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节 谈判(2)

江山美人志 瑞根 4550 2003.05.27 20:13

    10月18日,多尼带着双方都十分满意的协定条款和四万多俘虏启程返回巴罗纳城。在走之前,瓦特专门找到了多尼表明了自己想留在庆阳我的手下学习生活一段时间,并在合适的时候回去。多尼在经过多方仔细的询问后,确认了瓦特不是由于其他原因而的确是自愿留下后,表示非常支持瓦特的选择,并希望他能在这里好好学习,以后回去后能带领族人振兴罗卑民族。

  在18日当天,远在帝都的古基的秘密火漆信也以加急的方式传到了我的手中,这时,连帝国的正式特快驿报都还没有到达。在得知自己被任命为西北郡军政节度使后,我心里的狂喜再也压抑不住,六年的辛苦耕耘,今朝终于得尝所愿。一连在城守的花园里转了几圈,我才从极度的兴奋里逐渐平静下来。既然任命了自己为西北军政节度使,又要让自己迅速平定归德、博南两府的叛乱,这样才能作一个真真正正军政节度使。这次司徒彪如此不畏风险的出头为自己争来这个位置,必然也有他自己的打算,假如他来庆阳宣布皇帝陛下的任命和命令,自己倒要好好的摸摸他的底。

  我静静的站在花园里的小径深处,分析着刚才由于过度兴奋而没有想到的各方面问题。司徒彪在这次朝议中终于露出了真实面目,肯定会引来许多势力的关注,同时也不可避免的引起他的其他几个有望争夺皇位的同父异母兄弟的敌视。他敢于站出来,在背后肯定也有着一定势力的支持,当然用这种方法向我示好,明显是想将我拉到他的阵线中去。不过这个礼物的确相当重,虽然我不知道他的最终目的何在,至少目前是赢得了我的好感,但前提是不能影响到我的利益。在政治斗争中不能掺杂任何私人感情,一切都必须服从利益的需要。

  既然已经定下要平定归德博南两府,就得早作准备,尤其是部队的部署需要马上进行,否则战机一日三变,耽误了就麻烦了。想到这儿,我平静了一下心绪,这才回书房。

  就当我安排人去通知凌天放回庆阳后坐在太师椅中考虑即将到来的平叛之战时,卫兵的报告声打断了我的沉思。

  “报告大人,府外有三人求见。”

  “哦?什么人?”我有些奇怪。

  “报告大人,是三个女人,自称是什么雪山派的,她们随身都带有兵器。”卫兵显然也弄不清楚求见者的来历。

  雪山派?我回忆了好一阵,脑海里才算有了一些印象。好象这个雪山派原来是西北地区一个很大的门派,但在十几年前罗卑人入侵后,它的势力逐渐萎缩,据说还曾几次刺杀罗卑入侵军队的主将,但由于罗卑人防范相当严密,都没有成功,几年前罗卑人曾派兵剿灭了雪山派在庆阳与归德交界的大雪山基地,烧毁了雪山派的总部,这几年在西北几乎都没有听到雪山派的什么声音了。这一派的弟子以女性为主,武功听说阴柔多变,轻功相当高明。这些都是莫伦在收集西北地区江湖势力情况时,间或向我提起的。

  算起来,这些人应该还是我的同盟军啊,虽然现在我已经与罗卑人和解,但对她们勇敢抗暴抵御外敌入侵我还是表示钦佩的。不过以一个江湖门派妄想与一国军队抗衡,的确是不智之举,一个门派如果有这样头脑简单的领导,恐怕是祸非福。

  这些人今天突然来到我这儿要求见我,到底目的何在呢?我有些犹豫,虽然我对江湖门派并不反感,但也并不希望自己的领地内江湖民间势力坐大,连莹莹的父亲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勉强同意六合门到庆阳来发展,而且也是要等到我统一西北之后,而这个所谓的雪山派此时此刻来到此处,肯定与她们的门派有着关联,不过这时的西北由于外敌罗卑人的势力已经被驱逐出去,经济得到飞速发展,人口大量增加,目前在民间势力这一领域的确是一片空白,连六合门都看到了这一点,曾长期活跃在西北的雪山派也不会不清楚,这正是一个发展的好机会。

  也许六合门也需要一个相互竞争和相互牵制的对手才更合适,我心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这两派的生存发展壮大都应该服从于我的利益需要,那就见一见吧,我心里下定了决定。

  当三人被带进会客室的那一瞬间,我的心仿佛被人重重的击了一拳,一时间突然喘不过气来。领头的是一个风姿倬约的中年妇人,一张白净的脸盘子上两道黑棱棱的老鸦眉显示出这个女人的有着坚强的个性,而浓眉下一双精光闪动眸子也可以看得出这个女人心胸非同一般。但这都不足以让我心动,让我受到震撼的是她身后的两个女孩,两个女孩的身材都一般高挑修长,左边那个女孩着一身鹅黄色劲装,外罩一袭淡青色批风将动人的身材遮住,右边那个女孩则穿一身青色劲装,外罩披风却是鹅黄色,二女头上都戴有一顶罩有清纱的斗蓬,让人看不清面容,但流露出来的气质却足以让人心动不已。

  虽然三人已经被卫兵们收缴了兵器,但我的值班卫队还是十分谨慎,让三女坐在我的对面,他们则按刀站在我的身后。

  见我的目光和卫兵们的怀疑目光都停留在自己身后的二女身上,略一犹豫,中年妇人示意身后的二女摘下头上的斗蓬。

  好美的脸蛋!我甚至感觉到我身后的卫兵们呼吸也一窒,这两名女孩都不过十六七岁,左边这个是一个鹅蛋脸,有着两个深深地酒窝,一双明眸善睐的眼珠闪耀着浅紫色的光芒,一头棕色的秀发挽成一个漂亮的髻;而右边这个女孩脸上明显有着中年妇人的影子,眉目如画,吹弹得破的玉靥上总流露着浅浅的笑意,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后。春花秋月,不分轩至,我心中暗暗评价。也难怪人家要戴上有面纱的斗蓬,就这样出去,恐怕身后真的要跟一大群追求者了。

  在向我行了礼后,我用手示意三人随便坐下。三女明显也在仔细打量我,尤其是中年妇人的眼神中明显带有疑惑的神色,她坐下以后顿了一下才望着我问道:“上座的可是李无锋李大人?”

  听它冒出这句话,我心里一乐,尚未回答,身后的卫兵已经喝斥道:“放肆!大人岂敢冒充?”

  中年妇人连忙站起,“民妇知罪。只是民妇从未见过大人,今日一见,大人如此年轻,难免有些怀疑。”

  我摆摆手,示意不用自责,“你是雪山派的人?”

  “不错,妾身乃雪山派第十二代掌门人金素梅,她们俩一个是妾身的女儿云依,一个是妾身的徒弟秦霜影。”虽然她没有介绍谁是她女儿,谁是她徒弟,但任谁也可以看出二女的身份。

  “久闻雪山派巾帼英雄辈出,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啊。”我口里寒喧着,但也看得出这三人的武艺颇为不弱,已经登堂入室了。

  “哦?大人也曾听说过本派的名声?”金素梅眼睛一亮,但随即面色黯淡下来,“大人可能是只听说过以前雪山派的名声吧?”

  “嗯,本人入主庆阳、金州这几年倒真的没怎么听到贵派的消息呢。”我也不想掩饰。

  金素梅的脸色更加黯淡,“大人恐怕也知道本派因为抵抗罗卑侵略军而招致罗卑侵略军进攻本派基地一事吧?”提起这件事,连身后的两女脸色都阴了下来。

  “本人来西北后,曾有所耳闻,原来雪山派还算是西北一大门派,自那以后,就烟消云散了吧。”我丝毫不留余地的揭着她们的伤疤,不把她们说痛,她们是不会真正认识到自己目前的处境的。

  “那是妾身师姐担任上任掌门的时候的事了,自那以后,本派由于基地被毁,虽然不能说烟消云散,但饱受重创偃旗息鼓倒不假。”回忆起往事,金素梅依然觉得有些苦涩,但她很快振作精神,“不过,本派在西北依然有很好的基础。”

  我的目光紧紧的盯在金素梅的脸上,“金掌门人今天来求见本人究竟有何事呢?”

  斟酌了好一阵,金素梅脸色有些潮红,才从口中说出一句话:“妾身想请大人大力支持本派在西北重新立足发展。”

  “哦?”对她提出的这个请求其实我早就预料到了,只是没想到她如此直截了当的提了出来,我轻轻的将身体后仰,“金掌门人也知道我是庆阳、金州两地的城守,对民间势力并没有多大好感,你让我支持贵派在本地区发展,的确有些让我为难,更何况还已经有其它门派也提出了类似的要求。”

  “大人可是说六合门?”金素梅随意拂弄了一下额前有些散乱的头发,镇定了一下心绪,“西北空间广大,两三个门派应该能够和平共处的。”

  看来这个女人不能小觑,她对我的了解还是下了一番工夫的。

  “还有天山派等一些门派。”这轻轻的一句话却给在座的三女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天山派?”金素梅忍不住重复的问了一句。

  看到我点头肯定后,金素梅原本还算镇定的脸色有些紧张起来,天山位于庆阳与西域高昌国交界的地带,在罗卑人入侵之前,它在西域诸国和唐河帝国的西北地区都很有影响力,算得上一个名门大派,这一派与雪山派情况有些相近,派中弟子都是阴盛阳衰,而且这两派在当时争得相当厉害。在罗卑人入侵后,天山派的势力就逐渐退出了西北,在西域诸国发展,听说楼兰国的公主哈丽琴娜就是天山弟子。

  “大人,本派在西北的基础要好得多,而且本派也愿意为大人的事业作出贡献。”金素梅有些急不择言了,在面临原来最大对手咄咄逼人的进逼时,她感到了身上的压力。

  其实,天山派根本就没有人来找过我,我不过是随意杜撰来压金素梅罢了,没想到这一着居然对金素梅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

  “贵派准备怎样支持我呢?”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

  “现在归德博南形势混乱,相信要不了多久朝廷就会要大人统兵平定叛乱,本派在归德博南还有一些关系,相信到时候能够为大人提供可靠的情报。”金素梅也看出我的上升势头,所以才果断的将砝码押在我身上。

  不过她这点条件还不足以获得我的支持,我冷冷的盯着她的双眼,没有开腔。

  金素梅暗叹一口气,“还有,妾身认为大人地位日渐高升,肯定有不少人对大人心怀不满,大人的人身安全就更危险了。而妾身看大人身边这些卫士虽然打仗是个个勇士,但真正应付刺客杀手,恐怕就比不上咱们这些江湖门派出身的人了。”

  这句话说得我暗暗点头,六合门派来的弟子都被我分配到军中去了,身边这些卫士虽然经过我的调教,但更适合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江湖诡诈,真正有江湖人来刺杀我,这些人真还不一定能应付得了。

  见我没有开腔,金素梅以为我不相信,又道:“大人虽然武艺高强,但俗话说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就以方才妾身进来那一刻,假如妾身是刺客的话,恐怕大人的安全就很危险了。”说完,只见她手轻轻的一动,袖口中便飞出几支回形飞刀,在空中飞翔一转又回到了她的袖中,把身后的卫士们吓一大跳,连忙挡在我身前。

  我看得出她这一手是下了多年的苦功的,点了点头,示意卫士们退后,“好,这才象雪山派的实力,那就把你身后的两名弟子留下来给我当贴身卫士吧。”

  金素梅也早估计到我会提出这个要求,但听我语气不容置疑,只得长叹一口气,“妾身遵命。不过请大人也遵守我们的约定,还有不能强迫我的弟子做不愿意做的事。”她的话语显得相当软弱。

  不过她也太小看我李无锋了,难道我李无锋是趁火打劫的人吗?心里在想,但另一个声音又冒了出来,也不一定。“金掌门尽可放心,我李无锋还不至于这么卑鄙吧。就算要做什么,本人也会光明正大,绝不会采取什么鸡鸣狗盗的伎俩。”

  原本有些紧张的两女听到这句话芙蓉玉面也忍不住泛起一丝动人的红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