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节 暗子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54 2004.08.30 18:48

    少女神态从容的坐在正厅内倾听自己侍卫队长的报告,一边摆弄着手中的提花丝绣团扇。,这是一柄产自江南姑苏府的贡品,做工精细,绣艺巧夺天工,尤其是扇面上两只鸟雀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甚是精美。虽然西北的深秋已是凉意习习,但作为自己母亲临行前留给自己的物品,她还是十分珍惜,至少在遥远的西北,举目无亲,它能够勾起一丝对故乡家人的回忆。

  帝国传来的消息很糟糕,关西乱党蜂拥而起,已经遍布了关西六府的五个府,好象只有泸江府的情况稍好一些,至于其他五府,不是彻底沦陷便是一片混乱,照这样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关西郡就要归姓他人。而且听说北原和燕云两郡也呈星火燎原之势,可帝国好象到现在都没有作出什么有力的反应,想到这儿,少女不由得有些茫然,难道帝国真的就要象这样沉沦下去?

  为什么父皇没有应对措施呢?到现在难道还有什么值得犹豫的吗?少女心中生起一股愤闷的情绪。可从帝都传来的紧急情报却是要自己了解李无锋的行踪,特别是军队的调动情况。想到这儿,少女嘴角流露出一份失落而又自嘲的笑意。

  父皇和何大人未免太看重自己了,自己来西北也有一个多月了,可就这三十来天里,自己见自己那位所谓的未婚夫的面也不过寥寥几次,而且多半是在那些冠冕堂皇的场合上,要么参观工场集市,要么视察基层乡村,或者就是参加那些不知所云的各种宴会,真正能避开外人的时候还象还未曾有过,似乎这位有西北王之称的节度使大人对自己这个皇家未婚妻公主也有相当深的戒心。

  先前自己还出于矜持,保持着高傲的风度,希望他能主动找上自己,她自负无论是外表内才还是血脉身份都远远胜过他身边那些女人,但不久她便失望了,这位未婚夫好象根本没把自己放在心上,除了几次例行的外出活动,他基本没有其他更多的注意力投给自己。自己委曲求全放下身份上门拜访时,却很难找寻到这位未婚夫的踪迹,节度使府似乎成了摆设,自己几次上门竟然没有一次碰上他,而问及卫兵大人的行踪,他们却无一例外的告诉自己,节度使大人的行踪是机密,下人根本无从知晓。

  一晃便是一个月,自己身负重任,却毫无头绪,而且自己无论走到哪里,迎接自己的都是礼貌尊敬但背后却是一丝有意无意的戒备,这让少女感到无比的气馁,甚至差点就放弃自己的任务了。

  可帝都的紧急来信要迫使自己不得不振作起来,好在自己帝国公主、节度使大人未婚妻的身份还是有一定作用,至少进出许多重要场所不会受到太多的限制,而自己手下这位明为侍卫队长实为自己任务助手的家伙还算精明,通过几天的打探,总还算了解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公主殿下,眼下实在无法了解到李大人的具体行踪,但据了解,李大人已经至少已经有五天没有在节度使府出现过了,几乎所有人都说李大人去归德视察工作去了,但属下很怀疑这个说法。”侍卫队长低垂着头恭敬的回答。

  “哦?那你怎么看?”少女眼光仍然放在团扇上,随意问道。

  “属下怀疑李大人会不会是去了博南?”侍卫队长低声说出自己的猜测。

  “有何凭据?”少女依然不动声色。

  “这个,属下并无太多依据,只是公主殿下也知道,关西叛党猖獗,各府局势吃紧,李大人素来对军国大事十分注意,也许他去视察博南工作,顺便了解一下边境的情况也有可能。”侍卫队长虽然用的假设语气,但其言外之意无疑是肯定的,而且他的语气中也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让人听不出半点破绽。

  缓缓把目光从团扇上收回,少女轻轻的一瞥自己面前的这个男子,男子只感觉那灿若星光的一眼却似乎已经将自己内心世界看得个清清楚楚,在无半点遗漏,身子不由得一缩。

  “那现在驻扎在庆阳的西北军队调动情况又有没有什么异样?”少女终于放下了团扇,端起茶杯呷了一小口。

  男子有些无奈的耸耸肩,用遗憾的语气道:“回殿下,自从北征的西北军团第三、第五师团返回后,这两个师团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有消息称他们已经前往北吕宋,也有消息称,他们实际去了博南。我们在这里的情报网还不够,无法打探到准确消息,不过我想帝国的情报部门应该清楚,毕竟这么大的部队调动很难瞒得过人。”

  “这并不困难,帝国也能够其他渠道掌握。我们想要了解的是李无锋究竟准备投入多少军队到博南府,除了这两个师团外,还有没有其他部队?从他进驻博南的部队就可以推测他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是单纯防御制止叛乱蔓延到西北还是准备局部介入邻近府县战事,亦或是大规模进军关西?这只需要从他放在博南的军队数量就可以判断出来。”

  少女精辟的分析让她面前的男子不得不暗自佩服,原来还有的一丝轻视之心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尊敬。

  沉吟了一下,少女才又若有所思的顺着思路往下说:“西北军队的战斗力我不太清楚,但估计能与罗卑人和西斯罗人叫板,应该不会差到哪里,但如果只凭两个师团就想涉足关西战局,恐怕也不太可能,除非李无锋另有安排。”

  顿了一顿,少女突然问道:“博南府有多少警备部队?”

  男子一怔,随即马上回答道:“只有一个警备师团,其中有一个联队驻扎在最东边的羊马口要塞。”

  “那这个警备师团的战斗力究竟如何?”少女紧接着问道。

  “这个,”男子有些踌躇,说实话,情报部门的主要精力并未放在地方警备部队上面,何况他也并非专门的情报官员,“这个不是很清楚,但帝国各地的警备部队普遍素质较差,除了太玄府驻守嘉峪关的部队,那也只是名义上是警备部队,其实都是正规陆军演变而来。属下斗胆推测,博南府警备部队战斗力纵使好一些,也不会太高。”

  少女没有搭腔,显然还在仔细思索。

  “那依公主殿下您的看法,李大人会不会从归德那边抽兵南下呢?”见公主殿下还在思考,男子有提出另一种可能性。

  缓缓但十分坚定的摇了摇头,少女这才轻启朱唇:“不大可能,归德仅有一个警备师团,还要策应太玄战场,况且归德东边也不安定,叛乱随时随地有可能蔓延波及过来。”

  厅里一时陷入沉闷,两人都在默默的思考着。

  “公主殿下,听说这太平教已经在帝国境内发展了十几年,眼下四处叛乱迭起,难以扑灭,都是因为其在各地已经根深蒂固的原因,可我们为什么在西北却未发现类似的情况呢?”

  男子突然问起这样一个问题,让少女一时也难以作答。

  筹措了一下措辞,少女这才勉强答道:“这有几方面原因,第一,原来太平教盛行的时候,西北几府一直处于罗卑人的实际控制之下,战乱频繁,境内百姓十室九空,缺乏必要条件;第二,李无锋控制西北后,是从大陆各地引进移民,比如这庆阳,印德安人移民就占了相当数量,当然也包括从帝国各地迁来移民;第三,我推测李无锋肯定也发现了太平教的形迹,也许他早已在暗中就采取了应对措施,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前面两条理由都有些牵强,只有最后一条理由才让男子觉得颇有玩味之意,防微杜渐,未雨绸缪,工作做在前面自然要容易得多,象现在关西等郡这般模样,已经烂成一片,要想收拾残局,谈何容易!

  很容易就联想到关西等郡的情况,而自己前面的解释连自己也觉得缺乏说服力,少女轻轻一掠腮际秀发,借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悄悄就把话题转回到主题上来了:“听说,在北吕宋也好象不清静,莫非有什么小的战事,是不是?”

  摇了摇头,男子一楞,惊奇的问道:“我们在北吕宋的情报网还差得太远,难以获得有价值的情报,不知公主殿下从何得知这个消息?”

  原本只是随意说一说来转移话题,没想到却引来下属的执着追问,少女更觉尴尬,连忙敷衍过去道:“我在节度使府碰见来自北吕宋的信使,随便猜测的。”

  西北和北吕宋的军情通信已逐渐采取用信鸽传递,由于这一片区域都属于无锋控制,所以安全性也高得多,但比较重大和复杂的事项在用信鸽传送后仍然要用快马补充报送,少女正巧在节度使府碰上,虽没有看到内容,凭借她的聪明倒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哦。”男子恭身行礼告退道:“那属下现在就去把掌握的情况传回去了。”

  “唔,先不忙作判断,只是报送情况,有可靠消息后再作定论。”少女把目光重新又回到手中的团扇上,空旷的大厅里,她略显瘦小的身躯显得那么孤独无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