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二节 夺关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37 2005.07.12 20:08

    黝黑的脸膛上又多了几丝皱纹,温拿一动不动的坐在观察哨前已经一个多小时了,目光依然平视望着前方,从背影看去,他好像如同一个略略有些驼背的老人,丝毫看不出昔日叱咤风云纵横疆场的一带一代豪雄的模样,但却无人干预轻视于他,轻视他的人都已经成为了历史。一干将领都默不作声的站在他身后十几米外,他们都知道主将的习惯,那是一场大战爆发前的先兆,主将总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细细分析战术的对策,这个时候他最忌讳有人打扰他。

  只是温拿并非像自己下属们想象的那样在考虑战术对策,他需要考虑的远远不是这么简单这么轻松的事情。在他看来,眼前的这座关塞虽然险峻,但并非不可攻破,凭借自己这数十年来的领兵打仗经验,他看得出,敌人显然没有把主要兵力集中在这里,换句话说,敌人并没有打算在这里和自己一方作一次生死决战,既然连决一死战的决心都没有,那这一仗的结局不用脑子想也可以预料。

  缅国已经消失了,现在存在的只有唐河帝国的一个缅地特别行政区,也许要不了多久就会变成缅郡或者说某某王麾下的一块直属领地,总之缅国是不存在了。想到这儿,温拿不由得深深的长叹一口气,亡国不是我的错,奈何事事总缠身?作为一个缅人,自己不敢说是缅地最能看清楚当今大势之人,但也算是可以清楚明白这东大陆局势变幻过程,转瞬之间缅地就沦为郎永泉的属地,他对郎永泉还是相当佩服的,无论是从政治军事的策略上还是从手腕心计上,他都不得不承认自己不是郎永泉的对手,能够和平的将缅地纳为己有,而且还能光明正大和缅王结为亲家,这一手干得的确漂亮。

  他并不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国家王朝的消亡都有着多方面深层次的原因,并非外敌入侵那么简单,尤其是内因更是起着主导作用。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十年,哪一个民族能够在当今大陆上占据主动占据优势,都是依靠自己民族多年来的积累和站在其他弱小民族的肩膀上昂起头来的,这不奇怪,本来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道,强者生存,弱者淘汰,就是这么现实。唐族的强大无庸置疑,即便是朗家拥有的实力也远远强于缅地数倍有余,如果要选择对抗,那结局必定是家破国亡,所以他选择了退隐观望,但他还是小瞧了郎永泉,当郎永泉那充满仰慕之词的邀请信送到自己家时,他就知道自己的小算盘破灭了,作为曾在政治中心中周旋的人,他深知越是客气礼貌的后面藏着什么,若是自己不乖乖接受对方的邀请宣誓效命,只怕温家真的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了,所以他没有犹豫,立即选择了效忠。

  郎永泉手下的诸人他都见识过了,有的勇猛剽悍,有的冷静多谋,有的善于策划,有的长于领军,但唯独那个杨慕白让他感觉到捉摸不透,捉摸不透的东西往往是最危险的。他并不想反叛郎永泉,至少郎永泉在目前对自己诚心相待的的,但诚心不能成为自己一辈子效忠他的决定因素。如果你不能成为一名强者,那你就必须依附一个强者,否则你就会沦为历史抛弃的垃圾。郎永泉是不是强者,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目前看起来是,并不代表永远是,也许自己对他还缺乏一份信心。

  虽然郎永泉这么快就把自己抽上了战争的舞台,但他并不惊讶或者不满,自己的子弟兵,自己还是信得过的,何况在自己甫以组建部队时,郎永泉就毫不吝惜的投入了大量资金和器械,帮助自己在最短时间内武装起来,虽然在数量上还远远比不上正规军团,但两个师团的编制已经让他喜出望外了,在这一点上他对郎永泉的胸襟十分钦佩。

  阴沉沉的天空就像人的心情一般起伏不定,温拿好不容易将神游的心思收了回来,身躯微微动了一动,身后早有人跟上来:“父亲,一切都已经准备齐备,是待午饭后再发起攻击,还是······?”

  “不必拖延了,立即发起攻击,命令中线组织冲城车和云梯直接发起攻击,两翼用山地步兵突破,其他军种配合,敌人没有多少斗志,晚饭前结束战斗!”漠然的挥手打断自己三子的询问,温拿断然下令。

  “明白了,父亲!”立即躬身退下。

  大陆公历696年12月27日,历史被称作“三藩进中原”的第一仗正式在汉中府西南部的小山门打开,号称缅地之虎的温拿率领膝下五子在五万缅地子弟兵的协助下,仅仅用了半天时间便突破了汉中太平军在南线的第一道关卡――小山门,歼敌三千余人,取得了温拿家族率军进军中原的第一场胜仗。

  这道关卡虽然并不算重要,太平军也明显不打算在这里纠缠,只是借助险要地形杀伤敌军有生力量并了解情况罢了,但这却极大了鼓舞了刚刚组建不久的缅地军团的士气,这是出师的第一仗,战果大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要取得一场胜利。

  “父亲,太平军也不过如此啊?”有些兴奋的青年汉子跟在一脸淡然的温拿身后道,“我看我们军团的战斗力已经有了很大的长进啊。”

  听得自己身后的年轻汉子如此一说,温拿似乎也察觉到了这里边存在的问题,浓眉一掀,厉声道:“这是你的看法还是大家的看法?!”

  被自己父亲厉声一喝,年轻汉子一下子在父亲的积威下委顿了下去:“这个,这个虽然是孩儿自己的看法,但以孩儿看,大伙儿应该都这么认为的吧?”

  “哼!井底之蛙!”从鼻腔里冷哼了一声,温拿刀子一样的目光掠过青年汉子身上,刺得青年汉子身体不由自主一缩,头也赶紧垂下。

  “那太平军若是这等好打整,那唐河帝国岂会如此轻而易举就被打得落花流水?他们还能大模大样的在唐人中称王称霸?你当唐人就这么不堪一击?”一连串的反问问得青年汉子哑口无言,好半天才从阔嘴里挤出一句话:“那我们只用了半天就拿下了小山门总是事实,歼灭了他们三千人总不是假的吧?”

  “你多用用脑子想一想,这等二流关卡,太平军岂会在这上面和我们拼个你死我活?你看看他们给我们留下的是什么?破烂不堪的一座废墟而已,明显是有备而退!他们聪明得很,会选择最佳得决战地方和时机和我们决战的。”温拿的口气变得温和起来,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只有一人在场,没有必要把气氛弄得那么紧张。

  “那我们怎么办?下一关是大散关,那可是一个硬骨头,孩儿已经反复研究过,那里的险要性和防御工事与这儿比差距不能以里计啊。”青年汉子一下子有些着急了,“那按父亲你所说,我们攻打那里岂不是要付出相当代价?”

  “岂只是相当代价?若是真要硬拼,我们没有多少胜算的。”温拿脸上看不出半丝焦急和烦恼,语气也是不紧不慢。

  “那······”青年汉子一脸不解。

  “这方面不用你们操心,为父自有道理。”挥挥手制止了青年汉子的话语,温拿略显苍老的脸上也泛起一缕复杂的神色,说内心话,直到现在他心中也是疑惑一团,若是真要凭自己手上这才训练出来的四万多士兵去攻打那防御工事健全又据险而守的大散关,无疑是去白白送死,但主帅已经明令自己只需要拿下小山门,将部队推进到大散关,其他事情到时候自有安排,直到现在他也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古怪,但他知道郎永泉不是一个无的放矢之人,他这般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自己只需要遵令而行就行了。

  “慕白,温拿已经拿下了小山门,部队正在推进,估计今晚就可以到达大散关下。”看着大帐内悬挂的地图,一身戎装的郎永泉仿佛也年轻了几岁,斑白的发丝被凤翅冲天盔裹在里边,看上去也不过四十出头模样,颇有点运筹帷幄的境地。

  “嗯,那边应该已经准备好了,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只等时机一成熟,我们就可以乘胜推进了。”杨慕白脸上满是自信之色,多年来的部署,就看今晚的结果了,相信不会让自己失望。

  “只要拿下大散关,整个汉中盆地就在我们掌握之中,大概那林国雄还在为马其汗人的行动烦恼不已吧?呵呵,错过了这个村就再没有那个店了,林国雄大概会为此后悔一辈子吧。”能够看到自己的老对手吃憋,郎永泉心中无比畅快。

  “大人,不要太乐观,林国雄也不是易于之人,马其汗人若是出工不出力,我很怀疑他们的行动能够给林国雄这个老狐狸带来多少麻烦。”一身儒衫的杨慕白脸上也显得很轻松,“好在我们并不靠马其汗人,他们能拖上一下固然好,不能拖,我们也不会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那是自然,命运都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郎永泉傲然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