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节 舌剑唇枪(1)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39 2004.11.20 13:47

    “克鲁夫将军?久仰了。”热情的迎上前来,苏秦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紧紧的握住对方的双手。

  “苏大人我也是久闻大名了啊。”壮年男子脸色未变,依然是那副笑吟吟的模样,但心中却已经在做准备,这苏秦的大名他在吕宋便早有耳闻,号称李无锋麾下第一辩士说客,也是李无锋最得力的外交助手,西域联盟的第一次结盟便是瓦解于他张利嘴下。

  “请,克鲁夫将军。”苏秦也不多言语,只是微笑着请对方入室,会客室并不太大,但位置却相当幽雅,这也是苏秦选这里作为与对方谈判用主要场所的原因。

  克鲁夫也不客气,淡淡一笑,昂然而入,虽然知道这次谈判自己一方处于下风,而且对手也是一个极为难缠的高手,但他不想在气势上输给对方。

  宾主坐定,苏秦见这场面,知道假如自己不开口,对方肯定是不愿意先打开话题的了,也就不再多说,笑吟吟的问道:“克鲁夫将军不远千里而来,想必西北将军也曾光临过,这两日来所见所闻不知有何看法啊?”

  克鲁夫心中微微一凛,看来自己的行踪早就在对方的监控之下啊,对方的安全部门能力不可小觑,但随即又释然,这庆阳乃是对方首府所在,各方面措施自然是最严格的,而且现在正处于战时状态,所有可以人员都会在有效监视范围内,自己又没有刻意掩饰,也就难怪了。

  “李大人果然人中龙凤,短短几年间竟然能让这西北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克鲁夫不佩服也不行啊,但一想李大人有苏兄这等俊彦人杰全力辅助,也就不足为奇了。”克鲁夫毫不掩饰自己内心想法,在他看来,对方胸有成竹,自己一方也就毋须太过矫揉造作,反惹人家笑话,既然双方都有这个意愿,顶多是条件价码上的讨价还价罢了。

  “呵呵,将军言重了,苏秦碌碌无为,哪里当得起俊彦人杰这般称谓?”苏秦笑着把对方的奉承话推到一边,“克鲁夫大人在前年对科米尼人一战中让科米尼人挟优势兵力而来,在你面前却碰得头破血流无功而返,那才是真正的大将风范啊。”

  虽然明知对方是奉承自己,但自己的经典之战能传到邻国敌人耳中并得到高度评价,总是一件爽心事,嘴角微笑,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克鲁夫摇摇头道:“雕虫小计,何足挂齿?苏兄三寸之舌破联盟,本人虽远在吕宋也是钦佩不已啊。”

  听得对方这么一说,苏秦心中暗笑,恐怕是恼火不已才对吧,不过此时不是相互吹捧的时机,还是早切入正题为佳,“将军,苏秦皇岛也不想多绕圈子,相信您我二人对各自双方目前的实际情况都十分清楚,你的来意我们也能估摸到几分。”

  见对方脸色有些不豫,苏秦不慌不忙的继续道:“着也是我们热切期待的,相信我们双方目前这种敌对甚至战争状态对你们和我们都不利,也是我们双方不愿见到更不愿持续下去的,这个看法您同意吧?”

  默默的点点头,克鲁夫也知道对方还有话要继续下去,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倾听。

  见对方在认真倾听自己的话语,苏秦也就继续往下说:“按理说,北吕宋地位归属问题应该早有定论,早在前年我们双方签署的协定便作了明确细致的规定,据我们所知,贵方代表应该是腓特烈将军本人吧?可贵方却在此时撕毁协定,悍然进攻我方,让我方蒙受巨大损失,这一点我想将军也应该清楚。当然这个时候,我并不是想要清算旧帐,但事情的前因后果却不能不说清楚。”

  “既然克鲁夫将军亲自来西北,说明贵方也不愿意见到这种事态的扩大,有了这个共同的愿望,我想我们双方能够在本着互谅互让的原则基础上圆满妥善的处理好这件事情,您说是不是,将军?”苏秦见对方一时间无言以对,更是步步紧逼。

  克鲁夫表面不露声色,但内心不佩服对方外交谈判手段的高明,不愧是外交场合中老手,几乎每一个问题都点到自己一方的理亏之处,让自己难以应对。

  不过克鲁夫也并不太担心,他也有自己的打算,目前李无锋的日子并不好过,四面受敌,而且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唐河帝国内部的叛乱风暴已经愈演愈烈,除了太平教外,现在连林郎两家帝国最大的藩镇也已经掺和了进去,眼看唐河帝国已经成了一个外强中干的空架子,任谁都想在这个虚弱的帝国倒下后的废墟里分上一勺羹。

  作为另外一个大藩镇,李无锋也绝不会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两相比较下,李无锋应该分得清孰轻孰重。当然,这次自己一方北进收复行动也肯定要有一个了结,条件就需要双方坐下来仔细商谈,只要大的方针确定了,具体细节应该说不会存在太大问题,克鲁夫相信对方也不是那种贪图一时小利的人。

  “苏兄,既然你如此开诚相见,我克鲁夫也不是小鸡肚肠的人,爽快的说吧,腓特烈将军委托我来西北就是希望能够和平圆满的解决前期我们双方存在的问题,如你所说,我们破坏协议收复西北吕宋,但这里边也有前因,众所周知,这北吕宋历来是我们吕宋大公国的固有领土,当初贵方趁帕沙人和科米尼人联手进攻我们的时候趁火打劫进攻北吕宋,这种手段也算不上光明正大吧?至于我们一方迫于当时紧急形势签订城下之盟,难道你们就觉得我们吕宋就如此软弱可欺?那一纸和约真的是在双方都心甘情愿的条件下签定的?我想苏兄内心自己应该清楚吧。那我们在合适时机收复西北吕宋难道就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隐隐约约可以嗅到一丝火yao味儿,虽然克鲁夫不想谈前年的陈年旧事,毕竟那是所有吕宋人心口的痛,在这种时候谈也无太大意义,但见对方既然提起这件伤心事,也就毫不客气的予以反唇相讥,语气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平和了。

  面对对方咄咄逼人的话语,苏秦神色显得平静如常,一边不慌不忙的端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这才气定神闲的微微笑道:“克鲁夫将军,您是军人,您也知道军事服从政治,前年的战事,我不想妄加评论。如果我说北吕宋排外,清洗少数民族,包括安第斯族在内的各民族利益在吕宋大公国统治期间受到了极大伤害,您肯定会说我苏秦太虚伪,信口雌黄。”

  “但摆在大家面前的一个事实就是北吕宋偌大一个地区,一直仅仅只有维托这样一个破败萧条的小城。近百年来,吕宋中央政府除了收税究竟为北吕宋老百姓做了些什么呢?我想克鲁夫将军既然从吕宋过来,相必也看到了东北吕宋维托城的巨大变化,至于西北吕宋在短短一年间双堆城就已经初具规模,大概你们驻扎在那里的军队主帅也应该向你和腓特烈将军报告过了,事实胜于雄辩,我想这应该比什么话更有力,到底谁才能真正给被吕宋百姓带来真正幸福安康的生活?谁能做到这一点,谁才有资格作北吕宋地区真正的主人!”

  苏秦的话条理清晰,绵里藏针,字字有力,一连串的事实罗列出来,让克鲁夫深深领教到了这个李无锋手下第一辩才的优雅风范,许多尚未出口的话就这样被对方的话给堵了回去,连克鲁夫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要论雄辩口才自己和对方实在不在一个级别上。

  不过克鲁夫虽然对辩论不擅长,但毕竟有长期应对各种复杂场面的经验,面对的苏秦有理有据的辩驳,他并未乱了阵脚,而是以退为进:“那依苏兄之见,只要你们觉得自己一方能够造福于民就可以无视别国主权任意取代对方行使宗主权,甚至不惜动用武力?这未免也太强横霸道了吧?”

  对对方的反击早有准备,苏秦笑道:“将军此言差矣,先不说这北吕宋是一个多民族混杂地区,我们唐族人也有相当数量生活在那里,如果本民族包括其他少数民族利益受到严重侵害,相信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邻居,谁也不会坐视不管的。况且这北吕宋地位归属问题是腓特烈将军代表吕宋大公国中央政府和我们李大人代表的唐河帝国恰签定了正式条约的,并非哪一个个人私相授受,这一点无可辩驳,归方违背了这一点,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说,都是不能接受的。”

  苏秦的话虽然语气柔和,但流露出来的态度却异常强硬,让克鲁夫也感到心中一惊,莫非对方真要籍此机会狠狠砍自己一方一刀?难道他们真的得知了自己一方的软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