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节 两线(2)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80 2006.10.26 07:50

    客观的说,普天成夺取娄山关一战应该是成功的,虽然为了占领娄山关付出了相当代价,但这个代价是值得的。娄山关三个师团的守军除了不足一万残兵被俘外,其余五万多人都在这场生死血战中阵亡,而普天成也成功了阻止了来自西面江川和北面华阳两地援军的增援,并围歼了来自江川的林家一个增援师团,战斗持续了三日,马其汗人才凭借兵力上的优势取得胜利,这也断绝了娄山关守军最后一线希望。

  就在三江战局北线战场进行得惨烈无比的时候,在南线的北罗尼西亚战场却显得波澜不惊。南线马其汗大军采取声东击西的策略,摆出将从南线强攻热亚城的架势,吸引了林云飞将两个精锐师团摆在了热亚城加强防守,而马其汗人则避实就虚派重兵越过高黎贡山从坎腾强攻大嵛口,三江一个师团人马在面临马其汗人四个兵团疯狂冲击下之只坚持了二十四个小时就宣告失守,而大嵛口的失守尼尔城就宣告为不设防城市,在热亚城的林家军队已经面临关门打狗的危险,林云飞被迫放弃热亚城一口气逃入卡基公国境内,而马其汗人也以最快速度从东面挺进卡基公国,让本来想在卡基公国境内立住脚的林云飞被迫进行第二次逃亡,一口气径直逃入三江本郡内方才稳住阵脚,而此时跟随这他的两个师团已经只剩下一个半师团了,有不少补充不久的新兵直接就当了逃兵。

  当玉山城内守军在获知北罗西亚战局败势已定的同时又接到了娄山关失守的噩耗,这双重打击立即将玉山府城内官员和驻军意志彻底击垮,还没等江川方向出来消息,玉山城内已经开始上演胜利大逃亡一幕,从玉山前往江川和安顺道路上涌满了逃难的人群和车辆,而早在这之前几天,当地有些地位的士绅和商贾便拖家带口的悄悄消失在玉山府城中,虽然从巴陵和越京等原马其汗占领区传来的消息反映出来马其汗人似乎兵非想想象中那么野蛮残暴,但出于保险起见,大户人家的主事者们都希望家族重要成员和重要资产先行离开躲避一下风头,等留守人员看看风色再作道理。

  江川和已经与西北签订了联防协议的安顺府自然成为了最佳避风港,尤其是后者。安顺城守林得智面向帝国南部地区颇有影响力的媒体《南方日报》信誓旦旦的表态和西北军的大举入驻让许多人更看好安顺,涌向安顺的人数竟然超过了逃亡江川的人数,这让已经被安顺事变气得卧床不起的林国雄更是吐血不止。

  看着眼前沉沉入睡的老人,素衣少女忍不住泪如雨下,短短两个月时间,父亲竟然一下了苍老消瘦如此,枯黄的面颊已经看不到一丝血色,曾经一度叱咤风云纵横睥睨的那位三江军政节度使竟然落魄到如此地步,这究竟是谁之过?大哥自从北罗尼西亚失陷后逃回江川后便将自己独自锁在房中整日饮酒,借酒浇愁,拒绝见任何人,甚至连自己回到江川后也不见其面。二哥已经心力憔悴,完全没有了往日玉面郎君的风姿,衰老程度让林月心在见到对他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在看到自己妹妹终于返回江川时,精疲力竭的林云翔第一次毫无芥蒂的将真个嘎三江郡的军政大权拱手让与自己妹妹,但是面临的严峻局势让林月心也是一筹莫展。

  占领了娄山关的敌人已经在战略上占据了绝对主动,具有娄山关,和南线大步迈进的马其汗南线大军形成了合围之势,玉山府已经成了一着死地,不值得在投入一兵一卒;而北面的华阳位置虽然重要,但据有娄山关的马其汗人可以轻松堵截从江川增援华阳的军队,而更严峻的现实是林家已经没有多少有生力量来增援华阳。

  这是三江有史以来遭遇最惨痛的失利,热亚城一夕被夺,花费无数心血夺取的北罗尼西亚竟然在短短三天之内全数落入马其汗人手中,而娄山关更像一枚钉子深深插在三江腹地的最要害处。此时的三江军队已经陷入了严重的恐慌之中,如果自己再不承担起这副重责,只怕三江林家的下场只怕会比天南郎家的现场更为不如。

  但是要想振奋军心唤起军民的斗志,光凭自己是绝对不行的,自己性别上的缺陷让自己最佳位置就是一个军师的角色,策划布置是自己所长,但要想一呼百应激发起三江军民的士气,自己显然还做不到这一点。

  也许他是一个最为合适的人选,但父亲能够接受他么?素衣少女下意识的摇摇头,安顺事变大概已经让自己父兄对他恨之入骨了,自己和他这段感情大概真的只有随风而逝,只是摆在这面前的难题却又让谁来担纲呢?排除了他,大概只有自己的叔父勉强能够承担起这个角色,,再想一想岌岌可危的华阳,林月心更是心烦意乱。

  似乎是察觉到坐在自己身边女儿的烦忧心情,一直沉睡的老者慢慢睁开了眼睛,无神的目光在看清眼前女儿秀美的面容时,闪耀出一抹神采,随即又黯淡下去。

  “爹爹,您好些没有?女儿让她们去给您端药。”见自己父亲醒了,素衣少女惊喜道。

  “不用了,你还记得你爹爹?!”躺在床上的老者疲倦的闭上眼睛,淡漠的道。

  “爹爹,女儿一得知消息,马上就从西北返回,······”林月心脸色一僵,随即又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哼,有了情郎,忘了亲爹和兄长,难道女生外向都是这般?”瘦弱老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有些凄楚的道:“莫非李无锋让你回来是准备接收我三江?我林家还没有到那步田地!”

  眼泪再也忍不住脱眶而出,林月心被自己父亲这几句绝情的话刺痛了,她很想拂袖而去再也不想见自己这个越来越专横刚愎的父亲,但看到父亲脸上那抹因为情绪激动的病态红潮,她一咬牙又忍了下来。自己父亲也不容易,几十年打下的江山竟然在几天之内就陷入风雨飘摇之中,眼见着一座城池一座城池的失陷,敌人在领地内肆虐,这种打击纵然是在坚强的人也难以承受,何况自己父亲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人了。

  见自己女儿脸上闪过一丝痛楚,林国雄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火,安顺事变与自己女儿并无任何干系,那不过是那个野心勃勃的李无锋一手导演的阴谋,只是女儿瞒着自己与李无锋交往,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却把自己瞒在鼓里,这让他将脸面往哪里搁?尤其是在目前这种自己处于危境的情况下,要他去向李无锋求援,那更是他无法接受的,与其那样,他宁肯战死在墙头。

  “爹爹,我们心平气和的谈一谈好不好,如果我们继续就这些琐碎细节纠缠不清,我想我们也许无法在这江川城里呆太久了。”林月心沉默许久后终于说话了。

  抬起头睁开眼瞥了自己女儿一眼,林国雄嘴唇微微一动,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又什么也没说出来。

  “爹爹,现在局势危急,娄山关已经失守,女儿的想法是彻底放弃玉山府和华阳府,玉山府已经被马其汗人和合围,已经没有拯救价值,而华阳府我们可以舍弃,但驻扎在华阳的四个师团可以趁着马其汗人在娄山关立足未稳,还不敢举大兵北上,只要我们从正面摆出要夺回娄山关的架势,再让叔父马上行动,马其汗人一时间还没有能力完成对华阳的包围。”林月心不想再与自己父亲大嘴皮仗,“马其汗人这一次倾全力来攻,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多余兵力来应对,只能死守江川,我想把驻扎秦都的兵力再抽回一些,加强江川防御,江川一失,我们三江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

  林月心其实还有内心话没有说出来,就现在的情形来看,林家已经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不是被马其汗人一口吞掉,就只能依附于西北沦为西北附庸最后彻底被西北兼并,这已经是大势所趋,但她不想在这个时候刺激自己父亲。

  “那李无锋会不会再来一次秦都事变呢?”林国雄终于说话了。

  “应该不会,李无锋已经向女儿保证没有任何攻击秦都的意图,并愿意帮助三江抵御马其汗人的侵略。”顿了一顿,林月心才又道:“爹爹,女儿知道爹爹对李无锋有看法,但您不能否认他到目前为止成功了,我们目前唯一能够依靠的也只能是李无锋,没有西北的支持,江川撑不了多久,至于安顺的事情,女儿只能说站在我们林家立场上他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侵略者,但站在他的立场上,他只能如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