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节 交心 (1)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10 2005.05.23 20:57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将站在窗边沉思的少女唤醒过来,青衫折扇,一副浊世佳公子的模样,俊眉朗目,含笑望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少女。

  一抹惊喜在少女黑玉般澄澈明亮的瞳眸中一闪即逝,柔丽的唇瓣扬起惹人怜爱的弧线,藕荷色的丝裙将少女苗条的身材勾勒得玲珑俊秀,少女皓腕轻舒,挥了挥额际被湖畔凉风吹得有些散乱的秀发,清冽的目光像是无奈又似幽怨,在无锋身上打了几个旋才落定:“西北军政节度使李无锋李大人?”

  二人中间那层薄膜终于被捅破,一时间无锋心中没来由的轻松,顶着别人的身份的味道并不好受,但他也不想由自己来把这层纱挑开,像这种情形能够让对方识破自己的本来面目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颇有风度的点头微笑,无锋落落大方的踏步入房,“林姑娘果然蕙质兰心,在下也知道瞒不了姑娘多久,只是前段时间没有合适的机会向姑娘解释罢了,还请姑娘原谅。”

  虽然被对方一口点破自己的身份,林月心并不惊讶,自己的相貌怕是早就被对方的情报部门画成图形加以辨识,这种事情瞒得一时而己。

  “李大人客气了,小妹不是一样也瞒着大人吗?”林月心掩嘴轻笑,顽皮的目光却在无锋的面上游动,“不如我们两免,互不相欠,这样可好?”

  “呵呵,那自然好,也免得李某心中老是歉疚不安,总像是欠了姑娘什么。”无锋也爽朗的笑道,顾盼自如的气势让林月心心中不禁一颤。

  “不知大人这么一下子消失十几天,也不和我们姐妹俩招呼一声,莫非出了什么急事?”林月心竭力让自己涌起的阵阵涟漪的心湖平静下来,伸手示意对方入座。自己也斜身靠在窗前的案桌边坐了下来,一把精致的竹柄团扇随意的摇着,看似不经意,眼中的目光却悄悄的打量着对方。

  “呵呵,也没什么急事,只是西边有些事务需要处理一下,因此耽搁了这么久,李某在这里郑重道歉,好在李某虽然离开,但却并未耽误正事,托林姑娘的福,那治疗林姑娘的药物己经有了下落,只是最后下家还没有找到,李某己经安排人手办理,相信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获得确切消息。”无锋脸上露出诚挚的笑容,看得出对方心中的高兴是发自内心深处,这让林月心在喜悦之余心中也是一阵悸动,逃避抑或面对这份感觉,一时间萦绕在她心间。

  “多谢大人费心了,小妹一己之事却劳大人大动干戈,但愿没有耽误大人的正事才好。”林月心甜美的面颊上浮起一丝红晕,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在事关自己生命的事情上,任谁也不能免俗,对生命的留恋和渴求对一个正常人来说那是最合理不过了。

  “呵呵,姑娘说笑了,先不谈寻药一事并未影响本人,若真是两者不可调和,那李某也要将其他事务放在一边先办好为姑娘寻药这等大事才谈得上其他。在李某的心中,为姑娘寻药一事的重要性并不亚于李某手中的任何事。”李无锋灼灼的目光停留在少女晶莹如玉的脸上,看的少女脸泛红霞,娇艳欲滴,那少女娇羞宛柔的模样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迎风而立,摇曳生姿,一霎那间让无锋心醉神迷。

  这一刻天地间猛然静了下来,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相碰,顿时纠缠在一起,再也无法分开,浓浓的情氛弥漫在整个房间,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时光就这样悄悄的流逝,凉风悄然掠过,卷起窗边的碧色纱帘,直到门道走廊里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才将两人从这种无声的心神交流中惊醒过来。

  有些遗憾的定了定神,二人马上将头转向旁边,以避免对方发现自己失态的尴尬场面。连端着茶水细步走入房内的俏丫鬃也发现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古怪。

  待丫鬃放下茶水退下后,那种旖ni的气氛己经淡去,若有所失的无锋心中暗自叹息,本来有机会袒露心声的却被这意外给打扰了,好在一路返回西北,机会还多。

  湖风袭人,林月心慢慢起身走到窗际,半倚在窗前,方才那分娇羞不堪的小儿女模样己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那分沉静恬淡的模样,“还未问李大人,这十天来大人究竟去办什么重要事情了呢?”,

  无锋怔了一怔,此时的林月心己经恢复了常态,脑子也快速的转动起来,无锋也不想隐瞒,毕竟教训旁遮人这等重大事情要想遮掩也遮掩不过,迟早会让人知晓,与其那样,不如大大方方的抖落出来,至少也可以赢得丽人的一丝好感。

  “呵呵,也没什么大事,印德安王国境内的旁遮人屡屡骚扰北吕宋西面的几个少数民族,且有愈演愈烈之势,既然身为北吕宋总督,总得尽尽北吕宋总督的责任,李某借着这十几天里好好教训了一下这旁遮人,免得这些家伙以为我们唐河人软弱可欺。”轻描淡写的将这十多天的战事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无锋便巧妙的转开话题:“姑娘出门多日,大概对关西的形势还不太清楚吧,听说令叔父己经和三殿下携手大破关西太平军,将锦城府光复了啊。”

  “哦?”林月心讶异的扬起秀眉,出来这么久,除了最初的那一段时间里三江还有人来联络过,自从进入西北地盘后,也许是出于种种考虑,三江便再也没有来和她联系过,她也落得清闲,本来就不想再沾染家中的那些事务,能不听更好,只是这表面上所想的却并非能够掩盖的了她内心深处对自己家中的关心。

  “我二叔和三殿下联手了?”林月心反问了一句,心中一阵说不出的轻松,也许是天性使然,林月心内心深处一直不愿正面与帝国为敌,在她内心深处,她更希望自己家族能够和帝国和睦相处,但这却又和父兄的心愿相逆,这种矛盾的心情一直纠缠着她,让她自觉不自觉的回避或者说逃避这个事实,眼下太平教的崛起让帝国把对林朗两家的疑忌暂时按了下来,不得不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太平教身上,而获得喘息之机的林朗两家也可借此机趁机和帝国中央交好,让本己日趋恶化的关系得以缓和。自己二叔此举也是一举两得,可让帝国暂时容忍林家控制沪江,也可以以锦城得失之代价换取帝国暂时的默许。

  “至少表面上应该是这样吧,能够将己经占领的大半个锦城府又交回给帝国,这份人情,恐怕三殿下不会不领情吧?对帝国中央也可有一个合适的交代了。”无锋的目光在少女白里透红的脸颊上游动,希冀能够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眼前这个娇弱的少女并不像她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柔弱,“玉狐”之称并非浪得虚名,林家能有今日之成势,这个少女功不可没。

  缓缓摇了摇头,少女嫣然一笑,宛如百花齐放,让无锋眼为之一亮,“大人真的如此看?小妹却不这样认为。三殿下大概是奉皇帝之命前来挽救关西局势,关西六府,太平教占据三府,林朗两家各据一府,锦城既己收回,虽然目前能够喘上一口气,但今后呢?皇帝陛下也不会因为林家协助帝国收回了锦城就放弃对泸江的控制权吧?只是时间早晚而己,帝国和林家的矛盾一样会爆发的。”

  “今后?”无锋脸上一样是怅惘之色,声音也低沉凝了许多,“这帝国的今后谁又能说的清楚会是什么样?太平教虎踞三郡,气候己成,大殿下坐山观虎,静候时机,三殿下进退自如,虎视眈眈,连那城卫军打的什么主意也一样难以言明道清,以姑娘之智慧,难道看不出这背后潜藏的种种危机?一有风吹草动,只怕这中原大地马上就会烽火连天,小小的得江得失到那时又算得了什么?”

  无锋的一席话像一阵冷风吹过,让少女忍不住一颤,她何尝不清楚这中间的底细,虽然离开三江己经有一些日子,但帝国的大势早己形成,并非一朝一夕所能改观,只是她素来不愿接受帝国可能濒临解体局面的预见,即使自己家族一样也会充当这中间的一个角色,她仍然难以释怀。

  见少女半晌没有接腔,无锋以为对方不愿谈及这个话题,便将话题移开:“好了,我们先不谈这些遥远的今后将会发生的事情,那些事情既非我们所能控制,即便是你强行要去改变什么,恐怕也只会碰得头破血流,太平教的崛起给了几位皇子一个莫大的机会,让帝国中央不得不耗费更多的心思在它身上,那么皇帝陛下的家事恐怕就更难得到一个圆满的解决了,谁又会自甘雌伏安居人下?这个问题我想林姑娘应该比李某看得更清楚吧。”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林月心那娇怜可人的玉庸上浮起一丝淡淡的忧愁:“蝗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帝国内部此时此刻为了获取更大更多的权利争夺不休,但谁又能看到这背后隐藏着的危机呢?卡曼人、马其汗人、普尔人甚至倭人,他们会这样老实的呆在那里无动于衷?到那时候,小妹在想,谁能够来挽救这大厦将顷的颓势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