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节 鏖战

江山美人志 瑞根 4461 2003.05.16 22:50

    木力格率领着两万多士兵静静的埋伏在山嘴后的弯道旁边的树林里,已经快中午了,敌人也快过来了。敌人的侦察兵已经过了两拨了,但都是沿着大路两旁简单的察看了一阵,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就离开了。手下这帮高岳族士兵都是木力格带着从庆阳第一警备师团过来的骨干一手训练出来的,木力格对他们有着强烈的自信,所以敢于在上司面前立下军令状。

  这是一处极好的埋伏之地,奔腾的塔里河在这里绕了一个弯,继续向腾格里草原的腹地流去,敌人若是从山嘴那边过来就必须经过此处,木力格将率领军队在这里阻击敌人,让罗卑人的铁甲骑兵既无法充分发挥野战冲锋的优势,而且还要让他们处于进不能进,退不能退的局面。

  当一名侦察兵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时,木力格暗叫一声:“来了!”

  在军官们整齐有序的命令声下,重装步兵们早已迫不及待的爬起身来,迅速冲出树林,面向着山嘴一方,排列成密集方队,立即将通往前方的道路堵得严严实实。投枪兵们也以极快的速度在重装步兵方阵后集合好,分成几个梯队,中间间隔一定距离,以便于助跑,使投枪的射杀范围更远。

  工程兵们则在重装步兵和投枪兵之间飞快的忙碌着,他们是在安装从庆阳城里带来的可以拆卸的小型投石机,虽然数量不多,但也将给予敌人极大的杀伤力。鉴于弓箭对重装铁甲骑兵的杀伤太小,我放弃了在这里布置,我想投石机和投枪兵完全可以弥补这一不足。

  刚赶绕过山嘴的罗卑前锋部队也发现了前面的异常情况,原本一马平川的沿河平原上,现在突然间聚集了黑压压的一大片部队,而且数量至少在几万人,还排列着整齐的方队。情报迅速报到了前锋指挥官征东大将军的弟弟乌彭耳中。

  乌彭也是罗卑人中有名的勇将,但也有着与其兄一样骄悍自负的性格,在得知前方有敌军阻路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命令第一部出击,将这些不知死活的马贼踏成肉泥!”

  五千罗卑铁骑排成十队,每五百人一横排,从五百米外开始发起冲锋,大地随之颤抖起来,形成一片厚重的黄色烟尘。五千匹战马仿佛踩着统一的鼓点,频率由慢到快,速度也迅速飙升,整个战场上再也听不见其他声音,只听有战马的铁蹄雷动声。

  四百米!三百米!木力格一边赞叹罗卑人熟练的马术,一边默默的估算敌人奔行而来的距离。正当罗卑骑兵们有些讶异没有遭遇弓箭袭击的时候,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平空落下一阵石雨,几十块西瓜大小的大石从天而降,几十名猝不及防的罗卑骑兵当场被击落马下,在整个骑兵冲锋方阵中引起了一阵小小的慌乱,跟随其后的战友们有些也来不及调整,撞在了一起,在如此高速度的情况下,发生撞击,其下场可想而知。

  然而恶梦并未结束,在侥幸躲过两轮投石机攻击后,速度极快的罗卑骑兵们已经冲到了距离阻敌不到一百五十米的地方,再有几秒钟,就将让这些该死的敌人尝尝铁蹄践踏的滋味,就在所有罗卑骑兵如是幻想的时候,随着惊天动地的一声怒吼,压过了奔腾而来的马蹄声,从敌人的后方涌起一片乌云,以离弦之箭的速度向前冲的罗卑骑兵们扑来。

  “是投枪!!!”许多罗卑骑兵脑海中只来得及刚刚出现这个念头,便被迎面而来的投枪连人带马刺了个对穿对过。在那一刹那间,根本听不到罗卑士兵发出的惨叫声,只看见大部分人在重复同一个动作,人仰,马翻,溅起一阵殷红的鲜血。

  在经过两轮投枪的洗礼后,五千罗卑骑兵已所剩无几,冲到严阵以待的重装步兵面前,已毫无任何气势,几声惨叫后,力大无比的高岳重装步兵甚至将刺穿了尸体的罗卑士兵高高挑起。战场又恢复平静,只剩下两军之间满地的士兵尸体和几匹尚存的战马孤零零的站在主人的尸体旁。

  就在山嘴边展开激战时,山嘴以西的河岸边的主战场上的大战也正式揭幕。我率领梁崇信和崔文秀几人悄悄的观察着河边缓慢向前行军的罗卑中军。整个中军绵延了近五里路,从山嘴边一直向后延伸,由于中间还夹杂着大量的辎重部队,部队的行军速度相当缓慢。

  经过仔细观察,敌人并未有任何防备,队形也显得十分松散,我暗自叫了一声“真是天助我也”边与梁、崔几人匆匆返回部队集结地。所有人在我的手势和军官命令下,悄悄的溜出森林,已经没有必要隐藏了,命令骑兵们丢掉马嘴上的笼子,三万骑兵犹如下山猛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河边毫无思想准备的罗卑步兵扑去。

  伴随着震天动地的马蹄声,正在按正常行军方式向前移动的罗卑士兵门似乎一下子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当新兵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老兵们都惊恐万分的大叫起来:“是敌人的骑兵!”“我们中埋伏了!”“赶快整队!”

  慌乱的喊声此起彼伏,军官们用鞭子抽着那些犹如无头苍蝇般四处乱窜的士兵们,勒令他们赶快组成迎击阵型,以应对即将到来的残酷战斗。

  我一马当先,率领重装骑兵朝敌人中军的腹部位置扑去,敌人明显还未完全进入战斗状态,随着战马的狂奔,距离敌人越来越近,我甚至可以看见敌人步兵脸上惊恐的表情。一波接一波的箭雨对首当其冲的重装骑兵的影响并不大,但是依然有几上百人在我身边倒了下去,我咬紧牙关,高举着戟枪,终于冲过了这一段难熬的距离,突入了敌军队伍,真正的大战正式开始。

  随着我每一次戟枪的挥动,挡在面前的罗卑士兵总有几名抱着头捂着脖子或是捧着胸腹倒下去,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十次挥动手中的武器了,鲜血早已将全身浸透。我就象一名普通士兵一样尽情发泄着窝在树林中几天几夜的不满,直到身旁的卫兵的呼叫才把我从疯狂状态中唤醒过来。

  罗卑人的防线已经开始崩溃,虽然他们的士兵熟练远远大于我军,但由于补充了大量新兵,这些新兵根本就未见过如此的突然袭击,血流满地,尸横遍野,这些残酷的景象极大的刺激了那些从未上过战场的士兵,他们率先逃离战场,由于他们的数量相当大,很快就冲动了整个步兵防线,再加上随之而来的我军轻骑兵的冲击,敌人中军防线终于崩溃了。

  当乌勒接到被袭的消息时,立即组织自己的直属一万人铁甲骑兵准备上阵,然而蜂拥而来的溃败步兵将整个道路塞得严严实实,他的一万铁甲骑兵和四万轻骑兵被堵得根本无法动弹,眼睁睁的看着逃跑的士兵簇拥着自己向后溃退。他当机立断,命令前部的轻骑兵立即将后退下来的逃兵射杀,既可以震慑逃兵又可以为骑兵队伍清理出一条通道。

  我立即察觉到敌人的变化,敌人步兵后退速度明显变慢,有部分老兵甚至已经开始组织反击,一旦敌人扎稳脚根,我们这三万骑兵将难于脱身,一口口的被敌人吃掉,更不用说取得胜利了。我也立即调整了部署,将命令重装骑兵向中间集中,在梁崇信、崔文秀的亲自出马带领下,集中力量向敌人数量较多的中部突破,要力争将敌人彻底击溃,是其完全丧失战斗意志,迫使其溃退,这样一来可以把敌军后方的骑兵阵脚冲乱,有利于我们的最后胜利。两翼的敌人则交给随之而来的轻骑兵解决。

  在梁崇信、崔文秀的亲自带领下,主力重骑兵又展开了新一轮屠杀。悍不畏死的疯狂进攻,以及战斗力的差异,很快又在罗卑步兵当中掀起了恐惧狂潮,军官们在也控制不住士兵们的行动,被逃跑的士兵们裹胁着缓慢但又不可阻挡的向后涌去。

  押阵的轻骑兵们已经不只道射杀了多少自己的同胞了,满地的尸体仍然阻挡不了败退的洪流,向他们涌来的溃退士兵依然越来越多,他们已经毫无办法,任凭溃退的士兵将他们的方阵冲得七零八落,甚至将征东大将军乌勒的直属骑兵也已经冲散。

  乌勒骑在自己心爱的墨龙驹上,眼看着败退的人流将自己原本整齐的方阵冲垮,自己只能痛苦的咬紧嘴唇,站在一旁的布达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早就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但没有想到敌人居然如此大胆,竟然敢深入自己境内三百多公里设伏,而且将保密工作做得如此之好,自己一方的侦察兵居然没发现任何情况,那些所谓的马贼也肯定是敌人的军队装扮的,目的就是麻痹自己一方。

  “大将军,事已至此,还是赶快撤退吧,再等一会儿,恐怕就麻烦了。”布达虽然对敌人主帅的布置十分佩服,但还是根据目前的形势做出了主动撤退的建议。

  乌勒虽然骄狂,但也并非一勇之夫,他何尝不知道现在败局已定,但如果此时自己的直属骑兵一退,恐怕就会引发全军崩溃,损失之大,自己回去真不知道该如何向大酋长交待?但如果再坚持,恐怕这里所有人都有可能变成俘虏,这真是艰难的抉择啊!

  布达也了解自己上司的为难之处,但再不当机立断,恐怕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他毅然向旁边的传令兵发布命令:“传大将军命令:命令直属重骑兵和四个轻骑兵万人队立即后撤,脱离步兵,保持阵型。”

  罗卑后营一动,我便敏锐的察觉到形势的变化,立即命令梁崇信和崔文秀紧紧跟上,不能让敌人脱离,要紧紧咬住,否则一旦敌人脱离后重新组织起来,也会使我这次完美的战役不能划上圆满的句号。

  就在主战场的战斗出现一边倒的局面时,山嘴外的重装骑步兵斗法也进入了高潮。乌彭在观看了自己第一冲击波的惨败后,也接到了中军遇袭的报告,他已经完全明白是遭遇了唐河人的埋伏。但他并不灰心,只要将面前这一部敌军击溃,自己还有机会反过头去增援中军。

  他干脆孤注一掷,命令剩余的三万五千铁甲骑兵只留下五千人做为自己的后备队,命令三万铁甲骑兵采取集团轮番冲锋,试图突破木力格率领的重装步兵防线。整个战场成为一个巨大的绞肉机,每一轮冲锋罗卑骑兵都会在投石机和投枪的打击下损失惨重,但冲到近前的铁甲骑兵也会给重装步兵带来极大的伤害。呐喊声、哭叫声、武器撞击声、尸体落地发出的钝响声充斥于耳,许多士兵已经完全麻木了,只是下意识的挥舞武器进攻或防御。

  在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血战后,双方都付出了惨重代价。罗卑人在阵前丢下了近两万具尸体,而木力格的重装步兵的前几排也已经换了几次,双方都红着眼睛准备着最后的冲刺。

  然而一个报信的侦察兵改变了乌彭的计划,中军已经溃败,自己的兄长已经撤退,这个消息犹如当头一棒将乌彭打得半天都反应不过来。那就是说此次战役自己一方是彻底失败了,自己再不突围,恐怕就要被敌人全歼了。他迅速将部队集合起来,将一万重步兵押后,调转马头,趁我军轻步兵打扫战场之机,突出重围,向西逃去。

  而梁崇信和崔文秀也在我的严令下,不顾疲劳,连续追击,一直追出三百多里地,直到天黑,才收兵回来。而卡马波夫率领的轻步兵也适时加入战场,将四处潰逃的散兵包围,并将他们集结起来,立即起程押回庆阳,拿我的话来说,这可是好大一笔财富啊。

  是役,被后世称之为“第二次西北战争”,以我大获全胜而告终。此次战役,据后来统计,共歼灭罗卑征东部主力军队十二万余人,其中毙敌50986人,俘虏47833人,另有一万多人失踪,估记是直接逃回了各自家乡,而退回出发营地只有不足八万人。罗卑征东部中军主将提克被俘,中军副将卡尔登战死。

  在西大陆最著名的战争历史编年史《千年战记》中也曾有记载:“大陆历693年秋,唐河人李无锋出奇兵,于东腾格里大草原东部大败罗卑人,斩敌五万余,俘敌四万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