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说服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477 2003.10.10 18:27

    此时无锋已经将衣着整理好,而管莹莹也将外衣穿好,只是内里却空空如也,好在在自己内院里,又是晚上,倒也不怕春guang外泻。

  “进来。”

  “嘎吱”一声,门推开了,进来一名青衣女郎,正是无锋的两名雪山派护卫之一云依。

  “管姐姐,她们都已经等你们好久了,看你们还不回去,让我来看看怎么回事。”云依还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但实际上已经与管莹莹她们相当熟络了。

  正坐在无锋一边正襟帏坐的管莹莹让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欲盖弥彰,脸上的春意都尚未褪去,但云依是尚未经人道的少女,只觉得房里的气氛有些怪异,却未想到其他方面。

  “好,好,我们马上就过来,锋哥也已经忙的差不多了。”管莹莹连忙回答道。

  “那我就先回去了。”招呼了一声,云依便婀娜娉婷的转身走了,那摇曳生姿的俏丽背影让本就尚未满足的无锋更是欲火狂焚。

  看见爱郎目不转睛的盯着云依逐渐消逝在夜幕下的背影,莹莹也忍不住用手使劲儿在无锋的胳膊上揪了一把,这才把魂飞魄散的无锋弄清醒过来。

  “瞧你那样,有贼心,无贼胆,枉直还是她们的主人呢。”看见爱郎一脸尴尬相,有些酸意的莹莹又不禁“扑哧”笑出声来。

  看见莹莹笑得花枝乱颤,尤其是那一对高耸的肉球更是在没有肚兜的羁绊下汹涌起伏,无锋按捺不住,探手伸进莹莹的怀中,一把捉个正着,莹莹身子一软,又滑进无锋的怀里。

  “哥,别在这里了,咱们还是回房吧,把纤纤和狄蕾娜叫上,今天晚上让你疯个够,好不好?”浸透了蜜情爱意的话语,让无锋简直再也不能等待,一把抱起莹莹,吹熄火烛,便朝卧房走去。

  *满园,一夜无话。

  两天后,接到命令的瓦特和木棉(原高岳族长老,现任金州府和平镇镇守)赶回了庆阳。

  “来,来坐。”无锋亲热的招呼一路风尘赶到节度使府报到的瓦特。

  瓦特自从与罗卑人达成协议后,在庆阳府经济发展署下面呆了一段时间后,便自愿申请到金州府去体验生活。在金州,他目睹了高岳族人与唐族以及其他民族和睦相处,安居乐业,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他深受触动。而庆阳、金州充满生机与活力的经济也给他的思想带来了极大的冲击,眼看着两府蓬勃发展的工商业,他不禁为自己的部族的落后愚昧而感到担心。他也清醒的认识到,经济的落后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思想意识的落后保守,尤其是当权者思想意识的保守僵化,安于现状,那才是导致一个民族坠入深渊的根源。

  反观西北郡各府官员,上至节度使,下到镇一级官员,几乎人人思想观念都胜于自己部族中的那些贵族们。他们地方官员********的发展当地经济,军队人员则日夜训练,它们的发展一天胜过一天,也是自己亲眼所目睹。

  可看看自己族人中的权势阶层,不是贪图享受,声色犬马,便是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为为追求更多的利益而挖空心思,哪里有丝毫为自己部族考虑。纵然有个别英才之士,依瓦特的看法,也不过是在军事上有所作为,真正能具备管理和发展经济的能力之人,自己还真的未曾发现。

  尤其是这个李无锋,想到这个人,瓦特的心中便有股说不出的味道。雄才大略,深谋远虑,这些词句用在他身上丝毫不为过,可难得的是此人不过比自己大几岁,短短几年间,竟然白手起家创出如此成就,下属们对他崇拜有加,百姓们对他顶礼谟拜,这不能不让瓦特在敬佩中夹杂着一丝莫名的恐惧。

  看见瓦特神色拘谨中似乎还有些恍惚,无锋有些诧异,但他根本没有想到面前这个青年面对自己居然会有如此多的感触,他也坐下,笑着问瓦特:“怎么样,咱们这边的生活你还习惯吗?”

  “哦,谢大人的关心,我对这里的生活十分满意,还要感谢大人的安排,让我能够在大人麾下学习。”瓦特也察觉到自己的走神,连忙回答。

  “你不必客气,应该说我多了一个没有薪金的下属,应该是我占便宜才对啊。哈哈哈哈!”无锋打趣的说道。

  “不知大人这么急召我回来,有什么急事吗?”瓦特在无锋刻意营造的气氛下也放松了许多。

  无锋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说话。

  “的确有件事要告诉你,不过我先想听听你对这件事的看法究竟怎样。”接着,无锋便把犹利人希望全族人迁到庆阳境内居住生活的情况详细的告诉了瓦特。

  听完无锋的介绍,瓦特的眉头便深深的锁了起来,最后他考虑了一下问无锋:“大人,你告诉我这件事的目的是什么?”

  “哦,你是罗卑人,目前我们双边的关系都还不错,我不想因为此事影响我们双方的关系,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无锋神色平静的回答。

  “对不起,大人,我在我们族中并没有什么特别权力,恐怕我我对这件事帮不上什么忙。”瓦特摇了摇头,神态严肃的回答。

  “不,你理解错了。我并不是要你帮我回去向你们族人施加什么影响,我只是想你是一个罗卑人,应该体会得到你们族人的感受,而我们外人恐怕对这件事的感受没有你那么真实,所以我只是想想你作为罗卑人的一员对此事的看法。”无锋还是那副平淡的样子。

  瓦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大人,说实话,我认为我们族人对这件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犹利人虽然有一定的独立性,但它早已经与我们罗卑人融合了,其实就是我们罗卑人的一个分支,我们的祖先也是同一个。假如大人你接收了他们,我想我们双方的关系肯定会马上恶化,到第是发生战争还是造成其他后果,我也不敢预料。”

  看得出瓦特也十分为难,一方是自己学习生活的地方,一放是自己的母族,血浓于水,这个道理他也明白,但他也知道凭罗卑人现有的境况,实在是经不起太大的风浪了。他实在不愿意看见双方因此事而交恶,甚至导致战争。不过他也知道此事事关无锋在整个西北地区的声誉,无锋对此也势在必得,要想调和双方的矛盾,实在是一件难事。

  “瓦特,你也知道我也不愿意因此事与你们罗卑人闹僵,但此事你也知道对我来说意义重大。你说导致战争,我想那还不至于,毕竟现在对罗卑人来说休养生息才是最重要的,你们的敌人并不是我们。我担心的是我们的经济往来受到影响,这本来是一件对双方都有利的事情,但如果你们族内一些不理智的人煽动你们首领做出不智之举,我想这对我们双方都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无锋知道要想求得罗卑人的理解,最起码也要让瓦特能够理解自己的举措,否则若没有瓦特的帮助,恐怕很难达到自己的目的,就是这样,事情的结果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瓦特没有开腔,他知道无锋说的都是事实。自从西北郡与罗卑人达成秘密协议后,双方的经济往来迅速发展,而通过北方商道,大量商队源源不断的来往于东西大陆之间,罗卑人获得的可观的关税收入。这对遭受重创的罗卑人的财政是一笔相当大的支持。

  处于腾格里大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始终摆脱不了对老天爷的依靠,旱灾、寒流、暴风雪这些大自然的产物对他们来说一直是一个阴影,一旦天公不作美,一个民族又没有相当的战备物资和资金,就会不战自乱,被其他民族所吞并和消灭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所以每一个部落和部族的当权者都会保留相当物资和资金,以备急用。

  而罗卑人在与赤狄人战败后,赔偿了相当数量的金钱和奴隶,又在于无锋的战役中损兵折将,内部也出现了不稳的迹象,幸好与无锋达成了互谅协议,才算喘了一口气,稳住了阵脚。此时一旦因此事而关系交恶,周围那些原本就心怀叵测甚至会落井下石的邻居们的态度会是怎样就很难预料了。

  可是就这样对此事不闻不问,别说族人,就是自己也很难接受,哪里还谈得上说服他们呢。而且也会产生相当严重的后果,难免会没有人群起效仿,那也是不可接受的灾难。

  看见瓦特的面容上也露出了痛苦的挣扎神色,无锋知道他的内心也开始在彷徨,世界就是这样,自己的利益往就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无锋心里也只有说声抱歉了。

  “不过,我也不愿意因此事而失去罗卑人这个盟友,我想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办法。”无锋也知道事情不能逼得太紧,否则物极必反,那就得不偿失了。

  “哦?”瓦特有些惊异的抬起头,难道李无锋会发善心?

  “我可以在其他方面对你们做相当的补偿,具体补偿内容我想我还是在与其他人商量后才最后答复你。你是一个聪明的年轻人,你说过,罗卑人也许会是我的最好的盟友或部属,这句话我记得很清楚,我不想这句话失效。相信我,我们会找到一个双方都满意的结果。”无锋站起身来,拍了拍情绪有些低落的瓦特,“我希望你能与我的使者一起回去,他将会与你们族中的掌权者就此事作最后的讨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