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危难之际

江山美人志 瑞根 4464 2003.05.16 22:11

    无锋一行进入西北郡境内,就可以感觉到罗卑人近些年来给这个地区带来的破坏性影响。博南府本是一个经济较为发达的一个府,无锋看到这里许多地带的土质明显与其它地方的土质不同,是属于品质极佳的釉土,无锋虽然不懂,但也知道这种土是制造瓷器和陶器的优良原料。博南府原来的陶器瓷器制造行业相当发达,许多有名的工匠和作坊在这里日夜生产,出产的各种陶器瓷器在东大陆名声很大,甚至在中大陆、西大陆也十分畅销。茶楼酒店生意兴隆,来自各地的商人们为尽早拿到货物而长期在此驻留。而现在,残破不堪的窑炉随处可见,取土用的大坑早已被浓密的杂草所覆盖,一路行来,人烟稀少,几乎看不到一个稍微象样的集镇,显得格外萧条。

  ----自从十多年前罗卑人控制了北方这条横贯东西中大陆的交通线后,沿途关卡林立,而且商旅的安全也得不到保证,博南府的经济开始萎缩,好在还有帝国这个大市场,也还算能维持过去。可是近年来,罗卑人的魔掌逐渐伸进西北郡,首先遭殃的是紧挨着罗卑人领地的庆阳府和银川府,紧接着便侵入博南府和归德府,最后连金州府也未能幸免。每年的骚扰入侵使得几府的老百姓民不聊生,在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都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哪里还谈得上发展经济。所以大批的百姓背井离乡,逃离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家园,另寻谋生之处。

  ----无锋带领着进入部队进入博南府城后,发现这里的居民都在议论着帝国与罗卑人的战争,上至官府官员巨商大贾,下至普通黎民百姓,无不盼望帝国军队能将罗卑人一举击败,从此加强边防,再现当地以前的繁荣景象。无锋一行的到来受到了当地百姓和官员的热烈欢迎,无锋也深感当地百姓对安定和平的渴望,这极大的激起了他救百姓于水火之中的决心。

  ----离开博南府进入庆阳府境内,这里的情况比博南还要糟糕,肥沃的田地早已荒芜多年,杂草丛生,无人耕种;道路桥梁年久失修,难以行走;灌溉沟渠更是堵塞湮没,无法使用;路上行人稀少,碰见的大多衣衫褴褛面有菜色,哪里还有往日“西北粮仓”的风采。锦绣河山,沦落于此!此情此景,无锋也忍不住抚掌叹息。

  ----10月7日,无锋率领部队押运着大批的粮草、武器、医药等后勤物资终于平安到达终点站---庆阳府城。进入府城,无锋将队伍带至城西较场简单安置,便去拜访城守衙门,希望能得到当地官府的帮助,将这些物资和自己的下属士兵们安置好,同时也好探听前方的战况。无锋命令梁崇信在较场坐镇留守,自己与萧唐和崔文秀一行三人来到城中心的城守府。在去城守府的途中,无锋三人了解到前方的战况还处于胶着状态,这里的老百姓都十分关心前方战场的动静,一方面都渴望帝国军队能打败罗卑人的入侵,一方面也担心如果战局对帝国一方不利的话,也好早作准备,收拾财物躲避。在得知前方战况还算平稳后,无锋心里平静了些,也许自己过高估计罗卑人或过低估计司徒明志了吧。

  ----来到城守府,这是一座规模相当大的府第,但显得有些冷清,在无锋报上自己的身份和来意后,看大门的衙役连忙进去通报。接待无锋三人的是目前庆阳府的最高行政长官代理城守元宁,由于几年来罗卑人几乎年年入侵,庆阳、博南、归德三府府城也屡遭洗劫,整个地区社会治安极度混乱,而帝国当局一直拿不出对策,原西北郡郡守欧阳春在四年前便以身体状况欠佳为由辞职回了老家江南郡,树倒猢狲散,下面的官吏们也感觉此处不是久留之地,纷纷另寻出路,西北郡守府便成了一个空壳,帝国也一直没有在任命西北郡郡守,据说帝国中央根本无人愿意来此。元宁在接待无锋是也说自己是暂时在此,整个城守府不过聊聊十几人,根本无法行使职能,事实上这里不过是一个接待站。元宁还说目前这个府城里人还算多一些,因为大家都知道帝国军队已上了前线,换了前两年,除了老弱病残,壮年人几乎都要躲在城外附近的山里去,等到罗卑人掳掠之后才回来。

  ----无锋了解到这些情况,也只得倒转回较场,看来只好就在较场里安营扎寨,暂时住下了。回到营中,无锋命令各部士兵没有命令一律不得离开军营,以防骚扰当地百姓。

  ----入夜,无锋安排好营中夜间值班 ,自己与萧唐、梁崇信、崔文秀三人换了便装,离开军营到城内了解情况。庆阳城的街道看得出设计还是比较大气,毕竟这里曾是帝国整个西北地区的中心,虽然这几年饱经战乱,但依然可以看得出往日的风光。城墙显得有些破败,许多地方早已垮掉,有些处则摇摇欲坠。庞大的城区内住户并不很多,显得十分稀疏,许多房屋因长期无人居住管理而倒塌。鬼火一样的烛光在居民区里时隐时现,街道上显得十分冷清。看见这些情景,几人都有些郁闷,帝国当局的无能,以至于昔日繁华的都市变得如次萧条,肥沃的田野长满了杂草,热闹的集镇成为一片废墟,广大的百姓流离失所,无处安生。

  ----“萧唐啊,你对这里的情况怎么看?”四人看了一大转,无锋开腔了,“条件很不错,只可惜荒废就了,又缺乏人气,治理起来可能要花点儿工夫。当然,前提是要挡住罗卑人的进攻。”萧唐不紧不慢的回答道。“崇信、文秀,你们俩对这里看法如何?”无锋又问梁崔二人。“庆阳的地理位置相当重要,四通八达,是战略要地,但这里一马平川,缺乏险要,易攻难守。”梁崇信话音刚落,“是啊,梁兄说得不错,这儿易攻难守,而且府城的城墙也到处垮塌倒陷,急需修补。这里的治安状况由于长期处于无政府状态,已经到了十分危险的地步了。属下听说这里的马贼势力相当大,盗匪也相当猖獗,百姓生活十分艰苦。”崔文秀也补充道,二人都是从军事角度来看的。“所以嘛,这里才既有机遇,又存在风险,这叫有利有弊,古人云,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就看统治者如何把握了。”无锋满怀信心的总结。

  ----第二天一大早,无锋就派自己的直属侦察兵中队前往前线,一方面向军队的指挥部报告自己押运的后勤物资已经平安到达,另一方面也想了解前方战场的真实战况。同时命令部队将押运的所有物资打点好,一旦前线需要,就好及时送去。

  ----这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不过对帝国来说这恐怕是比下冰雹还令人难以接受的一天。还未到中午,无锋正在营中仔细察看庆阳地区的地图,突然,在营门口站哨的士兵发现城中的居民如同遭遇什么灾难似的,纷纷四处奔跑,紧接着看见自己部队早晨出去的侦察兵风驰电掣的向营中奔来,“肯定出什么大事了!”哨兵预感的想道。

  ----“这么说,我们的部队已经完全垮了,罗卑人已经打了进来。”在听完侦察兵的报告,梁崇信也有些紧张,毕竟还从未遇到过这么严重的情况,在座几人的眼光都不约而同的望向上首一直沉默不语的无锋。沉思了好一会儿,无锋才抬起头来,脸有些发红,目光如炬,流露出一股赌红了眼的赌徒才会有的神色,扫了一眼众人,“我想了一下,想与几位来一次赌博,不知是否大家信得过我?”萧唐率先表态:“愿听大人吩咐。”梁崔二人也紧跟起立,“请大人下命令吧。”“好!刚才的报告大家也清楚,这会儿罗卑人的骑兵已经追赶帝国部队绕过了庆阳府城,我判断敌人大概认为这一带已经没有能与之抗衡的部队,所以才会直杀博南和归德,而没有分兵进入庆阳府城,估计他们打算先彻底将帝国西征部队击溃,后续部队再跟上进行洗劫。我想就在庆阳府来与罗卑人赌一次。”无锋语气有些激动。“可是大人,罗卑人的部队足足有十多万啊,我们目前不过五千多人,敌我力量悬殊太大啊。”崔文秀提出了这个最难以回避的问题。“这个我也考虑到了,来犯的敌人一共约有十五万人,在与帝国军队作战中肯定会有一定的损失,加上敌人还要留一定数量的兵力押解俘虏,我估计真正能与我们作战的大概也就是十万人左右。”无锋成竹在胸的分析道,他知道虽然在座的几人都无条件的信任他,但如果不给他们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恐怕就算上了战场,也会心存疑虑,毕竟力量对比差得太远了。

  ----“可是大人,就算敌人只有十万,我们恐怕也难有胜算啊,罗卑人的战斗力可不比那些暴乱的农民和奴隶。”梁崇信一言道出了在座三人的心声。“大家不要紧张,听我再分析。罗卑人这次进攻的目的并不是消灭帝国军队,而是要抢夺他们自己领地内急需的粮草牲畜,所以,在这十万人当中,至少得拿出两万人来完成他们的首要任务。而这次帝国军队虽然惨败,但并不是被全歼,有相当一部分军队只是被击溃,现在应该就在庆阳府境内,如果我们现在采取行动将这些被打散的部队收拢来加以整编,就可以得到一支数目不小的生力军。而最重要的是我并不准备与罗卑人在城外作战,那正是他们所擅长的,也是他们所希望的。我准备利用庆阳城现有的城防设施,再抓紧时间加以修补完善,而我们这次带来的大批武器、箭矢、粮草等后勤物资正好可以派上大用场,如果能充分发动目前城内居民,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协助我们守卫,再加上敌人这次出征,肯定没有想到会与我们进行攻城战,所以估计他们携带的攻城用的工具和设备也不足,而且士兵也缺乏攻城战的经验和心理准备,综合以上几点,我觉得我们有很大的把握挫败敌人的进攻。”三人原本还有些忧虑的心理在无锋的一番话语后烟消云散,特别是无锋提及敌人缺乏攻城设施时,梁崔二人心里更是豁然开朗,是啊,敌人本就以骑兵为主,在加上缺乏攻城设施,自己这一方完全有希望打胜这一仗啊。

  ----在统一了认识后,哨兵进来报告,说城内一片大乱,居民纷纷在收拾东西,准备外逃。

  ----无锋见情况紧急,立即发布命令:“梁崇信!”

  ----“到!”

  ----“命令你率领三个直属骑兵中队和第一大队分为三组立即出城,在庆阳府境内搜寻,发现有被击溃的帝国部队,立即派人带回城内较场,进行整编,如有讲明情况后仍不服管理的,可以便宜行事。”

  ----“是!”

  ----“崔文秀!”

  ----“到!”

  ----“命令你立即率领第二大队分为五组,在城内进行巡逻,并做好市民的劝解工作,发现有趁火打劫者、造谣惑众者、煽动混乱者,无论何人,均格杀勿论!”

  ----“是!”

  ----二将立即领命而去,无锋已经恢复平静,只是在下达命令的时候,流露出冷酷而狂热的光芒。这一幕站在一旁的萧唐都看在眼里,在佩服无锋果断的同时,他也发现了无锋眼中流露出的光芒,不禁心中打了一个突。

  ----“好了,这会儿,该你和我去拜访两位重要的人物了。”“大人可是指展、魏两家?”“哈哈,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无锋大笑。

  ----展家是庆阳府的一大世家,主要经营皮革制品加工,而魏家则是另一望族,主要从事牲畜和农产品贸易,这两家在庆阳都颇有名望,而且势力也不小,更主要的是在罗卑人入侵这几年里,许多高门大户都已举家离开,而这两家虽然也将大部分产业迁走,但人始终大部分时间留在庆阳,所以在庆阳府普通老百姓心中很有威望。无锋在离开帝都时就听古基介绍过两家,并还由古基亲笔写了一封介绍信,本想空闲下来就去拜访,没想到形势变化如此之快,使自己不得不在这种情况下去见二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