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节 逆转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19 2004.07.29 09:25

    “大人,庆阳来人看望您了。”周廷贵有些担忧的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城守孙元亮,看着他消瘦的面孔,心中莫来由一阵心酸,没日没夜的操劳,夹在两大势力之间的周旋,随着年龄的日益增长,城守大人身体状况也远不如从前,如今一病倒,偌大一个城守府除了自己,几乎没有人能帮上一点忙。

  “哦?”睁开有些无神的眼睛,孙元亮脸上浮起一丝潮红,在身边的侍女的扶持下,孙元亮用力坐了起来,“廷贵,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我看我的身体恐怕很难熬过今年了啊。”

  “大人何出此言?你不过是偶感风寒罢了,稍加休养,必可恢复健康。”周廷贵皱皱眉道,“若是大人真想回家乡休养,亦可向帝国朝廷申请啊。”周廷贵深深理解自己这位城守大人渴望回乡休养的心情,几十年来的风风雨雨已经让他疲劳不堪,年轻时的锐气棱角早已被无情的现实磨得所剩无几。

  “申请?那司徒明月还不得把我的皮给剥了?”略略恢复了一点精神,孙元亮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他可是一直在等这一天啊。”

  周廷贵一时无言以对,孙元亮和他都是亲身经历过二十年前的银川事变的主要当事人,当时一触即发的紧张局势依然历历在目,虽然避免的刀兵相见,也获得了足够的自主权,但却不可避免的背上了叛国求荣的罪名,这也一直是以一个传统唐族人自居的城守大人心中永远的痛,也是压在他心头的一颗千斤巨石。

  “事情都过去二十年了,大人何必这么计较?何况这二十年来他司徒明月也没能把我们怎么样?”周廷贵有意激起孙元亮的豪情壮志。

  “是啊,他司徒明月纵使拥有整个帝国却也不能把孙某怎么样,孙某照样自由自在的生活在这银川府。”孙元亮眼睛一亮,但随即有黯淡了下来,“但又怎么样呢?老夫老矣,只想回到家乡,平平淡淡的过一下清静的日子。”

  周廷贵心中暗叹,城守大人已经没有了昔日的豪情满怀,时光的推移已经把一个曾经风光一时的帝国名将变成了一个普通的老人,他不好再作什么劝解,只好再一次道:“大人,庆阳李无锋派人来看望您了。”

  “唔,知道了,该来的都会来的。”孙元亮脸色平淡,但那眼光却异常深远,“我看西斯罗人也会派人来吧?”

  “回大人,纽伦堡的基德曼将军的特使也已经到了银川城,现在去了元辉将军那儿。”周廷贵辛苦的回答道。

  “哼,看来,西斯罗人倒把形势看得很清楚啊!”孙元亮已经恢复了平素的威严,虽然看上去还有些憔悴,但精神状态却已经好了许多,显然是这些不速之客激起了他的斗志。

  “去请李大人的使者,就说老夫在会书房见他。”孙元亮披衣下床,示意旁边的小婢替他着衣。

  “大人,您的身体``````?”周廷贵只问了一句见城守大人眉头已经皱起,便不再多说,出门而去。

  “也该是个了断了,二十年了,我孙元亮背了这个卖国求荣的名声也有二十年了,也背够了。”望着周廷贵出去的背影,孙元亮喃喃自语道。

  踏进城守府大门,苏秦便感受到一股不同的味道,所有这一切似乎都显得那么古旧,一切都是原汁原味的唐族建筑风格,甚至许多地方已经有些破损,但依然看得出这栋建筑物几十年前的风姿。

  “请。”中年男子很有礼貌的一抬手虚引。

  苏秦点点头,他知道这个貌不惊人的中年男子就是孙元亮在银川府的头号智囊,孙元亮能在西斯罗帝国和唐河帝国两大势力中成功生存而没有被吞噬,他功不可没。

  走进大厅,背对大门的老者倏起转过身来,一张饱经沧桑的脸上唯有那双眼睛昭示着此人的不凡气概,但略躬的背也显示着他老人已经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了。

  “西北郡军政节度使府苏秦见过孙大人。”苏秦不卑不亢的见礼。

  “苏大人,请坐。”孙元亮脸色显得格外平静,象是招待老朋友一般见礼后宾主入座。

  “李大人甫回西北,得闻孙大人贵体染恙,特委托苏秦前来看望大人。”苏秦脸上现出诚挚的笑容,一边将带来的东西呈上,“这是产自绿海沼泽的金贝,对大人的病有很好效果,是李大人特地让苏秦带来的。”

  “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大人代孙某谢过李大人的关心了。”孙元亮摇摇头,语含深意的回答道。

  “大人何出此言?眼下大人正壮年,正是施展身手建功立业的好时候,怎么会有此想法呢?”苏秦也是顺竿就上,假意问道。

  “苏大人见笑了,孙某已年逾五十有四,近来身体时好时坏,精力也不比从前早就想向李大人告老还乡,安度晚年去了,只是琐事缠身,一直不得清闲,还有也不知李大人能否准许孙某告老还乡呢?”孙元亮斜睨了苏秦一眼,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孙大人言重了,李大人对孙大人这几十年来能保持我唐族儿女气节,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力保银川这片我唐河帝国固有领土不失一事向来十分敬仰,多次夸奖您呢。”苏秦点头颌首道。

  “哦?”孙元亮大为惊讶,没想到李无锋居然对自己会有如此评价。

  “绝无虚言,李大人曾多次说,银川府处于当时复杂恶劣环境下,只要能尽力保持领土不失,便是一大伟绩,至于不了解内情的外人说三道四或是那朝中不明底细之人的看法不能作为历史定论。”苏秦一字一句的说到底,语气十分严肃,他知道孙元亮对大家究竟怎样看待这件事情尤其是李无锋怎样看待二十年前这件事情十分敏感。

  孙元亮被震惊住了,他没有想到李无锋居然有如此气魄,竟然敢当着下属的面如此评价那二十年前的那一幕,那可是当今帝国皇帝陛下亲自作了定论的啊,为此他这二十年来不得不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这也是导致他精神不济身体早衰的主要原因之一。

  “李大人莫非不认为孙某是勾结外敌叛国投敌割据称雄?”孙元亮定了定神才又问道。

  “此言差矣。看一件事情首先是要看它的本质,而不是看它的形式。”苏秦笑道:“勾结外敌叛国?银川府既没有成为西斯罗帝国的一部分也没有沦落到游牧民族的魔掌中,何来叛国投敌?银川府依然是唐河帝国西北郡的一部分,唐河帝国的政令照样通行,您孙大人也没有称孤道寡,何来割据称雄?”

  苏秦的一席话让脸色一直阴晴不定的孙元亮顿感豁然开朗,心境顿时好了许多,连坐在一旁的周廷贵也不得不暗叹苏秦的的口才了得。

  “老夫老矣,不愿背着一身叛国逆臣之名入土,今能得先生一席开导,也算是一扫二十年的委屈。想当年,老夫把这银川府治理得风调雨顺,百姓们安居乐业,可朝廷一纸任免令就要将我免职,免职倒也罢了,接替我的居然是被我因贪污公款撤消职务的官员,况且那人与西斯罗人也有见不得人的交易,我上书呈请,可无人理睬,眼见得辛辛苦苦营造的一方土地就要恶人所占,我实在不甘心如此,这才怒逐小人,没想到引来的却是弥天大祸。”

  说到这里,孙元亮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眼睛望着门的远处,似在缅怀当日的荣光和痛苦,好半天后,才道:“以后的事情不用说大家都知道了。苏大人,今天你既然代表李大人,我就正式向你提出告老还乡,这银川府的一切自然都由李大人来处置,不过我想最后提一个建议。”

  看得出对方眼中坚定的神色,苏秦也不客气道:“您请说。”

  “眼下西斯罗人虎视眈眈,我那不成器的兄弟素来与他们沆瀣一气,我很担心在我这段生病的日子里他们会做出什么大逆不道之事来,我想请李大人立即派遣部队进驻银川暂时接管银川府的防务,以免不测。另外我也想向李大人推荐银川府的城守由周廷贵继任,以确保银川的稳定。”孙元亮的语气十分坚定平和。

  “大人!”周廷贵惊讶的站了起来。

  “廷贵,李大人是个可以托付的明主,我老了,这个世界属于年轻人,好好跟着李大人干。”孙元亮拍了拍周廷贵的肩膀微笑道。

  苏秦也爽快的接口道:“周大人的才能我们早有耳闻了,我带表李大人同意由周廷贵大人担任新一任银川府城守一职。”

  “很好,苏先生,那就请你马上去转达李大人,请他速派大军进驻银川,我担心我现在也不一定能控制得住我那个弟弟,他是第一警备师团的师团长,若是再有西斯罗人的介入,形势会很难控制。”孙元亮严肃又有些痛惜的道。

  “好,那我马上派人去庆阳通知李大人,希望不要看见这一不愉快的场面。”苏秦也感觉到事情的紧急,孙元亮如此这般急切肯定是察觉到什么,说不定西斯罗人的大军已经在南下途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