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节 叵测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423 2005.04.12 22:44

    “锦城府是肯定守不住了,咱们的确需要找一个落安身之处,即若是投降帝国,以现在帝国的态势,不知道会不会接受咱们的投诚?”邱子诚有些心烦意乱,似在问自己又似在问站在自己身边的副将。

  “大人,咱们好歹还有五万人马,若是把咱们逼急眼了,咱们就拼他个鱼死网破!”副将一抹嘴巴,凶狠的吼道:“娘的,冯其这个兔崽子就他妈会玩虚的玩阴的,若不是咱们帮他拼死拼活,他凭什么坐上汉中府尊的位置,这下倒好,反倒算计上咱们了,我呸!咱们就不帮他卖命了,哪里不是活,干脆就投降帝国,我就不信帝国现在这幅光景还真要赶尽杀绝!”

  邱子诚心中一动,自己也早就听教内同僚们说眼下帝国皇帝司徒明月身体状况不佳,膝下几个皇子为了储位争权夺利,谁也压服不了谁,闹得不可开交,司徒明月索性让几个有望立储的皇子分别出京办事,也许就是借此机会看看各位皇子的本事,眼下司徒峻正统帅大军西进,一心要想取得辉煌战绩,若是自己奴颜婢膝的去请降,说不定还真能求得对方的赦免呢。

  只是自己手下中的五万人有多少人愿意和自己一块儿投降帝国呢?邱子诚心中又打起了鼓,自己又十分把握的子弟兵也不过几千人,再加上平素自己威望不错,能够听从自己安排而又还没有加入太平教的士兵大概就有两万人左右,剩下的三万人中有两个万人队是属于比较笃信太平教的,恐怕很难控制得住,另外一个万人队,就难说得很了。

  “何通,你去叫吉老二过来,我们好好商量一下,注意不要声张。”眼中闪动着暗幽幽的光芒,邱子诚脸色一变再变,最终还是咬着牙关闷声道。

  宽敞的大帐中铺满了柔软严实的精绣地毯,帐篷四面都有开口,连顶上亦有一圈镂空见光孔,帐内显得相当宽敞,但却十分明亮,良好的通气效果,让何通踏入帐内便觉得全身一阵凉爽,大帐两边按剑而坐的戎装武将们个个面色严肃,当中帅案后的冷面年轻人华服博带,一顶金龙盘柱冠显得格外刺眼,不用说,此人自然就是唐河帝国三皇子司徒峻。

  “你是太平军的信使?”冷漠的声音不夹杂半点感情色彩。

  “回殿下,在下乃是太平教关西地区偏将军邱子诚副将何通,奉主帅邱子诚将军之命特来觐见殿下。”表面上不卑不亢,但骨子里何通仍然有些胆寒,毕竟太平教已经成了帝国的心腹之患,听说帝国皇帝已经下了命令,但凡查明确系太平教徒,无需审判即可处死,自己今日这一来,若是对方不问青红皂白就将自己推出去斩首,那可真的就太冤枉了。

  “哦?太平军?网中游鱼,你要求见本座有何事?”司徒峻依然是那副冷漠如冰的模样,似乎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只是话语中透露出的一丝诧异让何通心中才生出一丝希望。

  “呃,这个,”何通犹豫着环顾了四周一眼,似有所顾忌。

  “若真是有话说,仅可大胆放言,在座皆是本座之人,毋须吞吞吐吐。”

  “既然殿下如此说,那何通就直说了,邱子诚将军愿意率领麾下所部归降殿下,并将锦城府献给殿下作为礼物。”何通一面说一面仔细的打量着对方的神色变化。

  饶是司徒峻性冷心沉也不禁一呆:“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座下诸将亦是惊诧莫名,纷纷交头接耳,显然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家伙所言,要知道太平军虽然撤退,但他们是主动撤离,其主力并未受到实质性的损失,若是依托锦城府城,在能得到来自关西其他几府的支援,虽然自己一方现杂货那占据了上风,但这一仗的确还很难说。

  “我家邱将军愿意以锦城府城为礼物敬献给殿下,并率所部投诚归降与殿下,只求殿下赦免我们以前之罪责,能接纳我们,我们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何通已经看出对方眼中闪动的惊异之色,心中一喜,说起话来更是气壮如山,信誓旦旦。

  “哦?”似是有些察觉自己的失态,司徒峻竭力收敛心神,思索着对方所言的真实性,“投靠本座?本座当然欢迎,只要你们能够真心实意的归附本座,本座不但可以赦免你们以前的过错,还可以你们继续保留军职编入帝国正规军队,成为本座麾下一员,只是你如何证明你们的诚意,还有,你们这时候突然想到投靠本座的原因究竟是什么?这两点必须说明,否则本座断难相信!”

  “殿下请放心,邱将军委托在下来向殿下禀报,自然会将一切原委说清楚,不过我们希望殿下能够也给我们一个可靠的保证。”

  “那好,咱们就一言为定,本座绝对保证你们的安全和今后的前程,只要忠心鱼本座,荣华富贵不在话下。”司徒峻也知道此时不是摊开亮明的合适地点,对方肯定希望能够在单独的场合下向自己解释清楚,也就爽快的应承下来。

  邱子诚脸色阴沉的端坐上方,冷冷的注视着在自己面前情绪激动的部下,一言不发,这个狗东西,根本不把自己这个主帅放在眼里,自己稍一露口风,便遭到这两个家伙的激烈反对,看来自己真的需要痛下决心了。

  “呵呵,二位误会本人了,本座的意思是现在锦城府城城墙破旧低矮,实在难以应对帝国大军的攻击,若是坚守这里,只怕会给咱们这支部队带来极大的损失啊。”脸色一变为堆满笑容,邱子诚泰然自若的向面前二人解释道。

  “邱大人,冯府尊已经命令我们务必坚守锦城,他已经命令陇东的增援部队南下,只要我们坚持一到两个星期,相信援军就会赶到,到那时候,我们还可以前后夹击,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啊!你方才所说的撤离锦城府城那就等同于放弃锦城,这可是咱们弟兄们辛辛苦苦流血流汗打回来的江山,我们绝对不能让它再落入帝国那帮腐朽的吸血虫手中!”孔武有力的汉子神色激动,即使在主帅面前仍然忍不住挥舞双手表示自己的感情。

  “嗯,二位说得的确有理,方才是邱某有些冒昧了,只要咱们能够坚守到陇东援军赶到,那咱们就算大功告成了!”邱子诚一脸诚挚之色,满含歉意的解释道,“繁请二位抓紧时间组织士兵们继续巩固城墙上的防御设施,我看今晚也需要连夜赶工,力争在两天内将城墙修葺完毕,另外还需要准备充足的弓箭和擂石,嗯,还得准备一些滚木,东面城门外地势倾斜,若是敌方从这边攻城,这滚木就可以派上大用场!”

  一番话语立即将方才情绪还有些激昂的两个汉子说得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也许是觉得自己方才的话语有些过激,二人立即尊敬的一行礼,沉声应承下来,随即便兴冲冲的赶出去进行布置去了。

  待二人的身影消失在营门远处,邱子诚脸色骤然阴冷下来,寒意森森的眼光落到了何通旁边的另一戎装武将身上:“怎么样?考虑得怎么样了,拿定主意没有,三殿下的耐性有限,怕是等不了太久,咱们不给殿下一个交待怕是难以得到赦免的保证。”

  房间里气氛变得沉闷紧张起来,无形的压力笼罩在戎装军人身上,“邱大人,既然您已经作了决定,属下自当遵从,只是他们两人恐怕很难说服,不知道大人有何良方解决此事呢?”

  嗓音有些低沉,戎装汉子耸耸肩,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邱子诚却丝毫不敢小觑对方,这个家伙虽然只是一个万人队长,在自己手下也不少时日了,但自己却始终无法看透这个家伙,整天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但手下那一万人马却并不亚于自己率领的子弟兵,真看不出这个家伙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个家伙和自己一样,绝对不是一个虔诚的太平教信徒,这一点可以从对方平素对教徒们谈论教义的态度就可以察觉出来,真正的太平教信徒是绝对不可能有那种鄙视混杂轻蔑的态度的,虽然对方隐藏得很好,但在自己这个有心人的观察下,他的一举一动皆难以遁形。

  “嘿嘿,依你只见呢?”邱子诚没有正面回答,转口反问道。

  “呵呵,大人早已有了腹案,何必问属下呢?”轻易的将话题推开,戎装汉子狡猾的一笑,眼珠闪动着恶毒的阴光。

  “是吗?我看咱们俩似乎想到一处去了,嘿嘿,算不算英雄所见略同呢?”邱子诚亦不是善人,阴阴一笑。

  “既如此,那就按大人的计划进行吧,请大人放心,卑职定当全力以赴配合大人。”戎装男子脸色一正,郑重其事的回答。

  当帝国第五军团踏着整齐的步伐进入锦城府城时,一切皆已结束,两万忠实的太平教徒除了极少数得以逃脱生天外,其余大多将生命葬送在无边的暗夜中,突然反目相向的战友一下子变成了收命的阎王,被邱子诚优美的谎言所欺骗的另外两个万人队毫无任何准备,狂风扫落叶一般的突然袭击活生生将一万多忠诚将士打入了深渊。十多年后的锦城府百姓似乎仍然可以在每年中的这一天晚上听见无数冤魂厉鬼在悲鸣,一万多尸体被埋在了锦城府外城北,形成一个巨大的坟茔区,许多借助阴魂练术的道士法师将这个地方视为风水宝地,由此衍生出许多形形色色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