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反水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31 2004.12.29 19:43

    中年华服男子的一番充满极富感情色彩的话语立即在殿内的文臣武将和贵族们中产生了极大的煽动力,众人皆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当下便有两人站了出来支持华服男子:“是啊,陛下,我们的领地大多在中北部,若是被那帮蛮子糟蹋一空,我们今年如何过得下去啊。我们可不像在座有些人啊,手握大权,要什么有什么,他们当然无所谓,我们可都靠着那点封地过活啊,陛下您可要为我们作主啊。”

  中年华服男子的一番话直接戳在了在座许多人,尤其是一大帮手无实权但却地位很高的大贵族们的痛处。

  他们大多都是卡曼帝国立国时跟随开国皇帝打天下时的功臣勋爵们的后代,随着时间的变迁,他们虽然仍然保持着爵位,但很多人已经无法参与到帝国政务,只是每年靠帝国的薪俸和领地的收成来支撑他们腐朽奢侈的生活,尤其是在帝国中北部的领地更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那些领地都是他们祖上当年跟随开国皇帝打江册时获得的封地,许多都是在征服和赶走了当地原住民后获得的,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从原来生活在那里的柏因人手中夺取的。

  许多原来居住在那里的原住民族被征服后便接受了征服者的统治,并逐渐和征服者民族融合,但是剽悍倔犟的柏因人却不愿臣服于新来的统治者。他们虽然被征服者强大的武力打败并赶到了气候寒冷自然条件恶劣的极北地区,但顽强的生命力使他们在极北地区重新定居下来,并拒绝承认利伯亚诸国的统治,年复一年地骚扰利伯亚诸国的北部地区,几百年来从未间断。利伯亚诸国虽然也宣布了柏因人居住地区的所有权,并划分了边界,但实际上诸国都无法对该地区实施有效的管辖权。几百年里,要么征剿清洗,要么怀柔抚慰,但始终未能彻底解决这个背后隐患。

  几百年里,利伯亚诸国中也曾出现过几位明君,在位之时积蓄国力,整军习武,企图一举解决柏因人问题,但极北地区气候苦寒,自然条件恶劣,缺乏后勤支持的诸国军队每次前期总能取得辉煌战果,但一旦柏因人正面战场失利。立即就退回极北地区地理环境复杂的山区,和诸国军队采取拉锯战术,迫使后勤困难和因水土不服的诸****但由于利伯亚诸国的严格限制并采取重兵驻防,并划定了一条分界线,防微杜渐,坚决不允许柏因人重返旧地,宁可让北方许多地区荒芜也不让柏因人进入。柏因人在严酷的自然条件限制下始终无法得到大的发展,恶劣的条件制约了他们各方面,最主要的是他们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受到极大制约,所以只能年复一年积蓄力量等待时机,期待一有机会便兴兵南犯。

  总的来说,强大的利伯亚诸国在面对尚未完全开化的柏因人时还是占着上风,许多时候柏因人为了能够使自己的民族能够生存下去,也不得不暂时性接受一些对等的条件,比如虽然不多的交纳特产供奉和税赋,以换取利伯亚诸国获得商业往来的条件。但一旦柏因人觉得有一战之力,便会怀念起祖先生活地方的富足,民族血液中特有的不屈脾性又会爆发出来,也就有了每隔一段时间叛乱骚扰。

  戈麦斯执政以来,一方面积极采取措施发展国力,另一方面采取怀柔手段安抚柏因人,希望能够获得一个安定的后方让自己有足够的力量来实现自己的南进方略。眼见得南进战略已经初见成效,没想到一直认为还算平稳的北方终究还是出现了问题,而且一出就还出了个大问题。

  他知道要想用什么国家利益至上以及长远眼光这一套话语来说服眼前这一大帮贵族们纯粹是痴心妄想,这帮鼠目寸光的家伙眼中只有各自的私人利益,而柏因人的反叛直接危及到了他们的利益,而皇帝陛下往常纵然对自己的计划不赞同但也会在朝堂上附和自己,今天为何却罕有的一直默不作声呢?想到这儿戈麦斯斜睨了一眼高坐御椅上的皇帝陛下。

  德里卡二世精瘦的脸上仍然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梦游模样,似乎任何军国大事也难以激起他的兴趣,只是在两人发生争论时略略皱了皱眉,好像嫌二人的声音太大打扰了他的思路。

  看见皇帝陛下这副与往常不同的奇怪模样,戈麦斯不禁悚然一惊,难道皇帝陛下已经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所不满?还是因为前段时间自己委婉地拒绝了皇帝陛下将占领的捷洛克甲马地区一处大庄园改为皇家御用围猎园的建议?亦或是下边有些人已经对自己的独掌大权的嫉妒而在陛下面前中伤自己?

  这许多想法不过是在戈麦斯心中一掠而过,表面上他依然是那幅镇定自若的泰然神色,稍稍清了清嗓子,戈麦斯含笑回答道:“诸位,本相在这里向大家保证,北方柏因人骚乱很快就会得到平息,派往北边的一个兵团已经在路上,一旦到达和当地驻军汇合,柏因蛮子马上就会为他们的丑陋恶行付出惨重代价。”

  “呵呵,宰相大人,您可真是会说笑话。就算咱们帝国军队强大无比,但柏因蛮族这几百年来何曾被彻底消灭过?宰相大人就任这一要职也有十几年了吧,好像除了一味讨好纵容柏因人,似乎在座的大家也没看到把柏因人怎么样啊?大家说是不是?”中年华服男子面对戈麦斯灼灼犹如烙铁般的目光夷然不惧,大大咧咧地侃侃而谈,“陛下,我们不能再这样对柏因蛮族一味放纵下去了,这样下去我们帝国的威信将会在周邻诸国中荡然无存,更不用说奢谈什么宏图霸业了。臣恳请陛下当机立断,马上发兵征讨柏因蛮族,重现帝国昔日荣光。”

  对方绕开戈麦斯这位主管日常军政大事的宰相直接向皇帝陛下请示,顿时将戈麦斯置于一个尴尬境地,若是此时打断对方话头,则会显得冒犯皇帝陛下,若是认由他肆意妄言,万一陛下听信下了定论,自己纵是万般不愿恐怕到那时也只有接受,而且皇帝陛下今日的奇怪表现也让戈麦斯心中无底。

  中年华服男子的话语立即赢得了殿内许多贵族们的高声附和,甚至许多大贵族出身的文臣武将也都参加到了中年华服男子的阵线中,要知道他们各自的家族都在帝国中北部有着大片的领地。

  眼见局势发展到如此地步,戈麦斯几乎可以肯定今天这场朝会是针对自己的南进方略而来。眼下捷洛克公国东北的凡林城被困得犹如铁桶一般,已是囊中之物,而首都墨灵顿也是兵临城下坐以待毙。一旦凡林城攻陷,那墨灵顿落入帝国手中也是指日可待,可该死的柏因人居然会在此时突然发难,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自己也知道这肯定会刺激朝中这元老贵族们的敏感的神经,立即就从凡林城战场抽调一个兵团日夜兼程回师,想以此来堵住这帮家伙的嘴,但没想到这场朝会依然会掀起如此大的风波,而且来势之凶猛大大乎他的意料,连一向支持自己的皇帝陛下也是态度模糊不明,让他倍感心惊。

  可惜支持自己而又出身贵族的军方两大巨头皆出征在外,而平素与自己相善的几位大臣也鉴于群情激愤而皇帝陛下的奇怪态度不敢吱声,有两三位甚至已经出列准备说话,也被那一大帮贵族们恶狠狠的眼光给吓得退了回去。

  眼下这一切都交到了平常朝会甚少发言的皇帝陛下手中,满脸倦色的德里卡二世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朝中两大力量派别的焦点,略略思索了一下,德里卡二世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道:“既然众卿都认为北方柏因人的问题事态严重,朕想那里事关帝国根基,也不能掉以轻心,但南边捷洛克战局也是朕同意了的大事,但南边战局已经陷入僵局,朕看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解决问题的,不如由宰相大人安排抽调适当兵力回师,先把柏因人的问题解决了再作道理。”

  戈麦斯心中一凉,陛下这句话虽然没有作什么具体安排,甚至还是把所有重要事务交给自己来处理,但言语中却透露了一个明确无误的信息,那就是务必要解决柏因人的问题以平息贵族们的强烈不满。

  但这已经是皇帝陛下相当委婉的提醒了,此时的戈麦斯唯有满脸诚挚之色行礼遵命。

  “好了,众卿也在这里站了一天了,不如今晚大家就到西御苑,朕今天请众卿轻松一下。听说这来自中大陆的杂技团表演甚是精彩,朕就与众卿一起欣赏吧,宰相大人日夜辛劳,也和朕一起去吧。”说完正事的德里卡二世立即又恢复了精神,谈起这些娱乐猎奇的事情他便是精神百倍。

  望着众人离去的身影,戈麦斯一直和煦的脸色慢慢阴沉了下来,今天的朝会给了他一个深深的教训,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大意了。柏因人在这个关健时刻反水,全然不顾自己这几年来给予他们的厚遇,而朝中贵族们的集体反对以及皇帝陛下的模糊态度这一切都令他不得不深思这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自己还未曾掌握的东西。

  推荐:明VS复活战斗在第三帝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