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节 筹码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75 2004.10.18 09:13

    看来情况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啊,即便不是结成了同盟,这几方之间背后也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交易,自己还真不能大意,否则自己一旦前脚踏出乌孙,后脚乌孙国再政变,再有三国的全力支持,恐怕自己这两个师团就不一定能够扭转乾坤了。想到这里,梁崇信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李大人虽然还没有命令传来,但梁崇信已经决定在力保紫荆关的前提下全力稳固乌孙局势,以防在自己出兵西北吕宋的时候背后又出现象吕宋人那样的事件重演。

  至于维托城的防务就只能寄希望于桑生的表现了,但从目前的形势看来,吕宋人好象也没有更多的力量连同维托城一起收复,毕竟维托城有坚城可倚,要想攻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弄不好还会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以对方主帅腓特烈的头脑不会看不到这一点。

  把脸转向南方,梁崇信目光深邃,腓特烈啊腓特烈,还真是一个令人期待的对手啊,希望不要太让自己失望。

  看来在这中间罗卑人也扮演了一种不光彩的角色啊,根据去年底双方达成的协议备忘录,双方应该防止西域诸国结成有针对性的政治军事联盟,可看贝加人和楼兰人以及库车人如此肆无忌惮的共同行动,楼兰人和贝加人甚至还组成了联军,作为在西域诸国有着巨大影响力的罗卑人却毫无反应,这不能不让梁崇信怀疑罗卑人驻扎在他们领地东部的征东大将军部在想些什么,难道贝桑这家伙真想冒着破坏这个地区的力量平衡均势的风险也要让自己一方吃些苦头?

  苦笑着摇摇头,看来即便是所谓的盟友也不愿意自己一方过分强大啊,梁崇信想得有些出神,谁也不愿意看到自己身边出现一个强大的势力,哪派他是所谓的盟友,罗卑人也一样惧怕自己一方的强大将来会对他们产生威胁,这也能够理解。

  “大人,呼延大人来了。”卫兵的通报声打断了梁崇信的沉思。

  “哦,我知道了。”从内心讨厌这个奸狡如狐的老家伙,但在任何人面前,梁崇信都表现出了与呼延道无比良好的私人关系。他知道这个家伙在乌孙国内的影响力,自己毕竟是外来力量,而与自己关系密切的卫军系统包括起首脑左将军呼延虬在内的势力还未完全站稳脚跟,在短时间内还无法真正与右将军呼延道抗衡,所以在许多方面梁崇信还需要右将军呼延道一方的支持,尤其是现在自己老巢双堆的丢失,这使得自己更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下。

  “请呼延大人到友客厅稍侯,我马上就来。”看着卫兵行礼后身影消失,梁崇信振作了一下精神,一股自信的气势顿时在身上涌起。也罢,就好好和这个老家伙谈一谈,也要让他明白眼前的形势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若是不能摒弃前嫌,恐怕结局都会不为双方愿意见到的,相信这个老家伙应该会看清楚眼前这种形势的。

  与呼延道的会谈虽然十分艰苦,但呼延到毕竟是久经风浪的老手,他对时局看法的深刻并不亚于梁崇信,西域几国的异常行动同样让他倍感压力,他也知道一旦西域几国干预成功,大王子赛义德登上王位,等待自己这个骑墙观风的右将军的命运究竟会是什么,他当然不会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但他也要为自己的利益和梁崇信讨价还价。有了共同的前提,虽然几经拉锯式的争执和妥协,双放方最终还是达成了一致意见。

  在梁崇信的坚持下,呼延道最终作出让步,同意让卫军增编五千人,从现在的一万人增加到一万五千人,而且是立即增编补足。作为条件,梁崇信也承诺保证在短时间内向呼延道控制的国防军赠送一批优良武器和盔甲,并且保证乌孙卫军在三年内不再增加编制。

  另外一个重要的话题的就是关于保持乌孙国政局稳定和加强双方的战略盟友关系,双方一致同意在军事上保持一致性和相互协调性,尤其是在目前的敏感时期,更是要协调一致,绝不能让那些居心叵测之人有机可乘。梁崇信也并不掩饰自己一方在目前西北吕宋的不利局面,并表示准备要采取军事行动扭转局面,而且也得到了在帝国西北郡的李大人的大力支持。呼延道也表示将尽全力支持梁崇信在西北吕宋的军事行动,梁崇信也暗示愿意支持对方确立在乌孙军方第一人的地位。

  “来,来,呼延兄请坐。”梁崇信热情的招呼着刚踏进门来的大汉。

  走进门来的大汉比身材魁梧的梁崇信还高上半个头,方面阔嘴,虬髯戟张,一双眼睛略略有些深凹,全身软甲紧裹,走起路来自带一股职业军人气势。

  “梁兄太客气了。”来人抱拳以唐河人的礼仪相见,说得一口流利的唐语。西域一般以讲天方语为主,但由于受唐河文化及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影响,唐河语和草原游牧民族同用的胡语也很流行,大部分西域人都能说这两种语言,尤其是会说唐语在西域上层社会更是必须具备的。

  两人客套一番,梁崇信便开门见山道:“右将军刚离开一会儿,我和他讨论了一些事情。”

  来人目光一缩,沉吟道:“梁兄能否说说其中内容呢?”

  “当然,请呼延兄来也就是要和呼延兄商量这件事情。”梁崇信朗声笑道。

  顿了一顿,梁崇信在字斟句酌的道:“我和呼延道已经说好,让你的卫军再扩大五千人编制,增强卫军力量,你明天就可以在你们朝议上提出来,他不会反对的。”

  大汉一听,又惊有喜,但马上定了定神道:“梁兄,那个老家伙不会这么轻易松口啊,他肯定有什么条件吧?”

  “唔,你说呢?”梁崇信笑了起来,他和这大汉关系明显不一般,说话也要随意轻松得多,“我答应他在短期内向国防军支援一批装备,包括武器和盔甲等,而且承诺三年内卫军不会再扩编。”

  “嗯,如果是增编五千人,三年内卫军肯定不可能再扩编了,朝中其他大臣也不会同意的。只是梁兄你向国防军提供物资``````”大汉虽然粗豪,但说到这里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开口。

  “呼延兄多虑了,这并不会影响到我们对卫军的支援,这一点你尽可放心。”梁崇信哪能不明白对方的想法,立即保证道。

  “那我就放心了,梁兄,兄弟是个实在人,其他话我不多说,都记在心里。呼延虬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这一点请梁兄放心,若有用得着呼延虬之处,请尽管开口。”呼延虬脸色一正,站了起来掷地有声的说道。

  梁崇信也站了起来,他把住对方肩膀诚挚之情流于言表,“呼延兄言重了,梁崇信也不是施恩望报之人,你我虽各为其主,但梁某深感你我一见投缘,脾气相合,现在也算是站在同一战线,便是有缘,梁某真心希望今后能与呼延兄一直成为一条战壕的战友,并肩作战。”深深盯了对方一眼,最后一句话却是意味深长。

  大汉全身也是一震,虎目放光,脸上随即露出深思之色,却再没有言语,也许在回味梁崇信话语中含义。

  梁崇信也没有在就这方面多说,他知道地方需要一定时间来消化自己话语中的含义,转言道:“呼延兄,我军在西北吕宋失利你大概也有所耳闻吧,我打算在报告李大人后先行稳定你们这里的形势,然后很快就要出兵收复西北吕宋,也希望你们能助我一臂之力。当然我们不会要求你们出兵,但我希望你在这段时间里能够和呼延道同心协力,防止你们的邻居在这中间搞什么鬼,影响我的军事行动。我刚才也和呼延道讲个这个意思了。”

  “哦,不论你我交情,就凭你我同处一条船上,呼延虬也不会那么不识大体,这个请梁兄尽管放心,呼延虬绝对不是这么不知轻重之人。”呼延虬一口应承道。

  “另外,我也想请呼延兄尽快加强卫军的训练,增编士兵一到位就要立即投入训练,近早形成战斗力,毕竟握在自己手中的力量才是最可靠的东西,依靠别人始终不能持久啊。”梁崇信言辞恳切,让呼延虬大为感动。

  “梁兄好意,呼延虬自当谨记在心。”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埃米利安焦躁的在大厅里走来走去,先前占领双堆城的风光和兴奋之情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谁也没有料到仅仅只是一年多时间,这个曾经如此驯服之地居然变得这么难以控制。

  不但城区里的其他民族居民充满敌意,就连大多数安第斯族人似乎也对自己军队的入驻漠然置之,甚至还有不少安第斯族人明确提出这样撕毁协议造成的后果对吕宋本国和双堆本地都不利,作为同族人说出这等言论简直令人费解。

  更可恶的是那个所谓的自治政府城守居然大言不惭的说他是经过唐河帝国任命的正式官员,负责管理这片地区,并得到了广大西北吕宋士绅居民的认可,代表着此地唯一合法的政府,更荒谬的是手无一兵一卒的他竟然要求自己立即退出双堆城,并要求赔偿造成的一切损失,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