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节 进退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668 2004.10.11 00:03

    眼看着自己心爱的铁甲骑兵落得个如此下场,埃米利安面色铁青,双眼冒火,一股煞气直冲脑门顶,这帮唐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居然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让自己不谙情况的骑兵队吃了这么大一个亏。

  看见排列整齐的敌军骑兵方阵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自己一方的中军阵猛扑过来,面色沉肃的赫连勃自然明白对方打的是什么主意,自己一方本来兵力就处于绝对劣势,只要以优势铁骑突破自己中军,自己一方的阵线自然就土崩瓦解,可谓一战而决胜了。

  直到自己预先布置的陷马坑发挥威力时,一直不动声色的赫连勃这才愁眉稍展,嘴角也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布置的陷马坑相当成功,由于为了防止敌军探马察觉,赫连勃不得不大大削减了陷马坑的数量,而且还在布置的方位上做了巧妙设计,选择了许多比较隐蔽不易被对方侦察兵发现的位置布置,虽然在威力上有很大减弱,但却保证了其良好的隐蔽性,这时候看起来果然发挥了奇效。

  涌入预定区域的铁骑不少落入了陷阱,随着掩盖物的崩塌,尚未来得及发出惨叫,跌入陷马坑的骑兵便连人带马借助巨大的惯性被安放好倒桩刺扎了个对穿对过,崩溅起的鲜血顿时染满了巨大宽大的陷坑,紧随其后的骑兵来不得及也无法作出任何反应,一潮接一浪的跟进,扑上战友的尸体,沉闷的钝响此起彼伏,奏出一曲悲壮的死亡进行曲,使得整个骑兵方队呈现出一阵慌乱。

  但这并不能影响到大局,少量的陷马坑仅能起到干扰作用,但却难以扭转乾坤,随着步伐和位置的调整,庞大的骑兵方队迅速通过了陷阱区,铁蹄声震耳欲聋,卷起的黄尘足以遮天蔽日,大地也仿佛为之颤抖,山河为之色变。

  轻轻叹了口气,眼看敌军的骑兵已经通过宽敞的中心平原接近自己一方的防御区域,赫连勃也只能勒了勒腰间的皮带,挥动粗壮的手臂,隐藏在后方的弓箭兵开始发挥威力,一波接一波的羽箭掀起阵阵旋风扑面向黑压压席卷而来的大军袭去,老练的骑兵们早已经拉下铁叶面罩,低头弯腰蜷身,紧紧贴在马背处,扑面而来的箭矢对他们的威胁并不太大,除了射中少数甲胄防范不到的地方,其他都很难对他们产生多少实质性的伤害。

  不过接下来他们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策马通过弓箭打击区,空中居然落下巨石。这也是令狐翼的主意,既然双堆城已经保不住了,索性就来个鱼死网破,将能够收集到的投石机全都集中到了部队后方,虽然数量并不太多,而且质量也远不如西北地区所用了改进型抛石器,但这些东西毕竟是用于防守的强有力武器,直径超过一米的大石从空中轰然落下,击中目标,足以将一名骑兵砸成肉泥,而这带来视觉和心理感觉上的冲击更是远远超出起真正杀伤力。

  而这并不算最痛苦的打击,一浪接一浪的投枪才真正是收买人命的阎罗王。乌黑的投枪每当排列成行的枪手一挥动手臂便会刮起一阵风暴,这些重装骑兵的天生勊星简直就是为重装骑兵量身订做的,巨大的冲击力加上相对而进的加速度,外带锋利的镔铁枪头,简直就是骑兵们的恶梦,任凭厚实的铁叶甲却丝毫抵挡不住带着凄厉尖啸声急速飞行而来的投枪,超强的杀伤力甚至可以将骑兵连人带马刺穿,看见周围的战友纷纷坠马落地,胆战心惊的士兵们也只能缩着脖子夹紧身躯硬着头皮纵马狂奔,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唯有拼死一搏。

  虽然也给敌军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但赫连勃也知道这毕竟不能真正了结战斗,最后的决战还是要通过硬碰硬的较量才能决定,扫了一眼早已严阵以待的重装步兵们,特制的五米长拒马枪已经竖起,斜插在身后的泥土中,身体半跪,后续准备补充的士兵也已经全部到位,随时准备接替阵亡的战友,而巨盾也已经立起,手持钢刀的士兵也都各就各位,作好了迎接重装骑兵的最后冲刺。

  巨大的海潮终于还是冲上了堤岸,双方的撞击激起的无数耀眼的浪花。重装骑兵与重装步兵的碰撞可谓大陆上最锋利的矛对上了最坚固的盾,不是矛折,就是盾破,其悲壮程度不亚于一场真正的大会战。

  巨大的冲击力让坚固的盾一瞬间便被撕开了缺口,虽然矛的付出也并不小。锋利如林的拒马戟枪犹如死神召唤,宽厚的巨盾也同样让任何人望而却步,但勇敢的骑兵依然凭借手中的铁矛和身体撞击着这厚实的防线,无数次一浪高过一浪的冲击,阵线拼搏的前沿很快就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尸体,敌我双方已经分不清楚,只知道冲锋反冲锋,人喊马嘶,惨叫哀鸣,犹如一个巨大的演奏厅,谱出一曲人类战争史上的壮丽悲歌。

  眼看着一潮又一潮的骑兵浪头被击碎,面色铁青的主将几乎要将手中的令旗折断,满带血丝的双眼直瞪瞪的望着前方,但让他失望的是敌军阵线虽已动摇,但却始终没有崩溃,连他自己也感到无法理解,找这样下去,自己恐怕还未占领双堆集,部队就要损失殆尽,难道自己的命运就会葬送在这里不成?他简直不敢想象后果将会是什么样。

  “大人,敌人阵线已经松动,可以动用预备队了!”眼见得主将状若疯狂,副手有些担心,他并没有主将那么多顾虑和担心,头脑也要清醒得多。

  心中一震,猛地吸了一口长气,埃米利安镇定了一下心绪,甩了甩头,这才把心思回到战场上,果然对方的防线在自己优势兵力的冲击下已经摇摇欲坠,正是动用预备队的时候。

  然而就在他举起手的那一瞬间,突然副手以惊讶的口气喊道:“大人不好,你看!”

  顺着副手目光望去,左侧翼的远处已经卷起烟尘,明显是骑兵队的踪迹。

  “嗬,这帮家伙就这点兵力还居然想打咱们一个措手不及?简直滑稽。”埃米利安已经恢复了冷静,胜利的曙光已经在面前,他不想阴沟里翻船。

  “命令左翼步兵队准备!”不慌不忙的下达命令,他早就防备着这一手,敌人在实力明显不如自己的时候居然还敢正面硬碰自己,这明显有阴谋,所有他在左右两翼都布置了机动步兵,以随时应对不测,果不其然被自己料对了,埃米利安心中暗自得意。

  轻骑兵的袭击并未对吕宋大军构成多大的损害,反倒是被早有准备的吕宋步兵和弓箭手漂亮的反击凶狠一击造成大量损伤,好在轻骑兵阵型灵活,率领的主将头脑也还算冷静,察觉不对立即撤退,但依然丢下了不少尸体。

  就在埃米利安志得意满的将注意力转回到正面战场时,那里的局势已经大变。在经历残酷的阵地争夺拉锯战后,赫连勃将几乎所有的远程打击武器都作了孤注一掷,疯狂的攻势将敌军的攻击势头顿时压了下去,而就在此时,赫连勃下达命令,所有的投枪兵和弓箭兵以及辎重兵先行撤退,由步兵担任断后。

  利用那疯狂反击后那一刻间歇,埋伏已久的士兵点燃了阵地上的引火物,熊熊大火立即蔓延到整个战场,初冬季节干燥的环境加上早有预谋的计划,整个大地顿时变成了一片火海。借助火势的扫荡,赫连勃终于黯然的率领着所剩无几的步兵迅速转移,眼望着被大火吞噬的战场以及无数袍泽的身躯,赫连勃被大火映得更加赤红的脸膛显得格外狰狞,一双虎目中那凶狠的杀气足以让任何人为之胆寒:“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我们走!”

  “彪儿,你父亲已经醒了,你赶快去看望吧,别落在人家后面了。”犹如婴儿般细腻的肌肤没有半丝皱纹和瑕疵,吹弹得破的娇靥让任何人也难以相信眼前这个美妇已经是三十出头的妇人,丰腴的身材,高隆乱颤的胸脯,一双颀长滑嫩的大腿在高开叉的旗袍下若隐若现,让人心旌摇曳。

  “哦?”锦衣青年精神一振,立即从椅上窜了起来,“当真?”

  “难到娘亲还会骗你不成?方才我到安福宫请安,看到军务大臣何知秋已经进了你父皇的寝宫,我在旁边察看了许久,一直没见他出来,我估计你父皇肯定在和他谈话。后来毛公公出来,我问了问,说不过去你父皇已经醒了,精神也已经比前两天好了许多。你赶快去请安吧。”美妇皱了皱眉,漂亮的柳叶眉露出一个优美的弧形,格外惹人怜爱,难怪宫里不少妃嫔都在背后骂她狐狸精,说皇帝陛下的病主要就是在她肚皮上染上的。

  “嗯,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父皇醒了?”青年定了定神,连忙问道。

  “大概还没有其他人知道吧,你父皇已有禁令,严禁宫中嫔妃进入安福宫,连皇后娘娘也不许去呢。”美妇脸上现出无奈之色。

  “父皇身体欠佳,自然要避讳些好,免得病情加重嘛。”青年似是看穿自己母亲的心意,安慰道。

  “那你快去吧,越先去,越能显示你的孝道之心,你父皇心里也高兴。”美妇催促道,自己只有这么一个靠山,眼下朝中局势扑朔迷离,若是没有个依靠,那以后自己几十年该怎么熬过去啊。

  青年点点头,“孩儿这就过去,这两天要辛苦娘亲了,多注意父皇召见谁,能打听到谈话内容更好。”说罢便转身而去。

  美妇轻叹一口气,妙目中浮起浓浓忧愁。

  感谢广大书友的支持和厚爱,本书在盛大的预订已经接近七百,希望大家能一如既往的支持。预订地址:http://book.poptang.com/articleinfo.php?id=5041,投票预订前请先注册,可能手续稍微麻烦一些。

  阿三瘦马的《被上苍诅咒的天才》预订地址:http://book。poptang。com/articleinfo。php?id=16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