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二节 断腕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61 2005.06.26 23:58

    江彬焦灼的目光在城墙上逡巡着,已经三天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三天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每当太阳从东方升起,他都下意识的从心中涌起一阵恐惧,新的一天煎熬又要开始了,又要面临无尽的荼毒和蹂躏,一浪高过一浪的冲锋将自诩为钢铁防线的卢龙城防冲击得摇摇欲坠,看看眼前这段城墙上的每一寸土地,几乎都被敌人翻犁过一遍,每一寸城墙都浸润着圣教军战士的鲜血。

  让江彬最为忧惧的并非敌人悍勇的士兵,而是对方层出不穷的攻击武器,从强力投石起到远程床弩车,从移动箭塔到越城车,从常规的石弹、火弹攻击到非常规的油囊、磷火和烟袋袭击,一轮接一轮,一波接一波,仿佛无穷无尽,虽然在战前自己就作了相当周全的准备,但在此时,江彬依然从心底里生出了无力抗拒的感觉。

  漫步城头,一边看望受伤仍然坚持守城的士兵,一边激励着下属们的士气,在在这个时候,只要自己稍稍露出灰心沮丧的神色,只怕士气就会一蹶不振,那么面临崩溃的结局也就不远了。无论自己内心怎么想,在这种关键时刻却也是泄气不得。

  投石器已经在敌人的疯狂攻击下损毁大半,还好弩箭兵的建制尚算完整,还堪一用,只是在敌人如此猛烈的攻势下,究竟还能支撑几天,连身为主帅的自己心中一样没有底,想到这儿,江彬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又投向了城墙外远处的敌营。一眼望不到头的营寨连绵十几里,错落有致的布局,严谨慎密的防御体系,让原本还抱一丝劫营偷袭的自己也不得不放弃了这种如同送死的打算。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手下弟兄们的士气还算旺盛,但若是没有外援或者其他出路,只怕也是难以维系久远。自己的求救信已经早在敌人形成合围之前就已经发出了,但对同僚的来援江彬一样充满了矛盾心情。

  河朔的战事只怕已经进入了最关键的攻坚阶段了吧,作为圣教军的高级将领,江彬当然知道河朔战役的重要意义,这是圣国实施拓展圣国疆土和生存空间,巩固和壮大圣国实力的必要手段,只要拿下了河朔,不但会对唐河帝国的统治造成难以估量的冲击,而且亦可使原本还蛰伏潜藏的势力和矛盾纷纷露出水面,尤其是那些早已在暗中蠢蠢欲动的力量,只怕都会在这个时候行动起来,帝国的土崩瓦解也就为时不远了。

  这个时候自己的求援信落早薄相手中,不知道薄相心中会如何作想呢?安原作为圣国的临时首都现在只怕也只剩下了必要防护力量了,要从那里在抽调兵力恐怕不大可能,那么唯一的援兵来处就是南方的陇东了,只是陇东一样处在西面鹧鸪关上的西北军的威胁之下,他们敢轻举妄动吗?何况现在西康也落入了西北军手中,他们气势正盛,他们会不会就是有意对卢龙采取这种强攻姿态,吸引陇东来援,然后趁机偷袭陇东呢?一连串的疑问在江彬脑海中盘旋,只可惜他无法看透就在十里外的敌方主帅的脑袋,不得不陷入痛苦的内心挣扎之中。

  帅帐内灯火通明,一身戎装的无锋此时脸色冷峻深沉,三天来的损失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这个江彬如此难缠,居然能够够在自己这等凶猛的攻势下力保城墙不失,连昨晚的夜袭一样未取得令人的满意的效果,这让他很不舒服。不过想想也是,能够承担起太平教西大门的重任,没有两把刷子,岂不是太侮辱太平教无人了。

  听完诸将的情况汇报,无锋也没有太多的言语,河朔地区的战事进展他要求一日三报,虽然身处前线,但他却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河朔地区的战局发展,太平军在河朔地区掀起的攻势方兴未艾,黑山、龙泉两府的沦陷让整个帝国已经陷入了极大危机之中,天水、河间、晋中一线全面告急,而帝国在龙泉和黑山一仗的损失已经超过了帝国所能承受的能力,现在已经根本没有多余的机动力量能够挽回危局。

  唯一的希望大概就是在清河府的城卫军团能够摆脱太平军的羁绊,直插晋中进入河朔地区,但这种希望看起来实在是太过虚无缥缈,无锋敢肯定尤素夫这个家伙绝对出了问题,只是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和哪一位皇子搭上了线,有了这样强的底气,居然敢于无视帝国军部一日三次催促命令,只在清河境内泡蘑菇,这样一来,只怕河朔一失,局势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连无锋也无法预料。

  “陇东那边还没有动静?”无锋的目光终于从案桌上抬了起来。

  “回大人,暂时还没有。”

  “喔,看来薄近尘也怕咱们用围点打援这一招啊,不过没关系,河朔那边的战事短时间还结束不了,咱们还有时间,再加大对卢龙的压力,我倒要看看,尤道方还要不要他这个生他养他的风水宝地。”平淡的话语从无锋的牙缝里挤出来,多了几分狠意,三个师团三天来轮流上阵,虽然带着练兵的想法,但这样大的损伤还是让无锋心中忍不住一阵刺痛,“若是他不要,咱们也就不客气的接受便是,若是想要,也得拿出点真东西来交换才对啊。”

  台下众将都没有人接话,他们听得出来上司对这几天的战况不太满意,尤其是步兵和工程兵协同作战表现出来的问题更是大为光火,平常训练时候的表现与这次战场上真刀真枪的拼杀大相径庭,这一点不但让主帅不满,也让包括木力格在内的几个师团首长十分难堪,所以此时听得主帅的语气已经有所缓和,但几人还是不敢轻易搭话。

  “好了。大伙儿也不要太丧气,这次攻城战中表现出来的问题,责任也不完全在你们,缺乏配合协调,导致攻击失利,这个问题也不是指挥官一个人的问题,我们西北军原来过分注重野战、阵地作战的训练,在攻城这种需要和工程兵配合作战的训练很不够,这也算是一次教训,而且也充分说明训练不能代替真正战斗起到的磨练作用,我想我们通过这次战斗也能够给我们很多启迪。”见气氛有些沉闷,无锋也感觉到自己先前的话语可能有些过重,让下属都有些不敢放言,有意松弛一下,“至少我们这一次三个师团的轮战也起大了练兵的作用,我们前面的沟坎还多,有了这次的经验,相信我们下一次就能够有所收获。”

  听的主帅如此一说,下边几人的情绪顿时都被调动了起来,本来这一次的攻城战可以称得上西北军的首次真正的攻坚,以往不时野战便是防守作战,而此次攻坚作战与野战防守也大不一样,尤其是在与工程兵的配合默契那都是需要在真实的战场上才能锻炼出来,只是死伤那么多弟兄,谁心里也不痛快,能够得到主帅这样一句话安慰,诸将心里也算放松不少。

  “大人,若是陇东太平军打定主意不北上增援,那咱们怎么办?总不能老在这里纠缠下去吧?”气氛一活跃,诸将话也多了起来。

  “那也简单,直接拿下卢龙,摆开架势要东进安原,我才不信尤道方和薄近尘敢冒这么丢失安原的风险,那可是他们所谓的首都啊。”无锋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神色:“不过我想快了,只要我们在加大对卢龙的压力,陇东的太平军肯定坐不稳。”

  薄近尘阴沉着脸从圣王府里出来,和圣王的谈话又是不欢而散,他无法理解昔日明智果断的圣王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会如此固执,卢龙败势已成,从安原增兵太过冒险,从陇东增兵北上明显是敌人所希望的,也许李无锋早已摆开了阵势就等着陇东援兵北出六盘山,正好以逸待劳,埋伏个正着呢。鹧鸪关上西北军虎视眈眈,说不定陇东援兵前脚出门,西北大军后脚就会围攻陇东,陇东一旦不保,汉中便成孤城一座,费尽心机得来的关西就会化为乌有,圣王明明看得出这一点,可是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建议呢?

  李无锋这个家伙委实太奸诈了,不但没有上自己的套,而且还反过来迷惑自己,如果不是对这个家伙行事作风有着相当了解,只怕一方还要吃个措手不及,只是现在该怎么办呢?难道真的就只有从陇东出兵增援?从陇东出兵增援,只有通过六盘山区,要想确保万无一失,速度就会大大拖慢,要下决心就必须马上作出,否则就只有眼睁睁眼睁睁看着江彬那几万大军的溃灭和卢龙的易手了。可是从陇东调出那两三万人马真的能够解卢龙之围吗?薄近尘心中没有一丝把握,思索再三,他还是不能作出增援决定,这样做的风险实在太大了,完全跟着李无锋的指挥棒转,只会落入被动挨打的局面,不行,绝对不行,哪怕是违背圣王的意愿也不能行此下策。

  脸色几变的薄近尘终于下定了决心,但心中却是沉甸甸的坠着一块石头,这会不会影响到自己和圣王本来就有些开始转冷的关系呢?这个时候也只有顾不得许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