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一节 陀姬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08 2007.04.10 07:54

    心中暗暗好笑的无锋更是一脸愤怒之色,指手画脚的命令听到叫声的侍从官立即去执行自己的命令,见这一次无锋似乎是真的发怒了,惊惶失措的陀姬再也稳不住神,不得不拦下莫名其妙准备去执行逮捕命令的侍卫官,要他先行离开,待她自己与秦王殿下谈话后再作决定.

  陀姬笨拙的表现差点让无锋笑破肚皮,但他却不得不装出一副惊讶莫名的样子对陀姬的制止表示无法理解,而陀姬也因为在侍从官面前丢脸而又羞又气,一时间找不出合适的话语来解释自己的行为.

  见平素少有话语的柏因女郎此时全身颤抖情绪激动,无锋也担心万一对方恼羞成怒之下作出不理智的行为,连忙站起身来大胆的拉着对方的手臂到自己身边坐下,然后才缓缓温言道:”陀姬,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战争的事情相当复杂,远远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苏秦和卡曼人西斯罗人他们谈判是有原因的,如果你希望了解其中内情,可以向我咨询,或者找苏婕和秦霜影谈一谈,但你这样道听途说,一知半解就跑到我这里来发脾气耍性子,也许我觉得没有什么,但其他人会如何作想,你考虑过没有?”

  见对方已然气馁,无锋索性拉住对方,语重心长的道:”陀姬,你在我身边时间也不短了,西疆对你们柏因族的援助有目共睹,甚至政府中也有人对耗费巨资支援你们族人表示不能理解,但是我始终认为柏因族人能够成为我们西疆的忠实盟友,不过令兄在这一次的表现的确让我有些失望,这也给了不少人以攻击西疆援助政策的口实,这些事情想必你也清楚,我不想多说什么,呆一会儿我就会接见出使你们朵尔部落的外务署官员,你也可以坐在这儿听一听他们的汇报,看情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陀姬已经逐渐平静下来的脸色一连几变,默然半晌方才道:”就算我兄长他们有些过错,但我们柏因人终究还是按照你的要求出了兵,难道你就因为这个而和卡曼人西斯罗人勾结有意陷我们柏因人于死地?!”

  “陀姬,你这话从何说起?我什么时候与卡曼人和西斯罗人勾结了?难道说各方之间只有战争这一条解决问题和争端的方式么?简直荒谬!我告诉你,与卡曼人和西斯罗人谈判一样可以解决许多甚至连战争也无法解决的问题,难道你真以为外交部门是搞着玩的不成?”脸色一沉,无锋语气再次严厉起来.

  “但是你为什么不愿意接见我们族里来的使者呢?如果你有什么,也完全可以通过他们转达给我兄长他们,你这样给他们的感觉就是背叛了我们族人,将我们扔给了卡曼人和西斯罗人!”陀姬并没有被无锋的话语所吓倒,杏眼圆睁,不屈的目光始终锁定在无锋脸上.

  “呵呵,原来如此,那行,我在接见了外务署出使你们族的官员后,就接见你们族内的使者,如果他们有什么需要表达的,也可以当面向我说清楚,究竟是谁背叛了谁,我也很想弄明白.”无锋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嘲讽,柏因人现在知道麻烦了,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不用说肯定是那对玄隼的功效,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让本来并不知情的这些使者了解到局势的变化.

  王介休和刘阜节二人在踏进无锋书房的那一瞬间觉得心情无比激动,毕竟这是他们俩第一次单独觐见秦王殿下,而作为整个西疆整个唐河帝国青年一代的偶像,秦王殿下的传奇经历已经成为了千万青年为之追求奋斗的动力,从一个默默无闻普通士兵短短十年间就一跃成为帝国亲王,震古烁今的传奇战功,纵横睥睨的盖世豪情,缠mian悱恻的风liu逸情,无一不让这些热血青年们为之向往崇拜,能够在这种人手下一展宏图也不枉此生,这也是促使二人从中原之地来到遥远的西疆的主要原因.

  看见走进来的二人有些拘谨和紧张,无锋朗声笑着招呼二人入座,并将自己身畔的女郎介绍给二人认识,更是让二人平添了几分紧张,没想到眼前这位脸色冷漠的丰腴女郎竟然是陀勒密的嫡亲妹子,看来这就是那位被派在秦王殿下作为侍从的女谍了,外交部门一致认为这是一个阴谋,只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以秦王殿下的英明睿智为什么会同意这样一枚棋子留在自己身边.

  陀姬从一开始就以敌视的目光注视着这两个在自己族内使者口中阴险毒辣的家伙,正是因为他们的屠杀迫使自己族人再也无法选择,唯有硬着头皮与西疆乘上一辆战车,而现在西疆已经下车,而他们却发现战车已经失去了控制,随时有可能将自己摔得粉碎,所以一切都因眼前二人而起,但这二人却成为西疆人眼中的第一功臣.

  直到二人背影消失,脸色冷漠阴沉的陀姬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无锋也不理睬她,只顾着力夸奖和表扬二人,倒是让二人兴奋得脸色发红,恨不能再有几件棘手差事让二人去做,也好报秦王殿下的知遇之恩.

  无锋接见柏因族使者的态度让陀姬再一次感受到了他对柏因族人的极度不满,不但语多刁难,且态度冷淡,语气亦是极尽尖酸刻薄之能事,将三名柏因使者弄得面红耳赤却又不敢发作,直到最后提出要求西疆务必迫使西斯罗人和卡曼人暂停军事行动时,无锋的态度仍然是那种带着讥讽味道的调侃.

  “是么?我怎么听说你们柏因人准备得相当充分,连连在卡曼人北方取得大捷呢?马扎格勒不是被你们拿下了么?连摩尔曼斯克都已经变成了你们的城市,难道你们还有什么不满足,莫非真要拿下卡曼人的首都才够?我还听说连普尔人境内的柏因人也都发动起来了,这样一来你们柏因人完全可以横扫整个东大陆北部地区,灭亡利伯亚人的国家也是指日可待啊.”

  “不,不,这个,殿下,这些战果完全被夸大了,虽然我们的确取得了马扎格勒和摩尔曼斯克战役的胜利,但是我们军队也付出很大的代价,最主要的问题在于西斯罗人进行军事动员,他们的军队已经逼近我们,而且由于您在南方与卡曼人和谈,实际上也就是助长了卡曼人的气焰,他们能够调整出兵力来对我们实施反扑,我们现在承受的压力很大,我们需要您的帮助!另外普尔人也已经把二十万大军从南方调往北方镇压我们柏因人,我们也恳请殿下能够出面干预,防止局势进一步恶化!”

  为首的柏因使者嘴角都快急得起水泡了,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得对方的冷嘲热讽了.玄隼传回来的情况是一天比一天危急,西斯罗人的二十万大军已经开进了北面塞克斯部落的领地,而卡曼人也将将第三军团与停止南下的第一军团汇合,重新北上,并且已经击溃了一直孤军南下的柏因军队,而原来与西部柏因人遥相呼应的普尔境内的柏因人一下子偃旗息鼓,普尔人的二十万大军让他们还没有来得及看到胜利的曙光就已经感受到了屠刀的寒意.

  陀姬和无锋都被对方的话语吓了一大跳,陀姬没有想到的是仅仅是相隔两天局势又有了如此剧变,而无锋虽然也知道柏因人肯定遇到了麻烦,但详细情况却是不太清楚,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停手,缓过气来的利伯亚人马上就全力回击柏因人,这帮该死的柏因人虽然需要敲打敲打才听话,但无锋却绝对不愿意看到他们的力量受到太大损失,那样也就失去了敲打他们的意义了.

  脸色一下子慎重起来,对于极北地区的战况情报部门明显有些滞后,无锋没有想到局势竟然一下子逆转到了这种程度,看来卡曼人的战争实力的确不可小觑,虽然在凡林遭遇了惨败,但对付柏因人却是绰绰有余,难怪柏因人这么多年来被卡曼人压得喘不过气来.

  “你的话可属实?”

  “句句属实,绝无虚言,殿下!现在局势危在旦夕,如果您再不出面干涉,卡曼人和西斯罗人还有普尔人联合起来,必将致我们于死地,而我们这几年来辛辛苦苦的积累就完全白费了!”柏因使者话语间已经有些哽咽,他也知道此时李无锋是在挤兑自己一方,可谁让大酋长那个时候三心二意不肯出兵,这个时候局势倒转来,轮到对方拿捏自己了.

  吐了一口长气,无锋一边判断对方所言情况的真实程度,一边已经在紧张的考虑该如何作出反应,柏因人虽然可恶,但毕竟还是自己的盟友,将来牵制利伯亚诸国的重任还需要他们来担负,最重要的是自己现在也没有打算再进一步北上,那让各方勒马停步,坐到谈判桌上来也许就是必然的了,看来纽伦堡的谈判桌边上还得多摆上一张柏因人代表的椅子.

  要推荐票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