇,人人都有各自不得已的苦衷,自己何尝又不是这样,何必非要探求和一清二楚呢?

  “彼此彼此把,妹妹的也怕不是只是去高昌国拜拜寿这么简单吧?”索菲娅嫣然一笑,调皮的反击了一句。

  “姐姐既然心底里明白,又何必非要说出来这么着相呢?我们心照不宣岂不是更好?”林月心摇摇头,娇媚的瞥了对方一眼。

  在核实了从太平教获取的情报的同时,无锋也打定决心准备虎口拔牙,要从卡曼人手中将已经残破不堪的捷洛克公国保全下来,虽然情报尚未完全确定,但无锋内心有着特殊的感觉,他觉得此次太平教之所以如此大方的将情报拱手告知,除开担心卡曼帝国一句控制了整个捷洛克公国会对他们自己现在控制的地区构成威胁外,这背后还有着深远的看法。

  眼下太平教已经占领了大半个帝国北部,关西也有三分之二的领土控制在他们手中,这些地区虽然是他们重点发展的地区,但太平教起事毕竟只有短短十多年,在帝国北部和西部也算取得了相当成功,但要与帝国几百年来积累下来的影响相比那还是差之甚远,尤其是在各地的贵族士绅之中他们更是缺乏根基,而妄图单单依靠最下层的那些教众就想真正巩固太平教在夺取和控制下的这片土地的统治,那就显得太幼稚了。

  下层民众在历史长河中往往充当的是破坏者的角色,他们可以是最好的破坏者,但绝对算不上一个优良的建设者,甚至连合格的建设者都算不上,缺乏深远目光和长远打算使得他们屡屡在改朝换代的风暴中只能充当马前卒的角色,甚至成为权力者们在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中被出卖的一方。无锋记不起是哪位前辈曾经深刻的总结过这样一句话,虽然有失偏颇,但无锋缺觉得至少对目前太平教人来说却是最经典的忠告。

  要想站稳脚跟,他们就需要牢牢将一批对帝国不满渴望改变自己现有局面的地方士绅豪族拉拢在自己麾下,而且他们还需要通过各种手段来消化巩固这些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从眼下太平教人似乎忘记了他们最初提出的均贫富等贵贱等较为极端的口号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原来政权中浓厚的宗教氛围似乎也在渐渐淡化,他们的这些措施也取得了一些实效,据情报反应已经有些有一些地方士绅开始与太平教合作,而且有相当部分的士绅豪族们正在观望,要想把这批人纳入怀中除了给予必要的条件外,还需要向他们展示自己的政策走向、自己的政治军事力量,这一切都需要时间,需要一个比较安稳的外部环境来缓冲,也许这才是太平教人费尽心机不惜血本促成自己增援捷洛克人的最主要原因吧,他们太需要时间来稳固他们的统治了。

  想通了这一点,无锋对今后的战争思路感觉到清晰了许多,假如柏因人在卡曼的后方骚乱不止,戈麦斯这个老狐狸改如何应对呢?速战速决然后回师平定北方,还是抽兵回事平定这边围困两城?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大人,苏大人求见。”

  “苏秦啊,进来就是了,何必这么客气?”无锋把目光从军力布置图上收回来,顺手将笔放回笔筒中,搓了搓手,微笑着招呼进门来的儒雅文士。

  “嗯,大人,好消息,莫特人终于忍不住了,由于西斯罗人和他们关系日益交恶,现在基本断绝了他们的武器和铁器供应,已经引起了他们族中贵族们的强烈不满,现在他们有意对西斯罗人西部地区发动一次扫荡,来平息族中的不满情绪,方才他们的特使专程来拜访我,希望能够得到我们的支持。”苏秦眼中洋溢着兴奋的光芒,素来沉稳冷静的他这时也难以掩饰心中的狂喜。

  “好!太好了!”苏秦的一番话不亚于久旱之地恰遇一场甘霖,给正苦于兵力不足的无锋送上最好不过的礼物,莫特人此时的军事行动对正准备加入捷洛克战局的西北实在是太重要了,兴奋不已的无锋忍不住站起身来以掌击拳,开始在书房里踱起步来,“苏秦,若是此次出征捷洛克圆满,要给你记首功!”

  “大人言重了,在其位自当谋其政,况且此次莫特人之所以要扫荡西斯罗人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双方关系的破裂,并非苏秦之功,苏秦不敢贪占。”苏秦的眼中闪过一丝骄傲之色,但脸上却无半丝骄矜之意,毕竟能够得到主帅如此盛誉,任是谁,心中也难免自豪。

  “呵呵,苏秦啊,你不必多说了,我虽然非千里眼顺风耳,但是很多事情恐怕我并不比你知晓得少啊,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无锋颇有感触的道。莫特人突然要在这个时候出兵西斯罗,固然有其内在需要,但若无苏秦早期的深远眼光并在其中所做的长期努力交好拉拢以及挑拨和西斯罗一方的关系方方面面的工作,要想恰恰卡在这个紧要时刻策应西北助西北一臂之力,恐怕实在很难达到目的。

  说实话,在几个月之前,自己便得到安全局的任举报,反应苏秦刻意结交莫特贵族,与莫特许多实力派贵族关系莫逆,尤其是利用出访之机大肆送礼拉拢关系,这一点当时自己也了解,毕竟拉拢分化瓦解周边势力是外交部门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但后来安全部们接连反映苏秦在回答西北后仍然和莫特贵族书信礼物来往频繁,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公事往来的程度,刁肃甚至直言不讳的要求马上以结交外族的名义介入正式调查,但都被无锋断然拒绝了。

  如今看来苏秦并没有让自己失望,在这个关键时刻莫特人突然要出兵扫荡西斯罗,这无异于把自己集结在庆阳的近卫师团和庆阳警备师团解放了出来,要知道这两个师团都是为了防范北面西斯罗人和驻扎银川北面甘兰要塞虎视银川的孙元辉而不敢轻举妄动,如今只要莫特人扫荡西斯罗,西斯罗人便无力南顾,没有西斯罗人作后盾,孙元辉那点力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银川现有防御力量完全足以应对,这就凭空给自己增添了两个师团的生力军,这怎么能不让无锋喜出望外呢。

  这个消息来得太及时了,以至于让无锋在书房里一边搓手一边转了好几个圈仍然难以让激动不已的心潮平静下来,有了这两个师团的助力,无锋对介入捷洛克战局的把握性又凭空涨了好几分。

  推荐:风liu三国VS梦回9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