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节 暗锋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31 2004.10.26 08:11

    翻来覆去还是那两句话,老者明显也陷入了困惑之中,好一会儿后,老者才抬起头来慎重的道:“三殿下若是和第四军团挂上线,这个老奴倒还相信,但这么快就和李无锋结成联盟,这一点老奴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何况三殿下的力量主要也集中在南边,就是要找盟友也应该首先考虑南边的林家或者郎家啊。”

  “那会不会是老三和李无锋有了一些接触,让周保中的手下给发现了,怀疑他们双方有勾结呢?”思索了一下,司徒泰终于开口问道。

  “这种可能性有,李无锋一直没有放松和帝都任何一方有势力的人的联络,这一点想必情报总署的人一样清楚。但今天周保中在这种场合下透露给殿下您知晓,那应该很明确的是指这双方有实质性的接触才对啊,不可能只是指一些泛泛性的交往和拜访,这就有点让人感到费解了。”老者轻轻摇了摇头,不太同意自己主子的看法。

  司徒泰用力搓了搓自己的下颌,迷惑不解的问道:“那周保中这个家伙提供给我的情报会有假?”

  冷笑了一声,老者也捋了捋颌下的胡须道:“周大人他给咱们提供假情报不要紧,老奴担心的是他这种行为是陛下授意的那就真的有点棘手了。”说到这儿,话音已经低了许多,神情也有些紧张起来。

  “啊?!冷老,依您看,难道父皇察觉到了咱们的那件事?”司徒泰一下子脸色大变,身躯也僵直了起来,显然对他自己所说的事十分担心。

  “殿下不必太过紧张,老奴想情况还没有到那一步吧。”老者形容冷竣,一双眼睛也隐现忧色,“即便是陛下有所察觉,但当时局势本来就很紧张而且动荡不定,就算有疑心,没有证据,陛下也不能怎样。”

  “可这样一来,父皇对我就会更怀疑了啊?”司徒泰有些沮丧,烦躁不安的道。

  “哼,殿下,难道你真的还认为陛下会在最后关头把大位传给您?一老奴看,您还是死了这份心吧,如果陛下有意,恐怕当初就不会有那些行动了。”老者冷静的分析道。

  司徒泰默然,没有回答老者的提出的问题,只是手指轻轻的案桌面上敲击着,大概在思索着什么。

  “好在这大位么,并不单靠陛下就能定,除非陛下在现在还能控制局势的情况下就退位。若是到最后时刻才来决定,那就要看各人的实力和本事了。所以要保存自己的实力,即使需要冒些风险,那也是值得的,否则谁会为您卖命?”说到这儿,老者的话语里已经是冷意毕露。

  司徒泰虽然没有说话,但内心却也知道老者说的话没有错,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就是没有任何退路可言,只有一直走下去,而且还得毫不迟疑的将任何敢于阻挡自己的东西通通踢开,否则粉身碎骨的就必然是自己,也许这就是身为皇家中人所必须承担的风险和付出的代价吧。

  身披玄狐披风的少女走进温暖如春的内室,懂事的寒烟一眼就看见自己主子心情的不好,没敢多说,赶紧上前将少女身后的披风解下,侍候她坐到炉火熊熊的炭盆旁。

  少女脸沉如水,手中攥着的几份报纸已经看了不知几遍,但心中焦虑和怒火却始终没有半点消减。一双漂亮的凤眼定定的望着炭盆中偶尔跳跃的火焰,思维却仍然缠绕在报纸上消息带来的烦恼中。

  轻轻吁了一口气,直到身畔的俏丫环寒烟捧上的一杯热茶递到眼前,少女才茫然无措的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小姐,您也不要太过忧心国事了,有些事情既然您无力改变,就算想再多也无济于事,徒伤心神啊。”俏丽的寒烟,见自己主子接过茶杯却毫无辛勤心情,忍不住劝道。

  “咦?死丫头,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开导我了?”少女一愣神,随即问道:“谁教你来说这些话的?”脸色却越发冰冷。

  “没有谁教我,我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俏丽丫环连忙回答道,但并不惧怕,她知道自己这位主子素来面冷心慈,尤其是对自己,这么多年来从未把自己当成下人看待,却好比两姐妹一般。

  “哼,有感而发?”少女被逗乐了,脸色也解冻,宛如冬日里百花艳放,分外夺目。

  “寒烟,你少给我说这些,到底是谁教你这么说的?”其实少女也猜到是谁,整个府里能够教出这番话的除了她还能有谁。

  寒烟见瞒不过少女,便撒娇道:“还不是索菲娅姐姐看你一天太过操劳,可是朝中大臣们有未必听得进您的建议,为您的身体着想,您就不要把自己憋得太紧了嘛。”

  少女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却下意识的有把手中的报纸拿了起来,几个醒目的标题跃然纸上。

  《清河战役的胜利宣告太平乱军的末日即将到来!》《重铸辉煌----帝国城卫军团军团长尤素夫侯爵访谈录》《牛头镇战地采风----记帝国城卫军团第四师团师团长XXX二三事》《剑定中原》一篇接一篇的炫耀性文章,洋洋洒洒几万言,简直把这一场战役的胜利吹嘘成了空前绝后的大胜仗,而城卫军团的受损人数也被无限度的缩小,简直达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这怎么能不让少女从心底里看着冒火。

  这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白痴文人记者写的报道,一味贬低太平乱军战斗力,无限夸大帝国军队的实力,而尤素夫这个家伙居然在报纸上大放獗词,竟然敢说在三个月内就能够把太平乱军一举消灭,真不知道这个蠢材究竟是被一时的胜利完全冲昏了头脑还是天生就一个狂妄自大的白痴,即便是需要激励士气鼓舞民心也不能这样毫无根据的说这等大话啊!

  想到这里,少女也不禁心灰意冷,自己无论如何进言献策,但父皇却始终难以听进去,难道帝国的民心军心就必须要用这些大话假话才能够激励起来吗?如果真是走到这一步了,那帝国的命运可能就真的岌岌可危了。

  看见自己的主子依然是呆呆的望着炭火出神,站在她身后的寒烟皱了皱眉,悄悄溜了出去。

  “姐姐,您又在操心国家大事了?”清脆优雅的声音略带一丝奇异的口音,听起来分外舒服。

  随着一丝特殊的幽香从身后袭来,望着火盆发呆的少女略略动了动身躯,但还是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回答道:“妹子,能不能操心吗?身为司徒家的人,姐姐想不想这些事情也不行啊。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是咱们唐河人的一句古老俗话了,帝国一旦出现问题,恐怕最先沦入深渊的就是咱们这些所谓的皇家中人了,到那时,也许流落街头的贱民们的命运也许都要比我们还好。”

  说到这儿的时候,少女已经是语带凄凉,显然是对帝国目前的局势十分悲观,尤其是看到帝国朝野在取得了清河大捷以后盲目乐观,一股骄傲轻敌的情绪在朝野内外蔓延,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只不过是一场遥遥无期的战争中的一局普通的战役。她不能想象,老练深沉如何知秋以及自己父皇这等精明睿智之人为何会看不出这一点?若是看到了,为何却又放任这种看法在朝野中弥漫呢?

  “姐姐,您不要太担忧了,帝国朝中不乏精明强干之人,妹子在想,也许您想到的,他们也早已考虑到了,也许他们还有其他考虑,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一头蓬松的栗发带着一丝淡淡的花香,身后的少女自然就是索菲娅,她也是被寒烟请过来为司徒玉霜排解心中烦忧的。

  司徒玉霜的话也激起了她心中沉郁已久的感伤,自己何尝不是国破家亡,流落异乡,一晃就是两年多时间,眼见得马其汗人在自己的故国的统治越发稳固,原来唯一的企望----唐河帝国却是外强中干,局势更是每况愈下,不要说帮助实现复国梦想,就连在司徒玉霜的全力帮助下通过外交部门与马其汗国交涉自己母亲和弟弟的自由问题也是毫无进展,帝国外交部门也是无可奈何,根本拿对方没有丝毫办法。

  现在自己的好姐妹也面临着同样的危险,一旦帝国崩溃,她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该往何处去,也许生得一副花容月貌在这个乱世里并不是好事情,窥觑自己美色的人太多,但男人们又有哪一个不是抱着玩弄的态度来的呢?在这个世道里,一个失去自己国家的亡国公主再加上有几分姿色更是成为那些手中掌握一定权力的意图攫取的猎物,若不是司徒玉霜这个公主身份加以保护再加上自己也极少抛头露面,尽量避免与外界接触,也许自己早就沦为哪个贵族大人身边的玩物了。

  “妹子,对不起,姐姐没注意``````”司徒玉霜听得背后少女的声音有些异样,回过头来,看见少女脸色微变,这才反应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