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节 柏因蛮族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411 2005.03.29 21:56

    雄奇的山岭,浩瀚的森林,宽阔的平原,独特的高原气候,让无锋充分感受到马斯顿荒原奇特的魅力,天比什么时候更加蔚蓝,偶尔飘过的朵朵白云似乎离地更加近,这一切让无锋都沉醉于其中,甚至差点忘了自己来此地的使命。

  从图布人领地内转道向东就进入了西斯罗帝国名义上的领地,这里虽然在疆域上属于西斯罗帝国,但实际上西斯罗人并未对这片土地实施过真正的管理,即便是重兵驻守之下,也只能勉强在一两个重要的据点要塞维持着表面上的统治,狂野剽悍的柏因人才是这片宽广自由土地上的真正王者。

  从东腾格里草原上图布人领地向东行,地势也越来越高,但这也是一种逐渐爬高的低缓坡地,一直向东,最后终于登上被称之为马斯顿荒原的高平原地区。这片东西长几千公里,南北约数百公里的大平原不但大小平原分布,森林山脉亦是断续广布,虽然称之为荒原,但实际上却是一片极其富饶的土地,只是这一片土地素来生活着与大陆各地民族相异的柏因族人,为了征服这片土地,来自西大陆的移民在建立了自己的国家之后,就立即开始向北发起进攻,希望能够征服这片土地。但悍勇倔犟的柏因人在面对强势的利伯亚人丝毫不退却,即便是是处于绝对下风,依然不屈不挠,野战、阵地战、游击战,马斯顿荒原上撒满了柏因人和利伯亚人战士的鲜血。

  几百年来,任凭利伯亚人用尽办法,始终无法将柏因人完全征服,复杂多变的地势和严冬恶劣的气候以及柏因人顽强的生命力成了柏因人顽强生存的最佳法宝。但柏因人也在利伯亚人的强力压制下逐渐衰落,在马斯顿荒原上生活的他们再也没有能恢复到这些西大陆移民来之前的盛况,双方就处于这样一种奇怪的僵持状态,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总的来说,已经建立了强大政权机构的利伯亚诸国在对柏因人的战争中占据着主动和上风,并且经常发起进攻削弱柏因人实力,以保持对柏因人的优势地位。

  端坐上方矮台的大汉一身奇特的装束,乌黑油亮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后,一道金光闪闪的头箍勒在额际,粗黑的双眉犹如两道刀锋,斜拉在宽大的脸孔上,厚实的嘴唇紧闭,硕大的鼻子下方葱黑的胡须,身后一名短衣裹甲大汉怀抱一柄巨大的权杖,态度异常恭敬。杖头是一个栩栩如生的骷髅头,白森森的异常碜人,尤其是那骷髅头的双眼两颗黑钻更是闪动着深邃的异光,颇有些阴森的味道。

  “远方来的客人,听说你要求面见本人和本部诸位长老?”浓眉下一双暗灰的眸子神光隐露,双手按在矮台上,气势咄咄逼人。

  一身便装的无锋即使随意的在那里一站,随身而来的气势却丝毫不亚于坐在矮台后的粗豪披发大汉,神态自若的无锋笑意盎然:“陀勒密大酋长,本人不远千里自远方而来,自然是想要和您一见。”

  “噢?”眸子中一抹奇异的光芒一闪即逝,漫不经心的将右腿蜷起,左肘支在矮台上,左掌顶住虎须浓密的脸颊,右手按在右腿上,显得那么的狂放无忌,“那你来自何处,来这里有什么事情?”

  朗声一笑,无锋斜睨了一眼两旁恭敬跪坐的一大群披发男子,这些人大概就是这柏因族中最大的朵尔部落中各部贵族了,而坐在上方这个家伙自然就是朵尔部落中的大酋长陀勒密了。

  “本人听说柏因人素来热情好客,今日一见却是大失所望,难道这朵尔部落竟是这等待客之道?”无锋嘴角挂着淡淡嘲讽微笑。

  眉头微微一皱,金箍披发壮汉一挥手,立即有人送上一张矮台一个牛皮座垫放在厚实的牛毛地毯中央,无锋亦不客气,大模大样的盘腿便坐了下来,“待客为何没有酒肉?”

  两旁的贵族们一阵聒噪,性急的甚至一下子站起身来,便欲发作,但在上首大汉威严的目光下,无不乖乖的又坐了回去,倒是几个年长的贵族有些怀疑的交换了一下目光,最后都将目光落在了自家酋长身上,看他如何应对。

  “说得好,倒显得咱们小气了,来人,给客人上酒!”金箍披发壮汉一怔之后放声狂笑,招呼下人。

  带着丝丝血迹的半熟烤肉被端了上来,大碗的奶酒带着浓浓的膻气,熏得无锋为之一窒,轻轻挑开带着浓浓血丝的肉条,无锋顺手将盘中银刀插入肉中,“本人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也非来品尝这些东西,若是柏因人还一味沉迷于以往的荣光,我想这些东西,你们又还能品尝多久呢?”

  一石激起千层浪,无锋尖酸的话语立即在诸多贵族中引发起滔天怒火,“放肆!”“大胆!”“找死!”一连串粗语恶骂从两旁贵族的口中狂吐而出,即便是几名阴沉的年长贵族也被无锋这恶毒的挑衅激怒了,面色陡变。

  唯有端坐上方的壮汉只是双眼微眯,倒是颇有兴趣的模样,“远方来的客人,我想你到本族来做客怕不仅仅是来挑衅本族吧,聪明人就直接说明来意吧,你是何人,来自何地,来本族有何企图?”

  无锋的来意和表现已经引起了他的极大兴趣,尤其是无锋最后那两句话更是让他惊讶莫名。

  “呵呵,酋长阁下,是不是觉得我的话有些刺耳啊?还是觉得我说的话点中了你心中的隐痛呢?”无锋依然是那么赤裸裸的揭着对方的伤疤,“不知道前段时间和你们的宗主玩得咱那么样呢?好像不太顺利吧?”

  脸色倏地阴了下来,愤怒的目光在眸子中灼灼燃烧,放在他手边的大碗被他一掌握得粉碎,雪白的奶酒顺着矮台沿流了下来,渗入脚下的地毯中,金箍披发壮汉厚实的嘴唇嚅动了几下,颌下粗大的喉结也是动了几动,最终却是没有发出声音。

  阴沉愤怒的目光牢牢的锁定在无锋脸上,无锋却视若无睹,轻佻的拿起银刀,在手中玩弄着,“怎么?有些接受不了?现实的苦果都已经吞下,难道还怕被人说说,柏因人难道就是这般无用?”

  “够了!”终于无法忍受无锋的挖苦,披发壮汉巨掌猛的一拍,坚固的矮台顿时如同干燥过度的泥土一般碎裂开来,“小子,你如果不马上报上名说出你的来意来,我可以马上叫你死得连你妈来也认不出来!”

  轻蔑的眇了对方一眼,无锋丝毫不为所动,淡淡的道:“冷静一些,激动和冲动是作为一个头人的最大危险,仔细动动脑袋想想我说的话是否有道理再下定论也不迟。”

  悚然一惊,披发壮汉全身一震,脸上露出思索之色,深深的吸气将情绪尽力控制下来,披发壮汉将散落在脸际的乱发用力一甩,沉声道:“你是何人?”

  “嗯,这会儿才像个主事的,我是李无锋,唐河帝国西北郡军政节度使兼北吕宋总督!”傲然一笑,无锋一整衣衫,长身而立,猎猎霸气迎面而来。

  “你是李无锋?!”壮汉一惊之下也忍不住站起身来,上下打量一番,重重一点头,脸上露出欣然之色,“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名满东大陆的霸者!”

  两旁的贵族们也面露惊异之色,一边仔细打量,一边窃窃私语起来,显然也是早已听到过无锋的威名。

  “陀勒密酋长过誉了,李无锋能在此地见到陀勒密酋长,亦是钦佩已久了。”无锋也抱拳行礼,面带微笑。

  夜幕降临,火红的篝火将巨大的帐篷映得透亮,英雄惜英雄,一番寒暄过后,无锋很快便于性格直爽的陀勒密熟络起来,虽然知道身为唐河帝国一方封疆大吏的无锋必是有为而来,但陀勒密也有意不提,只是殷勤劝酒尽欢,无锋也是来者不拒,有浑厚的三阳真力作后盾,火烈狂燥的奶酒数十杯下肚他依然是神采奕奕,精神抖擞,让前来劝酒的各路贵族们倍感惊讶间也多了几丝敬意。

  欢快的木箫吹响,极负节奏感的鼓点轰然擂响,两侧帐篷蓦然掀开,两列柏因少女飞飙而出,在空中交错翻滚,彩练动空,银匕幻闪,映照着白皙异常的肌肤肉影,煞是动人。

  娇斥声声,剑影霍霍,柏因少女的剑舞合击术让无锋大开眼界,忍不住击掌赞叹,似乎完全忘了身旁还坐着柏因族朵尔部落的大酋长一人。

  火光忽明忽暗,貌似粗豪的陀勒密斜睨了一眼身旁这个似乎完全沉醉于狂歌劲舞中去的年轻人,灰暗的眸子却在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大酋长,您好像有什么心事啊?若是把李某当成朋友,不妨说出来看李某嫩否为您参考一番呢?”眼光依然兴致盎然注视着帐篷中间载歌载舞的娇人少女,头一动未动,淡淡的话语仿佛并不是来自他的口中。

  “呵呵,李兄乃是我柏因人之贵客,今日难得来我朵尔部落做客,纵是有万般大事,也需放在以后再说,来来,你我再饮了这杯。”眸子中闪动着狡猾的笑意,陀勒密轻摇巨头,咧嘴一笑。

  “大酋长难道真还有心思饮酒?看来李某真是小看大酋长了,想不到大酋长心胸如此宽广,面对种种压力危难依然能够谈笑风生泰然处之,李某自叹弗如,若是李某处于大酋长这等环境之下,定是难以安枕。”无锋摇头微笑,眼睛却始终盯在前方少女们优美的舞姿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