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节 巴陵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50 2005.10.25 07:19

    见自己的狡谋已然得逞,无锋心中暗喜,已经很久没有在女孩子身上动这些心思了,这让无锋似乎又回到了往昔在帝都的风liu快活日子,少女身上淡淡的体香让无锋心醉神迷,柔软丰腴的身躯贴在自己身畔,让无锋那颗不安分的心更是蠢蠢欲动,欺霜压雪的粉颈修长优美,黛发如云,随意挽上的一个髻都显得那么高雅文静,微微颤动的身体暴露出少女内心紧张的一面。

  静谧的花园夜色显得格外凄美,两人默默的并行在这石板小径上,谁也不想破坏这难得的默契,从身边这个男人身躯散发出的阵阵热流烧灼得少女全身发软,这似乎又回到了那个让少女心惊肉跳得的夜晚,若不是外人的打岔,只怕自己也早就沦入身边这个男人的魔掌了。不过今晚的情形也有些不同,身畔这个男子似乎有一种疲惫不堪的感觉,只是在和自己走到一起心情才好上一些,也许是过分繁重的事务让他有些心力憔悴了吧。

  无锋此时却没有想那么多,难得这一刻的宁静,他只想和身畔的女孩静静的享受这短暂的温馨,少女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让无锋脑海中时而清醒,时而迷糊,懵懵懂懂间已是绕着花园转了大半圈。

  “公子,我们坐一会儿吧。”始终对无锋揽住自己的腰际有些不习惯,尤其是在身后还有几名近卫,夏洛蒂选择一处较为偏僻的石凳,悄声建议道。

  “好吧。”无锋还没有从沉迷中回复过来,这种似醉非醉的状态让他感觉异常舒服,朦朦胧胧间那心中的柔情也像压在石板下的种子得到了灌溉和阳光一般悄然爬上了心间。

  二人默默坐下,无锋却不想让玉人离开自己,那只有力的大手倒是疆少女的腰肢揽得更紧,少女弄巧成拙,却又不好明着拂逆对方意思,只得硬着腰紧挨着对方,无锋倒是没有其他异动,能够这样他已经很满足了。

  发现对方并无得寸进尺的企图后,夏洛蒂的心才悄悄放了下来,她并非对身畔的男子没有好感,但却对无锋的放肆行径了解甚多,若是在这露天旷野有那轻薄举动,岂不羞煞人,眼见无锋并无异动,少女身子也久慢慢软了下来,听凭对方紧紧搂住自己,默默的注视着远处,享受这淡淡的芬芳。

  也不知过了多久,无锋才幽幽叹了一口气道:“若是日日能有这等时光,该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少女心中又羞又喜,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对方,双颊滚烫,犹豫半晌才如同蚊语般道:“公子若是喜欢,洛蒂每日都愿意陪您散步,只是姐姐们会有意见的。”

  夏洛蒂其实知道像花玉眉和管莹莹等女并不反对自己和身畔男子交好,甚至还多次有意促成,只是夏洛蒂虽然是贫苦人家出身,倒也颇为洁身自尊,在帝都时和无锋行迹颇为亲密,反而到了西北却因无锋公务繁忙,无暇顾及,生分了不少,夏洛蒂心中虽然萧索,但表面却更加孤傲,虽然花、管几女几次凑成,但皆因夏洛蒂自己觉得无锋并无那层意思,所以尽皆婉拒不纳,众女几次作伐未成,久而久之,也就懒了心,再也无人提及此事。

  无锋心中一阵感动,索性一把将少女揽入怀中,幽香扑鼻,软玉在怀,哪问天外何事。

  毕啸昂然站立在巴陵城头,极目四望,虽然远隔三十里地,但毕啸似乎能够感受到那万顷碧波带来的天光水影,说实话,毕啸更想留在那鲢鱼嘴,洞庭湖那浩淼无匹的气势让他着迷,马其汗本土河流虽多,但湖泊却没有几个像样的,而越京行省虽然湖泊不少,但却无一能与洞庭湖这等烟波千里的大湖相提并论。

  “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鉴琼田三万顷,着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月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于君说。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短发萧疏襟袖冷,稳泛沧溟空阔。尽吸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一阙唱罢,顿感心旷神怡,毕啸满心郁郁之气畅然全发,忽闻身后传来一阵清朗的话语:“好一曲念奴娇,世子果然英豪,这一曲过洞庭世子能唱得如此抑扬顿挫,也不枉那张孝祥一番心血了。”

  熟悉的声音让毕啸为之大喜,连忙转身,清瘦的身影,一身儒衫,不是他是谁来?

  自从接到上司牙宁将军的急报传书后,毕啸便不敢轻易再向北推进,再往北,纵横的河道和星罗棋布的湖泊一个连着一个,自己的骑兵部队行动已然受到了相当大的限制,而对方的水军舰队却依然没有踪影,有线报称在汉江上发现了一支规模不小的舰队,但究竟是不是从洞庭湖撤离的巴陵水军舰队却无法断言。后勤补给问题也逐渐显现出来,越拖越长的补给线已然显现出困难,而占领区内日渐增多的偷袭小股驻军现象也四处蔓延,这让毕啸大为头疼。

  最让毕啸担心的还是那行踪不明的水军舰队,二十余艘舰船足以容纳几千士兵,在湖沿岸任何一处登陆发起攻击都将是致命的,但让湖沿岸驻扎的军队长期保持高度警戒,谁也吃不消。可是自己一方水军力量的薄弱让毕啸又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唯有采取加强监控,坚壁清野,迫使湖沿岸的士民不得向来历不明的人提供物资,但洞庭湖沿岸方圆千里,如何能控制得住,这等方法究竟能起多大作用,毕啸心中一样没有丝毫底。

  临行前自己父亲再三告诫自己必须遵守先前定好的准则,不得滥捕滥杀,不得就地补给,不得稍杀掳掠,违令者无论官居何职,一律杀无赦。可是眼下如果一味放纵,只怕那些和唐河军队勾结的士民只会越来越多,不采取必要的强硬手段,只怕局势会越来越难以控制,可是才用强硬手段却并非那么好控制,一旦过火,势必会影响到父亲和老师定下的策略,毕啸真的觉得有点进退两难。

  可眼下,老师终于到了,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毕啸对自己老师有着极大的信心。

  “世子,方才我见你似有郁闷之意,可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之事?”手中折扇漫点,清瘦文士一摇三晃,却是显得再轻松不过。

  “老师您来了久好了,请您还是叫我阿啸好了,您叫我世子,我总觉得不习惯。”毕啸虽然狂妄,但在此人面前却是必恭必敬,不敢露出丝毫不尊之意。

  “阿啸,我看你们这边进展十分顺利啊,甚至比牙宁将军那边也不遑多让啊。”清瘦文士微微点头,随口说道。

  “老师,我正为此事烦恼。眼下敌人水军舰队仍是不见踪影,我怀疑他们还在洞庭湖中躲藏,等待时机给我们来一次致命一击,可是我却没有更好的办法对付他们,湖沿岸我已经命令部队加强戒备,并严令士民不得擅自与湖中船只接触但湖岸太长太宽,我们是在管不过来啊。”毕啸在自己老师面前丝毫不掩饰困扰自己的问题。

  “哦?可是这湖沿岸的士民支持湖中帝国军队?”清瘦文士双眉一扬,目中冷意毕现,“难道我吩咐你们的法子没有实施下去?”

  “老师,我们已经布置下去,但时间尚短,我们推进速度太快,一时间还难以见到成效。”毕啸连忙解释道,“这洞庭湖委实太大了,绕湖一圈,只怕要三四天方能走完,我军刚进巴陵城,许多工作尚未来得及全面铺开。”

  “这本是当务之急,其他事情皆可放一放。”清瘦文士有些不豫。

  “老师,我已经布置下去了,随军而来的那些探子也都放了下去,估计再有两天久可以取得效果。”毕啸赶紧回答道。

  “唔,阿啸,先从湖岸之地开始,对那些已经逃亡的地主之地可以马上登记造册,人数不够可以先从下边愿意与我们合作的人开始,不妨多许些甜头,这五湖之地大半被司徒皇朝那些开国元勋和功臣世家所霸占,其他有田之人大多属于一些通过经营或者工商发家者所购之地,对这部分人可以拉拢分化,示之以威,辅之以利,不怕他们不从。至于无地农民夺取那些逃亡地主之田,此时可以予以承认,但尚未有主之田,则须全部收回,用以奖励那些愿意为我们效力之人,无论他是什么人。”清瘦文士斟酌着道,“另外不妨四处张贴文告,称司徒王朝已然崩溃,这里已经属于马其汗的领土,但这里将不按照马其汗国制实施直接管理,我们支持一个由当地名流士绅组成的地方政府实施自治。”

  想了一想,毕啸脸上露出迟疑之色,“老师,我想这恐怕不容易吧?我们所经之地,佃农占地的颇多,士绅中贵族大多逃亡,而庶族则观望者居多,且难以起到主导作用,梁者对我们都是不太友善,虽然迫于形势不敢有敌意行为,但要想得到他们的支持,只怕也是难上加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